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四聖法界的菩薩法界—釋明光(距今約兩千三百年)

釋明光 T

四聖法界的菩薩法界

—釋明光 (距今約兩千三百年)

二O二O年七月十四日

  (海量法師禮佛十拜。)

海量法師:禮請四聖法界的菩薩法界聖者釋明光,請您談談在世時修行如何成就菩薩法界的菩薩,又如何沒有去西方極樂世界,需要蘇佛帶領才能進入西方極樂世界?

釋明光:

坐落在四面環山,有一間大佛寺,名為祥光寺。清晨時刻,蟲鳴鳥叫,我正忙著劈柴時,聽到遙遠的地方傳來呼叫聲:「明光!明光!趕快回寺,趕快回寺!」我抬頭一看,原來是我的師兄,直覺寺廟中似乎有大事發生,於是我加快步伐,跑著越過山丘,上氣不接下氣,氣喘如牛地回到了寺中知客室。

看到知客室來了許多穿著金絲綢緞的一群人物,是我從未見過的,原來這是宮中所派來的官員、太監。師兄看到我回來,站在知客室前擋下我,並告訴我:「明光啊!今日來了一批官人,聽說是皇上派人要來探視你。趕快整理一下衣冠,師父正在裡面等著。」聽到師兄這麼說,馬上把短褂整理整齊,師兄帶我進入貴賓室。當我一步入知客室旁的貴賓室,我渾身不自在,馬上感覺到十幾對的眼睛盯著我看,上下重複打量著我。

此時師父發現我的不自在,馬上說:「明光過來!」我走到師父旁邊,總算靜了下來,心裡想著:我到底做了什麼錯事,是要來抓我的嗎?滿臉的疑惑。師父又開口:「明光!明光啊!這是皇上派人來找被遺失的皇子。」我一聽愣住了,馬上開口問師父:「找皇子,找到我們寺廟來了,好奇怪喔!」師父開口:「明光,不得無禮!」師父急忙向官員們說:「小沙彌年紀輕,失禮的地方請見諒。」官員們又再一次對我從頭到腳打量一番,仍然點點頭:「這小沙彌果然相貌莊嚴,與皇上有幾分的相像。」

當這些大官員一直對我點頭微笑時,我渾身不自在,想起師父所教的:若遇危難或不安,心中可持觀音聖號,以伏住不安。於是我閉上雙眼,口中默默念著: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這時師父又叫我了,並且遞給我一套華麗服裝。師父說:「明光,跟著師兄去把短褂換下來,穿上他們所帶來的服裝。」我抓一抓頭,停在原地並且開口問:「師父啊!為什麼要換衣服?我不要!我喜歡現在這身短褂。」

突然有位太監站起來,對我說:「太子,請恕臣直言,因為你是當今皇上流浪在外的太子,今日奉旨,接太子回宮。也難怪你滿頭的疑惑,可否借太子幾步說幾句話?」我只好點頭。這位太監問我,在我肚臍上方是否有兩顆紅痣。我發出疑惑的聲音,「咦!你怎麼會知道,肚臍上方的兩顆紅痣是師父最清楚的,師父從小拉拔我長大,並且幫我盥洗。」這位太監要我掀起短褂,讓他瞧瞧肚子上方那兩顆紅痣。事情越來越清楚,我卻越來越緊張,我告訴師父:「我不想離開寺廟!」師父安慰我:「明光,百善孝為先,不管過去遇到什麼事,你總是要面對的,該來的總是要來,不用害怕。師父跟著你走,師父陪在身邊,不用害怕,何況只是回朝廷驗明正身!一切都不要太緊張,有佛菩薩在,有師父在。」師父要師兄幫我更換服裝,並打包好我們的行囊,一同陪我回朝廷見皇上。

我們一行人坐著馬車,快馬加鞭回到皇宮。當我到城門外,馬上有人來開門,原來是宮中服侍皇上的太監,我們好像被暗中保護著。這位太監帶著我們到了皇宮,稟報了皇上,我們已經到了。就這樣,被引進父皇的寢宮。

