尊者 《隨緣》

訪問第一百五十二位尊者-塗放達

(五百六十年前)

隨緣

二O二O年一月十一日

看著地上的腳印疊了再疊,這都是人們走過的痕跡,我停下腳步,心中想著:「所有人都走這條路,這條路的盡頭到底是哪裡?走在這條路上的每一個人,現在都過得好嗎?」我沒有繼續往前走,身體轉了個彎,走向另一方向的那條路,我想,這條路更適合我,雖然沒有人走,但我相信,我能走出不一樣人生。

海天一色,無際的蒼穹,無邊的大海,我站在岸上望向前方,是一片光明與希望。這片大海,不論多少石頭往海裡丟,浪花還是照樣往岸上拍打,就是這樣的毅力,這樣的堅定,人生才不會有停止的那一刻,只有不斷的向前邁進。

娘說:「我負責生了人身給你,你的人生由你自己負責。」確實,沒有人能負責我的人生,唯獨我自己。人海之中,我是裡頭的其中一位,我有什麼獨特的地方,能從這群人海中脫穎而出?有,但不是我的外貌,也不是我出生的背景,而是身中的這顆心。心中的渴望,不是如何活出精采的人生,而是如何了脫人生。我不斷在尋找,尋找真正屬於我的去處,那絕非是眼前的世界,而是沒有世間種種的紛擾,只有清淨與光明。

土地上的風沙隨風飄起,漫天飛揚,所有人辛苦的走在塵沙之中,看不清前方的道路,只有盲目的隨著模糊的影子向前走。身上沾滿塵沙,我伸手輕輕拍打,拍了再拍,塵落又塵染,乃因我身處塵中,這身如何不被塵沾?我將外衣脫下,剛剛所染的塵迅速離我而去,我再將外衣穿上,瞬間又是一身的塵染。脫下,穿上,脫下,穿上,我重複這樣的動作,是塵落又塵起,塵落又塵沾,我明白了!這件外衣就是我心,無心便無塵,有心即有塵,此濁塵從何而來?無非就是在這片塵中所染,是心與塵相應,所以塵能染於心,若當心不起塵念,又怎能有塵染濁於心?

來到這世間,一回走過一回,曾經是人身,也曾經是獸身;曾經是覺醒者,也曾經是愚夫。今生出世為塗氏子孫,複雜的因緣把我將爹娘和弟妹們牽連成一家。雖然我是爹娘的親生骨肉,卻沒有爹娘的緣,在這九位孩子中,我總是被遺忘的那一位。我曾經問娘:「我是娘的孩子嗎?」娘回答我:「你確實是我生的,但我能不能不要你這個孩子?」當時聽了,我心起了好大的波動,眼前正在對我說話的是我的娘,但娘卻問我能不能不要我,這話讓我錯愕,也讓我心傷。我問娘:「為什麼不要我?」娘只冷淡的回了一句:「我跟你沒緣。」

一句沒緣,斷了我與親人間的關係。九歲時的我,獨自離開塗家,家人們冷漠的看著我,沒有人露出難過或不捨的表情,好像我與這個家沒有任何關係一樣。隔壁的鄰居看見,便問爹:「放達年紀還小,一個人要去哪裡?」爹回答:「哪裡適合他生存,他自然就往哪裡去。」鄰居知道爹娘不喜歡我這個孩子,但沒想到爹娘在我這麼小就把我趕出家門!村民們在街上到處交頭接耳的討論著:「塗家那孩子真是可憐,我看他不應該來塗家出生的,真是投胎錯家庭,如果今天他作我的兒子,我疼他都來不及,怎麼還會把他趕出家門?」有婦人說道:「人本來就是有緣跟沒緣,沒緣的硬要強求也是強求不來,即使是自己的爹娘,沒有緣就是沒有緣,硬要住在一起,也只是痛苦而已。」又有婦人說:「這孩子其實長得不難看,他剛出生的時候我有去塗家看過他,那樣子挺可愛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爹娘就是不喜歡他,比較喜歡其他那八個孩子,但其實那八個孩子都沒有放達長得好,這緣份真是奇妙!」閒來無事的婦人們,就是喜歡在街上討論著每戶人家的事,哪戶人家有什麼新鮮事發生,就是他們那天的話題,如果村裡沒有什麼八卦事,就把自家的事拿出來講,每天都有講不完的話題。

