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疫情魔眾 名利魔(釋淨心)

T200311.21

訪問疫情魔眾|

名利魔(釋淨心)

二O二O年三月十九日

名,這世界誰不喜歡名,名讓人感受居上位的快樂滋味。名可以讓人心中充滿了成就感,因為有了名,可以受人尊重,面子更是十分地足夠。喜歡名之人通常伴隨著「爭」這個特質,說得委婉一點就是喜歡表現,喜歡掌聲,心中暗自的爽快感、竊笑,是因為大家都看到我了,也知道這件成功的事是我做出來的。說起來,我們所控制的範圍廣闊無邊,從小職員到企業家,都逃脫不了我們的魔掌,不要怪我們控制他們,而是自己也有這樣的魔心。笑得滿意、得意,是我們為大家臉上添加的招牌表情,臉上就算沒有表情,心裡也會由衷發出笑容。幾千年來,我們的勢力不曾衰敗,也可以說萬年以來,只要有兩個以上的人類,就有高低的分別,誰能力好,誰能幹,誰擅於什麼,皇帝、官員、妃子、企業家、科學家、高官,任何的身分,任何值得自己驕傲的事,都有我們存在的影子。我們的存在帶給人類榮耀,讓人類心中放置一個自我存在的價值感。若沒有名,怎麼升官;若沒有名,怎麼娶到美嬌娘;若沒有名,就等於是個窩囊廢。人心的欲望追求就是我們存在最大的意義,我們在這世界活得好快活,哈哈哈!

眾企業家、科學家便是我們各山頭的魔王所操弄的對象,我們玩弄著大家,坐上大位,享受著權力,這便是世間人所想。

會於這場疫情中出現,是受了其他的魔王邀請,他們要朝我控制的人下手,讓他們從名人摔落成為一個恐慌不安之人或是一個無體孤魂,我覺得好玩,因為魔界的生活本來就是毀滅來,再毀滅去,毀滅後我們再找下一位控制的目標即可。有錢人的心態也是不安,脆弱得可憐,一切都太好玩了!人類追求這些也真是可笑,到頭來還不是一場空,什麼也沒有!但是大家都看不清而我們這些魔眾,當然我們也不想放手,所以大家當然也沒機會清醒。說起來,幸災樂禍,但其實我也不是這麼壞的人。

說說我的過去,其實我很年輕也很聰明,生在一個小農村,家裡沒什麼錢。家中十二個孩子,我是排行老六,是家中鬼點子最多,最靈活,當然也就最受父母疼愛。家中湊了一筆不小的錢,要讓我上京城考試,可以光耀門楣,我對自己有信心,也暗自許下不會讓家人失望的願望。

走過一個又一個小鎮、城市,我看到很多不同的面貌。一位穿著看起來好看的老爺坐在饅頭店裡,店員馬上端起店裡最好的食物,老爺不用開口,身中就散發出不一樣的氣息。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原來人可以這樣被重視,我們家窮,從小就被看不起,更有其他小孩笑我,說我連一件好衣服都沒有穿過。不經意之下,我跟那位老爺對眼,我便馬上低下頭。他看我穿的衣服破爛,便從腰際的錦袋中掏出了碎銀兩放在我面前,跟我說:「我看你喜歡,和你投緣,這些碎銀兩,你就去買些新衣服吧!冬天也快到了,我看你的包袱單薄,就去買些保暖棉襖吧!」在那一刻,我下意識地感激跪地,卻用餘光看到饅頭店的老闆用看不起我的眼神在看我。當下我的心有些受傷,但亦是感激那位有錢老爺。走了半個月,身上的銀兩用的差不多了,卻還有一半的路程才會到京城。我開始找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機緣之下認識了藝技雜耍者。他教我一些基本的雜耍技巧,先是到街上敲鑼打鼓,接下來就是做些有技術的動作來讓路人覺得驚訝,因此可以賞些銅板來度過一餐。

在酒樓館飽餐後,一對老夫妻走到我面前,問我:「你就是那雜耍的。你的技術好,我想請你專門表演給我的孩子看,讓我生病的孩子也可以有笑容。」我沒想太多地答應,沒想到長年生病的小少爺脾氣並不好,對我的表演一點都不感興趣,甚至對我摔東西,這是人生第一次我有一種受辱的感覺。我負氣離開,此刻,我發誓一定要當一個成功的人,讓人看得起,受人尊重。