第一次見到我從未見面的父親,也就是人民所稱讚的皇上。看到皇上的臉,我知道他確實是我的父親,因為我跟他長得很像。本以為父皇這麼急著找我有什麼特殊的原因,我心中還在納悶的時候,父皇開口說話:「孩子啊!辛苦了,總算找到你了!」看得出來,父皇一看到了我,已經確定我就是他流浪在外的皇子。父皇開口請了太監帶著我的師父還有師兄,在外面等候。

在寢宮裡,只剩下我跟父皇,這個時候父皇對我說:「皇兒,你受苦了!要不是你母親死亡前告訴我真相,我還不知道你被害,而太監將你抱到佛寺,讓你過著不受威脅的生活。現在真相大白,該處置的也已經判刑。父皇疏忽,沒有照顧到你。」此時我感受到了父皇的慈祥,他牽起我的雙手,看到我雙手長滿的繭。在佛寺中,我們必須每個人領有執事,還有出坡維持寺廟的環境,明光雖然年紀僅有十歲,可是我會做很多事:劈柴、起爐灶、燒飯。當我得意地告訴父親,我會做寺中那些佛事時,父皇都靜靜地聽我說話,並且露出了微笑。最後父皇對我說:「孩子啊!父皇需要你回到皇宮來,想要培養你繼承我的皇位。看看父皇!年紀大了,而這麼大的國家不能沒有領導者啊!」我滿臉疑惑地看著父皇。接著他又告訴我:「從現在開始,你就住在皇宮裡,其他的事情就由父皇來替你安排。」我馬上很緊張地說:「住在這裡?那我在寺廟的工作怎麼辦?我的師父怎麼辦?那麼多的師兄弟呢?我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端著熱茶給師父喝,那這樣我要做什麼?」父皇笑了:「改端茶給父皇喝啊!」我發現父皇不了解我,他不懂我在說什麼。我搖搖頭,他見我搖頭,問我為什麼搖頭:「不喜歡這裡嗎?」我打量寢宮的一切,開口說:「這裡面的物品都是亮晶晶的,金碧輝煌,可是我喜歡聽到鳥叫的聲音、看到樹、看到花,還有微微的風,應該說我喜歡佛寺附近的一切風景吧?」我能感覺到父皇努力地要說服我要留在皇宮,繼承他的江山。

父皇請了太監把師父請進來。我見到師父很恭敬地向父皇問候,兩人對看了一會兒。師父對我說:「明光啊!師父常說修行不能執著,處處皆可修行,不管是在皇宮或在佛寺都可以修行。而寺廟的環境跟皇宮的環境,都比不上你心中的寧靜。你有這樣的經驗吧?心靜下來,看待一切,都只是虛幻的。」我點點頭。師父又說:「百善孝為先。在你沒找到父皇時,對師父很尊敬,有時把我當成父親一樣,這我都明白。而現在真正的父親已經出現了,更應該把握,孝敬父親的心同等尊敬師長的心。」我隨口問了師父,也同時問了父皇:「那我想到佛寺的時候該怎麼辦?」

此時父皇開口:「孩兒啊!父皇准許你可回寺中,去看看你的恩師,這樣可以減少你對佛寺的思念,也能慢慢地接受皇宮生活。」我想了一會兒,看看師父,又看一下父皇。我點點頭,並開口對父皇請求:「讓我這幾天先回寺中打包,整理我喜歡的小東西,還有衣物。」當我願意接受父皇的安排時,他也答應了我。與父皇結束談話,承諾一週後,再回皇宮來,我告別後,跟著師父回到寺廟。

