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大觀 —尊者談蘇佛左腿

 

二O二O年六月十七日

阿彌陀佛,我是第三百六十二位尊者,名為豐安。豐安今日有幸,又再次穿越空間,代表其他一千一百六十一位尊者,與蘇佛腿外的世界對話,是其他尊者不棄嫌,由豐安擔任代表接受訪問。豐安從西方極樂世界進到蘇佛腿中,時間算一算,大概也有兩年的時間了。這兩年來蘇佛腿中的世界不斷在變化,相較於二年前,如今的狀態,可說是恢復得相當快速,非是一般常人所能及。

世間之人常患有腿疾,腿部之重要性,相信眾所皆知。一旦腿部出現病症,常常使行步艱困,步步之間皆感痛楚,使面露難色。當舉足困難之時,諸事難行,於夜夜之中,常是痛苦呻吟。色身難以忍受疼痛之感,便有止痛藥發名而出,短暫時間內免除劇痛之苦,但服下這些藥物後,將會有無量藥靈殘留於身,這是世人所未知之事,因而一身裝載無量眾靈,更是造成身體之負荷,甚至引發其他病症。

當雙足嚴重至可能有無法行走之虞時,現代醫學除了以藥物、特殊療法來治療之外,也可能以開刀手術來幫助腿部恢復行走功能。當刀具化下腿部皮膚的那一刻,這個身體裡的空間就瞬間大大轉換。如同一盆平靜之水,突然有大手伸入攪和,擾亂了原本靜水中的靜,甚至大手還滴入毒液到水裡,使得原本的清水變得混雜,帶有毒性,徹底改變原本的水質,從此水變得不清,更是濁上加濁。故開刀手術雖然能暫時將患處之眾靈驅走,但眾靈依舊未離體,手術後的身體眾靈更是混濁,常使身上其他部位出現不同之反應,在精、氣、神上亦是受到極大的傷害,有三魂七魄於那一刻當下部分離體,若未能如蘇佛有法身將魂魄喚回,此人之身將日受取代,終至非為本人。即使未被取代,於開刀後大批眾靈附體之下,身體亦將日日衰退。

然而,不管是以藥物、特殊療法或開刀手術來說,都已經無法幫助腿部恢復到最原初之健康狀態。加上腿部空間內受到這些外來刺激的影響,常有更多外靈能趁機而入,有時只是腿部暫時修復,但其他器官卻又被這些入侵之外靈給佔據,多年之後,又有其他病症之出現,皆是世間人常有之事。若談於因果,確實也是業因果報,若非過去所造之惡因,今生不會受此惡果。

人體腿部構造中,從現代醫學角度粗略來看,有肌肉、筋脈、韌帶、骨骼及神經,當腿部受到傷害時,醫生將從這幾處粗略查診病因,直至確診後,便開立處方對症下藥。但若是醫術欠佳,而有誤診之時,患者的患處將無法得到改善,又可能使得患處更加劇烈疼痛。此時再尋求醫生協助,直到完全找到確切的病因,給予適當的治療方法,才緩解患處的疼痛。然而,不管用任何的醫學方法,身上的疾病是否因此而真正根除?非也。

綜上,都是在談論現代世間人,面對腿部疾患常有的處置方法,然而這些方法所帶來的後遺症,都是患者自身須要面對和承受的,實是苦不堪言。

談到蘇佛腿部,雖曾經疼痛至無法行走,但從不像世間人使用藥物來治療,而是由佛來醫治,漸漸地恢復到能站立,能行走之本能。這一連串的過程,全是佛力及蘇佛願力所加持,使得腿部得以漸漸恢復。

我從未有過機會進到人體之中,這次的因緣,讓我能入蘇佛腿中相助,幫助修復蘇佛腿部的患處,讓蘇佛減少受苦時日,並且早日康復。說到當時之情形,我心中對蘇佛萬分讚歎。我等一千一百六十二位尊者進到蘇佛腿中後,快速的分散到腿部的各處,有的在肌肉中,有的在筋絡裡,有的在韌帶處,還有神經、骨骼及腿部重要關節處都有。每一位尊者各自發揮不同的能力,全都在修復蘇佛的腿部,幫助蘇佛腿內受眾靈侵襲之患處,得到最佳的治療。

