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訪問閻羅王

《地獄第八殿都市王》

全新《訪問地獄第八殿都市王》   

     

2018/04/30 PM 3:37  主筆:釋法心

法心法師:誠心禮請第八殿都市王,為我們闡述您成為閻羅王之過程,阿彌陀佛。

(聽聞碰碰碰的音聲,都市王仍忙於審問案件)

都市王: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我都市王在第八殿看到的太多了。案件一件一件的審,都是在審這麻煩的人心,來這還想要解釋,我可是沒那性子聽這些,錯就是錯。吾這人,生來粗曠,名為陸雨田,下雨的雨,田地的田,聽我的名字也知道我是個鄉下人。我生在河南鄉下的農村當中,爸媽都是種田的,田中大部分是種玉米,當時家裡窮,沒錢吃白米,就吃家中那種植起來賣不出去的玉米,採收季的到來是家裡最忙的時候,小時候的吾會覺得好玩,全身弄得爛泥巴,全家六個兄弟姊妹,四個男丁都必須要下田,姊妹們則是處理玉米收下來的後續程序。吾家所種的玉米是在鎮中是相當有名的,賣玉米的生意算是很不錯,但光靠著這賣玉米,家中是不夠生活的,父母親就接了些外快,幫有錢人照顧狗,所以小時候的記憶,吾常要去溜狗,有時狗都和吾差不多高大,必須費盡全身的力量來控制他們,一日溜狗時跌倒滑行了數里,全身都磨了個皮開肉綻,父母才決定要把這份工作給辭了。當時家中的經濟已經稍有改善,父母做了點賣雜貨的小生意,辛苦的父母每週必須走上幾里路去城市批貨,在走幾里路把貨物挑回來,平日就背這透明的櫥窗供人挑選。小時候見到父母所賺的每一分血汗錢都為了養這家庭和孩子們,體悟到原來養一個家需要這麼的辛苦,於是自己暗自許下不想娶妻的打算。隨著逐年升高的年紀,母親看我怎麼絲毫動靜都沒有,開始急了,四處問了鄰居有沒有年紀適合的女子,打算要介紹給吾,拗不過母親的要求,必須要相親,沒法的情況下,吾將鬍子留的長長厚厚的,活像個粗漢。每日日初時背著鋤頭出門,並不多語,一日下田回家時,接近門口就開始聽到有許多人談話的聲音,一個身的進門,想避開人群,卻被老母給叫住,滿身大汗的我,一個勁的坐下,老母便開口說:「這是隔壁村的一對夫妻,是做生意認識的,和我們非常的投緣,他們想給女兒找個好人家,我們剛好聊上這件事,在今日的因緣下,來我們家拜訪。我們也約好要去他們家看看。你看這事如何?」吾大手一揮將汗擦去,大聲的說道:「再看看吧!」就進房去了。這對夫妻鼻子摸摸便從家中離開。幾日當中看見父母落寞之神情,雖有一絲動情,但對婚嫁的事一點興趣也沒有。數月後的一日,吾在田中翻土之時,村子上的人慌忙的跑到吾的田中,高喊:「家父出事了,家父出事了。」連忙仍下鋤頭,往溪邊跑,只見一群人圍在大石頭上,吾撥開人群,只見父親濕泠泠的身體躺在石頭上,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吾放聲大叫,拍打石頭,不知在父親的屍體旁跪了多久,在平靜下來後抱起父親的屍體往城郊走去,找了一個竹蓆,將父親的屍體包覆,用幾乎虛脫的身體挖洞將父親給埋了,用幾顆大石頭做好標記。