我高興地回到寺廟,一切都不一樣了,一進寺,所有師兄弟都在門口迎接我回寺,並且對我恭恭敬敬地。連我住的寮房都更換,我不習慣也不喜歡,最後跑去跟師父說:「我要睡我原本的寮房,不要睡那間大大的客房!」師父告訴我:「明光,現在所有的一切,你不要有意見,就聽師父怎麼安排,師父是為你好。」隔天早上,我聽到打板聲,跟大家一樣起床。當我來到小丘地要劈柴時,已經有個師兄在做我的工作了,所有我要做的事都有人做了。我走過山坡,想回去告訴師父,沒想到一邊走著,一邊就掉下眼淚:師兄弟都不要我了嗎?師父也不要我了嗎?為什麼我的工作都被搶走了,那我還要做什麼?我走到師父房間,問師父:「師父,我不要,我不要去皇宮,現在師兄弟都不給我工作做,所以我不喜歡。我喜歡跟大夥兒一起工作。我喜歡燒飯給大家吃,看他們吃飯滿足的樣子,在我心裡就很開心,現在都沒有了!」師父很有耐心對我說,「明光,過來坐師父的旁邊」,並且告訴我一個故事。

有一個農夫,他所種的農作物常常被蟲吃得光光的。這個農夫很有耐心地繼續種植他的農作物,還是一樣被蟲吃得光光。眼看著再一個月家中就沒有米糧,農夫覺得如果他還是如此,也沒有銀兩可以去買了。這時,他剛好經過了一間寺廟,聽到了有人正在誦經的聲音,他順著這個聲音走進了這間寺廟。剛好這位僧人停敲木魚,因為已經誦完經了。僧人看著農夫走進來,便對這個農夫打招呼說:「阿彌陀佛!施主心中有事。」於是農夫將他所發生的事,請教這位僧人。僧人告訴他:「你肚子會餓,蟲肚子會不會餓?」農夫點點頭:「會啊!」僧人:「人會餓,蟲會餓,那是不是各自填飽自己的肚子啊?所以蟲吃你的農作物是正常啊!」老實的農夫一聽,很有道理:「可是,師父啊!那我的農作物一直被蟲吃,我全家沒飯吃,我們不就餓死了!」師父說:「有可能!」農夫:「那可以給弟子一些建議嗎?」這位僧人停頓一下,馬上開口:「那一人一半好不好?蟲一半,你一半,就不會餓死了!因為你怕家人餓死,蟲也有家人,牠怕牠的家人餓死,只是你長的是人,他長的是蟲。」老實的農夫一聽,覺得僧人講的都有道理。

於是回家後,照著僧人的話去做,拉了一條紅線分隔,並請人寫上文字牌,一區供給蟲吃,另一半給人吃。這樣過了半個月後,農作物長出來了,說也奇怪,農夫很開心,給人吃的蔬菜葉子長得肥碩、幼嫩,賣相又好,而另外一區蟲吃得很乾淨。從此老實的農夫每天過得很開心,並且將種好的蔬菜供養僧人。老實的農夫因為這樣的因緣踏入佛寺,開始學佛。師父說完故事了!

我似懂非懂。師父告訴我,「你要當農夫還是要當僧人?你可以當更有影響力的僧人,也可以當大地主的農夫,兩者皆可成就。師父覺得,到宮中一樣好修行,只要不間斷。如果你繼承王位,推動全國的人民開始學佛,那不是更多人受益嗎?何況這一世你福報現前。這十年你也受苦,接下來,應當好好地為人民、為你的父皇盡一點心力,帶領他們去感受到佛的慈悲,觀世音菩薩的慈悲。」此時,師父從他的桌上恭敬地請了一尊檀香所雕刻的觀世音菩薩給了明光。並且告訴明光:「觀世音菩薩之所以受人信仰,因為他救苦救難。而現在回到皇宮,需要更有慈悲,如同觀世音菩薩的慈悲,真心待人,去原諒並關心周遭人。有人對你不適當的對待時,學觀世音菩薩的精神,還要更有大心量地去看待能夠利益百姓的是什麼。學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師父給你這尊觀世音聖像,就可以擺在你想擺的地方,時時念著觀世音聖號,讓你更慈悲。有空也可以回山來看看師父。明光!你並沒有離開我們,你反而可以幫助更多人,幫助佛寺。」我聽了之後,點點頭:「嗯!師父,明光懂了!」師父改變了我的心情。當我離開師父的寮房,看到樹上的鳥兒在唱歌,唱著「明光!明光!明光!愈來愈光明。」我很開心地在寺廟裡過了一個禮拜,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寺中的每一處。我看到屋簷會漏水,好像好久了,都沒有人來修。我記下了寺中該要整修的地方。一週過後,父皇派人來接我回皇宮,我跟師父還有師兄弟們道別,跳上馬車回去皇宮。

