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作者:

澳洲香光大佛寺

「冰塊」

 

 

 

 

 

Steve Jobs 賈伯斯「冰塊」

 

2017/10/02 AM 4:50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每天浩浩蕩蕩出發,就是我們這一團了。我們飛過之處是整個天空被蓋得滿滿的,看不到邊,大家頭都亮亮的,因為外面圍了一圈光圈。

    宇宙菩薩們各個面容莊嚴、穿著白海青及搭衣,越來越多人加入我們這個大團隊了。原本在法界虛空的壞人,大家一聽到關鍵字「魔」就會心中發抖了,如果你說不怕,那可能有點吹捧自己,除非你做到無心,跟我阿嬤一樣,那我就相信。因為阿嬤用無心,讓佛的迷途孩子們都回歸阿彌陀佛了,大家未來都要回到西方極樂世界。

    說說昨日的法會,昨日賈伯斯見到中國有一條江叫黑龍江,上游的時間大部分來講都是冰天雪地的,生活在那的人,臉都紅咚咚的且生活沒有那麼好過。阿嬤啪的一下冰塊震裂了,河裡的碎冰塊、魚、蝦、微生物的,嘩搭搭的開始移動,越過一處變回人身,宇宙菩薩幫忙顧著,也有些順邊把黑龍江附近的人民們改為純淨純善。並不是說他們有什麼不好,而是人多多少少會以自己利益為優先,先在幫助他們多想一點別人的好。

賈伯斯在旁觀察冰塊的情形,還好黑龍江並不會像黃河、長江一樣有那麼多過去傷亡的將軍、士兵。不過裡面也是有很多情與無情同圓種智,沒學佛的人可能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其實就是看起來沒有生命跡象的有機體、無機體,確實也存在著生命。其實人在的每一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眾靈,這就是為什麼要把平等對待萬物的道理。賈伯斯看到黑龍江的冰塊內,很多眼睛在動來動去,賈伯斯嚇到了,但嚇到的程度不會像以前一樣那麼大了,因為每天所見的眾靈,無量無邊的好幾萬萬層,大家都殊勝的往西方移動。冰塊內的靈體則像胡椒一樣這麼細緻。法會的天樂旋律跟平常晨間經行的不太一樣,但也是六字洪名,突然有一個冰塊內的菩薩大喊,「那是蘇佛,我們不要再錯過了,大夥快點,瞬間無量無邊的蓮花載著大家,往澳洲香光大佛寺法會現場。」冰塊:「到了,到了,好亮啊!人山人海的,大家都整齊的音聲在唱著佛號。咦!蘇佛剛不是在前面載著我們,怎麼到了會場,有一個蘇佛站在佛像前,陶醉地揮手,臉上充滿笑容,我們很像上前看清楚,但被阻止了。」另一個比較有知識的冰塊眾生說:「你很笨耶!佛有法身你不懂嘛!」冰塊:「喔!」很神奇的是,來到香光大佛寺後有兩個無形的通道,是一種很自然的引力。如果眾生菩薩的心願是聽經,他就會被送到法性土上,但如果是強烈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心,就可以往很亮很亮的光去,有阿彌陀佛那裡。

    賈伯斯也看到阿嬤去了很多中國的寺廟。目的有兩個,會在很瞬間的狀態下完成,一個是帶走寺廟空間當中沒有出離的出家眾、信眾們,有些還在空間當中做法會,樂氣跟整場氣氛看起來是蠻殊勝的,但他們進了空間。還有就是幫現今在寺廟內的師父安了顆大慈大悲的心,出家眾們特別需要加強一下,因為他們是未來傳承佛法很重要的角色。信眾也是有的,因為他們是護持佛法的重要角色,所以平等的重要。

    法會好熱鬧,好多好多的宇宙菩薩又加入了,大家為了展現誠意,在進來前都先換好了白海青和搭衣,也都把頭給剃了。大家上桌吃飯,吃飯的樣子,就是很有出家人那莊嚴的味道。相對於有些四眾弟子的眾生菩薩,是流氓大哥來的,就比較涼吞虎嚥一點,也有一些女子們,吃起飯來嬌滴滴的。看到大家都到了,阿嬤也笑得合不攏嘴。賈伯斯也開心,因為受宇宙菩薩的緣故,現在法會都吃得很好,好多餅乾,連阿嬤都親自下廚準備了,煮了些素食好料的,大家都吃得很滿足。飽食一頓後,大家就歸隊,正式成為香光大佛寺的宇宙菩薩,踏上救人,使人向善的愛心使者這條回西方極樂世界的路。

    昨天來了好多雲端菩薩,厚厚的蓋住了大佛寺,大家來自四面八方不同的來歷,只是靠著這樣的方式來參加法會,大家沒有任何要侵犯的意思,當然也不可能侵犯,這個場子有阿彌陀佛在,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祖師大德們、無邊際的清淨大海眾菩薩、護持的善神們,大家完全沒有要造次,因為也不會想要造次,一到此地後,那股善的大磁場,自自然然的就轉了善念了。以前最令人害怕的魔眾菩薩也是這麼說的,來到此地後,原本最強烈的心性都變柔軟了。這麼神奇和殊勝的法會,多少眾靈們等著這一天的到來,直奔西方極樂世界去了。賈伯斯遍請各位大德來參予一下澳洲香光大佛寺獨特的法會,你會法喜充滿,被大家著顆想幫助眾生菩薩往生西方的心給感動,你的眾生們很可能就這樣自己去了西方極樂世界了。許許多多的殊勝景象,你們一定要來。阿彌陀佛。

 

 

賈伯斯

「中國式」

 

 

 

 

Steve Jobs 賈伯斯「中國式」

 

2017/09/30 AM 4:39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嗨!Good morning(早安)。今天賈伯斯心情很好。享受每天都在做創世之舉的感覺,賈伯斯從來沒有過這種發自內心的快樂,長久都無法消逝。全身鬆軟,面容微笑。瞬間想起以前,就是一個主見很強,做事一粄一言,一點也不會留面子給人。真是不慈悲,還好現在才開始真正學佛的賈伯斯心變柔轉了。