過了好多辛苦的日子,我才好不容易到達京城,考了個探花的官職,我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還有反應快速,到達了中央,受到皇帝的重視。每天我都不斷地努力,表現給周圍的人看。我的能力之下規劃了所要蓋的溝渠來解決長期淹水的問題。我也廣為徵招美女來獻給皇上。眼下如此快又討皇上歡喜的反應,當然也就引起其他不同派官員的反感,甚至想盡法子要將我拉下。他們的想法我當然都知道,在他們出手前,我便暗中聯合了後宮嬪妃來鞏固自己的地位。嬪妃想要得到后位,我想要得到宰相位,我們倆憑著野心和權力互相於朝廷中相輔相成,朝廷於我們權力下的犧牲者不計其數。所有該得到的權力和皇上的寵愛,這嬪妃都已經得到了,唯一的缺憾就是沒懷上龍胎。龍胎是宮裡的象徵,於是嬪妃召喚我來商討,我想不出什麼對策可以幫他,最後他要求我幫助她懷孕,這以下犯上,人頭落地之事我怎敢做!雖然這嬪妃的姿色我也是欣賞三分,但卻不敢做踰矩之事。嬪妃見我不答應,便以過去我倆共同所做的壞事來威脅我。那一夜我倆相約於嬪妃的寢宮,纏綿了一夜。嬪妃觀察了一個月,沒有消息,於是又相約了第二個晚上,直到了第六個月,嬪妃才由皇上親口宣布有喜了。共六個晚上,讓本來沒有情感的我們心中產生了情感,就算不能在一起,我倆還是常在後花園相約,互解彼此的相思情。我摸摸她的肚子,希望孩子可以平安出世長大。十個月過去,孩子誕生,皇宮舉辦了宴席,參加宴席的全程,我都在不時地偷看奶媽手中抱的小皇子,心中對他充滿了父愛的關懷。嬪妃因為生下這位皇子,皇上更是對她寵愛有加,不久便將她冊封為皇后。我也在多次朝廷的表現下當上了宰相。我倆都完成了當初權力競爭下的夢想。這其中唯一不安全的便是我倆情不自禁的關係,終究悄悄地被一位和我針鋒相對的官員發現。他抓住我的把柄,開始在宮中散發謠言,皇上震怒,質問皇后,皇后並不承認,並安排滴血驗親來澄清,悄悄安排下度過這次的難關。皇上認定皇后所生的皇兒將來便是登機皇位之人,皇上讓我這宰相帶皇兒在身邊學習。皇兒雖無法叫我父親,但許多地方與我很相像,我沒有和自己的夫人生孩子,所以皇兒在我心中就如同珍寶。就在皇上死後,皇兒順利登機上皇位,皇后變成皇太后,沒有了中間的男人,我這老臣與皇太后的關係更密切,我和他如同老夫老妻般低調地相處。隔幾日,我在家中捧著熱茶時,宮中突然傳來皇太后死去的消息,聽說是中毒而亡,我的茶杯砰咚掉到地上,趕緊進宮,到皇太后的寢宮捻香送她最後一程,並暗自想要查出對皇太后下毒之人。她是我後半輩子所愛的女人,不能就讓他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去。那一夜我暗自於房內大哭,痛徹心扉,突然一群黑衣人踢開房門,黑衣人一個勁地就從我胸口刺進去,我剩最後一口氣問:「是誰?」黑衣人脫下蒙面,是皇兒,居然是皇兒,我這輩子最愛的皇兒!皇兒帶著痛恨的眼神看著我,並對我說:「狗男女,該死,丟盡皇室的臉!」我嚥下最後一口氣,睜大眼睛,對皇兒說:「你是我的孩子。」那一刻起,我死了,我的魂魄回到宮中跟在皇兒身邊。皇兒做出越來越誇張的行為,甚至荒廢了國政,做了些野蠻的事。我不容許他這麼做,我進了他的身控制他,成為他身體的主控者,讓他殘暴,讓他心性大變,其實那就是我的心性。我報復皇兒殺了我最愛的人,甚至把我這親爹給殺了,我讓皇兒在女人堆放縱,讓他這身體如癡如醉,又有最高的權力,我想我報復的心態讓我瘋了。皇兒最後暴斃而死。我也被一個空間給吸走,那個空間金碧輝煌,充滿了黃金,坐擁了權力。我沒想過自己會這樣,但對於這偏邪的自己,我無法回頭,甚至我開始控制那些愛權力的人、最高位者。我讓他們滿足,我讓他們一樣無法回頭,讓他們為了權力不計代價,不擇手段。成就,心中會偷笑,就是我們在人類心中所展現的樣子。對於現在的世界,我們無所不在,人心喜愛,我們便配合。

而如今瘟疫魔眾們邀請我們毀壞人類劣質的心性,要我們帶上這些人來,這怪不了我們,是大家自己心性得來,我們不過是配合這個宇宙間的潮流,讓心中愛名、愛利之人中鏢。這股潮流原本越演越烈,越演越猛烈,我們看好戲,看一場又一場的好戲上演;沒想到卻有一種反作用力,我們便前來觀看,是誰做了這件事。沒想到所到之處,此處較沒有世間的追求,我們於此無法發揮。一道有力的音聲叫我們上到法性土,沒想到我還在考慮時,就被一股很大的引力給帶上法性土。於此地聽經,我知道過去我劣態的心是錯誤的,但一時間我無法完全放下我的習氣。對於蘇佛所講之真理,我還在認真理解之中。

感恩蘇佛於此地淨化了我的全身,洗去了我身中許多的名利味。我還有許多魔子魔孫遍於世間,他們還在參與此次疫情,控制諸多人類。雖我只有一絲清醒,但身為魔王,我希望我的魔子魔孫也可以得到好的教育。我必須以魔音召喚他們也來到此處,也幫助他們好好淨化,這是我的責任。感恩蘇佛。

佛盼求名利魔心性調改,給於法名釋淨心。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