剛開始回到皇宮,很難適應,一個十歲的小孩,來到陌生的環境,如何適應?我先把師父送給我的觀世音菩薩聖像擺在我房間書桌前,告訴菩薩:「我明光將開始在皇宮裡面生活,請菩薩慈悲,能夠幫助明光,讓父皇安心,也有能力幫助這裡的每一個人。」隔天我似乎聽到了打板聲,一大早就起床,四周很寧靜,突然有一位公公很緊張地跑過來:「小主子,你怎麼啦?睡不著啊?」我告訴這位照顧我的公公:「我早起是很正常,你不用緊張,你可以繼續休息。」公公看到我的真誠和親切,告訴我:「小主子,明天皇上會把你介紹給每一位官員,也將帶你晉見後宮的妃子,心裡要有所準備。已幫你備妥見面禮,這是皇上親自交代我辦的事。」我感恩公公的用心,隨口回答:「我會讓他們對我有好印象。」在我心裡,我記起下山時師父所告訴我的,對人要真心,慈悲為他人著想。早上用膳前,向父皇請安問早。父皇告訴我:「從今天開始,要學習皇宮的應對禮儀。」我微笑地點點頭。父皇有發現,我這次回到皇宮,態度變得很好,且不會排斥。父皇告訴我:「山上佛寺有沒有需要父皇幫忙的?」我很開心地告訴父皇:「寺廟有幾處地方壞了,屋簷漏水了,請父皇幫忙,請人修復。」父皇一口答應,馬上派人這幾日前往修整。用完午膳之後,父皇說:「我將介紹你予後宮的娘娘認識,打理好自己!」於是我穿上父皇幫我準備的新衣服。公公手上捧著見面禮,就這樣我拜訪了每一位娘娘。當父皇在他的妃子面前介紹我的時候,再度感覺又有許多眼睛打量著我,不同的是有的眼神透出羨慕的眼光,有的眼神透露出不善,也有嫉妒。我不想看了,我以一顆恭敬的心拜見每一位娘娘。父皇引見完畢,便離開。以我十歲的年紀,娘娘們都把我當小孩,拿出了好吃的糖、點心,問了我很多的話。有的問我:「在佛寺好不好玩啊?」有的問我:「你很喜歡這裡吧?」我送給每一位娘娘禮物,並且拜託他們一件事:「我喜歡當僧人,我今年才十歲,如果你們努力生下龍子,我就可以回去當僧人,這就是我的願望。」當我說出了這一番話之後,許多娘娘都鬆了一口氣,心裡都認同我的建議。最後,每一位娘娘都送我大禮物,吃的、穿的、玩的,我開開心心地離開。在回去的路上,公公說:「小主子,你好聰明喔!這樣後宮就有得忙了!」我笑笑地對公公說:「我說的是實話喔!」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我在皇宮人緣越來越好,不管是對官員,或是後宮的娘娘,還有太監、宮女,我都一樣很有禮貌地對待他們。這是我跟在師父旁邊,師父教我的:「每一尊都是佛,都是菩薩。」每天都會向父皇請安,父皇會跟我勉勵幾句話。也開始有了翰林學士教我習字、讀誦詩集。事隔半年,我慢慢地適應一切的步調,心中想著:想回去找師父,看一看師父及師兄弟們。我向父皇請求,父皇答應了,並派了一馬車的糧食,讓我帶上山。我回到寺廟中,看見了父皇為我所做的,寺廟該修補的,都修好了。父皇又派人在山上多種了幾棵松樹。我看見了師父,兩人很開心。在師父的寮房,師父關心地問我:「明光,在皇宮日子過得怎麼樣啊?」我告訴師父:「師父所教的,弟子都有拿出來運用。」師父:「看你的臉色,就知道每天都有用功」,師父提醒我:「慢慢地,不要常回到寺廟中,要把握時間!有許多要去學習的地方,將來才能夠幫助你的父皇和子民。」我回到宮中努力地學習父王為我所安排的一切,更於修行上努力用功。