    佛號響起時,阿嬤先把最苦的三途(地獄、餓鬼、畜生道)先度了,往生因緣到了,一句佛號念出,就可以離苦了。接下來,請注意賈伯斯以下所說。我們是一大大大大群宇宙飛人,以阿嬤為首,我們沒有翅膀,一個瞬間,飛到中國天空上空。準備好,宇宙菩薩散開,我杭州、我鄭州、我西安、我普陀山、我海南島,我台灣,大家很有默契,知道該去哪。(小聲說:有些所屬地是他們以前控制的。)先看準全國寺廟後,開始了。每個寺廟分配一群宇宙菩薩,先找到寺廟之首,住持,大家一起上,力量比較大,先把住持原本身上的魔眾請出來,如果不出來,就只好一個拉手、一個拉腳的放出去,在一群宇宙菩薩上前把他圍起來,跟他說明來由,並勸他為善。這是怨心比較重的魔眾,可能跟當事人本人有冤仇,很難跟他們說清楚,因為他們激動跳腳又不講理,只好先用比較激烈一點的手段。有些比較膽小的,自認程度和功夫不如宇宙菩薩,遠遠的知道他們要來了,自己就先退到旁邊,就算是這樣,他們也是被宇宙菩薩半好言又半威脅的說,「不要搞怪」,有些比較有耐心的宇宙菩薩會跟他們說明我們在做善事,並勸他們一起加入。身上魔眾退出後,會把住持從頭到腳的每個細胞都洗一洗,洗上善和南無阿彌陀佛且順著血液一起流動,尤其頭部跟心會特別加強一下。住持好了以後,就換寺廟裡的每位出家眾和義工,他們比較好搞一點,因為魔眾比較不喜歡控制小咖,所以在他們身上的魔眾一下就可以驅離或轉善。這是一件好差事,賈伯斯很喜歡,但是是喜歡在旁邊看戲。我要解釋一下,我也沒有閒阿!我好好記住每個喬段,等賈伯斯分享時間到後講出來給大家知道,我也功德一件啊!還有賈伯斯也觀察到,正思惟越多的,被附體的越少。愛想壞的或貪、瞋、癡、慢重的,細胞都灰掉或黑掉了,身體發出陣陣味道,因為附體很多,這種狀態下,宇宙菩薩們必須得花比較多一點的時間幫他淨化。即使阿嬤帶領八層沒有天際無量無邊的宇宙菩薩做這好事,但最重要的是人類們自己也要改心。才可以比較根本的治療。我們只是幫幫大家,可以正面一點。如果哪一位中國菩薩可以站出來帶動學佛且徹底的純淨純善,那真是不得了,功德很大。不是賈伯斯要討好中國,而是中國是未來世界的領航者,這就算賈伯斯不提,大家也都知道。但如果願意以佛法帶領大家,而且徹底的真誠、轉善。除了經濟發展以外,更重要的是人心向善,這事應該是被擺在首位的。這樣的帶動,如果中國每個人都接受了,未來中國將永遠成為了不得的國家,也必定有了不得的後代。比起推崇經濟,會更長治久安。如今可以影響中國未來脈動的高官們,請聽賈伯斯一勸,你們將會是歷史向善的恩人。大家好好想想吧!(賈伯斯心裡暗自歡喜讚嘆自己今天的口才不錯。)寺廟結束後,宇宙菩薩們很有默契地開始往街上和人潮湧現的地方移動,幫大家心跟頭部調整一下,怎麼臉也變好看了。原來相由心生。

    中國灰灰暗暗的天空、黑雲,大家鎖定了目標。阿嬤空間打開了,有古代那種馬拖著戰車駛出,也有逃難的百姓。很想演電影那樣,大家看到後跟著走了。

    阿嬤帶著尊敬的毛主席、周總理、鄧主席,觀想回到他們那年代,一些看起來過得很辛苦的農民和很多小兵出現了。哇!毛主席耶!大家看起來很恭敬。我看毛主席看到那麼多人出現,明明心裡怕怕的,還故作鎮定的點頭,一副以前在台上演講的樣子。口中說:「好,好。」叫他們快點前進。我看了真愛笑。周總理看起來就鎮定,真誠許多,竟然是和大家作揖,還跟大家道歉,說:「讓大家受苦了。」我很佩服。鄧主席我好像沒看到,不知道去哪裡了。

    今天的大地見到我們很歡喜,如果他們有身體,應該會開心的跟我們招手。因為他們已經換過好幾批不同的靈體了,早就知道這裡隨時會被超度,所以很歡喜的等待。光到了、天樂「南無阿彌陀佛」到了。有些吱吱嗚嗚的念出佛號,大家的口音不同,但都念的很真誠,我佛慈悲,他們被蓮花給載走了。

    小河流水被阿嬤洗的很乾淨,歡喜地跟我們招手,他們看起來很自在。我看到他們優游的樣子,也好快樂。

    回到香光大佛寺後,見到未來的香光大佛寺,有許多出家眾,各個莊嚴法喜,許多人往這靠近,為得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佛法。佛法開始興旺了起來,世界變得很祥和。這是賈伯斯看到的未來式。很快會實現的,大家放心喔!南~~~~~~(賈伯斯唱著)。阿彌陀佛。

   

賈伯斯

「老兵」

 

 

 

 

Steve Jobs 賈伯斯

「老兵

 

2017/09/28 AM 4:48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藍藍的天和大海連成一線,艷陽高照下,動物們都出來覓食了,有的是獨行俠,有些是一家親。賈伯斯漫步在一片樹林當中,享受新鮮的空氣,摸摸粗粗的樹皮,蹲下來看看蟲兒。我好像跟萬物融成一體的感覺。也許在靜下心,我可以和他們對話,一切都很自然的。以前賈伯斯很想要有所成就,很想要改變世界,現在想一想自己很傻。改變世界就應該要向阿嬤一樣把大家都轉善,都轉好,才有必要發這個願。如今賈伯斯很快樂,不想再去想過去種種的不對,就當下努力彌補吧!最近常仁在幫四眾弟子們發現自己的內心世界,雖然很難面對,但大家有這麼好的機緣,可以改變自己,徹底改變過去一直以來跟隨的習氣,賈伯斯很羨慕。如今的世界,講真話的人不多了,願意接受、願意聽的人更少了。但為了要成佛,什麼都要面對的。賈伯斯給大家一點鼓勵(做了個加油的姿勢),樂見未來大家都純透淨亮,像顆鑽石般閃耀虛空。

