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流行疫情魔眾—紅魔

T200311.9

訪問流行疫情魔眾—紅魔

二O二O年三月十三日

如果人心和魔心沒有兩樣,那就讓魔來主宰這個世界,打造全新的魔帝國!這是個好主意,我們魔界裡的成員全都躍躍欲試,只要有機會侵犯人心,就立刻把握時機,一個也不放過!多侵占一個人體,就多一個魔活在世間,只要所有人類都被我們取代,那魔帝國就成功打造出來了!我們的魔子魔孫是人類的好幾千、萬、億倍,甚至是難以計量的倍數,只要人心與我們相應,要取代人類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現在哪一個不是魔心?自私、貪婪、狂妄、自大,只要這樣的心強烈一點,很快就成為我們的魔子孫,那麼,這個世界就會變得美妙無比!每個人都是魔,還有誰會信佛呢?

這次的疫情,可以說和我們有關係,也可以說一點關係也沒有,這怎麼說?如果說有關係,就是我們也加了一點力在裏頭;如果說沒關係,那全都得怪人心的變異,如果人心沒有和我們互相交應,宇宙真理又怎能容許我們胡作非為?要說就說是世人之心異變,早已無有純淨之心,如何不生怪病?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我是紅魔,在魔界中赫赫有名,我雖然是魔,但我很正直,我不輕易的侵犯人類,除非人心不正,邪惡異念。我曾經是人,但如今我卻憤恨這世間,經過兩千多年的時間,我早已忘了我曾經是人道這件事,那段痛苦的記憶,我一點都不想去回想,但你們卻是如此狠心的要我再訴說一次,若不是我已經在法性土上,受到真理的教化,明白一些道理,也知道你們是真正在救世,否則以我在魔界中的地位,根本不屑和人類打交道。

二千多年前,我出生在這個地球上,成為人道中的一員。這麼多個國家裡,我誕生在中國,是個黃皮膚的黃種人,但是,我的皮膚卻不是黃的,而是紅色的!我全身上下,包括連全身的毛髮也都是紅色的。當我被娘生出來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被我嚇到了,大家尖叫、大喊著:「妖怪!妖怪!」除了娘之外,沒有人敢抱我、接近我,只有娘還是將我當作她的寶貝孩子,緊緊的將我抱在懷中,怕我被別人傷害。

原本全家人都期待我的出生,祖母還特地打了個金項鍊要親自戴在我的脖子上,但當祖母看到我的樣子後,立刻收起金項鍊,告訴娘:「我們薛家不可能生出這種妖怪!我不承認這個可怕的東西是我的孫子!」祖母要爹把我抱出去扔了,娘哭得爬下床跪在地上,求祖母不要這麼做,但不管娘怎麼求,祖母就是不容許我這個妖怪繼續住在家中。奇怪的是,在我出生後,鎮上就頻頻出現災難,有鎮民開始在鎮上謠傳,大家都說就是因為我這個妖怪誕生在鎮上,才會把災難都帶來。鎮民們越來越激憤,有幾位具有領導力的壯士帶著許多鎮民在屋外大喊:「把妖怪滅掉!還我們平靜!把妖怪滅掉!還我們安寧!」好面子的祖母被這麼一鬧,氣得要娘立刻把我帶走,娘知道如果繼續待在這個家中,我遲早有一天會被這群鎮民給傷害。娘趕緊帶著簡便的行李,抱著我從後面的小徑逃走,娘自己也不知道可以帶我去哪裡?就是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娘一邊跑,臉上還一邊流淚,她不斷對我說:「別怕,娘會保護你!娘一定不會讓你被傷害的!」娘為了保護我,將我用布包得緊緊的,就怕被人看見我一身血紅色的皮膚和毛髮。娘抱著我跑了好長一段路,她到處躲躲藏藏,只要看到人,就立刻躲起來,直到去到一個沒落的村落裡,才慢慢放慢腳步,稍稍放鬆下來。

天色越來越暗,娘到處尋找可以過夜的地方,不停的往前走,直到有人叫住娘:「請等一下!」娘聽到有人叫她,嚇得不敢回頭,又加快速度往前跑,後面的人也快步追上,叫娘:「請等一下!」娘停下腳步,回過頭一看,是一位相貌斯文的男子,男子問娘:「請問是在找地方歇息嗎?」娘點點頭,男子說:「前面有間客棧,價格便宜,只是簡陋了些,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到那邊住上一宿。」娘好高興,立刻向這位男子道謝,朝著男子說的方向走去。果真,有間破破爛爛的客棧就在男子說的那個地方,娘抱著我走進去客棧裡,裡頭黑黑暗暗的,一個客人也沒有。娘大喊著:「有人在嗎?」一位肥胖的掌櫃從裡頭慢慢走了出來,問娘:「要住一晚嗎?」娘點點頭,告訴掌櫃:「給我最便宜的房間。」掌櫃看了娘一眼,然後大喊著店小二的名字,要店小二接待娘到房間裡。

