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作者:

澳洲香光大佛寺

江味農居士 「修行可凍齡」

 

 

 

 

江味農居士   

「修行可凍齡」 

                   

2017/08/05 AM 3:47  主筆:釋法璽

法璽:法璽想請江味農居士慈悲,為我們再詳細說明生病過程的情形,能夠讓修行人當作修行上的借鏡,感恩江味農居士慈悲,阿彌陀佛。

江味農居士:
   (淺淺微笑)能夠如此之問,確實高明,我確實病的不是自然,並不是說我修得有多好,而是修行人本來就不應該生病,雖然我已經在前段說明了,是大量的冤親債主現前,及干擾往生西方,的確其中還有許多真相並沒有人知道,也從未有人探究過,香光大佛寺真的很不一樣。
    我真的如蘇居士所言,我有進入空間,常常是在微細的剎那間,大約在四十多歲左右,我在第一次巨大的失落,那時是我的妻子剛剛去世,我結髮多年的妻子,那時我真的很難過,甚至有種看破紅塵的想法,但依父母所願,我再娶了,可是我與她之間沒有感情,就是名義上的宣章,那一陣子,我的人生跌落谷底,我常常在夢裡遇見我的第一任妻子,她怎麼還是這麼美麗與溫柔,她伸手向我邀約,我投入她的懷抱,哭得好慘,我要她不要走,就這樣我經常在夢裡遇見她,一直有了一年多左右,這心上罣礙的人才慢慢淡化,我才真正放下這段刻骨銘心的感情,恢復正常的生活,但是這些一年間的夢境,已經讓我失去了一魂,一直在我所喜歡的氛圍之中,永遠與我的妻子在一起,但我的身,並不知情,也尚無大礙,這些從我的雙眼可以看出,是滿滿的情意。
   中年過後,我收攝身心,皈依三寶,頓悟佛門真理,金剛般若,我深入經藏之中,樂此無彼,我經常廢寢忘食,自古從未有人真正講演金剛經的奧妙,味農當下發願,要完成修學金剛經的筆記,仔細探究其中的殊勝,但當時味農不過初入佛門,雖有多年持誦金剛經的經驗,但其實還很初階,開始味農參與了許多的佛事活動,還有接受要約,又與大德們修學了一些日子,味農才真正敢發言講說,只是用分享的心態,當時味農接觸金剛經典已經近四十年,時間是很久,但深度還是不夠,透過不斷的與大眾分享交流間,味農又悟觸了不少法理,非常殊勝,味農讓自己再用一年的時間閉關沉澱,並整理講義,這些日子非常充實,並未曾留意疾病悄悄的找上門。
    現在回頭一望,才真正發現原因所在,原來執著,雖然修學金剛經典確實有小的成就,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在修學佛法、參與佛事裡,自己都帶有自己的行為風範,就是執著,而且可以不顧身體,我總是在興起之際,綿綿不斷的數日未眠,甚至可以滴水不沾,就是在那個當下,執意將事情完成,還有自己對講義的要求之心,堅持一定要自己親自不斷校閱,這些執著之心都讓自己漸漸把身子搞糟,尤其在氣虛之際,又意外想起了往事,憶起了過去,在這些時刻我的身體都正在受到入侵,但我同樣並不知情,我只是知道身子虛罷了。
    每到梅雨時節,除了因為潮濕緣故,另外當然是連日陰雨綿綿,這眾靈本來就較多,加上自己氣虛,多種的因素讓自己常常起了無名的不耐,雖然自己很有覺性,總在即時止住,但微細的瞬間已經將眾生找到,我依然不知情,就是看病、臥床、休養,我常常發起念佛與懺悔的佛事活動,但是很少真正超度自己的眾生,也是因為沒有看見這等層面吧,因為不知,所以無知,我常常感受到身體有些陰冷,尤其年歲越來越大,越是明顯,現在才知道原來也是眾生,因為我有嗜好,就如同我的執著,相伴存在,我的執著都不是不好,也不是劣等的習氣,但就是不能有這些,像是我要求經典要如實的完成,要講究一切的完善,確實要做到如此,但我有執著在其中,我的嗜好多半都與深入佛法、探究經藏奧義相關,我因這些事情而感到法喜充滿,我不曾計量過,虛空中有多少與我相同習氣的眾靈存在,當然還是與我有緣,我的這一生能夠有如此的熱忱,想必過去生世也與佛法有著很深的法緣存在。
    我這一生的業力來自於過去生生世世,殺盜淫妄所帶來,這一生精勤修行業病還會現前,因為我在世塵還有沒放的微細,就是這點習性