今天賈伯斯在山中,周邊圍繞了幾隻蝴蝶,賈伯斯向他們吹氣,好像很有緣,佛光到後,原本在森林裡的靈體都被帶走了,但就有一顆石頭,我看他還是原本的樣子。我問他幹嘛不走,石頭:「這是我的家,我不能走,我已經習慣生活在這了,我不做沒把握的改變。所以就算有耳聞聽大家說,光來後會帶我們去好地方,我也不去。我守護屬於我的地方,屬於我的身體。」賈伯斯:「阿伯,可是你的家就只有你站著的這片泥土地耶!身體都是這顆硬石頭,這樣你不放下嗎!」石頭:「你不是我,你不懂我很珍惜我現在的狀態,我是一個知足的人。」賈伯斯:「不懂,阿伯可以講清楚一點嗎?」石頭:「我是一個老兵,歷經那戰亂的時代,原本很好的家庭,就因為散亂被打散了,大家都往不同的地方去了。我是家中最小的兒子,原本長的斯斯文文的,但逃出家鄉後為了生存,加入了陸軍。在怎麼樣苦都至少有苦飯吃。陸軍需要一直行軍,我從來也沒問過都底要走去哪,就是跟著,傻傻地跟著,行軍的路上不是一切都這麼順利,有時會被當地的原住民攻擊,他們會為我們要侵襲他們,所以帶著武器,殊不知我們只是想找個晚上可以睡一覺的地方。有時候為了找點吃的、喝的和晚上睡的,會引發一些沒有必要的衝突,也有一些弟兄們適應不了一再的移動而病了,有些死了就被找一處給埋了,有一些病了就被留在當地。留下後也只能看自己命運的發展是存或亡了。在軍隊的生活從年輕到老,大家叫我老江,這制式化的生活,讓我有我的固執,我的執著。老江這一生,一個老芋頭,沒有什麼欲望,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偶爾會堅持己見,我就一個人,沒有娶太太,我不喜歡改變,所以就當個軍人就好,當軍人後,我的身材變得高大魁武。每個月的軍餉,對我一個人來說,沒有什麼用,我就託人把每個月七成的薪水給孤兒院,也沒有很多啦!就一點點心意。休息的假日就買點好吃的帶去孤兒院,園長是位好心的婦女,家境很好,收了些戰亂後找不到家的孩子們,我很感動,所以常來這陪陪孩子,我話不多,但孩子們帶給我快樂和欣慰,看著孩子覺得自己的人生不是就這樣而已。孩子們一批批的長大,有了各自個成就,我老江則從叔叔的稱謂到如今是爺爺了。看到孩子們的成就,有的當了很有愛心的老師,因為知道自己很苦,所以對孩子特別好。有的跟老江一樣當軍人去了,為了國家效忠、有的用打工賺來的錢做點小生意,也成家立業了。老江看著一場一場不同的人生歷練,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並不害怕,也沒多想。自覺腳越來越重,好像漸漸的走不動了,退休後,自己租了個離孤兒院很近的房子,孤兒院的孩子常常會來陪老江,真心地把老江當家人,也為了報恩。老江此生沒有遺憾。老江越睡越多了,夢境中常常到很美的山林間,享受呼吸新鮮的空氣,手揹在後頭,很享受風吹來的感覺。

就在沒有呼吸後,老江進到夢境中的那片山林裡,成為了一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石子。一生結束了。這是我老江的故事,我知道我當石子,我並沒有想要改變什麼,請尊重我的選擇。賈伯斯聽候,不知道該怎麼勸他,只問了一句知不知道西方極樂世界?老江:「不知道」賈伯斯再問:「那知道阿彌陀佛嗎?」

老江:「稍微知道。」那可以請你念一下嗎?老江:「不要,不想亂念。」賈伯斯有點喪氣,昨天成功度了一隻鳥,今天怎麼度不了一顆石頭,只能告訴自己緣分不具足。至少他知道阿彌陀佛,至少他也安了一個善心,有朝一日還是會有救的。

今天善心白衣軍團所擴及範圍更大、更廣、更深。大夥浩浩蕩蕩到了大地後,啪的往下幾千、幾萬層,速度之快,像是瞬間移動,為大家安裝了善心和南無阿彌陀佛。也在天空上,嘩的散開,為雲端的每一個粒子安裝,也進入森林當中,為大樹、小樹、石階、蟲子、小鳥、蝴蝶安裝,還有大海當中的水粒子、大小魚、鯊魚、烏賊、烏龜等,其實每個所到的區域都是看不到邊的,賈伯斯看得目瞪口呆,也觀想那善心機器一直發光,一直散開到全身,這是賈伯斯唯一會做的,也在跟阿嬤學習心量。今天賈伯斯又更自在一些了,臉上掛滿微笑,到哪都在笑。蟲子嗨!樹木嗨!空氣嗨!小鳥嗨!風神大哥嗨!大家要當個快樂善良的一分子喔!大家都是未來賈伯斯在西方的夥伴,所以賈伯斯先微笑跟大家結個善緣。阿彌陀佛。

 

 

 

賈伯斯

「白衣善心軍團」

圖片來源:Google

賣場內的物品也都走出靈體往光去,所以賈伯斯生前動畫公司所拍的玩具總動員是真的,差不多他們就是這樣…

 

 

 

Steve Jobs 賈伯斯

「白衣善心軍團」

 

2017/09/27  AM 4:49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呼!我才剛回來。現在賈伯斯在法界虛空界好像也小有些名氣。名氣來自於「跟在蘇佛身旁的指揮家」,這是我自己想的啦!因為每天常仁跟我都跟著阿嬤去超度啊!所以大家應該多少撇過我吧!阿嬤旁的金剛護法,一個外國人、一個出家人。我說的真好聽,其實大部分時間都只是跟著,但講小弟不好聽,也沒面子嘛!雖然賈伯斯在超度上發揮不大,但每天寫文章介紹,也是加減有做些事的。

