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流行疫情瘟神 周川福

.png

 

訪問流行疫情瘟神 周川福

二O二O年三月十一日

 

我是周川福。昨天因為聽見空間中傳來:「現在許多地方都有瘟神,是人心壞了。」一聽見這些話馬上就感應到,是在澳洲香光大佛寺。我且放下手邊正在指揮病毒附體在人身的工作,趕快前去瞧一瞧,是何方神聖有本事講這一些話,現在全世界都是忙著醫療隔離,還沒有人能夠這麼明白指出這一次疫情的根源。於是前去瞧一瞧,結果是一位名為蘇佛之人,身中發出亮光,卻有佛之大力大願;沒想到這個地方有這樣非凡之人。

我從來不知道世間人有這樣的功夫,當他知道我是誰,一點也不會害怕,且說一句話,手一拍,就可以將我們送入這個地方。這是這一間佛寺,安頓眾靈的地方,非常地安寧,叫做西方法性土。這是我在這裡聽了兩回經,由這一位蘇佛講經之後,不得不說一句話:「如果世間人相信蘇佛說的話,世界就有救了!」

我是誰?我就是這一次武漢疫情病毒的散布者,瘟神周川福。我有名有姓,有過去,有現在,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蘇佛要訪問我,我為什麼會當瘟神?我並不想回憶及提起,但是我的心此時是如此平靜,是這裡的磁場改變了我。有過去才有今日。我的遭遇,在我現在聽經聞法之後,心情平靜許多;否則那一段椎心之痛的往事,我已經絕口不提。

我不是壞神,是為了維持世間善惡平衡而生存。蘇佛說:「這個疫情只有佛能救。」在之前,我若聽見這樣的話,會說這真是一個狂妄自大的傢伙,敢說這樣的話!如今卻在昨日及今日的遭遇之後,我改觀了,因為我已經恢復原本以前當人時善良面貌的正常男子,而不是那一個被人們當作細菌實驗,死得面目全非的實驗人。

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我是一個被高價的實驗費吸引的窮苦人,家中需要錢,父母重病。戰亂之中,有人利用人性的弱點,賣命給錢,召集許多男丁,集中一處,將人們培養出來的菌種注入我的身體,看發病到什麼程度,然後又注入針劑,是對抗菌種的藥物,再看看有效還是無效,有效是哪些部位症狀改善,無效是哪一些部位的症狀沒有改善。

我是一隻白老鼠,比白老鼠還赤裸裸的白老鼠,因為我是人類,我被摧殘得滿身瘡疤、坑坑洞洞,身體痛苦變形,苦不堪言。沒有人聽見我的心在哭泣,我憤怒不平,我已經不能夠回頭。我被控制,什麼時候吃,吃多少,定時地被打針、被記錄,當我身體無法再承受這樣的對待,我嚥下最後一口氣。死時全身腐爛紅腫,人們怕病菌傳染而把我們燒成灰燼!這些人類好狠,好狠!竟然如此對待同樣的人類,更何況是對待其他種類!我的靈魂比我的身體還痛苦,當我死後,靈魂的樣子是死前的樣子,我留在實驗室內,靈魂得不到解脫,一股力量將我的憤怒轉化成一股復仇的力量,那一股力量,讓我有能力控制細菌或病毒的分布,什麼時候起,我被冠上瘟神之名。

病情很急,是因為這樣才能夠達到疫情的奪命目的!確實疫情的每一個病毒細胞都是有靈性,是被人心染污的細胞,變心的細胞,他們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做良善,只知道要不斷地分裂再分裂,分裂的速度非常地快,就如同人心的變化及狠毒般的快速。人們再如何的聰明,也來不及研發出可以對抗我們的疫苗、針劑及治療方法。如果不這樣怎麼會給人們深深警惕,人們的恐慌就是我們的目的。人們可以自私作弄、操控無力反駁的對方;卻沒想到,這一些被控制的對象死後,集中成為反撲的力量。此時這些人們便是成為被反撲的對象,一切都是因果報應。

