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生化武器菌種 塞爾克斯

T200311.22

訪問生化武器菌種 塞爾克斯

二O二O年三月十九日

我是塞爾克斯,是顯微鏡下才看得清楚我們,我們極其微細,人類科學家、武器專家、醫學家都不大敢去嘗試打開我們的真象。我們變化多端,難以控制,研究我們的人必須付出代價,甚至於喪失生命,因為我們具有毀滅性,對生命有風險,但是我的毒性威力卻非常地強。

生化學家研究出如何防範我們的防毒面具及防塵防毒衣,因為研究者也怕死,而醫學家們對於這些先進的生化武器非常清楚,透過多次的試驗,才能真正地成為武器來毀滅敵軍。­而這些細菌都必須在人為能控制下,才不會產生意外,如同研究帶有毒性的藥物,就要有解藥,這樣才是一個完整的研究,所以一套生化武器計畫,就會有被犧牲的實驗者。

我之所以會找到此地,是因為空間之中,傳來人類巨大的恐懼能量,整個地球似乎被這股力量環繞,恐懼的能量有增強的趨勢。而人類原本擁有的一股善能量也在增強中,兩股能量的拉扯,在宇宙中如同拱橋一樣,等待著橋的另一頭,誰來接手。回顧過去第一次生化武器的受害者,亡者的靈魂仍在空間中飄渺,聽聞報導後也讓各國的領袖為之震撼,這樣對待人類非常殘忍,實有不妥。

最主要的是從空氣中吸到這股毒性,從腦神經直接進入,令人麻痺,四肢無力,昏倒在地,死亡,這是生化武器最劇烈的地方,但在這之前必須有人穿戴防毒面具,無塵的防毒衣,以藥物噴灑人群,或由飛機自空中拋灑。這是人類所說的不人道行為,也是我們想表達的,人類的互相殘殺。雖然我們是生化武器的菌種,其實也就是人類受害者,生化武器受害者,身體開始潰爛,附著於身上的菌類,我們會蔓延,甚至於變種。這樣的特殊性,讓研究人員傷透了腦筋,只要是生化戰的戰區,必須是戰後無人居住,否則也將成為受害者,因無法掌控變化多端的菌種。

我是原蔓延菌,又稱為一個被挑選的菌細胞,這些研究者觀察我,將近有十年的時間,給予我不同的試劑,看著我變化,再將我分出來的細胞,注射在白老鼠身上,觀察白老鼠身體的變化,也才能算出多少劑量才能將白老鼠殺死。為了攜帶方便,以噴霧狀呈現較容易提高濃度,方便噴灑者容易攜帶,特別要注意的是藥物稀釋的濃度攸關對生命的殺傷力,所以隨時都要測試濃度,及在一定的低溫下保護這些液體毒氣。此生化武器所花的時間及人力、物力都非常地浩大,所以至今只使用過一回,動用的成本太高,還有無法掌控的元素,及病變的預防措施,可以說是一個具有高殺傷力且不完整的試劑,目前仍有人秘密在實驗中……

我們雖然是生化武器的菌種,過去也是研究人員,投入研發中,專注的精神,會忘記時間及其他事,也容易忘記身體的需求,告一個段落之後,回過神才會發現肚子餓了,腰酸、背痛,雙眼疲勞,趕著去一趟toilet (英文,意思是化妝室)。所以說這些研發人員都很容易得病,整個腦海中都是我們顯微鏡所觀察細菌的變化;沒想到當我們過勞死後自然成為菌種。因為我們這些科學家、醫學家個性都是自信滿滿,充滿好勝心的人,不服輸,才會導致寧願研究到底也不願意半途而廢,相對地,我們變成了菌種。這個菌種就跟我們一樣特別地頑固,特別地堅韌,很難摧毀我們。

這一次的流行疫情,喚醒了我們的存在,我們也來軋上一角,增強威力。來到此地,聽到了蘇佛講經,我們決定不要再當菌種,以我們當初投入醫學研究的精神用來加入學習佛法,相信一定會有所悟處。我們帶著所有的生化菌種來皈依佛門,並為過去傷害人的生化菌種告罪。雖然我們是外籍人士,但是我們卻聽得懂蘇佛所說的佛法:不要自私喔!心要純淨純善。原來這就是一帖最佳的解藥,奉勸世間人不要再研究此菌。

南無阿彌陀佛!

佛給法名:釋圓滿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量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