            今天到了一個大瀑布,在一個深山當中,沒有汙染,很有靈性,賈伯斯除了看到瀑布的水分子,水裡的大石頭,還看到一些靈體在瀑布裡玩得很開心,是仙子嗎?他們笑得好開心,似乎很享受這裡的空氣和水。我懂他們放鬆的感覺,因為閉眼後聽到的是嘩搭嘩搭的流水聲,在聽仔細一點,有靈體們嘻笑的笑聲,他們好像把瀑布當成溜滑梯,咻~~~。就當大家還在自己平常就習慣的空間,誰有注意到白衣善心軍團們來了。先安個善心、善念,佛光注照,衣服脫掉。大家還在問號當中,就被光接走了,做佛去。我向他們揮揮手,祝他們好運。

             捷運站的人,一聽到逼逼逼~大家一窩蜂的往前擠,前胸貼後背了,還要擠,不過我看了一下是東方國家比較會這樣,西方國家相對有種慢速感。終於擠上車後,大家開始拿出自己的寶貝手機,滑阿滑的,再戴上耳機,有些則是看著影片,對寶貝機子笑起來了。那是因為現在人手一機,不然對一個固體笑,人家一定覺得你瘋了。上車後的人們,坐著的滑手機、站著的也要滑手機,百分之九十在捷運上的人都會拿出手機。捷運當中無限多的空間,因為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空間當中。大家被佛光淨化以後,好像水泥頭腦變得稍微活絡一點。賈伯斯看了一下大家都頭部,怎麼都像打結一樣,思惟蜘蛛網遷來遷去的,煩惱很多,搞的臉看起來很累,又有點灰。佛光照後大家的頭部跑出很多的圖像,似乎都是裝在腦子裡沒有用的東西,不過大家出來的影像都不太一樣,畢竟入眼識的東西不太一樣。手機相對於人類的頭部單純了一些,好像被剖開一樣,所有零件內含有之眾靈全數飛出。猶如蝗蟲過境的畫面,就是這種感覺。讓人打個寒顫。

             賣場內的物品也都走出靈體往光去,所以賈伯斯生前動畫公司所拍的玩具總動員是真的,差不多他們就是這樣,只差在賈伯斯讓他們以有身體的方式呈現,其實他們都沒身體。他們在自己的空間當中,跟我們也互不相干。所以也不用覺得害怕。人類對靈體世界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好奇,就像之前美國所拍的電影【博物館驚魂夜】一樣,到了晚上博物館裡的東西都會動。其實很多東西攤開來講後就會覺得沒什麼,靈界的生活跟我們是差不多的。

             今日賈伯斯在天上飛,跟著鳥兒一起飛。今日阿嬤超度無量無邊的鳥。挖!好多品種。有大鳥,張開翅膀,聲音拍搭拍搭的,被他打到肯定很痛。嘴巴尖尖的老鷹、彩色的鸚鵡、白鷺鷥、體型小小的鳥兒跟著家族們一起飛,也有肚子大大的鳥。很壯觀的場面,一起往光前進。飛在他們旁邊很涼也有一種氣旋,但是會一直被掉落的羽毛給打到。我正在觀察每一隻鳥的型態的時候,突然有一隻不專心的鳥撞了上來。賈伯斯被他嚇了一跳。轉頭看了一下,是一隻小小鳥,好像很活潑、有點躁動,人類是走路不看路,他是飛翔不看路。看他就知道很懵懂,問他說:「你是不是常常飛一飛會撞到東西啊!」鳥兒說:「你怎麼知道?我有這麼容易被看透嗎?」賈伯斯:「對啊!

你看起來很呆。」鳥兒說:「什麼?我以為我很聰明。」賈伯斯:「你可能自我感覺良好吧!等等,你是誰啊!又不是鳥,怎麼會……在我們鳥群中。你混進來的?」賈伯斯:「不~我是白衣善心軍團的一員,我是沒有什麼功夫的副團長。」鳥兒說:「不懂。」賈伯斯:「你現在是鳥靈,為何你當鳥啊?」鳥兒說:「我很活潑耶!很喜歡幫忙去田裡幫忙家裡做事,享受土味、碧海藍天、蟲鳴鳥叫。可是媽媽偏偏要我當個書呆子讀書,我不喜歡啊!自從沒去田裡幫忙後,身體就變不好了。每天揹厚厚的書包,看著大地間都那麼自在的樣子,我好羨慕。後來十歲就死了,我去當隻小小鳥,我很開心,也很喜歡現在這個樣子。」賈伯斯:「你真的是書呆子耶!現在大家都流行去西方,誰還想當鳥啊!你很退流行耶!」鳥兒說:「是這樣嗎?」賈伯斯:「是啊!Follow me.(跟隨我)」鳥兒說:「OK.(順便比了個手勢。」鳥兒不知道自己剛已經被佛光照到,變成人了,嘴裡還在啾啾啾~(鳥叫聲) 賈伯斯:「你當人哩!叫什麼啊,跟哥哥說一下。」鳥兒說:「我叫蜜雪兒。」賈伯斯:「走吧!做佛去。」鳥兒隨賈伯斯走了。這是賈伯斯第一個成功勸去西方的成功案例。挖!賈伯斯成功了。於是開心的邊吹口哨、邊飛。

              今天白衣善心軍團去走山、也去海底、範圍是無邊際的,大家都搶最快的時間來幫助宇宙間的萬物。大地、蟲子、泥土、空氣,善~~~南無阿彌陀佛。大家的臉都轉善了。雖然宇宙間的磁場很微細,但賈伯斯有感覺一天比一天好了!尤其是白衣善心軍團成立後,正向的磁場更快速的成長了。賈伯斯微笑的結束今日的超度活動。明天要更慈悲,才可以幫助更多眾生。阿彌陀佛。

 

 

賈伯斯

「霧中男孩-馬芬」

 