誰能夠解除細胞的變異性,恢復細胞的正常生命?改變人心,恢復善良本性,才能真正解決此次的疫情,依照自然真理而行是唯一的活命方法。人類為了生存活命,而做了許多實驗計畫,傷害了多少無辜的生命!如今當初做實驗計畫及參與的人,我深切地相信,有的已經在地獄受報,因為這已經不是正常人心會做出來的事情,難逃挖心地獄、挖腦地獄及狼啖地獄之苦;有的已經投胎轉世,成為此次病毒的一分子,因為攻擊及破壞是他們的本性,物以類聚;如果是當人,也是此次得病的主要對象。雖然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前世所作所為,不論如何,只要是做過的事情都要付出代價,這就是因果的公平性。

還有許多人,沒有對生命手下留情,為了自私、求財、求名利,求改良研發更強,對病菌更有致命性的藥劑,這一些相關人等如今焦頭爛額,心中恐懼害怕,因為人類再怎麼有本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細菌病毒的世界也是這樣。他們曾經做過的事,不會抹滅,只會留下記憶痕跡,就是我們搜尋標上記號的對象,如同當初做實驗時被標上記號的意思一樣。只要人們沒有換心,換一顆慈悲、不自私的心,我們就可以無限制地異變。受感染及死亡者不是無辜的,都有因果的,只是人們只看眼前這一世,沒見到過去世所作所為。心壞、壞行的人是這一次主要的受病對象,早已經註定好了,疫情才剛開始,人們要為自己過去所做傷害無辜生命付出代價!

如蘇佛所說的:「只有佛可以救這一場疫情。」經過一天的親身改變,我相信是如此,這實在是出乎我們的意料;沒想到人間出現真佛,唯有真佛真心可以止住這一場疫情,可以讓病菌恢復原本善良的真面目,可以喚醒人心。改心,懺悔前過,是解決的方法之一。病毒有記憶的,曾經傷害過他們的,和他們一樣心毒的、自私的人,和病毒之間有一股自然的吸引力,同類相吸的道理是宇宙中的真理,還有被註記此次的受病者,難逃一命嗚呼!只有這樣才會讓自以為聰明的人類害怕恐懼及死亡,這是此次病毒大反撲的目的。

如果不是被蘇佛降伏,進入這裡,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西方法性土;如果不是蘇佛讓我恢復我原本俊俏正常的外表;如果不是我聽經聞法見到佛光在眼前,軟化了我之前強硬怨恨的心,我不可能說出這一些話。這一定是一股極善極強的能量,甚至於是難以想像的改變力量,才有可能辦得到。我是來奪取人命的,不是來救人的。這一天的變化也未免太快了,太大了!那是佛大慈大悲的心;而自私,為了活命,致人、致菌體於死地的心是魔的心。唯有佛心了解魔心,可救魔心,此災才能得救!

瘟神當然不止一位,散布世界各地,自以為聰明的人們當知:只要人心未改,都是可以發出疫情之處。瘟神之職責便是主宰控制疫情的發展,指揮接受變種病毒之去向。不論細菌或是病毒,都是生命,名稱的不同只是人們的分別。對我們而言,都是一個個個體,可單獨或集中由小處擴散蔓延至各地。我們的擴散能力只需要一些些分布出去,就可以召感呼應空氣中同質性的病毒產生變種分裂,就可以有和我們一樣能破壞身體呼吸道及免疫功能的能力,這就是我們的本事。從來沒有過這樣強的破壞力病毒出現,使得人們措手不及。人們對我們採取非常高的防備能力及警戒;但是人們只能被動地防備,我們卻有主動攻擊的能力。誰強誰弱,由此可見一斑。

在這裡我隨時都可以聽見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聲。是南無阿彌陀佛的力量才讓我有此改變嗎?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我不得不相信。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