憶起師父所教的一切,師父教我學習觀察,要學會看好。師父每天帶著我巡視整個佛寺,要我把看到的現象說出來。當我看到有一位師兄,正拿著掃把打掃落葉,又看到掃過的地方仍然許多落葉,我馬上說:「師父,這位師兄總是沒把樹葉掃乾淨。」師父說:「明光啊!再看清楚一點!」我回頭一望,正好從樹梢上端飄下幾片落葉,便告訴師父:「我懂了,原來落葉因枯黃隨時會掉落,並非師兄未掃乾淨。」師父告訴我:「明光啊!修行要有耐心,等待因緣成熟。緣未熟前,要努力辛勤地灌溉。修行也必須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走進花園,看到師兄及義工菩薩兩人努力在幫花園的花草樹木整修,並修剪或挖深根部,很忙碌。我口頭報告師父:「此刻徒兒見了師兄及義工為枯樹挖土灌溉。」師父教導明光:「植種新樹木,如同培養新佛子,也就是為未來佛法傳承而做準備;土要挖深,樹扎根很重要,才會長得好,如同教導弟子對佛法的知見及觀念,同種樹扎根一樣。佛法需要灌溉,灌溉心田,讓弟子知道慈悲、心量的重要。更於修行之中隨時調其心性或快、或慢、或靜、或定。」有一回,全寺忙於明天的法會,全部的師兄們都動了起來,有的布置會場,有的處理供果、供花。我跟著師父走到這兒,都感受到大夥不停地忙著,心稍有浮動。最後走到主殿,看到莊嚴的佛像,這裡的師兄們不急不緩,每一個動作都沒發出聲音,原來主殿是由資深的師兄們負責。我告訴師父:「師父,主殿好安靜啊!」我進到主殿,看到拜墊、經書都擺得很整齊,任何一處都很乾淨,心很自然地靜了下來。師父開口說:「明光啊!外在環境的清淨容易帶給人安定,跟著心就會靜下來;而真正心的清淨,皆不受外境所影響,走到哪兒都一樣。如同主殿負責擺放拜墊、經書的師兄,心是定的,所成就的結果也是定的,更能攝受周遭及環境的一切。」

每日我最記得,師父告訴我:「要讓自己的心靜下來、定下來,最基本要拜佛、誦經,並時時刻刻提起覺性,安住於聖號中,將自己淨化,自然清淨之心性現前。」看到師兄們每天精進拜佛、誦經,我也跟著拜佛,而現在在皇宮裡,我更不敢鬆懈。少了師父每天的耳提面命,多了自己把過去師父所教導的修行觀念實踐,真正體驗到佛法的奧妙。

十年的時間轉眼即逝,我成為一位文武雙才、仁慈、人人喜愛的皇子。與兩位胞弟在父皇及大臣們一致認同下,我被正式封為皇太子。在我的心裡:我不想當皇,我只想回山上好好修行。這十年來,看到皇宮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為了利益甚至可以傷害他人的生命。而後宮的鬥爭及爭寵,真是女人的一大悲哀!雖然父皇也幫我找了太子妃,但我與妃子總是以禮相待,並未動搖。見面時,我常對妃子灌輸佛學的觀念,也請太子妃每日誦經,念觀世音聖號。我們兩人也就相安無事,成為有名無實的夫妻。在這同時,山上的佛寺也傳來消息,現在佛寺香火鼎盛,因為百姓好奇,想去看看皇太子修行的寺廟,也因為這個因緣,在民間開始佛學興盛。這段日子以來,從未間斷我的修行功課,除了定課之外,持聖號,並在心上用功,對人對事都是學菩薩的精神及慈悲。

