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獻舞-訪問四聖法界的佛法界-釋源生—一千五百萬年前的四聖佛

釋源生 T

天人獻舞-訪問四聖法界的佛法界

釋源生—一千五百萬年前的四聖佛

二O二O年七月六日

海澤法師:禮請昨日於澳洲香光大佛寺三時繫念法會,被蘇佛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天空中天人獻舞的代表:四聖法界的佛法界釋源生接受訪問。

釋源生:阿彌陀佛。釋源生已經在此地恭候,準備接受訪問。

海澤法師:阿彌陀佛。可以請您談談在世時,如何成就至十法界最高修行者||四聖法界的佛法界嗎?以及為何到了佛法界,還不能夠念佛進入西方極樂世界,需要蘇佛帶領才能進入西方?

釋源生:

不敢!不敢!源生不敢自居為十法界之最高修行者,源生不過是眾生之一。很榮幸能夠參與此次天人求法會超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前,於天空所獻之舞,主題為法雲灑天際及西方之蓮。是為以藍天為背景,二十八層天及四聖法界所帶來之薄雲及彩帶,舞出一片片、一絲絲長灑天際之法雲及西方之蓮。為眾生祈願,願阿彌陀佛及蘇佛法音長流,淨土永存。如今我們已經進入西方極樂世界,成為西方的一分子,在此代表二十八層天及四聖法界無量無邊的天人及聖眾,向阿彌陀佛、蘇佛及四眾弟子致上深深的謝意。

我是釋源生,生長在距今約一千五百萬年前的地球陸地,大約是現在大陸的位置。當時,地球上除了海洋,就是陸地。陸地大部分是一叢叢的高山峻嶺及大地,其中亦包含了許多史前人類生活在其中。我就是當時的史前人類之一。我的名字是一種自然的發音,叫做阿達。

遍地都是生靈,高山有無數生靈,海洋有無數生靈,大地入眼所見的任何一花一草、一樹一葉都是生靈。當時的人類非常非常地純樸,大家和平地相處。我出生在一個小部落,出生時母親用最自然原始的生產方法,沒有任何的輔助之下,是父親用雙手把我從母親的身上拉出來的。

我是母親生產的第三胎,前兩胎也是由父親將兄姊從母親的身體拉出來。當時的人類和山河大地一體,和天地萬物一體,是大地的一部分,所以生產繁衍下一代的意義,和大地上的動物是一樣的,是一種本能,自然地就能夠將腹中之子產下。並未因為是人類,所以有什麼特別的不同。那是一種天地合一的世界,也因此在這個原始的世界中,強者為大,弱者為小,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法則更是突顯。人類因為有靈活的雙手,男眾有著壯碩的體格,所以負責對外,做需要出力之勞動及打獵工作,隨時對外界變化做出反應。女眾有懷孕及生產的本能,所以負責內部,做較輕巧之事。男女成為一個家庭,而後幾個家庭成為一個部落,是一個與大自然為伍的和諧世界。

出生後,我成為這個家庭的一分子,成長也是在這個家庭,這是自然的不能再自然的事。我的雙眼特別地靈敏,能看到一般人們見不到的世界。這種特別的能力是我在成長過程中自己發現的。因為自己能見到,而別人卻見不到,使得我對於生靈的變化有著敏銳的觀察能力,多了同理及細膩。也因此比其他人更尊重生命,不會去傷害任何的生靈,即使是小花小草,它們對我而言,是跟我一樣平等的。之後我知道這樣的能力是因為靈性本身就是淨化的靈來投胎,即使投胎後仍然保留一部分過去世的能力。而過去世我是一位古老的聖人,也就是如今的阿羅漢法界,為了提升自我解脫之能力,而下凡投胎於當時有緣的母胎之中。

所以六道輪迴及四聖法界的存在,於中國五千年歷史之前,於一千五百萬年前,甚至於億萬年前就已經存在,因為這是自然法則的一部分,宇宙存在有多久,六道四聖就存在有多久。所以可以用無始劫來看,也就是說,無始劫以來六道四聖就已經存在於自然界中。雖然人類及歷史不斷地演變,改變的是人類的外相及能力,不變的是心,那一顆純淨純善的心永遠是靈性的去向,不變的指標。愈善良、愈純淨、愈無私、愈光亮的靈魂,自然愈往上提升;愈黑暗、愈邪惡、愈自私的靈魂,自然就往下墮落。這是自然界永遠不變的靈性法則。

