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福盡成孤兒 眼開助人入西方—獄卒連福勝》

连福胜

            二O二O年三月十五日 上午十一點三十五分

 

海澤法師:禮請今日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六十位獄卒之代表連福勝接受訪問。

獄卒連福勝:

連福勝等六十位獄卒今日蒙佛恩澤送往西方極樂世界,此時踩在西方雲海上,一同向香光大佛寺阿彌陀佛、蘇佛及諸位大德菩薩們,致上感激不盡之意,行三叩謝。(連福勝等六十位獄卒一同行三叩謝禮。)

我是連福勝,從小孤苦無依,過著流浪的生活。陪伴我的是一條狗,大家叫牠癩痢狗,因為牠又髒又臭,身上有大大小小的瘡疤。而我和牠不相上下,身上隨時都是只有一件薄薄的衣服,破的洞還可以看見裏面有被蚊子叮咬,抓破皮的皮膚。有時還會遭到無情的跳蚤叮幾口,可以讓我一邊走路,一邊手抓癢,可以說是人見人迴避的孩子。

我幾乎沒有什麼童年的快樂事可以和大家分享,因為每天忙著和小鳥、花草樹木講話,小橋流水也可以講話。他們比人類善良多了!他們不會用厭惡的眼光,不會摀著鼻子或是揮揮手趕你走開,反而會告訴我哪裡有果子可以吃,有水可以沖沖澡、洗洗腳,哪裡有間破房子或沒有人的破寺可以住,哪裏有善心人士,去敲敲門就有得吃,運氣好的時候可以收到一些銅板,過好幾天有得吃的日子。如果要說快樂的事,這是我和癩痢狗最快樂的事了!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是這樣長大。我一向吃果子、青菜,有一次有人給我一大塊肉,我實在太餓了!心想著:吃一下應該沒關係吧?於是我和癩痢狗各吃一半;沒想到才吃幾口就吐,吐到連肚子都快翻出來,癩痢狗也一樣。如果這時候,經過的路人就會見到一個髒孩子跟一隻癩痢狗一起在路邊吐個不停的有趣畫面。不過,我想人類如果見到,大多是摀著嘴巴快快經過都來不及了,一秒也不會停下來;反而是路邊的小草會替我們打氣說:「沒關係,吐一吐,身體乾淨多了!」然後滴下兩滴眼淚,為我們吐到這麼難過,感到捨不得的淚水。真的!我常覺得身邊的這些有情無情眾生比人類友善多了。

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活了下來,如果不是老天爺可憐我,讓我可以和環境生靈說話,我看早就餓死,冷死在路邊。

在我十歲那年,長得又瘦有小,幸好有一顆機伶的頭腦及雙眼,我可以看見人們身上的眾生,暗暗黑黑的,有的時候在身上,有的時候站在身外,有的時候可以見到人的形狀。我知道那是鬼,這時候再看看這一個人,多半是沒有什麼好臉色。這些事我會對癩痢狗說,牠總會在我講完之後叫兩聲,我總覺得牠和我一樣都有看見。牠叫的那二聲是在告訴我:「我也有看到。」從此之後,我偶爾會對送我食物的好心人說我所看見的情形,常常都被大人打頭說:「別亂說!」所以我之後就不輕易開口,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看見一位婦人旁邊跟著一個丫鬟,在婦人的身邊,我看見一個小女孩的魂,大約三四歲吧?綁著二條辮子,但是卻是一直掉眼淚,而且手還一直拉著婦人的衣服。我經過婦人身邊,直覺地知道,婦人是個好人,所以就開口對婦人說自己看到的情形。婦人聽了之後,睜大眼睛地問我所看到小女孩的長相。我告訴婦人,「圓圓的臉,綁二根辮子,還有眼睛一大一小的。」說到這裏,婦人掉下眼淚,要我問小女孩他現在在哪裡。我問小女孩之後,小女孩用手指著前方。我們照著小女孩指的方向走過去,碰到一顆大樹。小女孩帶我們繞過大樹,到一個陰暗的角落,有一大堆樹葉。女孩指著樹葉,我好奇地把那堆樹葉撥開,竟然發現一具屍體,小小的身體,衣服已經被剝開,頭上一樣綁著兩條辮子,臉色蒼白。婦人一見到這一具屍體,便是放聲哭泣,一直叫著:「小牙!小牙!」旁邊的丫鬟告訴我,夫人一直在找他的寶貴女兒,已經有半個多月。那一天夫人帶著小牙到這條街,卻在一轉身的時間,小牙就不見了!已經告到衙門,也找不到人。夫人到這條街已經好多次都沒找到;沒想到今天遇到我才找到,但是小姐已經不在人間。此時婦人已經哭得不成人形。我說:「小姐在旁邊啊!」我一直見到小牙站在婦人旁邊,如今是站在他的屍體旁邊,當然小牙也已經和婦人一樣哭得不停。