 

 

 

 

 

 

Steve Jobs 賈伯斯

「霧中男孩-馬芬」

 

2017/09/26 AM 4:40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啪!像煙火一樣,大家散開了,有看過兄弟出發時都是大哥站在最前面,後面跟著穿黑衣的小弟嗎!這次不同了,我賈伯斯拿著一個喇叭跟宇宙間宣布。「大家好,我們是穿白衣的善心軍團」,用軍團形容是因為站在阿嬤身後的菩薩無量無邊。阿嬤站在最前面,賈伯斯和常仁在斜後方,再來就是無法計算的宇宙菩薩。我們太亮了,飛到哪一處都會被注意到。我們就是要讓大家注意,因為我們要每個人都安一個善心,都有善念。我們邊飛還邊有佛號繚繞,大家的臉上都掛著真誠的笑容,享受在幫助人的法喜當中。賈伯斯沒有宇宙菩薩的本事,只能在旁邊幫忙唱佛號,觀看這一切好事的發生並寫下跟大家分享。我們去了宇宙間做這件好事也是善事,宇宙菩薩進入頭部、心一轉,挖!地球要沒有壞人了。還有很多的生物、看得到的、看不到的,也轉善了,我們經過哪,那的菩薩便得到這個善利益。大家也都聽到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了。等哪一天他們因緣到,就可以和我們一樣碰到阿彌陀佛了。這一切發生的速度都相當的快速且瞬間,沒有這個速度沒辦法救人,阿嬤飛的速度很快的,大家當然也就引擎全開。大家臉上的笑容好像講著,不知道會有這麼殊勝的事發生,壓根沒有想過。賈伯斯也沒想過,一個外國人,死後可以有個功夫高強的華人阿嬤。其實死後也沒有什麼種族分別。不管你生前來自哪一國,成了靈體後,溝通好像就沒有所謂語言的障礙。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就可以聽懂了。

今天的賈伯斯去霧裡玩了。霧裡灰濛濛的,有點濕氣,還蠻舒服的,就在享受其中時,不知道哪來的一雙眼睛,突然見到霧裡竟是數不完的靈體。原來霧裡的濕氣是有一些眾生菩薩在哭泣,但也有些在裡面跳舞。退退退,退出來。沒見過這樣…有點嚇到,尤其是跟霧裡的菩薩對眼時,心裡撲通一下,第一時間的表情是不能騙人的,馬上在保持鎮定。先轉過身,吸了一大口氣,試圖要讓自己鎮定下來。聽到有一個聲音,ㄟㄟㄟ~是叫我嗎?不要叫我啦!要幹嘛,我還沒恢復冷靜,先等等,我不想當個丟人的大丈夫。明明我已經到西方了,怎麼很多習慣和反應好像還是存在啊!肯定是我還沒改。先不想這些。臉部保持微笑,轉身問:「哪一位啊?」有個聲音「是我啦

!是我啦!在你的右手邊,看到沒?」聲音聽起來稚嫩。賈伯斯:「什麼事嗎?」右手邊的霧:「我看到你頭上有光環,看起來好厲害,我沒看過的,我可以跟你做好朋友嗎?」賈伯斯有點驕傲的微笑說:「可以啊!不過我這光不是普通的光喔!是來自西方,阿彌陀佛給我的光,不是輕易就可以得到的。這光可以給人溫暖喔!」霧:「挖!(拍手拍手)那你一定要跟我當好朋友,拜託。我叫馬芬。我當霧很久了,約有七百年吧!你願意接受我嗎?應該不會瞧不起我當霧,又是一個小男孩吧!」賈伯斯:「不會,我頭上這光環代表的是要平等。我不會看不起人的。」馬芬:「那就好,那握手。」賈伯斯觀想和他握手。馬芬:「大哥哥,我可以這樣叫你嗎?」賈伯斯:「可以,我現在確實很年輕。」馬芬:「你可以教我怎樣可以得到像你一樣的那光嗎?」賈伯斯:「這簡單,你先跟我一起唱一段歌,這樣你要得到光的希望就會提升到百分之六十。開始了,準備。南~~~~~~ ~~~~~~」馬芬:「挖!好好聽喔!我要學,南~~~~~~唱這樣對嗎?」賈伯斯:「不錯,給你B+,必須要唱到A+才有辦法得到光。還有,你有看到前面有幾位師父嗎?他們那有光。」馬芬:「看到了,比你的大。」賈伯斯:「你這囉嗦的小孩。我跟你說,你等下就唱這南無阿彌陀佛,不要回頭,往師父那飛,聽到沒?」馬芬:「喔!那你呢?我們才剛作好朋友,要分開了嗎?」賈伯斯:「不會啦!你記得我叫賈伯斯就好,以後你想到我,我們就可以見面了。你先不要管太多。我剛交代你的,你都會了嗎?」馬芬:「會了。」賈伯斯:「好,現在我們開始唱佛號,你開始往前飛,千萬別回頭,臉要笑喔!」馬芬:「好。」馬芬跟著許許多多的霧往前飛,大家恢復了人身,給祖師大德接走了。我替大家感到高興。今天交了朋友,賈伯斯也很歡喜,相信我跟馬芬可以在西方見面,我可以分享很多超度故事給他聽,他肯定是最捧場的聽眾。霧菩薩走後,露出來的是朗朗的天空。天氣很好,陽光讓人舒服。賈伯斯閉眼做了一下日光浴。放鬆一下,好舒服啊!