在我三十二歲時,父皇駕崩,我請了師父及佛寺師兄弟來幫父皇做佛事,並且超度。此時,我請教了師父一個重要的問題:「雖然我被冊立為皇太子,順理成章,我要繼承王位嗎?但弟子心不在此。」師父建議,若是真要修行,放下榮華富貴來修行,日後講經說法救度眾生,是一條光明的道路。若繼承王位,深怕迷惑顛倒於權力,造作罪業,輪迴難還。在位者深具有影響力,要看如何帶領大眾,攸關百姓的福祉及生死。

父皇在臨命終時,一再地強調,要我繼承王位,因為另外兩位皇子年紀尚輕,無法勝任。為了穩定朝綱,前一天晚上我跪在觀世音菩薩聖像面前,請求觀世音菩薩賜給我智慧,來做抉擇。當我靜下心來,一兩個時辰,口中念著聖號,慈光注照,我決定接下王位。默默地在心中給自己五年的時間,推動全國佛法教育。首先,印製了許多佛像、觀世音菩薩聖像及經典《普門品》、《阿彌陀經》。並鼓勵興建佛寺。當我登基時,天空布滿了彩雲,展現瑞象。文武百官都非常地團結及忠貞愛國。也因為父皇是個明君,相對地,我處理政事跟父皇有些雷同,仁人君主,受人擁戴。也特別請了尚書禮部重新編制考選制度,重視應考人的品格及德行。若是在自己的故鄉,受到推薦,列舉所做的善事,將可優先應考。朝廷當中的官員若能為百姓福祉著想,將會是一個安定、祥和的國家。為了斷絕後宮人我是非,對後宮重新樹立規範,造事、造謠者趕出宮中,嚴格執行,或爭權奪利者打入冷宮。雖然身為一國之君,對於後宮之事,由皇后一手處理,定期向我稟報,因為我信任我為太子時的太子妃。現在他雖然身為皇后,因為有佛學基礎,知道因果的恐怖,不敢胡亂作為。

在我為皇之後,整個國家國富民強,而鄰近的國家卻乾旱連連,決定派兵侵略我國。為了免去這一場戰事,派人勸說,卻遭到了對方的不滿,認為我們國家看不起小國家。最後我請臣子代我親轉信函,邀請對方的國王一起商議如何解除旱災,並派遣了幾位對於鑿井之事非常熟悉的官員前往協助,並由邊界百姓輸送水源。對方國王見到我們的真誠,於是取消侵略之舉,讓兩國百姓不受戰爭之苦。這一切,很多的奇蹟,要感恩觀世音菩薩,因為對方的國王在夢境中,看到觀音菩薩顯靈,隔日喜獲甘霖,並主動進貢,成為和平之邦。

時間過得很快,在位即將五年,興建了很多寺廟,有許多僧人來服務大眾、解說經法,以調人們心性為主。國家的興盛,需要百姓對君王的信任及愛戴。在位期間對於百姓的照顧,做到的是減輕稅收,讓百姓過得豐衣足食,人們也懂得知足常樂。這真是佛法的奧妙!並且百姓可在全國各處的寺廟中,自由取得觀音菩薩聖像,也提供《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供民眾自由請領。這陣子以來,我已寫下詔書,立志再一次剃度為僧,四大皆空,成為比丘,講經說法,救度眾生。

將所有的國家大事妥善安排之後,告別了官員們及後宮,請他們為百姓、為國家繼續再努力。我背起了隨身的小包袱,準備前往山上的寺廟,看到了門口的老太監也背著一個小包袱,開口說:「主子,你走到哪兒,我跟到哪兒。」他並且告訴我,當我還是襁褓中的嬰兒時,是他把我抱到佛寺門口。現在,要跟著走這一趟,送我到寺廟門口,將侍奉我一直到老去。看著老太監,兩人會心一笑,往山上的寺廟走去。