我與塗家的緣分,就只有這九年的時間。在這九年裡,娘每天打我、罵我,不管是哪位兄弟做錯的事,不管與我有關連或無關連,我都一定有挨罵的份,甚至最後就只罵我一人。兄弟們將我當作代罪羔羊,這是他們認為我生存在塗家的唯一用處。我一個人默默生活在塗家,過著與塗家子孫不一樣的日子,他們所有享受的一切,都輪不到我來用,他們所吃的高級食材,我連看都看不見,更別說會出現在我的碗裡,我永遠都是只能等到全家人吃完飯後才能坐在餐桌前,吃著全家人吃剩的飯菜。二弟相當調皮,有一天他將抓來的蟲子全都丟進我的碗內,想看我受到驚嚇的模樣,全家看得哈哈大笑,沒有人認為二弟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娘還問二弟:「真會抓蟲子,哪裡抓來這麼多隻?」二弟的行為受到正向的回應,而我就像個隱形人一樣不被注意,默默又將蟲子全都放回院子裡,吃著被蟲爬過的飯菜。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塗家的子孫?但事實還是證明我真的就是塗家子孫,因為我長得和爹娘非常相像,一看就知道我肯定就是塗家的人。我無從懷疑,更無從選擇。

每天清晨,我都是塗家最早起床的人,並不是我睡不著覺,而是爹娘為我安排了好多工作,娘說:「為了省下雇用僕人的錢,家裡所有的工作就由你來做吧!」爹娘將所有家務交給我做,隨著我越長越大,要做的事也越來越多,時常忙到全家人都睡了,我還在後院的井邊取水洗衣服,如果一天沒把事做完,隔天還會有其他事要做,只好捨下睡眠的時間,把每天該做的事全都做完。

