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流行疫情瘟神  陳志浩

T200311.19

訪問流行疫情瘟神  陳志浩

二O二O年三月十九日

我是陳志浩,目前疫情有關的瘟神,如果要說清楚明白,瘟神是無量無邊,前仆後繼,即使前面的前輩倒下或離去,後面的晚輩緊跟上來,如何中止?唯在人心,只有人心穩定,良善,不欺,不詐,不偏,不邪於女色、男女淫欲,而後方有止時。

我之所以會成為瘟神,之前許多位前輩已經將自身經歷說得清楚明白,如今我雖然不願意回顧,卻也必須面對。那是距今一千二百多年前的事了。

當時家家戶戶生活富足,卻仍有許多乞丐,乞求食物、衣服覆蓋。我才二歲,被母親牽著手,母親手上拿著一個破碗,沿路走,行乞,臉上及身上的汙垢,看得出來日子過得多麼地無助。但是,對我而言,生下來就如此,也沒有什麼好壞,好命不好命,反正就是如此,有得吃就吃,有得穿就穿,沒得穿就冷一點,熬過了就好,日子還是會過。我開心的時候會笑,難過的時候會哭,心中沒有什麼希望,一天過一天。

在我十歲那一年,母親病死,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守在母親身體旁邊,身體漸漸發臭,我才知道不能繼續下去,請問隔壁伯伯,他也是乞丐,告訴我要找個地方埋了才行。於是我借了個鏟子,在後山挖土,成一個坑洞,請伯伯一起幫我把母親身體放入坑洞,再用土覆蓋,直到身體看不見了。這時候我呆呆地望著那一推土,心中忽然起了一陣陣哀傷,母親的一生就這樣結束了!伯伯拿了一片木材,要我寫上母親的名字,插在土堆上,當作自己的辨別,也提醒他人,這裡有位亡者,避免被侵犯。我一直想,一直想,想不出來母親的名字,我只聽過母親提過他叫做阿梅。我又不會寫字,問了伯伯,伯伯用發抖的手寫下:往者阿梅。伯伯要我記住這個地方,在每年母親過世的那一天,回來這裏拜拜。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從此之後至今,我卻都未再回去那個地方。母親孤伶伶地一個人死去,我也孤伶伶地一個人活在這個世上。

埋葬母親後,我無力、無心,漫無目的走在街上,心中偶爾浮現和母親相處的情景,想著想著睡著了。夢中見到母親笑著對我走過來,來到一處指著前方的一間小屋。我走近往裏面一看,暗無天日,卻有聽見哭聲。我醒過來以後,問了伯伯,夢中情景伯伯有沒有遇過。伯伯回答:「沒有。」再隔一天,又夢見一位女性,對我笑著,往前一指,我又見到那間小屋,還是聽見有哭聲。於是我開始尋找,漫無目的的日子中,尋找那間小屋成為我生活的目標。終於眼前出現一座森林,往前走,真的讓我見到夢中小屋,我衝了過去,真的聽見哭聲,打開門,見到屋內坐著夢中的女性,是和媽媽一樣的年紀,要我過去。我走過去,他給了我一串葡萄,又大又圓,要我吃下去。乞討的生活讓我學會,只要有得吃,接住食物都來不及了,一點也不會猶豫,連皮都不用剝,趕緊往口中吞。

乞討得到的食物吃下了之後,如果出現肚子痛,拉肚子,脹氣,是常有的事,也習慣了!此時一串葡萄進入肚子,我的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沒想到吃完還沒回過神,肚子就不斷地翻滾、疼痛,我痛到昏了過去,不知睡了多久。當我醒來,身上竟然換個身,精神好得不得了,甚至動作很快,跳來跳去,那個樣子像隻猴子!我見過猴子,這時候的我,真的跟猴子一樣。我怎麼會變成猴子?忽然間眼前浮出一幕景象:猴群中,那兩隻大隻的,看的出來是父母親,其他許多都是小隻的,我是其中一隻,最調皮、最活潑的那一隻,就是我。從此之後我從人身轉變為猴身。就在那一場夢及那一串葡萄之中,我被施了法術,中了迷幻術,吃下迷幻藥成為猴身,我一點都無法自主。

