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流行疫情魔王 魔提

T200311.15

訪問流行疫情魔王 魔提

二O二O年三月十九日

來到法性土這幾天,我明白一件事:我將遇到在外各地,包括地球、宇宙其他地方所遇不到的事,例如:這裡的空間層次是打開的,可以互相溝通的。如今我將接受訪問,將為何會成為魔眾中的一員,甚至於成為魔王的過程說出,那我就直說無妨。在遇見蘇佛以前,這個世界一點也都不值得留戀,到處充滿欺騙、虛偽,沒有人可以相信。相信人的話,到後來會死無葬身之地,這就是我的親身經歷,為什麼會成為魔眾不是沒有原因的。

一百多年前,我生長在一個單純的農村家庭,父母及子女四個人組成的一個小家庭,姐姐出生後不久死亡,父母之後才生下我,我是家中的獨子。原本平凡的生活,在我二十歲那一年,因為生了一場病而改變。我全身皮膚漸漸發黑,從臉部、身上,到後來連手腳指甲也變暗,眼白也從原本的白色漸漸轉為淺紅,而後深紅色。村中醫療單位特別為我申請,做了詳細的檢查,結果顯示我並沒有心臟、肺部或器官的問題,卻有如此怪異的變化,醫學找不出原因。我被送入都市的醫院,當作醫護人員們的研討對象,他們對我的食物、作息、交友、排泄等做了非常詳細的分析報告,卻還是百般不解,為何會有如此的變化。我也因為自己如此的改變而內向少說話,心情低落,不敢見人。到後來吃不下,睡不著,而漸漸瘦弱,甚至骨瘦如柴,說話也變得無力小聲,剩下不多的力氣,醫院願意放棄研究,讓我回到農村。

來探望我的親人有的說我被鬼附身,被魔附身,有的說我是憂鬱症,父母也擔憂我的身體無法負荷。不管他們怎麼說,都無法讓我的情形轉好。在一天的夜裡,我在睡夢中被一片黑暗籠罩全身後驚醒,全身冒著冷汗。我將這個惡夢告訴父母,他們將我帶到一戶人家,說是可以醫治我的病。我先喝下一些怪味道的水,然後聽了一些聽不懂的話語,我直覺地感到這是邪術,我對父母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想再待在這裡;卻驚訝地發現,父母的雙眼放出凶惡的眼神,並不是父母的樣子,我趕緊迴避這個眼神,也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當我再隔幾秒望過去,父母好似恢復原本的狀態,我告訴自己,是我的錯覺吧?

回家後,我一如往常的作息,但是心中卻生起一股很強烈的欲望,想見到紅色的血,喝血。於是見到家中庭院的雞,我想到見過母親割頸殺雞的一幕。於是我毫不考慮地抓起雞來,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及手勢,平常見到老鼠、蟑螂都會跑開的我,竟然拿起菜刀,夾緊雞翅,拉長雞脖子,刀子一刀劃過雞脖子,見到雞血不停地流出來。我竟然有興奮的感覺,趕快拿了碗接著雞血,我的雙眼張得大大的,好像渴望很久了,等到雞頭無力地往下垂,滴完最後一滴血。我竟然一手將死雞往旁邊丟,拿起碗,咕嚕咕嚕地將雞血喝下,還舔一舔碗的周圍,如果漏掉任何一滴血都覺得可惜。回頭一看,發現母親竟然將這一幕都見在眼裏,還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我竟然也回母親一絲詭異的笑容。從此之後,我一天要一碗雞血,才會覺得滿足。我的身體皮膚由暗紅轉為黑色,之後再轉為深黑色。除了父母以外,沒有人知道我的改變。自從回家後,我未踏出家門一步。家中充滿了邪惡之氣,以往和樂的笑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嘴巴淺淺偏邪的詭異笑容。

我的心中有兩個我,一個我,知道自己及父母已經不是從前的樣子,而感到哀傷。父母是我最信任的人,卻因為私心希望我成為最優秀,受人矚目的人,而被邪魔控制在先,在我的飲食中放入異常的藥粉,使得我的體質改變,皮膚開始有了怪異的變化。之後又帶我去那一戶人家,喝符水,被下魔咒,喝雞血,這一些變化,都是在邪魔的控制之中。另一個不是我的我,沾沾自喜,成功地達到控制人類的目的。這已經不是原本的自己,是被邪魔入體,受魔眾控制。那一個哀傷的我,雖然知道自己的處境,但無力改變,在邪惡強勢、不是我的我控制之下,哀傷的我動不了,無力反擊。

在這個純樸的農村,有一股傳統的力量,與現代文明的力量相抵抗。我的改變被一位村人無預期地到家中發現,他見到我的樣子之後竟然叫著衝出家門,告到村長那裡。於是我被一群人強押著出來,我被壓著在太陽下,被大家指指點點,這時候的我才發現自己好久沒有曬太陽,眼前的陽光竟然如此刺眼,我的雙眼張不開,皮膚開始覺得刺痛,我的身體扭曲,加上被鄰居見到我喝雞血的場景,我被公定為被邪魔附身。為了不讓我留下來危害他人,村民與村長決議將我燒死,以免留下後患。當我聽到此決議竟然是當場大笑,笑聲傳入雲霄,這不是我!我非常清楚,這不是我!我的心在哭泣,我害怕,但是卻顯得這麼狂傲,異類。

