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流行疫情魔眾 怒隱(釋淨淨)

T200311.25

訪問魔眾  怒隱(釋淨淨)

二O二O年三月二十日

大家都不知道我所控制的這些人,內心狂、躁、急、猛,一件事情發生時,已經看到了尾巴,用最快的速度來解決眼前的這一些。並不喜歡被打擾,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去做。完美主義,注重形象,裡面不美沒關係,外表一定要表現得最好。我們就是控制這種心中帶有虛偽的人類,虛偽的人用「狂」來掩飾自己,做事能力好,不容許自己或別人犯錯,一次可以,第二次已經冒小火,第三次更是無明大火燃燒,無法帶有柔軟的容忍力,心頭好多時候看不順就翻攪、打滾、糾結。這種種的心態正好符合我們魔界,我們就在旁邊煽風點火,讓心更急、更躁、更怒,火勢延燒地更大。不要怪我們魔界控制,我們只是配合人類的習慣,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情緒,雖然很常因此內傷,或是將這把火燒到五臟六腑去,震動了全身,但人類不怕,一再又一再地慣性使用,我們的勢力當然也就一節又一節上升。

隱,是覆蓋,蓋住情緒,隱藏感受,說到底,這樣的人感受是最多的,為了不想讓人了解自己而隱藏自己的內心,一層又一層地掩蓋,揭開來便是一層又一層的傷疤。這些傷疤其實掀出來,沒什麼,不過是大家都有的人性罷了,但這魔性心態的人類就是喜歡隱。當心中怒火中燒時,雙眼便立刻被我們佔去,成為魔火眼,肢體語言中也帶有火爆之貌。這火讓全身都感到不適,需要一大盆的冷水澆頭,還不一定可以靜下來。再告訴大家一件事,通常這類的人外表堅強,心性其實膽小,害怕受傷害,這也是隱的最大原因。

我是你,你是我,我就是這樣若隱若現地隱藏在人類的內心中,在對的時間煽風點火。這場疫情的來到,是人類心性當中有太多的不滿,對生活的不滿,對大社會環境的不滿。這不滿之氣的累積,如同厚厚的烏雲覆蓋,如今已經重到掉了下來,重到開始反撲。這些人很多時候怨天尤人,不知滿足,既然對這世間如此不滿意,那不如就離開這世間吧!我們也是幫助大家不要辛苦地活在這世上。

當有人干擾我們成就這件事時,我憤怒來到,帶有隱藏殺傷力的怒氣,讓我變成一顆黑球,快速地滾進此處,讓蘇佛感受到我們的存在。當我顯前準備要大聲講話時,蘇佛喊了一聲「淨化」,我身上便被刷去,那又黑又熱的胸口瞬間清涼,還沒反應過來,我便已經被送到了法性土內,那是佛國土的中繼站。於此地聽經,我開始回想過去,我知道我有責任講出來,讓大家不要走我的後路。

我是當時宋朝的一位太監,家中的第二位兒子,家境窮困,為了幫助家裡的經濟,我決定要進宮當一個太監,至少可以得到朝廷穩定的薪俸。進宮後我相當地努力,也得到太監總管的賞識,我成為幫助總管最好的得力助手。皇上交代下來的大小事,太監總管交到我手上,我都能如實地辦好,但也因為這樣招來許多其他太監的嫉妒。大家看不慣剛進宮的我,怎麼可以有如此好的表現和地位!他們四處刁難我,我都忍下來。記得出門前,娘交代我,什麼都要讓,什麼都不要跟人計較,只管做事,更不可以有攀龍附鳳的心態。娘說的這些,我都牢記在心,所以我不爭,不搶,也不奪,靠著真正在做事,太監總管才會欣賞我。

近日我又接到一份差事,那便是打理新進妃子們的寢宮,將皇上賞賜他們的珠寶等,在寢宮內布置好。珠寶是各個鄰國進貢的珍寶,相當珍貴;但卻有人密報,我把珠寶弄丟,甚至私吞珠寶。這天大的罪,我怎麼擔得起!平常太監總管很幫我,每次都幫助我度過被陷害的危難;但這一次是報到皇上那裏的大事,全部的人都在找那些遺失品。當搜到我的住所時,原本安然無恙,但最後卻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發現那些珍寶,我成為宮中的小偷,我的腳筋跟手筋都被挑斷,本來就要被趕出宮中,因為太監總管的開口,我才能又在宮中的一個角落待下。我全身就像被支解下來那種痛苦,我選擇「忍」,但好多時後身體的不方便,讓我很痛苦。我心中開始有些怨,怨這人性的惡劣。

手、腳不能動後,我就練習用嘴巴來生活,練到一口好字。我寫的字便成為重要節慶當中所謄寫之掛飾、春聯等,皇上賞賜銀兩給我,我並不覺得有什麼稀奇,因為一個不能動的人,要這些銀兩做什麼。我將九成的銀兩都寄回家中,我在宮中的生存,只為了可以領這俸祿來養家。我並沒有讓家中知道我在宮中發生的任何事,每次捎信回去,所寫下的都是:「我很安好,請家裡放心。」我苟延殘喘,活得辛苦;沒想到之前陷害我之人沒有要留一條活路給我,以當時朝廷的文字獄又將我附加罪名,要將我腰斬。我怒火中燒,無法原諒,就在站上刑場的那一刻,我很勇敢,因為我並沒有罪。我被斬下的那一刻,心性大變,我不想再忍了,這一生活著,對傷害我的人,我從來沒有反擊,卻還是遭到一次又一次無情的對待,我受夠了這一切,我心中怨恨到達了極致。我死後成為了一條狗,又黑又大的狗,見人就叫,保護自己的地盤。

我當狗好幾世,我找陷害我的人,我咬死他們。好幾世我都活在報復的心態中,我以為我會一直這樣下去;沒想到我怨恨的力量一直累積,連同我黑色的狗身體去到了不同的空間之中。我從狗身站了起來,身上充滿了力量,成為魔力。八百多年來,我讓許多人心中的休火山變成活火山,只要心中有不平、有不滿,心中那把火就無法停下來,就算一時的太平,很快伴隨自己的個性又會起來。人啊!只要不滿足,就有我們的存在,我們若隱若現,控制人的情緒,黏著於人類的心中。幾百年來都是如此,受委屈的人我們在,個性強烈的人我們也在,看不順眼的人,我們更在。無所不在就是人類心性的多變。

這場疫情正是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人性的善良不存在時,就是我們魔性來取代,我們也是在幫忙這個宇宙。我們沒想到八百年過去,越來越走下坡的人性中,居然還有一股強大的善力存在,我們沒有見過,難以相信,才會前來觀看。這位蘇佛不斷地講經,想洗去人類的污處。蘇佛,難啊!您的精神我們佩服,我們可以不要再控制人類,但人類總是控制自己,這也怪不得我們了。我的前來,宇宙中就少一位魔,少了一些魔性,我所做到的,就是這樣。我還無法信任人性,但我先選擇放下,這是我最大的退讓。

佛給予法名:釋淨淨。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