賈伯斯進到了一片樹林,樹林濕氣很重,土味特別重,應該是一片雨林,應該是土質好的關係,蟲子特別肥美、樹葉特別大片。佛光注照後,雨林裡的動、植物、蟲兒和泥土不斷的往上,跟著光走了,光罩後大家變回人身,無量無邊的往上,又是無量無邊的往上。原來看起來戴皇冠的蝴蝶是土著公主,皮膚黑黑的,但很漂亮。肥美的蟲兒是一個年齡壯年的男子、葉片走出了個婆婆,看起來很和善、泥土中走出了一個樵夫,我只形容所見的百分之一,無量無邊的人,往光去了,當然伴隨著佛號,但我不確定他們有沒有念。

耳邊充斥著人群嬉鬧講話的音聲,大家臉上掛著笑容,心卻是很空虛、不安。這是普羅大眾的現象。賈伯斯觀想「佛」字讓他們安心,這是跟阿嬤平日在幫四眾弟子請眾時所做的一樣。不確定有沒有幫助到人們心安,但賈伯斯觀想後的心很安。賈伯斯在人群間像個快樂小鳥般跳耀,嘴裡哼著佛號。相對於人群,賈伯斯是西方人,如今也是個潔白透亮的靈體,是如此的逍遙自在。再拿喇叭出來,觀想站在地球的某一角,應該是大家都可以聽到的地方,跟大家再次宣布:「念佛,念佛不用死喔!西方極樂世界太美好了。大家快來喔!大家快來喔!」

大喊完後,收起喇叭,腳步輕盈,回到香光大佛寺,跟隨大家念《無量壽經》。這時已經到了十八品「超世希有第十八…」

賈伯斯出去玩太久了,要念經了。阿嬤說不能一天不念經,賈伯斯要聽話,阿彌陀佛。

賈伯斯

「垃圾魚」

 

原來垃圾魚的前生是一個愛撿垃圾和資源回收的阿公…

 

 

 

 

Steve Jobs 賈伯斯

「垃圾魚」

 

2017/09/25 AM 4:50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你看過星光大道明星進場,大家瘋狂的樣子嗎!就算不是現場看到,至少也看過電視吧!那你看過佛在宇宙間發光,眾靈們也瘋狂了,終於看到希望,大家都不知道等多久了。數目是無法計算的,如果硬要用人類懂得來形容,那可能就像細菌的感覺,雖看不到、摸不著,但隨時都在,而且數量是細到無法計算的。但這些的前提是要人道的發心,要有這個臭皮囊才有辦法讓超度盛事現前。法會絕對不是擺很多供品,心意充足就夠了,有可能吃不滿意的鬼,會附到參與法會人的身上。整場法會結束後,明明沒幾個小時,大家都哈欠連天。主法可能也要休息一整天。因為身上背上的眾靈可能是參與法會人的好幾倍。如果不介意,賈伯斯可以幫你計算一下。一層、兩層、五層、十層,在後面的太裡面了,看不清楚。至於進去了可能就無法再出來了。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他們來是要去西方,是要離苦,不能離苦只能先待著,再想想其他辦法。應該也要榮幸他們看得起你,所以才跟著你。一切都往好處看。

            到了,到了。大家都到了。阿彌陀佛到了、觀音、勢至,祖師大德、還有無量無邊的菩薩也到了。大家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帶眾生們往西方。如果你有佛眼就會看到這一幕有多殊勝和令人感動。法會專用的六字洪名南無阿彌陀佛響起。阿嬤手一揮,我們就出發了,到了北京後,有幾個超度重點,第一個就是北京天空和沙塵暴,別看沙塵暴,是很微小的粒子組成的,之前介紹過的東方三台柱也到了。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我看到只有尊敬的周總理是穿著出家的衣服,面容莊嚴。佛光伴隨佛號到後,阿嬤千百億化生,把空間打開,祖師大德慈悲的在另一方準備接引眾生。嘩~佛光到的地方,眾靈就出來了。大家也各自接引自己的有緣眾生走。北京故宮和上方天空阿嬤也有特別超一下。那是幾個年代的首都,發生過不少事,不管是古代的慘案還是後宮宮於心計所害死的,還是皇上為封口所殺的。天安門事變之犧牲品,如今死後稱為亡靈。也還有幾個相對重要的歷史首都,西安、瀋陽等。所謂歷史的軌跡,是真實還存在的。在自己所想之空間當中,互不相干。恐怖事件的受害者一出空間後,受傷的身、心靈恢復了。他們是笑著臉往光去的。賈伯斯替他們高興。毛主席和周總理的紅衛兵從空間中走出,見到他們所尊敬的主席和總理,相當滿意的往他們那去了。

              到中國最大的黃河、長江死,出來了許多的將軍、士兵,他們是戰死被丟進河裡的,多少年過了,當時的家人死後,已經沒有人會想起他們,只剩下這條受苦的靈還在痛苦的記憶當中。黃河從上游到下游各夾帶著不同的靈體。看過黃河水的人都知道,水的顏色名副其實是黃的。來說說賈伯斯看到一個很特別的魚。垃圾魚。他的面容看起來嚴肅,也看起來營養很好,很大隻。他是河裡的親善大使,大家都喜歡他,因為河裡不要的廢物都可以丟給他。他都很歡喜地接受。西方的賈伯斯現在越來越明了,已經不需要去問他們為什麼會變這樣。很神奇的是,賈伯斯自己可以看得到了。可能也是當小佛當久了,找回了些本能。垃圾魚的前生是一個愛撿垃圾和資源回收的阿公,阿公並不是一個沒有錢的人,那是他的興趣,他喜歡在路邊撿回收去賣,只要是可以賣錢的他都喜歡檢。並不是因為他很貪心,是因為小時候的家境不好,他都是這樣去路邊檢可以賣的東西來貼補家用的。漸漸的養成了他的習慣。他總是把家裡堆得亂七八糟又發臭。他就住在離黃河很近的地方,有空閒時會沿著岸邊撿垃圾。死後的阿公,他叫阿旺啊!鄰居都說他名字好,但怎麼好像今生都沒有旺起來過。阿旺不太在意別人講的話,也可能阿旺早就進入了檢垃圾的空間當中。大家給阿旺取個錯號,叫「環保旺」。環保旺死後就去了黃河裡面當環保垃圾魚,阿旺沒忘過本業。說起來這也是一種執著。一種活在過去的執著。賈伯斯用手比劃一下,環保垃圾魚大約有六十公分長、三十公分寬。總之就是營養很好就對了。阿旺雖然執著檢垃圾和回收物,但可能也因此積了點德。阿嬤去超度的時候,他才可以順便被帶上來。光罩下,環保垃圾魚恢復成阿旺。帶著斗笠,穿著棉麻的白上衣和八分長的黑長褲和一只大黑掃垃圾帶。阿旺還是帶著他生前最喜歡的配備往光去。