,修行可以容易成就,但是如果一直看不到自己的這點層面,修行真的很難。味農再與大家分享這些,希望大家都有所助益,修行真的很殊勝,大家應該投入修行,找回自己,人的一身才沒有白來,而且能夠作主,活著才有意義,阿彌陀佛。
   確實修行不能生病,應是永遠的光彩,甚至有凍齡的功效。

江味農親筆

救世師父「給當家師的一封信」《第十一封信》

「你們倆師兄弟都很精勤的自我苦修

  我們可以討論一下如何調整未來救世的做法…」

                                                                                                                                               救世師父

 

 

 

《第十一封信》

 

慧尼師

給當家師的一封信

 

2017/08/05 AM 3:24

 

阿彌陀佛開示:
往昔所造諸惡業。累世冤業回己身。眾靈不甘紛討報。
執著如同常人是。彌陀悲心助引西。改心改性改習氣。
亦助冤眾心得平。

香光大佛寺真是一個不可思議之地,昨日的地獄二殿閻君楚江王協助四眾弟子幫忙化解身上討報的冤眾,點滴種種,慧尼一一看在眼裡,蘇佛慈悲,能幫悲苦眾靈回到過去,恢復創傷,回到發生事情以前,時光倒流,幫助化解眾靈的怨恨,此番真功夫,對眾靈的解苦,真是慈悲到的極處。如同彌陀開示,世人為了五欲六塵,滿足自我的需求與嗜好,造下了無數的業障,更別說累世靈體生死輪轉,若非彌陀慈悲創造西方極樂世界,我們的靈,真的不知道可以安身何處而不自知死從何去﹖這樣的真理,可惜世人不信,只相信眼前所享受的,或是廣種福田卻無法作為往生西方品位提昇的資糧。
慧尼度眾之初,瞭解度眾只能做,不能回頭看眾生菩薩請求協助的動機,以此接引更多未真正習佛之人,至少有機會來道場薰習佛陀慈悲的氛圍,請用「大悲水」。慧尼缺少的是後續的講經說法,讓人們有機會瞭解佛法真正的意義,「不老、不病、不死」,「改心、改性、改習氣」,慧尼希望後續的傳人,能對這項缺憾有所調整與倪補。講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要契機契理。師父在這裡,如果你們還尊重我是開山師父,聽我一句勸,雖然我知道你們倆師兄弟都很精勤的自我苦修,但是往生生死事大,來澳洲香光大佛寺一趟,與我對話,我們可以討論一下如何調整未來救世的做法,如何幫助更多的人或靈靈眾生往生西方。蘇佛慈悲,想將這般度眾的真功夫流傳後世,此時不來,更待何時﹖請不要錯過良機,還要背負眾生菩薩未能生西的因果,就太不划算了。如果不相信以上為師父所言,那就來一趟澳洲香光大佛寺印證一下。

 

                                                                                 慧尼親筆

著作《金剛經》江味農居士

 

 

 

 