當時的人類,只用最簡單的語言發音,及表情動作,來表達自己的意思。最多時候是用彼此的心領神會,大家用心念來做溝通。人們淨化單純的意念,經由身體來表達出自己靈性的意思。愈是簡單、單純,愈是與本性、自性接近。雖然當時沒有衣服,只用簡單的毛皮或樹葉遮體,但人們不會因為你穿得少,露出身體重要部位而取笑你。因為人們沒有心,無心,所以更沒有取笑的這件事,也沒有這樣是不對的、是羞恥的念頭。源生就是在這樣一個單純自然的環境中長大。日出日落,月起月落,這樣的大自然景色,人們看來也和呼吸一樣自然。於是,當天地忽然颳大風成為颱風、颶風,或海洋海水倒流,起了海嘯的天災,人們和動植物因為來不及躲避而受傷或失去生命。會因為同伴的受傷疼痛發出呻吟聲,而感同身受,自然地生起難過哀傷的心情,而其他同伴見到此情形,也會很自然地來到身旁陪伴。

生老病死的過程,從一千五百萬年前的史前人類時代,到現代五顏六色的世界,都一直存在著。即使有人類挑戰不老不病成功了,但是不死之門卻一直是人們在追尋,而找不到方法。即使許久許久有聽到不死的消息傳出,卻有如曇花一現,之後就消失地無影無蹤。所以不死之門一直都帶著神祕的色彩,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如今出現在香光大佛寺,在香光大佛寺找到了!靈性永生不死,在西方極樂世界,這就是大家對西方極樂世界仰慕所求的原因。現在源生就在這裡||西方極樂世界。

現在修行人要尋回自性,就是要返璞歸真,回到人類最初的心,純淨純善,無汙染、無我、無念、無私,這一些是自性真實的面貌。而這些自然的不能再自然的心性,真的是每一位人類,天地間每一個生靈,每個眾生,都本來具有的,本來就有的!

是的!源生就是來自那一個自然的不能再自然的世界。大家都是「哇」的一長聲,哭著來到世間,而後老病,無力、無氣地死去,離開這一個世界。源生認為沒有一絲絲自力而成的身體,受之父母,自然而成之身,本來就是應該奉獻給眾生,死後的身體也應該回歸給大地,本來就是如此。

所以當時大地乾旱無水,許多人們生存進食的蔬果變成乾扁無法食入,甚至連動物也沒得吃而餓死,部落上的老人家及小孩骨瘦如柴,無力走路,甚至生病。當時源生的心好痛,見他們餓得沒得吃而掉淚,比我自己沒得吃還難受。那時我正值壯年,那時候沒有年齡的紀錄,人們以心會心,知道彼此的年紀、輩分及大自然的變化。而且,因為靈性清明,所以這些靈感準確。源生在其中,更是準確中的準確。我會將事實真相告訴大家,而不是自己受用,因為這些事實真相是屬於大家的,不是屬於我自己的。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不要告訴大家,好讓自己有利可圖,這樣的想法太複雜了!當時我知道大家沒得吃,好餓、好苦,大地上能吃的植物、動物都被吃掉了。餓的人,你看我、我看你地無助,於是我想到,就讓源生身上的肉供養大家吧!

就像快死的動物,牠們知道自己快死了,拖著無力的身體,走到同伴面前或人類面前,讓同伴或人類如果餓了,可以吃牠們的肉一樣。牠們的心一點怨氣、瞋心都沒有,因為牠們是自願甘願這麼做的。因為那些動物的心是最自然的心:自己的身體讓同伴吃了能夠活命,餓了有得吃,甚至飽食;也等於是讓自己有得吃,得到飽食一樣。這樣的行為是那麼自然,動物們並不知道自己是無心、慈悲;而是單純自然地想這麼做,而這麼做,而這樣的行為,在現在的人們看來,就叫做無心、慈悲。當時的源生,只想讓那些挨餓的老人家及小孩不要挨餓,於是用刀子忍痛割下自己的肉,交給那些挨餓的老人家及小孩,煮熟了吃下。我的心中沒有一絲絲的怨言,一絲絲也沒有,只有滿滿的感恩,感恩自己的身體能夠有這樣的用處,幫助其他的同伴活下去,即使痛得淚流出來,但是臉上是帶著笑容!