關上房門,娘總算是安了心,趕快將我身上包得緊緊的布拆下,對著我說:「我可憐的孩子。」這一晚,我和娘總算是平安度過。隔天,娘算算自己身上的銀兩,問店小二:「我這些錢還夠住上幾晚?」店小二看了一眼娘手中的銀兩,告訴娘:「住上一個月都不成問題。」娘聽了好高興,心想著一個月時間,應該可以找到一間適合的房子,就決定先在這間客棧住下來。

第二天晚上,娘將心靜下來後,反而睡不著覺,總覺得這間客棧有些不對勁,怎麼一個客人都沒有?娘為了保護我,決定探查個究竟。趁著半夜的時候,偷偷走出了房門,在客棧裡頭走來走去的觀察著,卻什麼都沒看見,就在娘準備再走回房間裡時,突然有人叫住娘:

「在找什麼?」娘嚇了好大一跳,結結巴巴的說:「出……出來走走。」娘還不知道後面這個人是誰,嘴巴就被用布給摀住,叫不出聲音來,很快就失去了意識,被人拖進廚房裡。

沒有人知道這間房間裡還有我的存在,直到我哭出聲音來時,才被店小二給發現,店小二大喊著:「老闆!老闆!那女的還帶了一個孩子!」他們看到我時,並沒有被我的樣子給嚇到,掌櫃倒是笑著說:「這下有趣了!」

自從娘被發現後的那天起,就再也沒有出現在我身邊。我被掌櫃抱到一間黑黑暗暗的房間裡,他按時餵我吃東西,不曾將我抱離開過那間房間,所以我從來都不見天日,在黑中的我,雖然一年一年過去,身體卻永遠都是那麼嬌小,生命力也非常薄弱。每一次掌櫃或店小二進到房間裡,他們都會帶著奇怪的藥材進來,然後放在要給我吃的東西裡讓我服下,即使這些藥材再難吃,我還是得吃下,因為我無法抵抗,就只能乖乖聽話。每當我吃下這些藥材後,我的身體都會出現奇怪的反應,尤其我的四肢,不斷的萎縮,每次萎縮時,我都會痛苦到在地上翻滾,直到藥效過去後,這種痛苦的感覺才會慢慢退去。我從來都不曾見過外面的世界,這位掌櫃告訴我:「這個世間就是長這樣,一片漆黑,什麼也沒有,而且這個世間就是只有這樣的大小,除了我們三個人之外,沒有別人了。」我在他們錯誤的教導下一年一年的成長,我真的以為這個世界就是像他們所說的這樣,我在這樣的世界活得很痛苦,但我沒有別的選擇,就是只能繼續窩在這個黑暗的世界中。

我的年歲一年一年的增加,被他們逼著喝下的藥也越來越多,我的手腳越來越萎縮,在還沒學會走路時,兩隻腳就已經捲曲在一起,每天就靠著掌櫃和店小二帶飯來給我吃,他們教我學狗叫,我以為這是正常的語言,他們教我什麼,我就學什麼,所以我只要看到他們就會發出狗叫聲,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每次聽到我這樣叫,兩個人都會一同哈哈大笑。他們也教我學狗吃飯,我從來都沒有用過湯匙或筷子,永遠都是只用嘴或徒手去抓飯來吃,我都以為我這樣是正常的,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直到我七歲那年,有一天,我在房間裡等待掌櫃和店小二送飯進來,卻等了好久好久,都等不到他們,我用雙手支撐著身體,慢慢爬出這間房間,我不停的爬,不停的爬,穿越過黑暗的走道,我不曉得原來這間房間出來,竟然還有路!當我爬過這一片黑暗的區域,打開一扇門,眼前竟然一片明亮,我立刻伸手遮住我的雙眼,因為我從來都不曉得這世間還有光亮!當陽光照在我身上時,我全身立刻起了反應,長出一顆顆疹子,好癢,好癢,我躲回去黑暗的角落,不停的抓癢,抓到全身皮膚都流出血來,還是繼續抓。突然,掌櫃走了過來,發現我窩在角落,大喊著:「誰叫你出來?」他立刻把我抓起,要再把我帶回去那間房間裡,我開始懂得掙扎,因為我不懂,不懂為什麼我就只能住在那間房間裡面?當我知道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黑暗,而是還有光亮,而且不是像他們所說的世界就只有那間房間的大小,我開始出現反抗的聲音,我告訴他們:「我想要出去!」但是每當我說出這樣的話之後,我的身體就會劇烈的疼痛,就像快要裂開一樣的痛苦,我知道這是他們對我的控制,我只有乖乖聽話,才能得到止痛的藥,否則我就只能不停的撞牆,不停地翻滾,忍受這種無比劇烈的痛苦。我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生活,我感覺我自己快要瘋了!

