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流行疫情變種病毒 魏明

(繁體)

訪問流行疫情變種病毒 魏明

二O二O年三月十三日

為什麼我的心在痛?我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我只知道要狠,不論人類怎麼對待我,我要比他們更狠、更勇、更猛,不能讓人類擊敗。我太了解人類會用什麼戲碼,他們幫我們取了個很有代表性的名字:病毒,生病的毒物。人們本來就不怎麼奈何得了我們,對於我們的變化,也只能夠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因為我們變化莫測,不是人類能夠掌握預料。

我們平常不作怪,放出去的,只是一般大家認識的傳統病毒,至於新型病毒,偶爾釋放出幾隻,人們一旦發現就會讓他們提高警戒,許多時候都是小型流行性感冒病毒,過了之後就是在人類的病毒紀錄上留下一筆。如今這一次的大範圍變種病毒的反撲,是因為我們累積了人類對病毒細胞變化的負面能量,讓病毒變種的速度加快加劇。變種的力量是來自於人類給的殺傷性甚巨大的負面能量。人類對這一些變種病毒是在無能力對抗之下,採取高迴避及隔離的方式。其實人類心中對待病毒的心態是希望能夠趕盡殺絕,尤其是對於變種病毒,這樣他們才能夠安心地活著。趕盡殺絕就是一種殺傷性非常巨大的負面能量,雖然人類目前做不到,但是不需要實際行動,只要有這樣的念頭,這種負面能量就能夠釋放出來,在空間中對我們產生作用。

我們病毒的世界非常地大,在空氣中、在人體或物體的表面上都可以有我們的存在,我們容易生存,不容易死亡,我們有感受,有生命週期,有家族性,有變異性,一般新生命年輕的病毒,攻擊性比較強;邁入老年死亡的病毒,攻擊性就比較弱。但是所謂強與弱是兩者之間立足點平等之下的比較,是一種了解、面對,進而保護的態度,而不是了解之後進行破壞、毀滅的行為。愈是在夾縫中生存,愈能夠激發出我們的變異性及生命力,這就是變種病毒的可怕。我們可以進入人類的呼吸系統,尤其是肺部,進行快速的分裂,使肺部喪失正常呼吸的功能,無法呼吸而死亡。

病毒會對哪一些人們進行進一步的傷害?來自於人體身上的註記。辨別人體身上的註記是我們非常擅長的,只要他一出現在我們範圍內,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辨別,便能夠附著在他的身上,我們即刻能夠發揮作用。而註記來自於另一個群族,也就是瘟神及相關夥伴,他們能夠讀取細胞的記憶及過去生世的記憶,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分辨哪一些人類是這一次的致命或致傷的對象,而進行身體的註記。而我們則是進入被註記者身體的呼吸道進行攻擊。這是一個分工合作的大行動,讓人類防不勝防,才有辦法讓人類如此恐慌。

人類對我們的恐懼,來自於他們無法控制我們的存在,對我們束手無策,害怕死亡。因果是一種自然法則,控制者會成為被控制者;置對方於死地者,有一天也會成為被對方置於死地的對象。自私的人類,常常自以為是地當其他生命的主宰者,終有一天,會被反撲的力量主宰,這是公平的。這就是目前世界的樣子。

我是誰?我是病毒,一隻病毒,帶領病毒分裂的病毒之靈,我有名有姓,我叫魏明。我曾經是個人類,一個善良的小老百姓!是個現代醫界的研究人員,每天拼命地工作賺錢,為了養家活口。家中有一個孩子,免疫功能低下,要被保護好,否則可能一場感冒就會要他的命。我們夫妻倆對孩子保護地無微不至,孩子在我們的努力下,好不容易一天一天地長大。

在孩子四歲的時候,有一天因為窗戶沒關好,外面涼風吹了進來,孩子不小心打噴嚏,真的感冒了!接下來發燒,全身發熱、無力,這是我們最害怕的事。孩子不能出門,因為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病菌,對正常人類而言,對這些病菌是有抵抗性,不受傷害。而對我們的孩子,毫無抵抗力,我們請大夫到家中醫治孩子,但是之後仍難逃一死。我們傷痛欲絕,實在不希望有這樣孩子的父母踏上我們的後塵。於是我放下工作,加入醫療團隊研究病毒的行列之中,從此我的生命起了很大的轉變。