            長江底下則是有消失的村落,可能是被無情的大水給淹沒了,大家還存在原本生活的記憶當中,有些則是停留在被嗆死的當下畫面。佛光注造下,所被帶上來的眾靈不可計數。有原本就生活在裡面的動物、植物、有人類之靈體、水分子,如果以香光大佛寺寫牌位的數量來計算的話,就是無量大數,這就是中國的千年河流。

          對了,阿嬤似乎希望我分享一下昨天浩浩蕩蕩的畫面。阿嬤的智慧非同反響。如果你有看前面的文章,你就會知道阿嬤感動了無量無邊的宇宙外魔轉為菩薩,大家現在都把善良的那面給拿了出來。阿嬤帶著看不到邊際的菩薩們前往中國,到中國後,啪!瞬間大家去了各自的崗位,把所以心裡所想的壞東西都帶出來了。安了一個善和南無阿彌陀佛。中國要恢復大同之治,不是不可能了。當然東方三台柱看到自己子民們的變化,也笑得合不攏嘴。

    三時繫念法會,整個地球、甚至全宇宙都在轉動,微細在微細的眾生菩薩被轉往西方極樂世界。蟲兒、砂石、冰山一角、微生物、細菌、鬼、天人都作佛去了。還好多好多,一時間也說不出來。反正你可以想像到的,應該都有受阿嬤超度過。阿彌陀佛慈悲主法,無一不超,無一不是阿彌陀佛的孩子,這就是佛的大慈大悲。宇宙間的大眾,都回歸阿彌陀佛懷抱吧!賈伯斯替阿彌陀佛向大家呼喊。感恩。下台。

 

 

法喜充滿的賈伯斯親筆

這些還只有入門

 

這些還只有入門

 

 

2017/09/24 AM 04:29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殊妙佛事,我想你們也應該感受過,或者看過,所謂法喜充滿,沒有絲毫壓迫感,快樂、清涼又自在,處處皆是法味,且無時無刻都是開悟的絕妙時機。
   你若是會看人,而懂得內觀自省,你會是個有用的真修行人,因為你時時保持覺性,開悟絕對在不遠處,但這樣的人太少了,多半都是稍稍會看人,就把自己唯一的通路又給塞滿了雜物,剩下的只有自想自是的直覺,一點功夫也沒有,而且再也很難展現,看了都是別人的問題,自己一點問題也沒有,這樣的人太愚蠢了,不曉得自己也正在看自己,永遠缺少即時求進步的機會。
   為什麼會有六根,而有六識,向外求證,迴光返照自己,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才明白如何改變,這叫做修行,時時的修正調整自己的行為舉止,若是只有單方向的一直向外探究,而絲毫不知道自己的變化,那該如何即時止住自己的疾病惡化呢?只有改變,修調過後的自己,才不會受病,身體所有機能才不會受損,因為這樣的自己會是最平靜,最平衡的狀態。

「風婆婆」

 

 

 

 

Steve Jobs賈伯斯

「風婆婆」

 

2017/09/24 AM 4:37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挖!空氣越來越好了,碰起來好輕柔、舒服喔!再也不用鼻子裡一團黑了。看起來都是鳥語花香,小草隨風擺動,看起來好自在。千年大樹釋放出芬多精,動物看起來在他習慣的路線遊走,葉片和花瓣上有大大的露水,看起來清涼舒服。賈伯斯大吸了一口氣,空氣中土地溼氣的香味,讓頭腦很清晰,微風徐徐、賈伯斯閉眼享受著風吹到臉上的感覺、聽到啾啾的小鳥叫、湖水澄清,賈伯斯把腳放進去,冰冰涼涼的好舒服、腳邊有小蝦游過。賈伯斯嚇一跳,怕腳被他給夾了,趕緊收回。這是大地回春後賈伯斯樂在其中的景象,與大家分享,未來的未來,地球會變回這樣的。靠得是無量無邊的超度和無量無邊的善念。大家又變回和平相處,沒有任何的爭奪,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阿嬤所超度的風兒有強風、龍捲風、有大風、小風,風中所夾帶的生物都有所不同,有些是他們的家人、有些是好朋友、有些是在路上認識的,總之和他合得來的,就一起隨風飄。所以一團風兒裡面有好多好多四面八方,不同名字、個性、習氣的眾生菩薩。阿嬤的佛光一照,大家都被帶出來,胖瘦圓扁不一。龍捲風裡的眾生菩薩,就這樣捲著捲著出來了,畫面看起來很有趣。這龍捲風是個風婆婆啊!好特別喔!白頭髮、臉有皺紋、老老的。請問風婆婆為何當風婆婆,賈伯斯只聽過虎姑婆,沒看過風婆婆。風婆婆開口:「你這小子打哪來的?問這麼多幹嘛!」賈伯斯被婆婆的口氣嚇到了。有點結巴的說:「我是來自西方的賈伯斯。」風婆婆原本不想理我,一聽到關鍵字「西方」眼睛都亮起來了。馬上臭臉轉笑臉,說:「小夥子你來自西方,你怎麼能到得了西方?」我回答:「因為我有一個跟別人不同的阿嬤,功夫高強,一般人是不懂的。」婆婆說:「該不會…該不會…是…蘇佛?我聽說過了,只有他有這能耐送人去西方。」賈伯斯說:「答對了,你有獎。」婆婆聽到我輕浮的語氣,皺了一下眉頭說:「那你阿嬤勒?」我說:「飛在前面,光那麼大,你沒看到嗎?還是…要不要戴老花眼鏡。」不知怎的,就是想挑戰一下婆婆,因為婆婆很兇。婆婆說:「看到了,看到了,他回頭大聲的和風中的眾生菩薩說,大夥,我們有救了。」婆婆變回好口氣說:「請問如何去西方?」我回答:「聽到天樂了嗎?要跟著唱南~~~~~~」婆婆點點頭:「回頭再跟他的親朋好友說。」賈伯斯吸了一口氣,稍微免強的露出笑臉,表情準備好時,開口和婆婆說「我可以幫忙你們,我可以幫你們押後,你們只管唱佛號,就可以往西方前進了。」賈伯斯在學慈悲,就算人家兇我,我也慈悲,雖然練習的有點免強,但至少是好的開始。婆婆開始吆喝大家唱佛號,賈伯斯在後面護著他們往前。這是今天發生的事,也是好玩啦!每天賈伯斯都在努力學習,不可以當個丟死人的人,要進步。賈伯斯到了大學的校園,觀想自己騎著腳踏車,後面一條長長的線,載著賈伯斯虧欠的機子(手機)眾靈們,他們有些玩電腦和機子(手機)玩到反應遲鈍,動作有點慢,這樣可是來不及往西方的,每天超度的時間很固定,沒多也沒少,要好好的把握。所以我觀想我載著他們,腳踩踏板採得很快,順便當個運動。呼呼呼!有點喘。不要腳踏車了,改觀想用飛機載,我本人開飛機,往西方飛。呼~好多了,不會像剛剛那樣,後面很重,又要一直踩,累死人了。阿嬤已經先去別的地方,現在是我超我自己眾靈的時間。常仁則是會飛到宇宙外,和過去的老鄉好或是認識的宇宙菩薩說法,希望他們可以棄械投降。好像不能這樣講,我說錯話了。我想說的是,希望他們都可以加入救世的行業。轉行的意思啦!也不是轉行。就是換一種方式控制人,使人向善。越描越黑,不講了,他們各個武意高強,不能得罪。