拖著身子走回家,這時天色已晚,吾從沒有那麼晚回家過,也見不著父親的身影,母親急壞了,在家中跺步,見到我的身影,看起來很怪異,便上前用緊張的口氣問:「你的父親哩?」我兩眼無神的說:「父親淹死了。」母親傻住後放聲大哭,嘴中喊著:「我的老伴,我的老伴。為何放我一個人啊!」從來沒有經歷過人生的悲歡離合,家中好像瞬間少了一角。吾帶著母親為父親立了個碑寫上母親之名陸沈梅仙孝男陸雨田,先父陸先化。母親因為父親的離開,哭瞎了雙眼,心中覺得少了一個依靠,雨田就替母親養了隻大狗,至少在雨田去田裡時,可以陪陪母親。母親希望可以看到我娶妻,他央求吾,說這是她心中唯一的願望。吾看到母親的模樣,不忍再讓他傷心,於是大紅轎一抬,便娶了隔壁村的那位女子,吾並不開心的掀起新娘的紅頭袍,在大婚那夜,倒頭就睡。女子並不明白吾為何要如此對他,心中便以為這段婚姻關係並不會幸福,默默卸下新娘服,小心翼翼地躺在夫君身邊,這時的雨田已經呼呼大睡,發出了鼾聲。隔天一早起床,兩人面面相覷的看了彼此一眼。一句話也沒說,穿好衣裝後,妻子有點害怕的音聲問吾:「請問夫君吃點什麼?」吾便回答:「我這粗漢,吃飯便可,還得下田幹活。」妻子點點頭。吾便走向母親的房內,向母親請安,狗兒蹲在母親的床旁,吾便順手摸摸狗兒的頭。過沒多久,我們這四方的木頭桌上便有了香噴噴冒煙的飯菜,吾伸手夾了一口菜,吃下口卻是意外的美味,便大口大口將飯菜趴向嘴中,妻子見到這景象,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下。吃飽後,便喊了一聲,「庵,出門了。」再婚後一年過後,妻子的肚子都沒有消息傳出,母親急了,便開始詢問。只有我兩夫妻知道事實的真相,吾從結婚至今,沒有碰過妻子,我們只是有夫妻之名,並沒有夫妻之時,就在母親詢問下,妻子才在房中親聲的問我如何是好?當夜我們便合房了,不久,妻子的肚子傳出了消息,母親開心至極,似乎對人生再次燃起了希望。在娃兒出生之時取名為陸幸,是為男丁。母親因為得了這名孫子,便辦了宴席請客,似乎是昭告村上他有了一名男孫。就再生下陸幸後,吾就再沒碰過妻子,賢慧的妻子似乎沒有一點對吾的怨,似乎也不會去想為何吾這麼對他,我倆話並不多,有時一整天只說上一、兩句話。妻子非常孝順母親,兒子也挺活潑的,吾從對妻子的冷漠變成感恩。妻子在家中旁的小田地種了些菜,帶著兒子上市場賣菜為家中添點家用,街上總有那麼一兩位流浪漢,妻子就在出門之時,會帶上些孰食,帶著陸幸,將這孰食拿給流浪漢,流浪漢相當的感恩,菜攤的生意也算是很好,每日所採收的菜,都會賣完。街上許多孩子會笑這幾位流浪漢,陸幸眼見這事情的發生,就會上前阻止,因陸幸在同輩的孩子間長得不錯,和吾一樣有著粗壯的身材,所以孩子們看他站出來也會怕他三分。在年紀較大時,吾已無多於的力氣在種田上,便和妻子在村上開了個麵店,麵店的生意普通,妻子和吾商量下,便同意流浪漢免費來吃麵,即便店裡的客人看到有流浪漢坐在店中吃麵而走掉,我們夫妻也覺得無所謂,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陸幸到了外地工作,挺受器重的,我們夫妻也就沒有什麼好擔憂的,母親在開麵攤沒多也去世了,走前他盼望自己可以跟父親埋在一起,吾便是答應了。母親走時還算安祥。