我知道活著的時候,身體新鮮的肉好吃,如果死了,肉不能放也不好吃。所以流血的地方,盡量止血,我讓自己處於寒冷低溫,讓血少流一些,能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我從大片的腿肉,臀部的肉,到小片的肉,直到最後身上血液流盡。那時的我已經毫無痛感,因為已經痛到麻痺沒感覺了,直到我的雙眼閉起來,嚥下最後一口氣。我知道我是笑著離開人間,而且最後因為天氣冷,身上的低溫,使得身上的細肉還可以讓同伴割下來保留一兩天的量,太值得了!以身肉奉獻給老弱的同伴活命,結束了我那一次的人生。

死後,我的靈魂沒有一絲絲的血跡,更沒有任何的疼痛,沒有任何的缺陷,一點負擔也沒有,非常非常地輕,一直往上飄。一股力量吸引著我,帶著我經過一道道光亮的空間,那些空間就是現在人們所說的二十八層天,四聖的阿羅漢、辟支佛(聲聞、緣覺)、菩薩法界,直接進入一個全是金色明亮的地方。我的靈就在那一個地方停頓下來。周圍都是一圈一圈的金光,我看看自己也是一圈金光,好清楚、好明白!我安住在當下,沒有一點點的念頭,好空、好淨!一點點的聲音都沒有,連呼吸聲也都沒有,全然地放空、放淨。那是什麼情況,或說是什麼境界?無,連一點點無都沒有。是定,全然的定,說是寂滅,並非是寂滅。說入定,是在定中,無所求、無所用、無所盼、無所動,一點點事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猶如此時,如果訪問想要知道過往發生的事,就馬上知道,馬上顯。如果沒有想知道什麼,就什麼也沒有,淨定與淨淨,一點也不動,不會知道,也不用知道。就在這種情形下,好久,好久,好久……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樣看來,應該是一千四百多萬年前的事了;也就是說,從進入佛法界至今,已經經過了一千四百多萬年了。這段日子一直在定中度過,聽起來是有一段日子了,但是好像只是一剎那,才是眼前的事。定中忽然聽見大磬的迴盪聲音,從遙遠的一方,打開了我的空間。大磬的迴盪聲進入了我的定境之中,是我的靈性金光受到大磬的震動,把我震醒。我的靈於定中被磬聲敲醒!在震醒的當下,我從定中而出,睜開雙眼,轉轉眼珠。我在這一大片金光中醒來,那是佛法界之境,我是其中之一位。

於是我瞧瞧四周,看看那個磬聲是從哪裡來的?我向下往天界及凡間一瞧,得見人間發出一片金光,腦中自然浮現出「蘇佛」二字。而後蘇佛於澳洲香光大佛寺所做之事,如戲般一幕幕自動地浮現在我的眼前,直到此時,仍是如此。於是我靜靜地受教,聽聞蘇佛講經說法,才大夢初醒,知道有阿彌陀佛,有西方極樂世界,有現在於人間救世的蘇佛,及澳洲香光大佛寺有阿彌陀佛住世之事!

蘇佛所講的話,一字字、一句句、一幕幕有如當時之大磬敲著我。我才知道,我雖然是佛,卻是四聖的佛,不是阿彌陀佛的佛!西方極樂世界在我的眼前浮現,在法會中我看得清清楚楚的,我想要前往西方,於是我跟著大眾同稱「南無阿彌陀佛」。我用心念,不需像人類一樣的出聲,我非常虔誠恭敬地稱念「南無阿彌陀佛」,我感到全身的光更淨再淨;但是我仍是在此地不動,無法因為在四聖的佛地稱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而進入西方極樂世界。於是我明白了!我的空間,我的能量及力量只能在此界,無法再突破。我雖然對六道四聖的情形,可以一目了然、清楚明白,但是靈性之狀況最多只能如此。於是我又明白了,西方極樂世界是法界虛空靈性最高的聖地,即使是十法界的佛也到不了!