我眼睜睜地看見自己被抓起來,綁在柱子上,柱子下面擺滿許多木材,當木材被潑上油,一把火被點燃,火勢瞬間燃燒蔓延開來。火很快燒到我的腳,滾燙疼痛,痛徹心扉,我尖叫,發出淒厲的叫聲。火勢從腳往上燃燒,我在眾目睽睽之下,活活被燒死。我的靈魂好像黏在身體上,被火燃燒的靈魂充滿怨恨,我成為一具焦屍。我感覺到一股黑暗壟罩,如同以前夢中的那一幕,那一股黑暗的勢力把我的靈魂拉出來,那已經不是本來純真的靈魂,而是變形異樣的黑暗靈魂。我被帶到黑暗的世界,從此後我讓自己在惡勢力之下更惡、更凶、更恨,成為魔眾之一。

我盡力地使壞,不讓自己有一絲毫空下來的時間,我要忘掉自己的過去,我強壯自己的惡勢力,不讓別人對我有任何的侵犯,別人的痛苦是我的快樂,我以為魔界的生活是不會再改變的事實。在很短的時間內,我的勢力坐大,大家聽我的,使得我在很短的時間內成為魔界的一方領頭:魔王。

當初,為何能讓邪靈進我身?父母因為私心找上邪靈在先,而後因為夢中的我毫無抵抗能力,邪靈一旦入身,更是無能力請走,之後的點點滴滴已經脫離人道正常的生活。如今成為魔界領頭,對於那些想求名、求利,求突顯高人一等的人們,正是我們所控制、所找的對象。之後人間傳出病毒疫情,我毫不猶豫地加入,並且幫助識別有魔性,具有危害人類生活的人,這對我們一點都不難,可以說是輕而易舉。疫情如火如荼地展開,正是我們拍手叫好的時後,對於好人,我們禮敬三分;對於心中有火、有怨、有恨、有悲、有哀而損傷他人或過去曾經作惡多端,該受報的人,我們手下不會留情。

正在此時,空間傳來一股可以震動我們的力量,加上多位被降伏的疫情關鍵人物,我們前來探查,原來是人間的蘇佛所為。此時蘇佛正在整頓或者說來者不拒地收留大家入佛的門下,誰是受害者,誰是受益者,已經分不清楚,因為對佛而言,是沒有分別的,大家一律平等。我的來到,被蘇佛發現,恢復原本作人的樣子,令我措手不及而被伏住。此時正被安頓在西方法性土,得見佛寺的三時繫念法會,真是大開眼界,多少生靈在法會中得受阿彌陀佛的金光相救,而得到新生命!

法會的生靈無量無邊,阿彌陀佛散發出來的金光中含藏對眾生無盡的慈悲。這樣的話,由身為魔王的口中說出,實在有損魔王的立場,但是此時我已經恢復人時的身形,之前魔眾的外形及心靈已經成為過去。一百多年來這一段成魔的日子,讓一個二十歲飽受魔眾摧殘,而被火焚燒,屍骨無存的年輕人,因受控制,無奈、恨心而被吸收成為魔眾的一分子,再成為魔王。這樣的轉變可以說是非常地快,卻也奇蹟似地在幾天前被降伏,而被恢復成原本的人形。

我的靈,經過多次轉折,從此以後是否可以安定下來?這裏似乎是我疲憊靈魂的歸宿。為何當魔及為疫情找受害人類的那一段日子從沒有疲憊感?如今一靜下來卻有疲憊中得到寧靜的感覺,一種不想再回去過著抓人、找人、玩人為樂,為報復手段的日子。應該是佛的金光洗去了我滿身的魔氣、魔怨、魔恨,讓我本來善良的人性可以在這個安全的環境下自然地顯露出來,而不被嘲笑、看不起。這麼大的改變,實在是出乎我自己的預料。

我從來不懂得什麼叫做慈悲,從來沒有人對我慈悲過,如今我懂了。佛啊!感謝您的相救,就是慈悲的力量化解了我這一股百年多的魔氣,我知道還有無數的魔眾如果有機會得到佛的救度,也會和我一樣的轉變,這是我對魔眾的了解。他們的使壞是因為受到屈辱,冤情,受種種不公平的待遇,得不到抒解及引導,才轉成魔的,我相信他們如果能得到佛的相救,一定可以得到解脫,恢復善良的本性!我相信!
弟子海澤:請佛慈悲給魔提一個法名。

佛:釋正行。從此之後,依正道而行。

 

   再訪魔王 魔提

二O二O年三月十九日上午九點三十五分

我是魔王魔提,請魔子魔孫們及同前來與魔提有緣之魔眾請聽,此為佛地,眾等不得無禮!不論是於執筆者臉部、雙眼、身上或佛寺四眾弟子身中、臉上之魔眾請皆退出,並懇求蘇佛慈悲,助恢復原形,及消除過往回憶,得受佛的金光注照,能入法性土,過新生活。感恩阿彌陀佛及蘇佛。

魔提言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