每一天,我都花了好多時間在打掃爹娘的房間,把爹娘的房間打掃得乾乾淨淨。我知道娘喜歡乾淨,一根毛髮都不准有,所以我非常仔細的打掃,打掃完後,確認過一點皮屑或毛髮都沒有,才敢走出爹娘的房間,要走出去之前,還一再的檢查過每一個地方,確定都清潔乾淨後,才小心翼翼的走出去,慢慢關上房門,就怕一不小心動作太大,又有灰塵從天花板上掉落,弄髒了爹娘的房間。這天,爹娘回到家中,娘一進到房間,就大聲叫喊著,在客廳裡正準備要泡茶的爹,聽到娘的叫聲後,立刻衝到房間裡,問娘:「發生什麼事?」娘說:「你有看到我桌上那一箱金條嗎?」爹疑惑的說:「家裡什麼時候有金條?我怎麼都不知道?」娘堅持說:「有!我昨天才從床底下搬出來的,就放在這張桌上,怎麼一回來就不見了?快把放達給我叫過來!」爹還沒來叫我,我已經聽見爹跟娘的對話,當我正納悶著哪裡有金條時,爹已經跑過來叫我過去見娘。還未踏進爹娘的房門,就聽見娘在裡頭哭哭啼啼,我走到娘的身旁,娘立刻抓住我的手,大聲的問:「你是不是偷我金條?」我立刻搖搖頭告訴娘:「沒有,我從來沒有看過有什麼金條,更不可能偷娘的金條,娘的東西我一樣都不敢碰,娘請相信我。」娘露出不相信的表情,她十分肯定金條就是被我偷的。最後,爹提出:「那就看看放達睡的地方有沒有藏金條,就知道是不是他偷的。」娘立刻說:「誰會偷了東西還藏在自己睡的地方,那豈不是等著被抓嗎?」爹還是往我睡的地方走去,我睡的不是一間房間,而是家裡的柴房。爹一打開柴房,撲鼻而來的是木材的味道,爹左看右看,看不到什麼東西,就在要走出柴房之前,看到一堆木材底下還壓著一箱東西,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把這堆木材移開才取那個箱子,當箱子打開一看,我全傻住了!此時娘正好走進柴房,看見爹抱在手上的箱子,就是她正在尋找的金條,立刻大喊:「你看!我就說肯定是放達偷的!沒想到我們家竟然養了一隻老鼠!快把掃把給我拿來,我今天一定要把這隻老鼠趕出家門!」娘隨手拿起柴房裡的木材,就朝著我的身體猛打,爹阻止娘,不讓娘繼續打下去,告訴娘:「給他一個機會吧!或許有什麼誤會也說不定。」娘激動得聽不下任何話語,直說:「賊就是賊,偷了東西還有什麼理由?難道要給他幾天時間想出搪塞的理由?這是不可能的!我今天就要把他趕出塗家,我沒有這種做賊的孩子!出去別說我是他的娘!」我真的不曉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爹告訴我:「我幫不了你,你把自己的東西整理整理,趕快離開吧!」我露出無辜的眼神看著爹,爹卻沒有看我,轉頭就走出柴房。我知道這個家已經沒有人能幫我,我除了自己帶著行李離開,沒有別的選擇。我站在柴房裡看了看四周,其實我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帶走,身上的衣服是自己在外頭撿回來的,娘從來沒有買過衣服給我,就連哥哥穿不下或不要穿的衣服,娘也不會留下來給我,娘說:「這衣服是我買的,就算你哥哥不能穿,我也沒有必要留給你,你自己想辦法吧!」幸好,我知道土地公廟旁那裡,常常有人丟一些不要的東西,我去翻找了幾次,找到幾件合身的衣服,雖然又髒又破爛,但清洗一下,再稍微補一補,還是可以穿在身上。像我這個樣子,如果不是村民們都已經認識我,知道我是塗家的子孫,其實我的樣子就像個乞丐一樣!但我並不在乎,有得穿就好,我不敢奢求能有多好的衣服穿在我身上。曾經有一次,時間大約是在我六歲那年,一位好心的婦人,我叫她唐伯母,她是個大善人,當她看見我穿著一身破爛走在街上時,唐伯母立刻走過來問我:「孩子,家人都沒有買衣服給你穿嗎?」我告訴唐伯母:「我已經有衣服穿了,不用再買衣服。」唐伯母心疼的看著我,說:「可是你的衣服已經破爛到可以丟掉了,這麼單薄又破爛不堪的衣服,怎麼能遮擋寒風呢?」唐伯母二話不說,立刻帶著我去買衣服,沿路上我一再的婉拒唐伯母,但唐伯母還是熱心的不斷為我挑衣服,不管我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最後,唐伯母為我挑了十多件衣服,花了唐伯母不少錢,但她一點都不會覺得捨不得,只見她滿面笑容,很滿意自己為我挑的衣服,甚至叫我現場就立刻換上。我換了其中一件穿在身上,那高級的布料做成的衣服一穿在身上,唐伯母立刻讚歎:「你這孩子長得真是好看!這麼好看的臉,竟然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看看你現在穿這件衣服多好看!長得真是上相!」我有些害羞的低下頭,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穿到新衣服,穿得好不習慣,但我很快又把它脫下來,唐伯母驚訝的問我:「穿得好好的,為什麼要脫下來?」 我告訴唐伯母:「其實街上那些流浪的孩子,他們都長得很好看,卻也是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如果他們有機會穿上這麼高級的衣服,我相信他們氣質都會變得很不一樣。今天我只是比較幸運遇上唐伯母,但其實我沒有這麼大的福氣能夠接受這些衣服,要不就把衣服送給那些孤兒們,讓他們全都有新衣服可以穿!」唐伯母笑著說:「你真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還會為街上那些流浪的孩子想,他們的衣服我再另外買就好,這些你就自己留著穿吧!」我還是堅持要把衣服送出去,最後與唐伯母討論之下,我留了一件穿在身上,剩下全都布施給街上那些流浪的孤兒。當我將衣服一件件拿給這些孩子們時,他們拿在手上笑得好開心,我也看得好歡喜。然而,那天我穿著一身新衣回到家中,娘一看到我,立刻露出驚訝的表情,問我:「你這身衣服是哪裡來的?」我將遇到唐伯母的事情說給娘聽,娘臉色大變,大聲罵我:「你真是把我的臉給丟盡了!我們家什麼時候需要那個唐夫人送我們衣服穿?你還厚臉皮的收下人家的衣服!快把衣服給我脫下來拿去丟掉!」我聽娘的話把衣服脫下,但是要拿去丟掉……我真的做不出來,畢竟這也是唐伯母花了好多錢買來的。我偷偷將衣服再拿去送給街上的孤兒,只要這件衣服有人穿就好,不管誰穿都一樣。這是三年前發生的事了,現在我連家都沒有得住,看了柴房最後一眼,我什麼也沒帶走,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就離開塗家。