當我進到蘇佛腿中後,我第一個抵達之處,就是蘇佛腿部的肌肉處。初次進到肌肉空間裡,所見的景幕令我相當錯愕,裡頭的空間密密麻麻交錯。一個腿部肌肉裡,就有如小宇宙般的空間存在,骨骼、韌帶、筋絡裡都是,都是一個個小宇宙存在這腿部中,而這些小宇宙裡,好多都是蘇佛慈悲觀想超度的空間,還有大量牌位裡的眾靈,甚至有好多是在座四眾弟子的累劫累世冤親債主,全都跟隨在蘇佛腿中。他們有的不甘心蘇佛插手相助,有的則是盼求永遠跟隨在蘇佛左右。當時所見的空間景象,雖然密雜得無法一一看清楚,但現於我眼前明顯見到的,就有好多是世人因貪瞋癡慢疑、財色名食睡所造下的罪業。如同為國爭戰的軍馬,過去征戰無數,蒙蘇佛超度後,還有空間猶存在肌肉中。也有蘇佛說法開導世間及空間中情愛男女,莫因情慾及淫念再墮六道輪迴中,這些因蘇佛金語勸導,清醒與還未清醒之眾靈,好多都同樣進到蘇佛腿部及臀部肌肉中求蘇佛救度,未知他所入的空間會傷害到蘇佛肌肉的運作。諸多眾靈雖苦,但卻難改掉過去私心、私念,一心只求自己能早日得到解脫,未關注到他們強行入侵對蘇佛腿部的傷害。我勸導這些眾靈先退下,莫因過急而傷害到蘇佛,然眾靈竟是屢勸不聽,他們爭相現前,只為讓蘇佛早日發現他們的存在,親自救拔他們。除此之外,四眾弟子之累劫冤親更是密密麻麻的緊抓住蘇佛腿部肌肉不放,他們各個咬牙切齒,全是對四眾弟子極恨、極仇之眾生。當時有眾生說:「這位蘇佛算哪根蔥!憑什麼管我們之間的事?」也有眾生對我說:

「你這個出家人可就得好好替我們評評理,什麼樣的道理,我們要退讓?我這個冤家欠我的,我這輩子向他討定,偏偏在我即將成功報復之時,半路殺出蘇佛這個程咬金!壞了我一樁好事!這可是我等了六百多年才等到的機會,竟然就在這一瞬間被蘇佛給毀了!你說我不找蘇佛討,要找誰討?」眾生各各說得咬牙切齒,說話時臉部和嘴角還不斷抽動著,可見他們對冤家極度怨恨。又有好多身穿紅衣之女鬼,嘴角咬著鮮血現在我眼前,他們被寫下牌位,但卻還不願離去之四眾弟子冤親,突如其來的被從空間中帶出,卻還心懷恨意不甘化解,他們好多因為錯縱複雜的因素而回不去原本的空間裡,只好全都進到蘇佛腿中,將蘇佛肌肉緊緊咬住不放,蘇佛肌肉上還留下他們的齒痕及鮮血,那是他們刻意留下的記號,要告訴蘇佛,他們有多恨、多痛、多苦!不只如此,我也見到有好多動物、蜎飛蠕動在蘇佛腿中,他們躲藏在肌肉裡,還有肌肉的縫隙中。不只如此,還有五千年歷史以來,諸多因緣空間中求度之眾靈,他們一批又一批的攀附在肌肉上,甚至還有來自銀河系中諸多星球之眾靈,他們也都進到蘇佛腿內,在腿部裡不同的空間中居留著。空間一層一層的堆疊,造成蘇佛腿部極大的壓力,肌肉被拉得失去力量,當肌肉無法使上力時,蘇佛在行走過程中,每一步路都在傷害自己的腿,使得走路無法像以往那樣的自然,有時有疼痛感,有時有痠感,忍了一日又一日,還是慈悲的在觀想超度,眾靈又是無禮的入侵,到了極限之時,蘇佛腿部內各處已經被眾靈破壞到極處。但眾靈卻還不因此而放手,他們全都是難調難伏之靈,好多都是棘手而難以處理。當時我進到蘇佛肌肉裡時,只覺得急大的壓迫感不斷在擠壓我,就是空間太過緊密,使得我難以有立足之處。為何眾生全找蘇佛左腿?意識有過去因緣在其中,原來蘇佛過去出家為僧之時,就曾經為度化眾生而代眾生苦,同樣犧牲這隻左腿,發願用這隻左腿來救度眾生。直至今生這個患處還是存在靈性的空間裡,眾靈能通空間,能知蘇佛弱處,一再的堆疊侵擾,致使蘇佛腿部嚴重傷害而無法行走。

我靈進到蘇佛腿中,不因眾靈空間混雜、紊亂而亂了自己,我還是處在定中不被外境所動,唯有我不動之時,才能找到最佳的方法來幫助蘇佛。我隨著蘇佛的念佛聲念佛,蘇佛這個身體已經將佛號與色身合而為一,如同身體之中放置了一台佛號機一般,二六時中佛號不間斷。有些眾靈受到蘇佛身中的佛號聲感化,高漲的情緒才漸漸平緩下來,但很多還是將頭撇到一邊或將雙手摀住耳朵,就是不願受到正力的影響。我不因此而放棄,我不斷用佛號在強化蘇佛的肌肉,也繼續用佛號在軟化這些眾靈。我說法給眾靈聽,讓他們知道道理,知道因果,知道宇宙還有真理存在,更讓他們明白蘇佛的慈悲和蘇佛救世的重要,不應該這樣侵擾蘇佛之體。當我說勸了一批,就有一批離開蘇佛腿部,但眾生卻還是源源不絕的繼續湧入,尤其當蘇佛每一次觀想後,都有無量無邊的眾靈進入。我和其他尊者都在阻擋,不讓外靈繼續入體,但我們的力量遠不及這些眾靈侵入的數量及強度,此得蘇佛腿部還是受到傷害。