著作《金剛經》江味農居士                       

2017/08/03 PM 2:13    主筆:釋法璽

法璽:法璽禮佛十拜,誠心禮請江味農居士,訪問關於身平年譜、修行過程等,請江味農居士慈悲開示及指導,阿彌陀佛。

江味農居士:
   我佛的慈悲,香光大佛寺,以及蘇居士,以及諸位慈悲四眾,阿彌陀佛,我是江味農,我過去的往生紀錄,不過是場誤會,我只是在二十八層天的層度,我到不了西方,因為我有錯誤,我的修行經驗可以當作你得借鏡,你要不要聽一聽?
    往生真的很重要,大家都聽說我見佛往生,我是見佛,但我沒有往生,差了一念,錯誤的一念,但因為我一生講經,專精於金剛經的內容,深入金剛般若,說法給大家明白道理,我的修行其實也很平凡,能夠到達第二十八層天,相當感恩我佛的慈悲加持。
     從小,我們家在當地小有名望,祖父與父親都是為官,也常常因為受到朝廷指派管轄區,全家跟著管轄區域而遷移,祖父是虔誠的學佛人,一生專讀金剛經,所以從小與祖父學習時,也接觸了金剛經,因為祖父與父親都從學儒學,任職官位,所以我從小也薰陶在書香之中,耳濡目染,我也考科舉,是上了榜,但我無意從官,這樣的舉動自然違背了家人的盼望,因為父親也是當官,我只有跟著父親,做著一些文件處理的事務,我無意自己從官。
   我有妻子,但中年時,因為疾患而早早離開了我,我與妻子感情很好,這頓時讓我失去了生命的重心,我沒有意思再度娶妻,但是家人強烈希望我再娶,以及安排了所有一切,我不得不服從這些指令,但其實從那時開始,我的心就已經冷淡了,我對人生深感世事無常,讓我更加堅定一心向佛的信念。
    自幼,我與祖父的接觸,我就認識了金剛經,雖然那時我還不懂經典的意義,而這其中的因緣就是這麼漸漸加深,我的祖父一生從未間斷過持誦金剛經典的日課,一天一部,我也跟著這麼效法,我相當敬重我的祖父,他是個很有德行的修行人,堅信佛法,他也是個令百姓愛戴的老官員,因此我相信金剛經典絕對是部好經,因為祖父,讓我深深的緣分,在金剛經。
    我的一生其實真的很單純,經過這些人生的歷練,我心中燃起了想要出家的念頭,但是我沒有辦法這麼做,因為我的雙親都還健在,我只有潛心學佛,我以居士的方式深入佛門,我正式參與了皈依的法事,師父也為我取了個法號,雖然我是在家居士,但是我潛心學佛,我深入經藏,我開始專研金剛經的奧秘,我的一生開始轉向弘傳金剛般若,成為我的願。
   金剛經的深奧,真實妙難言喻,我聽過諦閑老和尚講經,也有些日子了,我經常往老和尚那兒去,我向老和尚請學了不少益處,老和尚教會了我許多的道理,皆是相當受用,我本來就是學文的,從小的儒學教育,如今學習這些講經內容,還算是容易,我也在課堂之中整理出了一本本的要聞,這是我與老和尚的因緣,非常感恩於老和尚的指導,因為自己在佛教活動中開始有了一些參與,像是邀請法師講經,或者是賑災活動,或者是宣揚佛事等等,我經常聽老和尚講經,我都是謄寫成筆記,自己也受益,別人也能受益。
    人的一生還有一個無常,就是身邊的人會一個一個離開,我的家人也是如此,我的祖父樂群公早早便已離世,而父親訒吾公的離開,讓母親郭太夫人相當悲慟,因為母親長年信奉觀音大士,藉此因緣,我也希望母親好好念佛,學佛,還有長年茹素,我希望母親可以投入佛法的修學之中,母親同意這樣的建議,而且相當精進,每日念佛,還有讀誦經典,直到有一日,母親自覺身體起了微恙,告知大家,當時由味農親自為母親助念,母親一直都相當歡喜,絲毫不見畏懼之心,反而還要求兒子為她講演彌陀經典,我們大家輪流為母親念佛,母親食量越來越小,但精神一直不錯,但有一日中午,母親告訴身旁的人,似乎意味時間到了,不久的時間,母親仰望天上,雙眼一閉,笑著離去,母親離開的這一幕,如此的莊嚴,而且面容年輕,宛如五十多歲的面相,雙臉紅潤,四肢溫暖,這樣的經歷,深深的加深了我學佛的動力,與信心。