走在繁華的街道上,走在無人的小巷裡,走到異鄉的鄉間路,我一個人不停的往前走,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去哪裡?「世間何緣稱一家?一家究竟是何緣?何緣能成一家親?何緣能生一家悲?何緣能結一家仇?」這段路走來,我也看了好多人家的家庭,有一家和樂的家庭,有悲苦無助的家庭,也有家人間彼此互相爭鬥的家庭,什麼樣的家庭都有,這……應該都是緣吧!說到緣這個字,我忽然想起五歲時的事情,我本不認識「緣」字,是在我五歲那年讓我在街上看見。當時路邊有位擅長書法的文人,他以寫字、賣畫為生,當時他畫了一幅畫,吸引了我的目光,即使當時我急著要買菜回家烹煮,還是花了點時間走到他的攤子前面,想看看那幅畫究竟在畫些什麼?當我仔細一看,那幅畫裡就只畫了幾朵雲飄在空中,上面提了二個字「隨緣」,我問那位賣畫人:「這幅畫是什麼意思呢?這個字又要怎麼唸?」賣畫人告訴我:「這個字念作『緣』,可見這雲,雲隨風飄去,它不定於何處,亦不念於何方,風往哪裡吹,它便往哪裡去,一切逍遙自在,不強求。」聽完賣畫人這麼說,我再將這幅畫看一次,隨緣之美,就如畫中之景,那是真自在,不攀求,回歸一片的寂靜。如今回想這段過去,我的人生不也應當是「隨緣」就好?縱使我沒有親人的緣,我還是能隨緣自樂。世間沒有不容我處,只有我不容自己。

美花勝景座落眼前,我踏踩著輕鬆的步伐,欣賞著眼前的每一幕景色。原來不攀求此緣,眼前是一片廣闊明亮的光景,乃因我心不再自限。誰說我是誰家之子?我自在雲遊,何處不是我家?心境上的不同,世間也跟著變得不一樣,並非是世間有何變化,而是當心不再留戀,世間就不再是那麼樣的迷人,所見的每一幕景色都變得清清楚楚,無絲毫障避之處。

眼前是兩條岔路,所有人都選擇那條筆直的道路,上頭滿滿都是人們走過的腳印,我看著這條路,搖了搖頭,因為我知道,眼前看似平坦,卻沒有永遠的筆直,那一路走來是顛簸、崎嶇又難行,路上的尖刺,刺得雙腳滿是鮮血,攀爬在樹上的蔓藤,能輕易的纏繞人心,纏得心痛,纏得無法呼吸。我已將這條有情之路看得清楚,我不再輕易的踏上,所有辛苦行走在這條道路上的人們,心中還保持著一絲希望,相信路的盡頭是一片光明,但我已知曉,非也,那條路的盡頭是絕崖,是深淵,是無底的黑洞,唯有從中清醒過來,才能擺脫一切。

如今我選擇走上另一條路,那是一條向上攀爬的山路,路上滿是石頭和雜草,但我依然堅持走上去,因為我相信,只要突破眼前這些障礙,後方是一路的平順,路的盡頭非是絕崖,而是一片的光明。

不戀世間,何處去?我堅定信心的走進寺院裡,在寺中修行,遠離俗塵,我是彌陀之子,那真正是心靈的歸處,是靈魂的終歸。原來這一世的人身,是過去我所發的願,我願出生在一個沒有爹娘愛我的家庭裡,唯有如此,才能令我早日看破世間虛情,心不留戀,不貪求,不顛倒,清楚看破,全皆放下,以此色身廣度群迷,真正如願來世,滿願歸西。

蘇佛常言:「不能讓我開悟的法,我不學。」如今世間種種態相,說法者無數,聽法者難計,真能解心、解苦者,卻無一人。一切法門,是要讓人心明、心淨,得開智慧,得見自性,但若是心迷、心妄、心愁,未知未來去處,則此學,非是真學,所學亦非真。

學佛持戒於心、於行,於所有念處,蘇佛真如實行之,而能於濁中得淨,於亂中得定,更能於世間諸種迷妄中得開智慧,以大智之舉,大勇之力,行救世之行。法身得來,非一朝一夕,若非日日堅守,日日勤行,如何能得法身之果?世人當知,學佛是調心、修行,依教奉行者,皆能得大成就,並依所發之願,於世行願,救度萬靈。

虛空之中,蘇佛法身跳躍,翻轉,一躍非是世間一步的距離,而是一顆巨大的星體之廣。觀想超度,無遠弗屆,無邊之外還是無邊,眾靈滿滿盡在眼前,全往光處前行,脫去穿戴已久的外衣,是獸皮,是樹身,是花形,更是無盡的蟲體,脫去此身,換回人形,於光中積極邁進,前方即是解脫之處,真正了脫不再受苦,如此悲量,幾人能行?走在路上,一花、一草、一木,乃至一石子、一條蟲,皆是笑顏歡迎,叫喊蘇佛,叫喊阿嬤,得見是超度威德,心與萬物融為一體,其德如汪洋大海,廣闊極深,令天地萬物、各方法界皆是恭敬。令人讚歎,世人當見眾苦,當發心學習。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