    小村的生活還算平靜,有一陣子,好幾個月,小村不知為何都不下雨,大部分作農的家庭,經濟頓時陷入了困境,因此農作物都無收成,大家變得有一餐沒一餐的,我倆商討後,將陸幸給我倆的家用錢加上平日麵攤賺取的一些小錢,買了些米,來送給村上的家庭,幫助村上一起度過這天災,付出的錢,讓我倆繳不出下個月的房租,拜託房子的主人讓我們拖上兩、三個月,主人有些不悅,但還是答應了。就這樣,村上總算是一起度過這段辛苦的日子。

        漸漸得自己也到了六旬(六十歲),妻子在吾六旬又二(六十二歲)時走了,走時室內芬香。雨田知道妻子想必去了好地方,因為妻子一生善良。到最後家中的老狗也死了。自己一個人倒也是挺悠閒的,強韌的心,並不覺得一個人孤單,享受一個人生活的寂靜是自己最初想要的,總算在人生最末端達成了。在剛過完六旬又八(六十八歲)的生日,夜裡一陣的黑暗,先看到的是一條橋,有一位穿著看似古代官服的人在指揮橋中的人前進,走著走著,耳中傳來了一些哀嚎聲,心中不禁緊張了起來,越走越黑暗,哀嚎聲越大,想起妻子曾經跟他說,危急之時可以念阿彌陀佛。吾便是緊張得嘴中一直念,不曾停歇,希望這場夢可以趕快殊醒。忽然間有個音聲叫吾,心中嚇了一大跳,在看清楚些,是類似穿了紅官袍的人,開口說到,禮請陸兄。吾抬頭一望,牌坊上便是寫著第八殿,入內後,殿上走下一位斯文的人,說明他是第八殿的都市王,他臨時被通知要往生西方,在陽間他早已經選好要哪一位人來接任他的位置,他已是觀察我許久。如今都市王這個名稱要交給吾,因為知道吾很正直,可以擔任起這項責任,在交接幾本較棘手的文件後便是離去,留下馬上要上任的吾,可以說是硬著頭皮上任,上一任都市王走時,留下最重要的話就是,除了審案外,記得要好好配合如今於陽間救世的蘇佛,便也看到些香光大佛寺救人的畫面後,應該是說救靈的畫面後,點頭接下此大任。這便是吾,新上任之第八殿閻王都市王陸雨田。往後將同香光大佛寺和蘇佛一同幫忙救世。

        每日於地獄的判決,靈體們上油鍋或是釘板時,其實都感嘆人心為何要為了一己私利而受到此種痛苦的果報,到底哪裡值得,帶給自己只是無法解脫的痛苦。第八殿為無間之苦,是黑掉了的人心就必須如此受苦,世人該是好好的探討自己的心,吾,都市王並不想在地獄第八殿見到你們,但如果你們到了第八殿,吾都市王是不會有半點的同情,該受就受,來自於你自己的心。感恩今日的訪問。阿彌陀佛。還請蘇佛幫助我的父母親和妻子。感恩不盡。

 

 

 

全新 – 訪問第十殿閻王–轉輪王

  

  ★全新訪問第十殿閻王–轉輪王            

 一個故事,沒有帶人往生西方,一位專修地藏經的和尚,經過生世的輪迴,真實言談。

 

 

 

 

