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流行疫情魔王—魔旋風

T200311.29

訪問流行疫情魔王—魔旋風

二O二O年三月二十三日

咻—咻—咻—我們就像一陣風,速度很快,只要被我們鎖定的對象,會目不轉睛把它包圍起來。世間有一種傳說叫做旋風俠,給他取這個名字的人類,是因為他速度很快如同旋風一樣,也是個俠義之士。而魔旋風是我們自己命名的,在魔界的領域,多元化,看各人的功夫,有的容易生氣被稱為瞋魔;有的常把人搞死的就叫做死魔,愛名利的就叫名利魔,貪心就叫貪魔,而我們的特色就是速度快,咻——所以我們自己命名為魔旋風,是魔界的俠士。

此次的流行疫情,我們具有很大的重要性,因為病菌的傳染,我們的速度是夠快的,咻——得病了,我們把病菌都趕去給這個人,就得病了。哪個人怕得病,怕得要死,我們就咻——就把病菌帶過去了,那個人就得病了。咻——過來,咻——過去,這是我們在形容我們的速度很快。因為這些流行病菌就散布在空氣之中,所以我們取得容易,就好像在射飛鏢一樣速度很快,人類防不勝防,只要我們鎖定的人都難逃,因為害怕生病,而這個害怕,就有縫隙讓我們魔旋風帶著流行病菌進入。我們把病菌放入之後,就再找下一位。

而現在這一次為了擴展我們的業務,努力地散播,更提高了我們的知名度,所以我們趕來參加這一場盛會,全球流行疫情大進擊。這是魔界都清楚的。聽說要成為大魔王都必須要來到蘇佛講經的現場,經過這一關的考驗才能出類拔萃。聽聞有太多的魔王來到此地之後,一去不復返。獨行是我們魔旋風的習慣,以我的聰明,這一次選擇穿上披風,帶著我們的魔子魔孫,將魔子魔孫都藏在披風裏,要到蘇佛的聽經現場一查究竟。穿著披風像大俠,走起路來卻像小偷,不想讓周遭的人類或魔王看見,我就這樣來到蘇佛講經會場,會場擠得滿滿的。我穿著披風令人看起來像個大俠,魔子魔孫見了,自動讓位給我;在我洋洋得意之時,卻被發現,蘇佛命人要寫下我,要訪問我,躲在披風裏的魔子魔孫聽到稀里嘩啦滾下來。原來功夫最好的就是蘇佛,難怪可以降伏這麼多魔王。

我認真聽蘇佛講經,想起……在我大約五歲的時候,常常跟同村的孩子一起玩,玩丟石頭,看誰丟得遠,直到有一天,不小心小石頭丟到一個陌生大人的頭上,被罵得很慘,於是跟同伴選擇換到湖邊去丟石頭。有一位大哥哥教我們如何把石頭丟到湖中濺起跳躍的水花。當時我年紀小,學不了,於是大哥哥又教我另外一種彈弓瞄準目標,只要把彈弓拉緊石頭彈出去即可,射中目標。一開始力道不夠又不熟練,直接就把石頭射在地上,練習一段時間之後,就可以把樹上的水果射下來,也可以射到樹上的鳥兒,讓他們飛走。從那一刻開始,我就跟爹爹說我要學射箭。瞄準目標,射中紅心,對我當時剛學射箭,覺得好難喔!我當時的年紀已經十歲,沒想到爹爹特別幫我訂製射箭的弓,因為大人的弓對我而言,太重了,會引響我的瞄準度。當時我很感謝爹,每天很努力地跟弓箭師學習。弓箭師是鎮上射箭比賽的榜首,在他的教導下,我進步神速,五年之後,只有十五歲,我有一把好功夫。

當時因兵荒馬亂時期,我被徵招保衛家園,因為爹就只有我一個獨子,他跟官差說:「我兒年紀十五歲不適合戰場。」沒想到官差說:「若你兒子無法上戰場,你就親自出馬。君王有令,家中要有一男丁貢獻出來保家衛國。」爹聽了之後,面有難色,我跑到爹面前說:「爹,我可以。」然後爹看了我一眼:「兒子啊!你還小。」我告訴爹:「我年輕力壯,就讓我去吧!」這時官差開口:「你兒子看起來強壯,應該可以。」於是決定由我代父出征。

當我到了戰場,與敵軍相對,其實在我的心裏稍有擔心,因為過去射箭對象是鳥禽,而現在是要對人射箭,從來沒有過。帶領我的是一名副將,我把我心中的擔憂告訴他。他問我:「射箭功夫如何?」我老實告訴他:「有五年的功夫。」他又問我:「你用哪一隻眼睛瞄準?」我告訴他:「我兩眼都可以,但是我較喜歡用左眼。」隔日,副將帶了一個單眼的眼罩來給我,他並告訴我,當我面對敵人時,就把眼罩遮住右眼,左眼瞄準,射擊要害即可,射擊對方的頸部、胸口、心臟。一個月時間過去了。一大清早,我被副將叫醒,他說有一個特別任務交辦,要潛入敵軍把他們的將軍殺害。第一次擔任這個任務,我不負眾望,對方不注意的時候,當我帶著眼罩瞄準,一箭射出,射中對方頸部,看到對方血流如注。從這次開始,我漸漸對於以箭傷人不再害怕,我成了將軍、副將面前的紅人。

因為我射箭的準確率越來越高,將軍為了犒賞我,配了一匹黑馬給我,取名為黑旋風,從此我與黑旋風奔騰沙場,戰功無數。黑旋風的靈性非常高,速度又快,當我在追敵時,牠總是比別匹馬快一步,很快地追上。當我拉下眼罩時,他就知道讓我保持平衡,能好好瞄準。騎馬射箭的功夫越來越好都是黑旋風的幫忙,屢戰屢勝。到了整個國家戰亂平息之後,回故鄉探望爹。我從軍之後,爹獨自生活,讓人看起來滄桑許多。我也因為未娶妻,回家鄉陪著爹一起生活。

在我五十歲時,爹因為一場病,病故,而我在五十六歲時也生了一場病,在夢境中,我所射擊、殺害過的,都一一浮現眼前,夢境最後都會浮現黑旋風,但他並不是一匹馬,而是披著披風一團黑的人影。直到最後一次,也就是我即將死亡,披著披風的人臉轉過來,竟然是我,是來帶我走的!我被吸到黑暗魔界,成為赫赫有名的黑旋風,在魔界中專門控制喜好打鬥的人,這些人成為我的魔子魔孫。

此次的機會,聽到蘇佛講經,明白人與人之間要純淨純善,看對方的優點,多包容,自己的心要顧好。生病也是自己要覺是何壞念頭感召,或主觀意識太強,確實此次的疫情,我們所鎖定的就是自私自利、主觀強的人。聽經之後我們決定投靠佛,跟佛學習,聽蘇佛講經,努力成佛去。

佛給法名:釋行定。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量主筆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