    我在上海一帶相當活耀,受到邀請,我將自己向諦閑老和尚所學的,與大家簡略分享,原以為講完便矣,卻又另受推崇當上了蓮社的社長,大家提議希望我分享多年來金剛經的筆記,這我倒真的可以試著努力看看,每一次開講,蓮社的居士總是會將筆記謄寫清楚,參與的多半為居士為主,大家都精進修學於其中,絲毫不敢懈怠,就是努力的學習,平常也會有念佛懺悔的法事,我總是把我所知道的道理,與諸位分享,大略的完成一次的講演後,這筆記也大約有了一定的份量,但在謄寫的過程中,總有疏漏之處,為了要完整、完全的將這些講稿編訂成書,我向大家表明,要閉關修訂,這些內容是我對金剛經的學習,也是佛力加持下的結果,我努力在一年之間,潛心的修學,以及編撰這本《金剛經講義》,這是我修學金剛經四十多年來的成果,金剛中的般若,真實殊勝,奧義難妙,我於這其中學習了我一生中精華的所有,這些一切的宗旨,離不開般若,而最終必須要往生西方極樂,念彌陀、成彌陀。
   我的身子一直不佳,尤其每逢梅雨季節就犯患,總會拖個數月才能回復,我深知這也是業障的顯現,我相當平和地看待這件事情,看待生死,每當疾患現前之際,痛苦難挨,我就是念佛,心平氣和的念佛,我可以將每一次都當作人生的最後一刻,我接受一切可能的變化,但我還是如此病了好幾年,《金剛經講義》的完稿、出書,讓我覺得我的人生值得了,畢竟這是我認為學佛最深的緣分,在於金剛經給我的啟發,我相當感恩與珍惜,這段殊勝的因緣。
    六十七歲那年,疾病漸漸增加,已經幾乎臥病在床,但我似乎因為修學金剛經典的加護,我的神識非常清楚,而且絲毫沒有失真,我很清楚周遭的一切變化,就只是身體,這個肉身,正在敗壞,我的身邊一直有陪伴照顧的人,他們甚至擔心我會消極失志,要我一心念佛,求往生,其實我非常明白,我會求往生,而且不帶有一絲毫的眷戀,我精勤的念佛,我內心觀想佛光遍照,佛來接引,有那麼一刻,若有似無,似乎真的看見了佛,我就這麼往生了,結束這一生。
     我在一片光芒的世界中,一度以為,我到了西方,原來不是,這裡是第二十八層天,是天道,為什麼佛沒有接引我往生西方?不禁心中由然生起這樣的疑問,在我靜下來之後,我看了這一切臨終的瞬間,原來我還有滿滿的冤親債主,在拉扯,我的信佛度也沒有到滿百,在那微細的剎那,我的境被冤親債主轉走了,還好我還有在第二十八層天,我這時才明白,我的一切病兆纏身都是冤親債主沒有超度的緣故,我也無力改變什麼,反而念頭越想,心情好像就低落了起來,我看見身上本來有光,卻開始漸漸消淡,我不敢想了,我就是念佛,安然於佛號中,其實這裡也相當殊勝漂亮,風景絕等。
    不曉得多久的日子,我聽見了這裡呼喊著我的音聲,江味農居士,江味農居士,禮請江味農居士,我嚇到了,怎麼有人有這等的能力,可以在人道,直穿天道給予我訊息,還將我帶到了當時的香光室中,我一開始還有些難以置信,因為我是在二十八層天,我的靈還是很淨化的,我在這個地方,看見了真實的西方,就在眼前,我聽了蘇居士的開示,很殊勝的修為,我在念佛之中,一聲佛號就上了西方,很快的速度,很感恩有這樣的道場,還有這樣的能仁幫助了我,我在天道的話,除了再來投胎,不然是不可能往生西方,而蘇居士慈悲,當時也幫忙我超度了我的冤親債主,往生真的還是需要實修才是,那是找回本能,看見自性。
    我的一生經驗,還有往生經過,不可思議,現今很榮幸能夠再度來到香光大佛寺,除了接受訪問外,也很開心看見這樣的正法正在弘揚,這裡的四眾弟子真的是全天下修行人中,最有福報的一群,而且真實修行,我江味農,想要分享這一切,但願江味農這個名字,還有人知道我,可以看了我的這些分享,對往生產生希望,我原本以為我的家人,已經往生,卻都沒有在西方,人間的佛法,究竟是出了什麼樣的問題,無從得知,但是確實的事就是,出現了香光大佛寺,這個救世的大佛寺,真的有阿彌陀佛,真的西方就在眼前,直航西方是這裡的功夫,是真實,不是大話,我是江味農,來自西方,真實的訊息,在這裡被接收,而寫下,請大家來這裡應證一切,不管是找我,還是找其他聖賢大德都好,一定要來一趟,你的修行才有保障,阿彌陀佛。