2018/05/02 AM 10:03 / 主筆:釋法璽

法璽法師:虔誠禮請,地獄第十殿閻王 轉輪王為我們訴說您的故事,以及如何成為十殿閻王的過程,南無阿彌陀佛,感恩慈悲分享。

第十殿閻王 – 轉輪王:
   十殿轉輪,轉起乾坤,
   六道處輪,依報判生。
   在過去好久以前,我也曾經為人,出生在富貴之家,四肢健全,腦袋清楚,是功德福報投生的地方,但這麼好的條件也還是在輪迴之中,那時候的自己很聰明,自然中也能曉得許多天地間的事情,小時候自己經常在睡夢之中下到陰間遊玩,但說出來了,身邊的人總是不信,但那也無妨。
   從小就知道自己的過去曾經非凡,是個出家人,這一生投胎才會再來富貴之家,從小自己就樂於遍覽群經,希望找回曾經的自己,好像過去生的事情並沒有忘得乾淨,小時五歲就懂得比一般大人還要多,好積極想要找到求解脫的方法,自己靜下心來探討,原來自己並不想要再來人世間受苦,但是還不到上西方的緣分,只好再來世間,五濁惡世之中繼續修行。
   一輩子自己都在踏尋真理的存在,再加上自己過去生未完全忘掉的記憶,自己的心好苦,一生也無願娶妻生子,早早離家尋找解脫之道,到過許多寺廟,見過不少高僧,但心中的不安之處還是無法得到滿足,逐漸成長以後,自己變得不愛說話,心中總是悶的,苦的,直到有一天自己遇上一段奇遇,自己才總算清醒過來。
   那是一日的午後,自己走在路上,坐在一棵大樹下乘涼午睡,睡夢之中,自己又到了陰間,這一刻自己已經十五歲的年齡,在陽世間自己懂得的事情也多了,到了陰間,自己遇上了第九殿的閻王,好熟悉的聲音喊著我在陽世間的乳名,憨仔!憨仔!原本出生時自己一臉憨相,父母不知自己成長後會十足聰明,隨口才取了這個乳名,九殿閻君這麼一喊,自己驚訝這會是誰的聲音呢?
   回頭一望,咦!叔爺怎麼會在這裡?原來年輕過世的叔爺到了陰間擔任閻羅王的位置,叔爺是祖父最小的弟弟,出生時曾祖母就難產往生,叔爺由祖父扶養長大,但在三十歲那年離奇往生,是在睡夢中,什麼訊息也沒有留下,御醫來查也看不出病徵,大家對於這突然的事情相當哀慟。事過多年,沒有想到叔爺會在這兒!看上去生活過得不錯,叔爺歡喜的領著我到處觀看,看完整個九殿的風貌,其實陰陰冷冷也不怎麼好玩。
   告別叔爺,自己隨意地往前走,走到了十殿往生台上,好奇的東張西望,突然,後頭宏亮的音聲喊著,「慢點!」,自己被這突如其來的音聲嚇著,嚇了一跳差一點腳滑跌跤教,只見身後那位老人跑的飛速捧住了我,老人家一邊還繼續說著:「就說要當心了呀!」,老人邊走還邊輕聲念著:「要是掉了,再去往生,事情可就麻煩大了!」,被老人扶起的我,頓時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連忙道歉給人家添了麻煩,轉身正想要溜走,但卻被宏亮的音聲一把又給叫住了,「孩子,等一等吧!」。
   說著說著,老人家拿出了一個法寶,這個寶物深深吸引著我,老人家說著想不想要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任意闖進地府嗎?其實當時的年紀,自己絲毫不懂得自己闖進了哪裡,自然到以為這些都是正常的,但當被老人家這麼一問,自己真得也好奇了起來,連忙問著:「為什麼呢?」老人家笑的好大聲,邀我到他身邊坐下,老人家拿出法寶擦了一擦鏡面,鏡面中所現起的畫面便是在陽世間的自己,自己看的好有趣,畫面是從自己出生開始往回轉,有好多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在這之間,我看見了我畢生的使命,當上閻王。
   這個任務在當時的年紀根本並不明白,但是在那一刻自己隱約有些感觸,只是當下自己還未完全知曉。老人家在鏡面內現出我的前世,我是一個剃髮的年輕和尚,一生專修地藏經文,曾經有機緣遇見彌陀修持,但卻被自己當時的執著之心給擋去了,有好些人勸著自己應該試試清淨的極樂淨土,但自己當時就是不願意改變修行多年的地藏經文。座下有好多弟子與信徒,同樣跟隨自己維持不變的修持,縱使自己在當時修了好多善功,最後還是不完全的修持,上不了西方。老人家告訴我,那一世的我因為在世間積功累德深厚,出家幫助行善許多,但終能遇上正法卻還是執迷不悟,所以自己死後也帶著這些信徒與弟子都下了六道輪迴之中,有些同樣再次投胎為人,經歷生生世世的輪迴,苦不堪言,而又未能再次聞上正法牽引。
