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請三時繫念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六十位獄卒 代表:鄭育成

e61657e672d2be6eea8af163854e5db1_m

二0二0年四月十日

海澤法師:禮請今日送往西方極樂世界六十位獄卒之代表鄭育成接受訪問。

鄭育成:

鄭育成等六十位獄卒,如今已進入西方極樂世界,在此一同向香光大佛寺蘇佛及諸位大德致上深深感恩,三跪拜。(鄭育成等六十位獄卒向大家行三跪拜。)

我是鄭育成,世事多變,人生坎坷,在我短短的五十年壽命中遇見,親身嘗透人生如夢,夢如人生。此時的我,回顧過往,更有如此之感慨!

我生長在富貴家庭,咬著金湯匙出生。祖父及父親都是朝廷命官,二人把一生奉獻給朝廷,尤其是父親是一名大將軍,為國家開疆闢土,幾乎是在沙場上度過一生。我對父親沒什麼印象,非常模糊,隱隱約約有一名高大、身材魁梧的男子把我抱起來在半空中,逗著我笑。旁邊的母親則是微微滿足地笑。這種天倫之樂的日子並不多,因為家裏的大庭院婢女、長工之多,這種豐足的日子是祖父、父親用生命換來的。我是家中長孫及長子,在母親嚴格的調教之下,家中三女一子,各個溫文有禮,應對進退大方得體,是名符其實的官人之家。

有一天朝廷傳來父親光榮赴戰場身亡的消息,對母親及家中有如晴天霹靂,母親一時生命失去重心,痛不欲生。但又見這些孩子需要養護,還是堅強勇敢地帶我們活下去。祖父年紀大了,收到這樣的消息,一下子老了好多,白髮人送黑髮人,心中一片淒涼,也需要母親照顧。一時間,家中老小都需要母親打理,我才八歲,弟妹們更小,雖然不愁吃穿,但是低沈的日子持續好長一段日子。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一天夜裡家裏忽然起了一陣大火。太突然了!祖父來不及逃出來,家丁雖然要趕進去救,但火勢太大了,被擋住。母親在倉促之中帶著弟妹逃出來,見不到我出來,要再進去救我,也被擋下來。因為我趕去要帶祖父出來,原本我們祖孫可以逃出來,但是門口的一條大柱子忽然朝我們這裏倒下來,祖父用身體擋住柱子,把我壓在他的身體下面,並大叫一聲:「不要動,趴好」!我的雙眼被火苗掉進去,痛到睜不開,只覺得身體被爺爺壓著,我痛到昏過去,迷迷糊糊中知道四周一片火海,身體及眼睛好燙、好熱,之後就不醒人事。當我醒來,我努力想把眼睛睜開,卻睜不開,我嚇得一直喊:「怎麼會這樣」!然後又想到那一場大火,我又哭又喊「爺爺!爺爺!娘!娘」!可是卻沒有人理我,我好害怕!要走路卻因為看不到,所以跌了一跤,撞得腳好痛。我不知道現在自己在哪裏,我又哭又喊了一陣子,還是沒有人理我,我不敢再往前走,我想我應該是跌倒在地上。我累到睡著了。

之後我聽到一個聲音:「這裏怎麼有一個小孩?趕快救出來!」然後幾個人把我抬起來,我看不到四周,黑壓壓的一片。我問他們:「娘呢?爺爺呢?」他們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我拼拼湊湊地說出那天的經過。他們告訴我:「這裏幾天前發生大火,聽說夫人及小孩活著的人都逃走了!好像有敵軍追殺。所以現在這裏成為一片廢墟。我們經過,看到有東西在動,才進來看一看,發現了你。你是這裏的活口嗎?」我聽到之後,一句話也吭不出來,我呆住了。火災前,火災當時及現在的情形連結在一起,我心中明白,娘及弟妹有人活著,因為敵軍追殺,他們都逃跑了。爺爺呢?很快地我知道爺爺為了保護我,用身擋住大火。沒有人發現我沒死,但是爺爺死了!疼愛我的爺爺死了,我好難過,想哭,好想大聲哭,但是另一個聲音告訴我:不能讓人知道我沒死,不能知道我是誰,如果被敵軍發現,那是死路一條。於是我忍住淚水不說話。他們說:「怎麼不吭聲了!他雙眼一直閉起來,是不是瞎眼?沒聽過他們家有瞎眼的人。」一時之間,我才驚覺自己眼睛當時有火苗跑進來,之後到現在都睜不開,難道我真的變成瞎子!我真的好害怕,好想大哭,但是不可以,這樣會被發現有活口。