江味農親筆

 

神秀大師「忌妒不可得」

 

 

 

 

 

神秀禪師

2017/07/27 PM 3:33    主筆-釋法心

 

法心:法心禮佛十拜,禮請神秀禪師,法心將訪問您,請您分享修行的經過,以砥礪後學。感恩您的慈悲,阿彌陀佛。

神秀:神秀自小修行材。聰慧過人問體解。自幼喜愛經典讀。家中富裕確行修。父母不解走此路。望孩可得高官做。權利掌握助家中。但孩苦苦哀求是。還是剃頭成為僧。

        父親與母親,是在一個不被祝福的情況下結合的。母親乃為貧困人家的小姐,父親家則是在地方上小有地位。在父親的堅持下,仍是將母親娶進門,在就在母親娶進門後,開始家道中落,家族將所有的錯怪罪在這對年輕夫婦上。父、母則是忍下所有的委屈離開了家族。父親到了外地好不容易謀取一官半職,生活總算是穩定下來,開始想要個孩子成為生活的重心。母親誠心的求神問卜,希望可得一子。就在一日的夢中,夢見自己坐於一大石上,突然一聲巨響,大石裂開,母親跌落於地。就在這奇怪的夢境後,沒多久母親懷孕了。

        父母乃是殷殷期盼下才得到此子。自小面容莊嚴,討人喜愛,也總是一語驚人。這麼小的孩子怎可講出如此般成孰的話來替大人們解決之間的紛爭。也從生了神秀後,父親開始受到朝廷的重視,官位越來越高。神秀自小亦是個愛讀書的孩子,父母雖是陸續又生了幾個兄弟姊妹,但對神秀的重視從沒少過,上私塾時,神秀總是對那些儒家思想、甚至老莊很感興趣,喜愛研讀於其中,時常可以一整天都埋於書卷香中。因父母對地方的寺廟都相當的照顧,常會去布施或者空閒時去寺廟幫忙。一日寺廟中的曬書日,將藏經閣內的書拿出來曬一曬,以保持書的恆久性,這是一個大工程,地方上的這時會有些人聚集著幫忙此事的進行。就在那日,母親帶了神秀去,神秀邊幫書邊閱讀佛經經典的小段內文,發現裡面竟然是有著很深的奧義,讓神秀心中的歡喜油然而生。那日過後就愛往寺中跑,很想在看些經典。但寺廟中的藏經閣非是一般人說要進,即可進的。師父慈悲,看了這麼好學的我,就會在神秀去廟中時偷塞個一本經書,讓神秀帶回家研讀。有時不懂經典的內文,就會再遇到師父時,上前詢問個明白。師父於是希望神秀可以一起來聽經,或許可以解決心中許多的疑惑。就如此神秀成為寺中最小且可坐最久的聽經常客。師父高興且在因緣漸漸成孰時,問神秀要不要出家。其實神秀早有此想法,回家稟明父母後,來到了廟中,那年神秀為十三歲,師父開心的表示,自己也是如此般的年紀,便選擇出家了。剃度後師父幫吾取法名為神秀。感恩師父讓吾找到了人生想要依循的道路。神秀勤快的擔下砍柴和劈柴的工作,為了在佛法學習上練習更有毅力,神秀從不喊累。閒暇之餘,神秀請師父答應自己可以去翻閱經典,希望從中跟古大德學習。師父見著神秀的精進又機靈,年紀稍長後,師父漸漸將寺中些重要職務交給神秀去辦。為感恩師父的栽培,神秀皆是盡心而做。師兄弟們對神秀之辦事能力,也是認同的,常常也會請神秀幫忙,神秀也皆是竭盡所能。