   老人家說了,因為這點自己也無法前往西方,當初自己死後下到陰間,雖沒有受到嚴厲的酷刑,但也經歷了不少苦痛,需要等待自己業果圓滿,功德福德累加,再聞佛法之際,才能得以往生西方,那時自己懵懵懂懂,根本也不清楚其中真實意義,只是像聽了個故事一般。
   回來陽世間,自己同樣過著原本的生活,隨著時間的增長,逐漸也忘了遊地府這麼一件奇事。
   當二十歲那年,夜夢之中,自己再度聽見了地府判刑的音聲,怎麼這久遠未聞的熟悉感又再度響起,已經進入夢鄉的自己,靈魂出體來到了陰間,但判刑被抓的不是自己,眼見竟是生我育我的父母雙親,正當不解為何父母雙親會跪在殿前受審時,忽然熟悉的那位老人家叫住了我,直喊著:「您來了啊!」這麼一見,當初那場夢境又再次被喚醒記憶。
   這麼些年不見,老人家還是那樣子,但這回,眼前這幕場景是怎麼一回事呢?心中有無限的不解?這個念頭馬上令老人家看穿了我的心聲,老人家同樣叫住我往前,要我好好看著在世父母的判案,原來我的父母命已當絕,老人家續著要我看個明白,一條一條的命案畫在父母的生死簿上,原來父母這麼多的業端都是自己所不明白的暗事,是累劫累世所帶來,還未完全償還的因果,不完全是父母親害死了人,有些是曾經斷去了人家慧命的延續,原來父母過去也是自己的大護法,而今生同樣還在為自己過去所傳的法推廣,這樣的業力令自己不禁哭紅了雙眼,自己哭著告訴老人家希望彌補自己那一世的無知之舉,希望幫助這些還在輪迴之中的大眾往生西方,老人家笑著安慰:「這也是那些人曾經的因緣定局,這一身孩子確實是要度回這些流浪的信徒,但是如何而做?就要看孩子自己的明智之行,上任的聘書已經訂下,等待世間因緣圓滿,孩子還要再到陰間報到上任,而後再聞法音之際,便能往生西方。」老人家話一說完,自己忽然的從夢境中醒來,留下了枕邊無數的淚痕,回想著方才,歷歷在目,十殿堂前跪膝的父母身影,想著想著,自己不禁又不捨的落下眼淚。
   回到陽間,果然不久,父母雙親皆因意外死去,留下自己隻身一人,空蕩蕩的家庭,令自己想起了出家的念頭,父母喪殯圓滿,自己便就落下髮鬚須,獨自一人走上江湖,不從師父,不納徒弟,四處見學,四處說法,這一次自己不再講地藏經典,反是告訴大家當念彌陀,往生西方。
   自己活在世上的時間也沒有太久,四十一歲的夜晚,獨自一人走在山林間,坐在樹下過夜,但不知這一睡自己再也沒有醒來,自認這一生沒有任何偉大的行為,只有留下滿滿的遺憾,因為沒有善知識的提拔,自己沒有機會看見真實,走上陰間,自己簡單接受審判以後,就被送到陰間一處辦案空間,等待接管十殿閻君的位置。
   等待的期間,自己多半都在地藏王菩薩身邊修行,因為自己生世以來最為熟悉的還是這裡,陰間的其他地方多是又陰又冷,在這裡自己哭上好幾回,也發願果報了結,一定要求往生西方。
   在陰間上任以前,偶爾遇上過去的信眾或者弟子,自己也一一道上歉意,還有希望他們念佛求往西方,自己不希望任何人再因輪迴受苦,當然也不希望自己的亡父亡母繼續輪迴,但是自己的能力有限,根本看不見他們的下落。
   直到最近,地獄十殿的各殿閻君同時往生西方,自己也拿出身上早已發下的聘書,接著上任第十殿閻君的位置,自己盡心盡力的負責,仔仔細細的審理每一樁案件,來到十殿的眾生,在要前往往生台以前,自己皆是一一道上一句「千萬記住南無阿彌陀佛,投生過後求往西方。」
   輪迴的苦與現實,在十殿上看的一清二楚,論報問罪,是生何種?胎生、卵生、濕生等等,歲壽多長?是於朝夕生死,不斷投生受報,還是經歷年月的命運生活,貧富貴賤?或者種種投生樣貌,這在十殿都是絕等重要的大事,確定判完投生前還要轉送孟婆湯處,飲湯忘去前世記憶,十殿中每日的業務相當繁忙,如今成為人道的機會並不多,反是最多為判到蜎飛蠕動之中,多是因為強烈的淫欲之心,這確實是可怕之事,還好如今人間有蘇佛的帶領教育佛法,我十殿閻君知道也相當安心,否則一個個再送上人道的魂魄,有時也憂心他們會再造業輪迴。
   現在人要遇上第二世投胎成人真的不容易,而要不造業更是困難,所以十殿閻君奉勸世人若能有福聞得此份訪問資料,一定要相信,還有知道珍惜此身壽命,一定要放下輪迴之中,求往生西方,每天閻君在這裡判案看得太多了,到了我這殿才在懺悔,雖然真心誠意時還能減罪,但多半已經太遲了。
   我是十殿閻君,不留名字,名字無用,我的親生父母如今皆已投胎人身,原本是在畜道受報,這一生已前往人身,初才出生不久,一個男孩五歲在英國,一個女孩八歲在日本,還無法得緣直往西方確實感嘆,但也是因緣。
   我的真實經歷,供世人參學,為人世間,千萬真實,十法界上多是苦難,當念彌陀,往生西方,南無阿彌陀佛。