為何到不了?萬法唯心,因心之不同,是啊!就在因心因地之不同!喔!阿彌陀佛之因地因心有救度眾生四十八大願,願願實現,而得現西方極樂世界。而源生呢?源生雖然因為無心而入佛法界,但之後自求解脫入定中,並無實際救眾之心行,無四十八大願,更無願願得現的機會。而且源生當時並無佛法,亦不知道有淨土念佛法門,不知道有阿彌陀佛及西方極樂世界,未能夠稱名,所以也到不了西方。

自然法則之中,人們因為當時的心地及所為,自然感招而進入四聖之佛法界。這是大自然的力量,並非人力所能及,即使如現今高科技,及自稱萬物之靈的人類再怎麼能幹,都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六道四聖法界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目前能夠突破大自然的限制,而能夠改變大自然的能力,只有見性。自性中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能力,自然能夠突破大自然的限制。因為大自然是眾生之一,而見性者是為了救度眾生而存在,才能得見自性。所以只有見性者為了救度眾生,能夠運用大自然的能力,突破大自然的限制,救度大自然中的眾生。這是自然法則,是真理,於過去、現在及未來,此理不變。

而西方極樂世界是法性土,是完全的淨化,無私地救度接引眾生,這是源生所缺乏的,也是無法突破念佛進入西方的原因。源生欲求靈性的再度提升,於是毅然決然地,同二十八層天天人至澳洲香光大佛寺求超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當源生此念頭一起,同時得知:於佛法界,亦同樣受到蘇佛敲磬而震醒,欲轉入西方極樂世界的佛法界聖者不只我一位,眼前無邊際的金光之中,有無量無邊的四聖佛在內。當我想略知個大概,有幾位四聖佛願至香光大佛寺求超度往生西方時,數字自然就出現了,20523,兩萬零五百二十三位,於是我們同二十八層天,同天人一起於昨日進入澳洲香光大佛寺。

對於此地我們並不陌生,因為於佛境中每每敲磬的聲音一起,剛開始會往敲磬的方向看去,是來自人間香光大佛寺蘇佛敲出的大磬聲。之後聽到磬聲,我們不用看也知道是蘇佛的敲磬聲,因為在人間除了蘇佛以外,尚無人有此德行及功夫,其敲磬之聲可以傳入四聖佛的空間中。

蘇佛之法身更是令我們驚歎,這也是我們佛法界未能及之處。佛法界雖為十法界之首,但是並未證得如自性佛之佛身及法身,其法身可以千百億化身,為其化身的能力之一。如蘇佛謙虛言,五十兆細胞是為蘇佛之化身,其實不只是五十兆,而是可隨人、隨地、隨時,以當時之需,欲化現多少法身就有多少。這就是見性的可貴。佛法界之佛,修行到非常像佛,但是因為度眾之心並未達到見性之境界,也就是度眾之願力強度,抵不過自我解脫之願。度眾願心,未能達到真佛之完全無我、無私,一心為眾之境,所以無法突破,進入見性之境界。說穿了,四聖佛乃是隨緣度眾,主要為盼求自我解脫之境,故無自性佛之法身。因為法身乃是為了救度眾生而存在。既然無廣度眾之願,即無法身,這也是因果,一切如理如法。

自然法則是見性者之心法,所以見性者可以為了救度眾生,在與自然法則及真理相應的情形之下,為了救眾,運用自然真理的力量,與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相應,而達到度眾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度眾離苦之能力。此即見性蘇佛能在人間救度靈界眾生往生西方的原因。也因為度眾之心切、積極,而能有如此多不可思議之事發生,包括之前打開二十八層天、四聖法界之空間及訪問實錄,打開地獄之空間及閻羅王訪問實錄,送往西方極樂世界之家親眷屬訪問等等。空間打開之後,隨時隨地都可以訪問情與無情及大地任何一位眾生。

如今源生感恩蘇佛,能夠在五濁惡世的人間艱苦地修行,及有香光大佛寺此一人間西方淨土的存在。如果沒有此地,便沒有現在在西方的我們。感謝阿彌陀佛及蘇佛送往西方之恩情。祈願人間香光大佛寺早日建成,將救更多苦難之蒼靈離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