        慕名而來拜師之弟子越來越多,師父希望神秀能夠稍微幫忙帶一下,看顧著後進的師兄弟們,如若行為或想法上有些偏差也須將其調整,幫助師兄弟們把生活上的基礎紮好,因為一點一滴都是修行,至於禪坐方面,還是要勞煩師父看顧著。神秀尚無能力處理禪坐時可能遇著的狀況。神秀對任何一事、一物皆是盡心而為,從不馬虎。但如今察覺有時自身過度的在意,反而變成一種執著和個性中的好強,漸漸顯現。其實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勇敢地講出來,讓所有學佛的修行人明了,這其中微細的波動。師父非是不明白,也於適當的時機和神秀點過。神秀的靈敏亦是察覺自身的問題,並向師父懺悔。師父則是慈悲,未多說什麼,並還安排神秀於師父講經的空檔之餘,也開始練習講經,先從師兄弟們開始練習,孰絡後漸漸的也和信徒們講經。神秀從小喜愛讀書,大經大論也算是都有讀過了,如今這樣的講經,對神秀來說還不算不上是太難的事。事前想好講哪部經,上台後即可朗朗上口,也因此積累了一些信眾。師兄弟漸對神秀也都很尊敬。神秀的講經沒有絲毫的保留,只希望大家可以真正的了解佛法的好,也希望佛法可以傳承下去。師父門下的弟子日漸增加,在與師兄弟間的相處,就是最好的修行,彼此的包容個性,其實神秀也知出家人是不可以有個性的。雖是自己會講經,師父又相當器重,有不少師兄弟會忌妒。表現在臉色上和表情上,神秀雖知道,但儘量不去感受。當然亦是有真修不計較之人。神秀也告訴自己雖然現在居此,但絕不可起傲慢之心,否則自己一身的修行都要白修了。雖然自身從小到大皆被認為是機靈、聰明的,但又是多少個深夜的努力,研讀經典,如今的講經才可稍微有人願意聽,自認不是一個頓悟者,神秀主張漸悟,靠一步一腳印的扎實。寫出的「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之出發心莫非是提醒自己必須時常關照著自己的心,是否染到世俗或世塵的半點東西,當該時常提起覺性。神秀非是要刻意和惠能比較什麼,但亦是佩服惠能在佛法上的領悟。惠能的一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確實令人讚嘆。從未在大家面前被注意過的惠能,竟可講出如此般境界的話。自己講經傳法也一段時間了,心卻無法像惠能如此般的清涼。老實說,看到惠能的偈後,說心沒動是騙人的,發現修行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後,在此時的習氣竟然洗現前了。強烈的忌妒之心,不認同的傲慢之心。像偷兒一樣,讓神秀怎麼擋也擋不住,怎麼壓都壓不下來。再加上聽到師兄弟們耳語間的討論,讓心更是起伏,得失之心伴隨而出。好可怕,真的好可怕。不知自己的底層竟還是如此。如此般的心不平,讓自己的面相,似乎和以前不大同了。面容不像以前的光采,心中一股落寞將自己的心一直往下拉,越來越沉。在知道師父把衣缽傳給惠能後,表面上是沒說什麼,自己的這顆心像是被捆綁一樣。師兄弟和弟子們其實看得出來,神秀變了,沒有以前的自信和光采。心中很是心疼,也不解一個對佛法到目前為止沒什麼貢獻的人,為何師父要講法傳給他。於是弟子們背著神秀,派了人去追殺已經拿著衣缽遠走高飛的惠能。之後的神秀就守著原本講經的崗位,但心已是不再開了。常常胸口很悶、痛。如今香光大佛寺打開了人之三魂七魄。神秀回頭一看,那時的忌妒、傲慢、得失心,就已是失掉自己的二魂三魄了,剛開始身體漸漸的疲倦和痠痛。其中一魂亦在自己心中一個黑暗的底層,盤旋著為什麼自己的修行變成這樣。如今講起來有多可悲、可憐啊!因為習氣的現前把自己給害慘了。死後亦是下了挖心、挖腦地獄,因為自己出家沒有給大家一個正面的形象,還讓習氣現前後,不是好好反省改過,而是就此沉淪。回想起剛出家時和年輕時神秀對佛法熱誠和一顆傳承的心,只因自身,這個身體的習氣給打敗了。不值得,真的是不值得啊!