回到了寺廟中,師父正等著,師父見到我,就說:「明光啊還是明光!從今日起,閉關一年。」我的僧侶生活,又回到了過去,放下一切的榮華富貴,過去就如同做了一場夢,只是人物背景增加或減少。而在我明光的心裡,看盡了多少人們的苦痛,權力的鬥爭,貪婪的人心,永無止盡的欲望,難怪有多少怨恨、痛苦!在六道輪迴當中輪轉,而無法出離!明光有感而發,感恩觀世音菩薩的慈悲,讓我此生得以體驗五欲六塵染污的可怕。觀世音菩薩以淨水洗滌我的身心,淨化我的罪業。回到寺廟中,努力精進調伏不知不覺被養成的傲慢之心,改變以謙虛之態度迎接來到寺廟中的信徒或香客。我在知客室服務。在我四十五歲時,我成為祥光寺的住持,開始講經教學。

在寺中,曾經歷了改朝換代,由於當時胞弟年紀輕,誤聽奸臣建議,處理國家大事野心大,又增加了人民的稅收,最後邊境造反,發動戰事。在這期間,為了修行,我不管俗事,志在修行,閉關三年。在我閉關期間,整個國家發生動亂,當時雖然閉關,內心煎熬,一想到黎民百姓受戰爭血流的痛苦,妻離子散,我豈可獨自閉關,有太多需要幫助的眾生正等著我,為了大眾,於是我提早出關。出關前,已經改朝換代,新君王對我略有耳聞,知道我心不在政事上,心住於修行,因此全寺安然未受波及,並贈匾額「佛門淨地」。因為「佛門淨地」,故不能有流血事件發生,附近受戰事所害,無家可歸的逃難者,都住到寺中求保護。許多小孩沒有了爹娘,成為孤兒,於是都留在佛寺,由佛寺來養這些沒爹沒娘的孤兒。

當時胞弟曾來求救,我以一尊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聖像送給了胞弟,勸他放下一切,隨佛修行。胞弟婉拒,離開佛寺,最終他忍不住心中的悲苦,病故而亡。

因為戰事,民不聊生,見到佛寺有些師兄弟必須還俗,回鄉照顧家人及孤苦的母親,因物資缺乏,寺中大寮僅能提供幾顆米粒的稀粥。經歷了人的出生,被遺棄,皇宮奢華的生活,世俗的起起落落。人心的自私,了解人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都再再提醒,修行努力成就道業,救度更多受苦的眾生。於是出關後,到處講經說法,讓更多人接觸佛法。十年的時間,大師兄與我同行,到處行腳,隨緣度眾。之後,回寺教導弟子,於六十八歲小風寒,持觀世音菩薩聖號,一道黃光接迎,升於菩薩法界成為菩薩。這是我釋明光成為菩薩的經過。

在菩薩法界,當我聽到蘇佛敲大磬,喚醒我更清淨之靈,聽他講經後,才知道要念佛才能去西方。由於殊勝的因緣,三時繫念法會,蘇佛大發慈悲,度天道二十八層天及四聖法界,我願與佛同心,救度無量無邊的眾生!我跟二十八層天天人及四聖法界聖者念著佛,一起於天空中,以薄雲舞出西方之蓮,獻祥瑞之象,蒙佛、蘇佛的慈悲,牽引至西方極樂世界。

話說在這之前,我並非一世就能修到菩薩法界,而是前一世,距離成為菩薩法界大約一百五十年,已經在阿羅漢法界為阿羅漢。喜歡獨自一人在自己的空間打坐入定,獨善其身;卻因為有一回入定,觀到了為什麼空間有漸層的顏色,又聽到了一聲巨響,轟——我觀到了過去世與我有緣的家眷,正跪在地上向天禮拜求子。那虔誠的祈求非常誠懇,一道能量喚醒了我曾經所給的承諾:當他們有難時,只要真心祈求,我會助之。我以阿羅漢清淨之靈投胎成為一婦人張馨金之子,並未受任何生產之痛而迅速出胎。當時整個村莊都聞到了沉香的味道,久久未散,直到一個時辰,之後自然散去。長大之後得知,母親因久未懷有身孕而祖父母求孫心切,到處求神問卜。祖父勞累,臥病在床,口中仍對著母親說,「家中無傳宗接代之人,如何面對歷代祖先!」母親為了盡孝,每日跪地求子,得此善緣。