這隻猴子要聽令那位女性,定時給的是一串葡萄,之後又加上一串香蕉,把我壓得伏伏貼貼的,我一直在猴群中生活。等到我十三歲,那位女性把加在我身上的幻術解除,我恢復人身,但仍然受控於他,否則我會全身軟弱無力。有一次,女性給了我一包白白的粉末,要我加水喝了下去,不久之後,我竟然對女眾起了邪念,一直想碰女人的身體。我控制不住我身體欲望,我上街去,物色到一個女眾,我壓住他到沒人到的角落,也給他喝下那一包白色的粉末;沒想到過不久,女眾竟然主動脫光衣服,急急地把我衣服脫光,而後二人相觸相摸。等他昏睡,我立即跑開,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是我第一次嘗到女色身體的滋味,讓我一直回味不已,而後竟然上癮,成為不斷找女色的色魔,只要被我見到中意的女性,難逃我的魔掌。我在十年間找過無數女眾,因為我漸漸長得高大有力,根本不用粉末相助。之後我死於與女眾色欲之中,當時我才二十三歲。年輕的身體淫欲過度,死了的身體發黑,靈魂出來,黑色的靈魂被吸引進入一個空間。這個空間內的靈魂,專門找喜歡男女色欲的眾生,令他們體內的身體細胞沉浸於異性的美好幻境當中,需要以接觸男方或女方的身體,欲望才能得到滿足,同時情緒會改變,成為不安、煩躁,需要異性才能得到滿足及紓解,我成為性欲者的瘟神。

我參與了這一次的疫情,在這次的疫情中,這是一個被人類忽略的事:需要性欲才能得到滿足的人,以及放任自己進行邪淫的人,也是此次疫情的主攻設定對象!人們沒有抓到這個問題,也沒有辦法聯想到這一類人物會和得病有關連。若非此時我接受訪問,這個疫情的盲點可能永遠不為人知。

依此之故,先前提到,要止住此次疫情,必須先正人心,不以淫欲為行,不邪於女色、男女淫慾,而後疫情方有止時。尤其是許多人因為一時滿足造成之後身心上的傷害,不值得!

若是以此為樂,或許此生、或許過去生而令異性傷害不淺,皆應小心。應避免激起自身邪淫、淫念、淫行,因為我們這些性欲者的瘟神,對於身體所散發出的淫念特別敏感,若是抓個正著,那麼真的是要非常小心!我說的是客氣,應該說要趕快轉念才行,否則身體可能遭受變種病毒之侵入,而難逃此劫!

我於之前聽聞周川福被降伏之事,感到非常意外!是什麼力量讓那麼剛強難化的瘟神屈服,想前來一看;沒想到自己竟然也被降伏。性欲是成年男女會有的身體欲望,當要有適當正確的心念來面對才好,能夠止欲最好,否則不當邪淫、外淫。

此次我於法性土,有幸參與三時繫念法會,得見超大無比的佛菩薩及許多出家大師,相貌非常莊嚴,實在讓人不得不對佛法肅然起敬,那是真的清淨好相,絕對不是凡夫俗子所能及的。得見許許多多與疫情有關被蘇佛降伏者的名單,也就是牌位,還真令人感嘆真是所謂一山還比一山高,我們甘拜下風。

雖然自己成為性欲者的瘟神,但也明白世間人對於異性身體的欲念及行為,也是受因緣果報業力的牽引,不會是單單只有這一世的關係。既然如此,要真正能夠自主,需要有可以脫離輪迴的管道,否則以人類脆弱、健忘、自我原諒的習氣,是難以克服淫念的呼喚,這也是為何止住淫念對一般人類並不容易做到;但是切記,夫妻間正淫可行,邪淫萬萬不可。除非是修行人有較強的自制力,有戒律的管束,只要有淫念就有下地獄的果報,所以若是淫心強者,必須要拿出強而有力的力道,做好自我止念才行。如今大家必須要明白一件事,只要有男有女的地方就有淫念、色心、色情的存在,讓淫行有冒芽的機會。奉勸大眾不要輕易被異性吸引,而失去寶貴的理性及慧命。

我是此次疫情性欲者的瘟神,因為蘇佛的澤蔭,大家才能得知以上之事。如今的我是以人形之靈,發出這些真心的呼籲。男女眾等大家當要謹慎,莫大意才是!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