        死後我下了挖心、挖腦、挖腸和狼啖地獄,雖說不是神秀派人去追殺惠能的,是弟子,但是神秀自己做了壞榜樣,才會使弟子們做出這樣的舉動,弟子所做之事,神秀亦要受報。感恩香光大佛寺蘇居士將神秀從地獄中救起並送上西方極樂世界,否則不知還要在地獄多久。神秀一絲不保留的寫下自己的修行,以砥礪大家,做為大家的借鏡。個性不可得,千萬別被自己的習氣給打敗,千萬記得當初的初衷。神秀如今在西方極樂世界,一片光明,也在阿彌陀佛面前聽經和懺悔,將自己所學說出。極樂世界是個沒有我的世界,相對於娑婆世界的七情五欲,五欲六塵層層於這個身上,難以拔出,真的是好可怕啊!大家千萬要倒歸極樂啊,不要再有一絲絲的戀塵。這個塵就是這條靈無限的輪迴,是極苦的。要聽神秀一勸。阿彌陀佛。

 

 

 

 

救世師父「真理」《第十封信》

《第十封信》

 

慧尼師的一封信-

「真理」

 

2017/08/01  AM 3:20         主筆:曹如娣

 

慧尼師
慧尼在香光大佛寺這段日子以來,最常聽到蘇佛提到「真理」這兩個字,在佛寺裡共修的四眾弟子相信早已而耳熟能詳,我們也常常聽到人們提到「真理就是這樣啊!我一點也沒有錯。」到底什麼才是真理,今天慧尼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在這裡所聽、所學。蘇佛所以成佛,相信教導大家的觀念如果有所偏差,也不可能成「佛」,也沒有大佛寺今日的誕生,所以請不要懷疑所言。
沒有私念,沒有自我,簡而言之就是「無念無我」,念念只為眾生利益著想,這就是宇宙真理,真理是中道,兩邊不存。看似簡單的道理,要做到落實於日常生活可不是簡單容易的一件事,這是需要常常自我提醒與觀照。「無量壽經」經文內提到一句話,「與諸眾生,視若自己」就是最佳的印證。
有時人們會說:「這有什麼困難,我也常常為他人著想啊!
佛門修行中,提到六合敬,其中對「利和同均」教導人們佈施的重要,是自我檢視一個很好的方法。現代社會的競爭,大家賺錢生活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有多少人肯把自己口袋中的錢拿出來回饋社會所需而不求回報,這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做到的事。對一般大眾而言,可能會覺得好像傻瓜才會把自己辛苦賺來的錢,拿給別人用,而不是自己享受,蘇居士做到了,而且行之多年。但是我們相信只要善根種下,讓這良善的觀念有發芽的機會,周遍社會推動行之,讓這個行為變成一種自然而然,毫無作做,於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對立減少,社會也變得更加祥和,競爭、鬥爭的現象日益減少。佛法教人為善,誰說佛法是宗教,「佛法是真正對九法界眾生的教育」,如果以這樣的觀念與觀點看待,佛教與其他任何一種宗教,和平相處,沒有衝突,只有包容與無盡藏的寶藏等你挖掘與理解。這樣說可能大家又以為修行、淨化是很困難的事,其實不然,空老和尚常提的幾個字「看破、放下、自在」,「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簡單幾個字卻道破修行的要點,如果能夠常常提醒自己,用這幾個字作為提點自己修為與檢點的提要,相信你會日益進步,清淨心日漸現前,自己的本能也就點點滴滴,一步一步的找回。說了這麼多,重要還是落實在生活中,慧尼雖然已沒有肉體之軀,還是要與大家共勉之。

                                                                                                                                                                                                                                                                                      慧尼親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