    跟著阿嬤到一片大地,阿嬤觀想整片大地往西方去,一片大地裡所含納的眾生是無量無邊的,光是泥土,就已經是無法想像的多了,阿嬤一拉大地,在草堆和土堆裡面的蟲子,有些就掉出來了,因為晃動太大了。不過掉出來,倒不是大問題,阿嬤一個都不會漏掉。但是…賈伯斯被那些掉出來的蟲子撞到。一撞、二撞、三撞、四撞…你們小心點(有點大聲的口氣)。話一出後,賈伯斯後悔了,因為太不慈悲。對不起,我錯了。我自己退旁邊一點,是我擋住路了。

    對了,阿嬤在超度畜生道的時候,我看到很多被切成肉塊的動物,瞬間回復成原本的樣子,在瞬間脫掉畜生道的身體變回人類。這是神奇的魔術,但我看這些動物好苦喔!他們也曾是人耶!如今被喜歡吃肉的人類給宰殺、切塊。大家還要做這麼殘忍的事嗎!他們也都有感受的,如果你是他,你不苦嗎!苦的話,那還要吃肉嗎?我為那些動物發聲,希望人類可以慈悲的對他們一點,不要再吃肉了。

外面超度一圈回來後,阿嬤開始超度四眾弟子的眾生,賈伯斯也站在旁邊看。有些眾生站在四眾弟子旁邊,有些有念佛、有些愛念不念的、有些看起來很怨,就盯著四眾弟子有沒有認真念,如果閉了眼,他們有權限可以打你、推你、踢你,但也不能太過火啦!總之就是要把你們叫醒就對了。如果四眾弟子睡著了,眾生也會越來越睏,也跟著睡了。睡了後,他們也可能會撞到其他眾生。而其他眾生則會對他們搖頭。一切都跟你本人的習氣一樣。所以賈伯斯勸大家還是要保持清醒比較好,如果想睡就自己捏一下大腿,不然就等著眾生捏你好了。不是要嚇唬大家,就是大家必須對自己的眾生負責,必須帶動他們念佛,自己也要發願去西方,這樣眾生才會跟你一樣想去西方。必須了解眾生與我是一體的。身體的這痛要忍耐,說不定是眾生想出離了,也說不定你想了什麼不該想的,把眾生給引來了,所以需要受報一下,要心甘情願。抱怨的話,小心眾生給你一個當頭棒喝。四眾弟子大福報可以送自己的眾生去西方,要好好把握喔!

    今天是中峯三時繫念法會。來了,來了。歡迎大家,好多人來了。不,是好多靈來了。等下九點,往生西方的盛會就要開始了。大家快來喔!大家快來喔!那邊的袋鼠不要在吃草了,該要當回人了啦!快點來。遠方的雲朵菩薩,快點,快點,在飄慢一點會來不及,早點到比較好,才不會站太後面,雖然不會看不到,但應該誰都想要站在搖滾區吧!賈伯斯忙著招呼。今天就先講到這了。掰掰!

賈伯斯親眼所見寫下

賢首國師開示《面對》

第四次訪問賢首國師

「唯有依著佛陀及實證實修者的教導,才能在染淨難分的環境中一一突破,脫塵而出,才能有所為的救度自己及救度眾生,所以才有所謂的事業、佛事。猶如一個善良的園丁,有一大片園地需要耕耘、經營、灌溉、拔草,才能在這片園中長出芬芳的花朵……」

閱讀更多

沒有一人是壞的

沒有一人是壞的

「真正的修行人,眼中應該沒有一個惡人,因為世上只有一個一個需要被開導的孩子,看見這麼多惡相,心中應該要明白自己要精進,因為世界正等著你幫忙開導,這就是修行人應該要有的觀念,而不是淪為塵俗一般,一起議論是非,那又何必清淨修行呢?……」

 

 

 



2017/09/23 AM 04:43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生世而過,為何孟婆湯從中隔?原因無稽之事何必談?冤眾相隨實也需一吐冤氣,非是不可,但適可而止,戲已落幕,再掀前演,老生常談,何有意義,但其實每一樁事,每一場的因緣安排,決定都有他最善美的意義,大家可以不必將這些際遇視為最普通,或最糟的事情,任何不必要的思惟與情緒都是多餘的,一場老掉牙的戲碼,你再添上任何的味素,也不會再度上演於螢光幕前,只有自己黯淡的再次落幕,人間寥寥,沒有這個必要把戲演糟,純善、純美的演一場好戲,戲裡的寓意可以學上,那才是最為重要的事,其他教育以外的都叫做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