我再一次悄悄的從黑暗的房間爬了出去,到處尋找他們的身影,當我聽見他們的笑聲,我立刻躲了起來,觀察他們在房間裡的一舉一動,連續幾日的觀察,我大概知道他們的作息。當我愈是聽到他們的笑聲,我心裡就越憤怒,我不懂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而當我生氣時,我全身就會變得更紅,甚至腫脹起來。我的胸口好悶,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快要從我身體裡爆發出來,我就快忍受不了,這天,我趁著他們在睡覺時,偷偷溜進他們兩個人的房間裡,爬上他們的床,舉起我在廚房裡偷來的刀子,一刀將他們全都刺死!當我看見他們痛苦的張大雙眼在我面前死去,那一刻,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快感!我坐在掌櫃的身旁,看著他們的屍體,我不停的笑,不停的笑,我也不知道我在笑什麼?心裡就是覺得好笑!笑久了,肚子餓了,我也不知道哪裡可以找到吃的?因為一直以來,都是他們兩個送飯來給我吃,我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哪裡還有飯吃?所以我直接把插在他們身上的刀子拔起,割下他們身上的肉,一口一口吃進我的肚子裡,我吃得全身滿是鮮血,邊吃邊帶著微笑,直到第三日,有人打開房門,我不曉得他們是誰?他們全被我的樣子給驚嚇到,大喊著:「妖怪吃人!妖怪吃人!」他們立刻將我全身用繩子綁起來,然後把我抓出去。當我被帶在廣場上時,好多人圍觀在看我,他們全都露出驚訝的表情,手指著我,對我議論紛紛,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看過像我這樣的人類,全身都是紅色的皮膚,紅的長髮,身體扭曲變形,五官也長得不像人樣,甚至還不斷叫出狗叫聲,做出狗動作。他們拿了一堆乾草和木頭,將我圍起來,還在我周圍灑了油,當下,我完全不曉得他們在做什麼?最後看見有人點了一支火把,將火把放下在沾滿油的乾草上,大火快速燃燒,我尖叫,不停的尖叫,想盡辦法想要掙脫,因為這火好燙,濃煙也嗆得我無法呼吸,但不管我怎麼叫,怎麼掙扎,我就是逃脫不了,最後,我被火給活活燒死,那一刻,我心中充滿恨意,我恨無情的世間人,毀了我的一生,最後還讓我痛苦的慘死!

當我死後,我的靈魂本該去地獄受報的,但是我沒有去,我沒想過我的恨心和念力,竟然具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能讓我逃到遙遠的世界之外,甚至招來一群和我同樣滿是恨心的魔出現,他們快速的將我帶走,帶著我進到魔界裡,我在那裡被他們教化,我從一個魔孫,漸漸稱霸為王,成為王中之王,我就叫紅魔,是魔界中的王者,我要消滅無情的人類。過去他們對我所做的一切,我要他們加倍還我!我到處找人類下手,只要是無情之人,思想不正之人,全都能成為被我控制的對象,我要讓他們無法控制自己,就像瘋子一樣!

這次的疫情,我雖然不是主頭,但主導的魔和我也有一番交情,我毫不猶豫的就加入這場遊戲,我們說好,要消滅所有不該存在的人類!我從來都不曉得我這樣做是不對的,因為從我還在人道開始,我就活在錯誤的觀念裡,一直到我死後進入魔界,我還是被錯誤的觀念教導著,所以我到處為非作歹,做著所有我自認為理所當然之事,我所有的想法都充滿邪惡,我站在宇宙的上方大笑,我不知道我哪裡有錯?

這次的疫情,是我被降伏的關鍵,這位蘇佛把我給降伏,起初我真的不服!我不覺得我哪裡有錯?直到我靜下心來聽蘇佛講經,我才知道,原來我一直活在錯誤的世界裡,我的想法,我的行為全都是錯的!蘇佛慈悲的接納我,我第一次接觸到這種善良的人類,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動。這次的疫情,我就此停手,我在法性土上聽經,第一次接受正法的教化,當我聽了越多經,我心裡越痛,因為我從來不曉得,原來還可以這樣做人!原來人心可以是善良的!二千多年了,我還是在黑暗之中,現在才是真正光明的到來。

這兩天,我第一次參加人們所稱的法會,在蘇佛這裡,我清清楚楚的看著整場法會從開始到結束,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無量無邊的眾靈來求度。蘇佛的法身,還有好多我從未見過的佛和菩薩,甚至還有難以計數同樣與我是魔道的魔友們,全都在救度眾生,好浩瀚,好盛大!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這是我在宇宙中二千多年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往黑暗的地方去,越是黑暗的地方,我越是往那裏去,而這裡是黑暗的另一面,是一片的光明,好亮好亮,我與這樣的光亮並不熟悉,也不適應,但當我越來越接觸時,我似乎也越來越喜歡。我不停在看著這間佛寺超度的景象,好大尊的佛就在上方,不斷在接引眾生,看著看著,我感動得哭出來,這是我二千多年來第一次哭,我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原來我這個冷血的魔,還會有感動。我造下無量無邊的罪業,我所欠的債真的是無量無邊,好多眾靈都被我控制在黑暗之中,他們還在受苦,我沒有能力救他們,但蘇佛有能力,我心裡知道,這些被我所害的靈,都應該由我自己去救他們,但我的心還不知道什麼叫真心?我發不出什麼慈悲心,這對我來說,這種心距離我是那麼的遙遠,二千多年了,一時之間我找還不到,我還在找,我還要繼續找,等我找到的那天,大概就是我真正改頭換面的時候吧!

佛取紅魔法名:釋光道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