我在顯微鏡之下專心記錄各種病毒的變化,深怕忽略了任何一個細節,就會發生致命的錯誤。我希望因為對病毒的了解,有辦法減弱他們對人體的破壞性,並不是想置病毒於死地,人類目前還沒有辦法直接殺死病毒,只能夠提高人體的免疫能力不被病毒侵襲成功而致病。但是當人體無法提高免疫力時,能不能藉由降低病毒的致病力而兩邊和平共存,不要有任和一方的死傷,因為有死傷就有痛苦。於是我全心全意往這個方向邁進。

我驚奇地發現:人類善良的心念是可以改變病毒對人體的破壞攻擊性,但是那是要極高度的善能量才可以做得到。而我雖然知道這個原理原則,但是卻做不到,因為我的心不夠單純,不夠善良。在病毒的世界中,了解他們,接受他們,給他們善良的正能量,是減弱他們毒性的方法之一,並不容易做到。為什麼人們難以和平地和病毒相處?因為人們對待病毒總是用強力的外來藥物等方式來抵制,不希望病毒活命,而總想置他們於死地以保障自己能活命;卻不知道,這樣只會激發病毒的反抗性,更難以保護宿主不受傷害,或者即使知道,還是往這個方向去做。這是我對人類及病毒的了解。

我全心全力地投入病毒的研究,之後我生了一場病,不明原因,難道是上天的安排嗎?在之後的培養中,找出我的體內中有許多變種的病毒存在,我被判為醫藥無治而死亡。五十二歲的生命,二十年的病毒研究,死前對於這一路走來的研究生活無怨無悔,我的靈魂充滿思惟,而後斷氣。我竟然成為病毒,一隻病毒,是病毒的靈魂,我沒有病毒的身體,卻能夠干擾影響病毒的分裂。
我曾經多次天真地想要減弱病毒分裂,不要造成宿主也就是被依附人體的傷害,卻反而被人類無情地對待,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本來我所控制的病毒群族,在我的輔導之下,本來是顯弱,無攻擊性,但在多次被人類的攻擊之下死傷慘重。在這樣的世界中,我們的心性轉變了,變得一次比一次還凶猛,於是剩下的病毒群族開始改變,再改變,變得強壯、堅固,不容易被摧毀。我們加入這一次病毒大反撲的行動,造成的疫情,其實追根究底,最根本的原因是人們自己不善的心念造成的。

沒想到在進行的過程中,出現一股極善極強的能量,並說能救這場疫情。人間怎會有如此的力量?我以變異病毒的身分前來探查,果然!這就是我曾經有過,卻又被忽略的發現:人類極高度的善能量及善心念可以改變病毒的攻擊性。這樣的人類就是目前已經降伏五位瘟神的蘇佛。我前來探查,也被他發現,並且被恢復到以前人形的樣子,真是令人難以相信!蘇佛竟然有辦法將病毒樣子的我,恢復到以前人形的樣子!表示蘇佛明白我這個病毒靈過去是人類,而且有能力在對我說話的當下就能夠把我恢復到人類原本的樣子,有如變魔術一般,怎麼會有這樣的人類?重要的是,我讀到他的心能散發出心光,是非常善良的,難道真的是佛力現前?

如今我被安置在這一處寧靜之地,叫做西方法性土,祥和清淨,真的是人間仙境。這裏傳出不斷的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那是家鄉佛寺的出家人及鄉親老人們常常掛在口上的佛號。這裏是阿彌陀佛的地方嗎?才會如此寧靜美好。我也不知不覺地一起跟著念南無阿彌陀佛,原本是一隻帶領病毒分裂強壯的病毒靈魂,如今已轉為人形。

我的經歷,真是讓人難以相信,卻又是如此真實!佛法的慈悲對我們而言是陌生的,如今卻被我們遇上了,和我們原本所處的世界完全不同。如今我們處在另一個寧靜的世界卻是存在這個人間,又是一個難以相信的事實!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