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流行疫情魔異方—異魔

T200311.11

訪問魔異方—異魔

二O二O年三月十六日

我是魔異方的異魔,所謂異,就字形上,田共有相似之處,田字內有十,可見主要表達是不同之處,對人、事、物不同的見解,即會發展不同的行為,天賦異稟的人與一般大眾所展現的不同,個性與眾不同,思惟跳躍急速,反應靈敏,別出心裁,學習能力迅速,更有微細的不同之處——勇於挑戰,喜歡獨行,掌控一切,不受控制,喜歡自由自在,就是異方魔的特色。因為喜歡自由,常常跳脫一般人的規範,大多數為邊緣人。

從小我就在富裕的大家庭環境下長大,因為父母親老來得子,對我疼愛有加,而我的老祖父、老祖母雖然年紀都八十幾歲了,身體還很健康,父親常說,祖父母常行布施,堅持家中持續行善,也常常布施醫藥給佛寺,所得的善果,老人家健康長壽,。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個子長得比一般孩子高,吃得好,所以體型自然高又壯。在我三歲到六歲之間,記憶深刻,常常得到大人的誇獎,年紀雖小,智慧高,而且總有用不完的體力。當大人告訴我一些想法,我頭總是冒出不同的想法,有時會提出來問問父親,有時會自己想自己對,覺得很有趣,例如:祖父母喜歡布施,我就會想:怎麼越布施越有錢啊?問父親才知道,財布施得財富。

當我在五歲的時候,父親帶我去看戲,我看到了台上的小丑翻跟斗,回家之後我便學會了倒立走路,在庭院中繞圈圈、翻跟斗,當我要正確地走路時,走沒幾步路,一會兒倒退走,一會兒翻跟斗,家中的僕人看了都笑呵呵,也都順著我。有一天,我到私塾上學,我倒立著走到夫子旁邊,防不勝防,被夫子用竹棍打,挨了兩棍,我第一次被打,也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痛。自從那一天之後,我開始正正經經地走路,怕被打,因為從小被寵壞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有些不良的習慣慢慢被養成,改變之後,發現自己原本認為是對的事,不一定對,都是自私的想法。

日子過得很快,祖父母相繼去世,我已經二十歲了,先天樂觀,喜歡笑。當時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我不喜歡女色,尤其是那些千金大小姐,母親常常拜託媒人為我物色未來的妻子,偏偏我都看不上眼。有一天,跑得最勤快的媒婆——罔腰婆,又到我家,迎面而來對我笑,並且說:「公子啊!我今天幫你找的對象,你一定會喜歡的,門當戶對,長得又貌美,你是獨生子,他是獨生女,個性很像。」就這樣媒婆說完話之後就離開了。媒婆的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跟我很像?我到底是什麼個性?此刻我又想起——很麻煩哪!天底下為什麼要分男人、女人,我想一探究竟。

記起了媒婆說,女方家住在鄰村,我決定走一趟鄰村的陳家。在中午日正當中之前,我來到了陳家,在陳家的後院,趁人不注意的時候爬上圍牆想要翻牆而入,卻聽到屋內叫喊的聲音:「小姐啊!小姐啊!不要爬那麼高,趕快下來!」我一抬頭,圍牆上正是這位陳家千金,跟我頭碰頭,我們兩人同時嚇了一大跳:咦!說出心中的事,決定成為朋友,不再論及婚嫁,我的心,覺得自由了,不再受到束縛了。回到家中,我稟告爹娘,媒婆所介紹的陳家千金,我見過了,我們兩人都決定不婚嫁。

稟告父母親之後,我決定出外闖一闖。家中的長輩都勸我,在家少爺不當,為什麼要去外面流浪,我並未理會。我背起了輕便的行囊,向爹娘道別。爹娘知道我從小的個性,並沒有為難我,告別之後我往南方走,過著流浪的生活。這一次的出行,身上只帶十兩,就是要看看自己有沒有能力適應外面環境;沒想到身上所帶的銀兩幾天就用光了,餓得我肚子咕嚕叫。我找了一家客棧,跟掌櫃商量,請他雇用我,幫忙洗碗打掃;沒想到掌櫃看了我的雙手,瞧一瞧,搖頭:這麼細嫩的手幹不了粗活,趕快離開!我心中篤定地告訴自己:不要小看我,說服掌櫃,不要瞧不起我。我對掌櫃說:「給我三天的時間,讓我試著洗三天的碗,不用付我銀兩,讓你瞧一瞧我可不可以接此粗活。」掌櫃想一想,看到我的誠意,一口答應了。第一天洗碗,打破了十個碗,掌櫃心疼要我賠錢。第二天洗到晚上一個碗都沒破。第三天洗到中午,沒有碗可以讓我洗了。我洗碗的手腳越來越快,乾淨俐落,掌櫃見了我的身手就說:「從明天起你來上工。」我做了三個月,我的勤快,掌櫃非常喜歡我。掌櫃常誇獎,請我一個人可以抵兩個人用,但我決定離開,再往前走。我告別了掌櫃,掌櫃多給我銀兩,我開心地帶著掌櫃為我準備的饅頭,往下一個村莊走。