當我年僅七歲時,發願:「我要救度無量無邊苦眾生!」

因為看見了所居住的村裡,在天空中有飛龍在天,令許多人民好奇。剛開始,祥龍在空中安穩地看著人民。事隔半年,飛龍在天空動了起來,嚇壞了百姓,以為飛龍要吃人。在人們的印象中,龍是吉祥物,可是在牠動起來,大家以為這是一隻惡龍。於是村裡的長老請了通靈者來與龍溝通。龍表示,是來村裡找他的主人。通靈者問:「誰是你的主人?」龍回答:「他來世會是個王。他曾答應,騎著我回去當王,卻不見蹤影。現在他是一位七歲小孩。」於是通靈者及村裡的長老開始尋找七歲的小孩,原來他正是張馨金的小孩。由於父親被招贅,處世一向低調,由母親出面將我帶到長老及通靈者面前,隔日準備與龍對話。午時一到,見天上飛龍化現其身,讓七歲的小孩順利地騎上牠,在天空環繞三圈後,將小孩放於地面。而小孩合掌告訴飛龍,「去吧!我將實現我的諾言,學佛救度眾生。」話說完,飛龍消失無蹤,母親在旁捏一把冷汗。飛龍離開後,解除了人民的擔憂,繼續過著和樂平安的日子。

張馨金的七歲小孩名叫洪達,從小到大,對於世間人所喜歡的事——吃喝玩樂——毫無興趣,整天喜歡幫助人。小小年紀向父母親說,想要上山念佛,令家人不知所措。剛開始,父母同意讓他於寺中常住。但祖父母見到他所做的一切,深怕唯一的單傳獨孫出家,決定讓他留在家中。於是洪達透過父母的幫忙,認識一位僧人,來家裡接受應供。默默地學習打坐,不敢讓祖父知道。直到有一天,祖父發現,未見我出去與同伴玩耍。有一回我趁著剛吃飽飯,回房休息,盤腿打坐。祖父想知道到底我躲在房間做何事。突然,「啪」一聲,有人推開了我的房門,我嚇了一跳。一看,竟然是最重視我、疼愛我的祖父,而且看出他雙眼冒火,口氣很凶地說:「你最近都躲在房間做什麼?」我沒有回答祖父,以一雙疑惑的雙眼看著他;沒想到祖父的雙眼先是冒出火來。再多看一眼,我嚇得不敢出聲,只能說,我看到凶惡阿修羅的臉,因為那正是我的冤親債主來障礙我修行;沒想到我一投胎,我的冤親債主也同時出現。母親曾說,就在祖父生病復原後,祖父個性改變,不同於前。於是我小小年紀當下知道,要順從祖父的意思,跟著回到大廳,乖乖地陪祖父喝茶。我的靈很清楚地知道,想障礙我修行的修羅,是過去我所害。於是不敢正眼看著祖父,並心中起了懺悔之心。我是師兄,過去對待他們,對師弟嚴格教導,並在師父面前論及過錯,加油添醋,讓他們受不白之冤,而被逐足出師門。當我起了真心對二位修羅懺悔後,眼前的祖父,原本的眼疾因此痊癒。

從那一天起,我獲得祖父同意,可上山修行。祖父不再牽掛傳宗接代後繼無人。在全家同意之下,於九歲時,我出家為僧,我以小小年紀跟隨在師父身旁。每天睡前靜坐,努力跟隨寺中的師父精進用功。由於心性未受汙染,觀息、觀心、觀身,很快地得入禪定功夫。於二十一歲,學習禪坐,打坐入定,入阿羅漢法界。

釋明光明白前世因果,所造作,所心想。承蒙修行道路上師父們的開導,喜逢蘇佛此世現身說法,法身超度,得此殊勝因緣,念佛入西方極樂世界。也因超度時無層次的空間皆能聽到蘇佛念佛之音聲,念南無阿彌陀佛,見佛垂手接引,入西方極樂世界方便有餘土。感恩佛及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量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