蘇佛不因此而放棄救世之心,佛也還需要蘇佛留在世間救世,為了不讓蘇佛色身繼續受到眾靈的侵害,牌位上不再寫下蘇佛之名,而是由佛來擔下一切。眾靈不准再入蘇佛之身,蘇佛救世之體當受到保護不被侵害。從這一刻開始,蘇佛腿部內更是滿處金光,那是佛力相助,有好多眾靈因此被佛力感化而出離。我們趁此機會,加快速度幫助蘇佛腿部修復,我不斷的再加強肌肉的強度,將肌肉內每一處被眾靈咬掉的肌肉空缺,全都補滿再補滿。然而,正當我努力之時,卻發現竟然還是有眾靈得以進入,我相當疑惑,為什麼還有眾靈得入?而且這些眾靈破壞的強度,更比之前的強上好多倍,他們的心更恨、更痛、更苦、更是不滿,我仔細觀察這些眾靈,原來他們好多都是四眾弟子的冤親。蘇佛慈悲至極,即使四眾弟子沒有真正改過,還是擔下四眾弟子身上正在求討的冤眾,將他們身上的眾靈請出,這些冤親大喊著:「不公平!私心!不公平!私心!」他們認為蘇佛袒護著四眾弟子,特別幾位四眾弟子的眾生更是平凡出現,他們的心全都不平,一進到蘇佛腿中就開始大肆破壞。我與諸位尊者不斷在阻擋他們,即使我們的數量與這些眾靈相差懸殊,我們還是積極的在保護蘇佛腿部,讓蘇佛不要受到眾靈更大的傷害。

腿內還是有空間存在,只是每一日的空間都在變化之中。如何說每一日的空間都在變化之中,就以四眾弟子冤親入體的情形來說,當四眾弟子惡習難改,卻又蒙蘇佛慈悲請眾之時,眾靈有理找蘇佛,因四眾弟子無理要求眾靈離開他們身中,因而在不甘化解情況下,全都找蘇佛理論,傷害蘇佛色身。此時,蘇佛若慈悲代眾生苦,未將自體腳內的眾靈請出,則眾靈就還是留在蘇佛腿中,讓蘇佛行走艱困,腿部劇痛。但若此時四眾弟子知錯能改,也與自身冤親溝通,不要進到蘇佛腿中,甚至更發心在修行及救世上,有些冤親感受到四眾弟子的真心後,便透過牌位寫下而被請出,這時蘇佛腿部內的空間又變化了。

綜觀這整個腿部,每一處都有受到眾靈的侵害,分派在各個不同處的尊者,修復各個不同的患處。受到眾靈侵襲最劇烈之處,就是蘇佛左側臀部下方的肌肉處、腿部韌帶處,那些在世間人所說的發炎之處,就是瞋心、恨心最強的眾靈聚集之處,這些發紅的患處,我們不斷用佛水在淨化,日日念佛淨化,二六時中讓眾靈聽蘇佛說法,改變他們討報的念頭,喚回他們最初的善心。

光靠我們的力量還不足矣,佛藉由法師之手,將柔和的佛力引入蘇佛腿中。佛的慈力,立刻讓憤恨不平的眾靈軟化下來,有好多眾靈就藉由法師之手而被請出,帶離蘇佛腿部內的空間。

蘇佛與世人不同,蘇佛是代眾生苦而受到傷害,而世間人則是自己造罪而遭眾靈侵害。蘇佛體內的血液清徹,如清水般之清淨,那是淨而不染之純心、慈心與善心,修來的血中清流。蘇佛的骨骼從不受眾靈入侵,那是蘇佛依循宇宙真理,依教奉行,不偏不倚之正氣,不受眾靈深入骨中侵害。蘇佛的五臟六腑全都如年輕人般的具有活力,那是蘇佛源源不絕的救世之心,使得全身器官都如新生般的沒有老化。蘇佛全身的筋絡、血管暢通,無有一處受阻,那是蘇佛正而不邪之正力,不論行走各處,都是順而無阻。蘇佛全身能量時時刻刻都如湧泉般湧出,那是蘇佛無我之心,無念之體,得以讓本具之自性能量,隨句句佛號聲貫穿全身。蘇佛體內各穴道中,無有眾靈藏存其中,那是因蘇佛從無私心、私念,如琉璃般之透澤,無有眾靈能躲藏。綜觀蘇佛全身,淨白、透亮、無暇,每一細胞皆是朵朵蓮花,綻放德香,散發出耀眼、柔和之金光,閃耀人間,這是真修人之體,真正純淨光明如佛金身 ,我與諸位尊者恭敬頂禮。

感恩蘇佛代佛救世;

感恩蘇佛代眾生苦;

感恩蘇佛表法世間;

感恩蘇佛救拔眾苦。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