之後小牙的父親及衙門的官老爺來現場探查,查不出來原因。小牙一直到小牙安葬之後,才離開婦人身邊。在這過程中,小牙曾現一幕,他是被一位男子架走。男子悶住他的嘴巴、鼻子,知道他沒力氣掙扎,才把他的衣服剝開,並未侵犯他,但是小牙卻已經沒呼吸了,就急急忙忙地把他找個地方放,樹葉蓋住,匆匆逃跑。我告訴小牙的父親自己所見的,但是因為小牙沒再給訊息,所以也找不到那位男子。

婦人為了感謝我,請小牙父親找個地方安頓我,從此之後,我成了衙門官老爺的秘密武器,破不了的案子,帶我去現場,我總是可以提供一些訊息,因此而破了一些案子。因此感嘆人類真的心壞了,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比天地生靈、山川大地還不如。我一樣保持著和山河、花草、樹木對話的能力,一樣吃素不吃葷。我開始學字,對於上門問事的人,我看到多少、知道多少,就說多少,不會多說,實話實說。由來問事的人隨喜功德,自己投錢在功德箱內,多少不拘。因為功德箱內的錢,我一毛也沒有動,而且小牙的父親一直有給我一些錢身邊帶著,也給我住的地方,吃穿都準備好了。我的生活單純,所以不需要多餘的花費,那些功德箱的錢都交給官老爺,請他幫我救濟一些和我一樣的老人、小孩。我看盡人們的自私,害人利己心態,對於這樣的人來問事,往往我會簡單說,只此一次,下回我便閉口請回,不能夠幫助他害人,自己也有罪。大多數人都將問題環繞在自己身上,如果要說這樣是自私,那麼這世上不自私的人少之又少!

癩痢狗在我生活安定之後,在一天夜裏,因為年紀大了,喘了幾口氣,氣上不了之後,死了!之後牠的樣子平靜無痛苦,所以我相信牠是好死!我一直覺得牠是來陪伴我,保護我的。活到四十五歲,孤家寡人一個,一生受盡人們各種對待,從欺侮、瞧不起,到之後讚美、感謝,所以心中對於人生的生死,抱著淡然的態度。一天夜裏,二位官差叫魂,把我的魂叫出來。這件事我並不陌生,因為我眼睛看得到,所以我也會這樣叫著對方的名字,確認對方就是當時人家所託要找的人魂。官差叫著:「連福勝,連福勝,出來!跟我們走!」我的靈魂很敏銳,直接地脫離我的色身,可能是平日也做些好事,所以離體並不困難。出來之後被帶到四殿閻羅王面前,一一細數我的生平。原來我的前世是位天界的天人,五衰相現,心生恐懼掉入人間,當天人時已經將之前福報享盡,所以成為孤兒,無父母緣可撫養。卻有一筆報恩的債可受,就是當天人之前世曾經救過一位要死的老人,布施醫藥讓他活命,所以這一世他也沒什麼福報可受,就當一條癩痢狗陪伴我直到牠老死。而我與生俱來的眼開,看得見人們看不見的魂,是因為當天人時雙眼敏銳,可以看得比一般天人遠,所以下一世當人,這個能力並未退去,和自然界可以對話的能力也是如此,是因為天人帶下來的能力。

而小牙和架走他的男子過去世是一對戀人,卻因為小牙狠心抛他而去,令男子痛苦,而且死於小牙所派行刺之人手下,使得此世男子雖不識得小牙,卻見到後,突然起了歹念,架走、悶死、棄屍。一命還一命,因果如此,所以這個案子找不到男子是有前因的。

世間人隨時都離不開因果,這是天理,絕對不能做違背天理的事,一定會遭受惡報的。感謝閻羅王給我獄卒一職,並將我列入人間蘇佛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中,我等了三年終於等到今天,蒙蘇佛法身分身相牽,才能讓我們到得了西方聖地;否則憑我們無功無德的一介凡夫,如何有機會可以到得了西方!

今日也見到許多現在人間疫情有關的瘟神及魔眾被蘇佛送入法性土,但願人間這場疫情能早日結束。請大家聽我一聲勸,因果不爽,當初雖然大家都受人類殘害才成為瘟神、魔眾,如今展開報復行動;但是你們加諸在大家身上的傷害,有一天是會回報到你們身上的。這就是冤冤相報沒完沒了的道理,天理永遠是天理。希望大家能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請回魔子魔孫或是疫情瘟毒救他人,也是救自己。這應該也是佛祖希望大家這麼做才是,話到此。

感恩阿彌陀佛,感謝蘇佛,感謝大德們。連福勝等六十位獄卒,此時踩在西方雲海上,向大家致深感恩三跪拜。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