於是從那時候開始我不想說話,又看不見,一個又盲又啞的八歲孩子。沒有人認出來我是鄭府鄭大官人家中的大公子,原本優渥的生活一下子風雲變色,我不知道要怎麼活下去。我呆呆地走在路上,遇到樓梯沒見到,又跌一了跤。身上穿的衣服被火燒了好幾個洞,既然雙眼見不到,我只好用手摸,摸到身上衣服還是那天晚上穿的用寢的睡衣。燒的洞還有冷風吹進來,我卻覺得身上好熱好像發燒,又餓,又渴!我本能的反應是既然走的見不到路會撞到跌倒,那就用爬的。我小心地用手撥開眼前的障礙,不知道爬到哪裏,聽到一個婦人說:「哪來的小孩,在地上爬?我差一點撞倒他」。我忍不住趕緊說:「好心的阿姨,可不可以給我一點吃的、喝的?我好久沒吃沒喝了。」婦人說:「鎮上什麼時候來了這樣一個小孩?哇!你眼睛閉著說話,你是個瞎子小孩,真是可憐!好吧!給你一些銅子,你自己去找吃的。」我說:「好心的阿姨,我看不見路,也不知道哪裏可以吃,可以請你帶我去嗎?」阿姨說:「好吧!那你站起來,不要用爬的,髒死了!」阿姨給了我一隻長棍子,他不想用手碰我,也不要我碰他,就用這一支長棍子拉著我,帶我進入一家豆漿店。我聞到濃濃的豆漿味,肚子叫得更厲害。阿姨跟老闆說:「我這一些銅子可以給那個瞎子吃飽一頓,要吃什麼,就幫他準備吧!」阿姨一刻也不想多留。老闆給了我包子、饅頭、二碗豆漿,我全部吃光光。還有銅子,可以再給一個饅頭,我帶在身上。

從此之後,我是個向人討飯的瞎子小孩,我不敢說出我的名字,也沒有人想靠近我。我的名字叫乞丐瞎子或瞎子乞丐。我不敢去想過去,會讓我哭到不成人形,也不知道未來怎麼過下去,一天又一天地過。我知道過了二個年頭,街上過年熱鬧,敲鑼打鼓及鞭炮聲,讓我想到以前娘為我們添衣加帽,並且在過年前,把我們的舊衣拿給窮人家孩子穿,他們開心得合不攏嘴,因為對我們來講是舊衣,其實只穿幾次,還是算新衣。想到這裏,大滴大滴的眼淚流了下來,因為現在我穿薄薄的一件衣服,是一位大伯丟給我穿的,大過年的,別人穿棉襖,我穿一件薄衣。我躲在牆角哭泣、避寒,忽然間有一雙大手,端來一杯熱呼呼的茶水,幫我套上一件外套,告訴我:「孩子,先喝下去再說吧」!我趕快喝下,這二年來第一次有人對我這麼好。聽起來是一位叔叔的聲音。叔叔說:「我是外地人,經過這裏,幾天來我一直注意你,雖然你瞎了又向人討飯,但是我看你的樣子應該不是一個窮苦人家的孩子,還帶有書卷味道,為什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我聽到心中百感交集,大滴大滴地掉下淚來。叔叔說:「好啦!你不說,我不勉強你。我居無定所,到處為家,你願意跟我走嗎?」我好像找到救星,一直猛點頭。從此後我跟著叔叔,他走到哪裏我跟著走到哪裏。叔叔照顧我,我很感恩他。

自從當乞丐之後,我天天跪在地上向老天爺祈求,請他幫幫忙,讓娘找到我,或者我找到娘。終於在我十五歲的某一天,我和叔叔進入一個大城,我忽然聽見一個女孩的聲音:「娘,你看看那個乞丐。」之後我聽見一個聲音「小成!小成!你是小成嗎?」我歪著頭,皺著眉頭,聽不清楚他說什麼,但是很熟悉的聲音。這一次比較大聲了「小成,小成,你是小成嗎?」後面幾乎是用喊的!是娘!是娘的聲音。我趕快點點頭,並且大聲說:「娘!娘!是你嗎?」之後我被緊緊地抱住「小成!小成!真的是你,娘找你找得好苦!」我也說:「娘,娘,我也找你們找得好苦!」眼淚不爭氣地掉下來。母子多年後重聚,娘把多年來找不到我的辛酸說開,他回去找我,找不到任何蹤跡,現在看到我瞎眼,他心痛好久。現在在外公外婆家,我們安全了!我恢復以前的身分及生活,叔叔成了我們家的救命恩人,外公給他一份好工作。我之後未娶妻,開始過著救濟乞丐的日子,並且教他們一技之長可以自己過日子,活到五十歲,一日夜中被官差帶到二殿閻君面前。原來過去我當官,對對方趕盡殺絕,在一次鬥爭中害了對方全家,只留四個活口。所以這一次我成為家中活口之一,而那些鬥爭所傷對方的因果,此世以瞎眼及乞丐來受報。我聽完之後,無話可說,自己做的錯,自己受惡報。而之後,行善救乞丐的福報成為我本來來世還要再受一次乞丐的惡報可得抵銷,求得獄卒一職。

等了三年九個月,等到今日終於可以脫苦,感謝阿彌陀佛,感謝蘇佛救命離輪迴苦之恩情,感謝大家,鄭育成等六十位獄卒向大家叩謝三拜。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