我心裡知道,離想要到的地方越來越近,這時候,我走了一天一夜,又疲又累,就在村口坐了下來,拿出我的饅頭,大口大口地吞著饅頭。突然有人到我面前,有氣無力地說:「年輕人啊!可不可以分一些給我吃啊?」我抬頭一看,原來是一個乞丐婆,我馬上分給她一顆饅頭;沒想到我被圍住了,被一群披頭散髮的乞丐圍住,有大人、有小孩、有男、有女,他們都向我乞討。我想起了父親所說的,要布施,取下了我的行囊,拿出了全部的乾糧,分給每一位乞丐。看著他們吃得開心,我心中也跟著開心極了,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過,我想著:在這個村莊我能做什麼事。

這時候我聽到了尖叫聲,我往傳來尖叫聲的方向走,光天化日之下怎麼會有淒慘的尖叫聲?原來是殺豬屠宰場,眼前看見的兩位屠夫,手持著刀往豬的脖子刺下去,聽了豬的慘叫,咿咿||原來是殺豬的屠宰場。屠夫問我:「你來做什麼?」「為了生活,我來找幹活的事,但是我不敢殺豬。」屠夫說:「你不敢殺豬,那你就幫我們看管豬,豬兒不要被偷,再幫我們搬運這些肉品。」我告訴我自己:什麼活我都可以做。第一天我忍住豬的血腥味,搬運這些豬的屍體。第二天我又強忍著這些味道,我心裡默默告訴自己:以後不吃豬肉了。我看到這兩位屠夫,臉變來變去,一會兒是人,一會兒是豬,我忍了三天,我離開了屠宰場。

一大清早我遇到了乞丐婆,我給他少許的銀兩,乞丐婆說:「年輕人,你這麼好心,我決定告訴你這個村莊的秘密。住在這個村莊裡的每一個人都只是在應付平常的生活,除了小孩之外。其實每一個人每天晚上都會到村莊後面的小島上,等待島上山門打開。傳說開門之時,就可以見到這個村莊之前的祖先所留下來的寶藏,金銀珠寶滿座山。乞丐婆說:「年輕人,你也可以去試看看,但是又聽說,去到後山見到門開的人都沒有回來,這也是村民一直疑惑,解不開的謎。」我心裡想:論財富,論金銀珠寶,無法動我的心,但凡是去的人回不來,是我想去了解的,一探究竟。乞丐婆又告訴我:「要在山門前九拜,聽說這樣恭敬的態度,山門才會開。」乞丐婆給我一枚金幣帶在身上,告訴我如果遇到危險,把金幣往空中一拋,我將可獲救。他告訴我:|這枚金幣是有人開了山門,卻滾回乞丐婆的腳邊。」乞丐婆又說:「這枚金幣就是我的官人,打開山門,我的官人變成了金幣滾出來,曾經託夢給我,將來有個好心的年輕人會需要這枚金幣,你就把我送給他。」我聽了乞丐婆的話後,感恩並向他道別。

我決定明晚到後山,尋獲真跡。隔日,到了夕陽西下,我準備了一些水,少許的乾糧,背在身上,決定去打開山門。按照乞丐婆所說的九拜,一話不說坐在地上等,接下來村裏許多男人也都到此地來,對山門九拜後坐了下來等待。大部分沒耐心的人就離開了,大約到了深夜只剩下我一人。天氣有點寒,忍住了寒風對我的侵襲,起來再拜九拜,剛坐下來突然一到光照著我,光芒越來越大。我一看門開了,我迅速地跑了進去,一轉頭門關了。此刻心裏想:既來之,則安之。我開始打量整個山門內的一切,每一件物品都是金子打造的,不管是桌子、椅子、杯子,還有燭台,都金光閃閃,而且滿地都是金幣。我踏在金幣當中,赫然發現竟然有幾具白骨,看了這些白骨我心生恐懼,這大概就是乞丐婆所說的,進得來出不去,死去的屍骨。此時我聽到了很微細的流水聲,我順著水聲音往前走,走到盡頭竟然是瀑布。這流水是瀑布的源頭,我跳入瀑布中,全身甦醒。

起來後,看見這是一大片的金色森林,好美、好壯觀!我待在瀑布旁的大石頭上,閉目養神,到了夜晚卻全部變色,沒有一點月光,只有黑暗。黑暗這個記憶,牽引我千年。當初我出家為僧,卻受同門所害,而入到魔界,心中的怨恨無法消除,原來這裏的一切都是靈所變的。當我正在思索時,空中傳來音聲:「主人啊!你總算回來了,你是我們的魔王。你告訴我們,你先出去一陣子,再回來。過去對你有恩的人,你去報恩。並告訴我們,回來時會帶一枚金幣回來,這是信物。我伸手一摸口袋,拿出金幣,子民說:「我們是你的子民,遵照你的吩咐。」我們控制的對象,都是一些主觀意識很強的人,還有想要與眾不同,掌控一切的人。我們會讓他滿足,離不開這一切,也成為我們的子民,要自由給自由。

這一次等待魔王的指示,因為我們正搭上破壞人類的流行疫情毀滅船,因為人類自私的人很多,各界魔王正互搶、佔據人類的身心。我皺了一下眉頭,這一切都要扳回一局,好好地表現,這是毀滅人類的一切機會,魔界稱霸的時機。但是聽到了蘇佛講經,卻喚醒我的良知,我決定帶著我的子民來聽經,改變他們的見解,不會像我一樣,千年地遊走邊緣地帶,善惡混雜,捉摸不定。我們一起求聽經。當我們決定這樣後,不再那麼黑暗了,漸漸有了光。我是魔異方的異方魔,帶著魔子魔孫皈依佛門,投靠佛。

佛開示:取法名為釋悟真。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量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