全新 – 訪問第九殿閻王 – 平等王

 

★全新訪問第九殿閻王–平等王

 


 

    訪問第九殿閻王 – 平等王

  2018/04/27 AM 09:57 / 主筆:釋法璽

法璽法師:虔誠禮請,地獄第九殿閻王 平等王為我們訴說您的故事,以及如何成為九殿閻君的過程,南無阿彌陀佛,感恩慈悲分享。

第九殿閻王 – 平等王:
   俗姓名張滿德,過去出生在漁村長大,自小所見父母都是打獵捕魚為生,家中家境並不是太好,為了養活一家十六口,父母雙親非常辛勤地努力工作,父親出海打魚,母親則在岸邊幫忙補收漁網,或者曬曬海菜,有時也曬一些海鹽,大部分都是準備好上街去販賣,多的才有帶到家中讓兄弟姊妹們享用。
   從小吃得並不好,而也因為因果關係,從小我的身體瘦弱,經常在漁獲豐收之際,全身劇癢無比。年紀還小的我,自然中就能明白這是家中共業的緣故,這種癢好辛苦,那時的我不希望父母擔憂,總會撿一些藤蔓,鞭打自己的皮膚,以痛取代劇癢的痛苦,經常身上鞭打出好多道出血的傷口,破損與痊癒的疤痕交錯,好多年來都是這樣度過,自己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便是希望這樣的業力讓自己一人扛下便好。
   好多年來父親都是靠著出海打漁的工作養家,家中生活一般還過得下去,但是這樣靠眾生肉換取得來的生活津費,從小自己就知道都是有因果的,吃了這些眾生錢財長大,未來都是必須償還,從小自己沒有生活能力,但自己就立志告訴自己未來這一點一滴都要還回!從小自己就比任何人還要精進,雖然家中沒有太多的能力讓自己進入私塾就讀,但自己憑著意志借書求學,因為知道鎮上有一戶老長者,家中有滿城最多的庫藏書籍,但這位老長者聽聞個性古怪,性向多變,好多年輕學子都令其嚇著,所以願意上門討學的人幾乎沒有,老長者倒也樂悠悠,循著街上人的指路,找上這間落於城邊的老宅,敲了三聲門板,起初沒有回聲,但心裡並不想放棄,再敲了三聲,終於有了聲回響,但等了許久還是沒有人開門,鼓起勇氣又敲了三聲響門,這回敲了好大力,心想應該這回聽得清楚了吧!沒想到過了好幾個時辰還是沒人開門,心中不免落寞,正想往回返家中的路途,邊走邊想是不是老長者不在家了?還是老長者身子不適?在這麼一想,自己又彎回了老宅,在宅門前繞啊繞的,不曉得是不是應該放棄?
   忽然聽見清楚可聞得吱吱吱,地面上老鼠爬過發出了交談的音聲,彷彿熱絡得在談論些什麼,看著這幾隻路過的老鼠鑽進了一個洞處,這是老宅留有狗行的隱洞,小小的一處,正巧自己的身子瘦弱剛好可以過得去,悄悄鑽進宅內,心中不免有些膽顫心驚,東張西望,繞著走到了大堂,正巧看見老長者翹著雙腿,正在大堂自在的沏著熱茶喝著,心中一時歡喜,全都忘了自己是怎麼進來的,歡喜的迎上前喊著老爺爺您怎麼沒有聽見我叩了這麼多聲的門板呢?只見老長者低沉得回道:「聽到啦!」,天真的自己又再問道:「那您怎麼不幫我開門呢?」,老長者接著回答:「你這不是從狗洞鑽進來了嗎?」,令老長者這麼一回,自己瞬間羞紅了臉,連忙向老長者賠不是,只見老長者忽瞬間站起了身,大聲的狂笑著,自己當下真是不知所措,老長者笑了一會兒,忽然又變的正經,輕咳了幾聲喊道:「小孩子,跟我來吧。」,老長者步伐輕盈,走路輕鬆卻相當快速,自己跟在後頭小跑了起來,老長者不停的前行直到一處房門前停下,因為老長者太突然停下,自己來不及就撞上了老長者的身子,只見老長者只有輕輕回道:「這是覺性。」,當下的自己還不明白這句話語是什麼意思,只見老長者輕輕推開房門,眼前所見是滿屋子的書香,老長者平淡說著:「這些日後都歸你了。」說完,老長者轉身又飛快地離開了房屋,看見眼前這麼多的書章,自己一下子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讀起。
   自己順著直覺挑選的一篇又一篇想帶著回家慢慢看,但這吸引力太強了,有些內容不知怎麼,特別令自己心動,待在屋內不知過了多久,看了好幾卷書典,當自己回過神來都不知外頭天色是幾時?嚇得自己想趕緊跑回家中,也忘了要與老長者告別,自己隨手帶了幾本書籍回家,跑回家中,看見屋外曝曬漁網的娘親還在工作,咦?現在究竟是幾時刻鐘?怎麼娘親還在屋外工作?庭院上玩耍的兄弟姊妹看著自己氣喘吁吁連忙問著自己上哪兒去了?自己才說起自己到了城上去借了幾本書籍回來看,其實自家距離城上有好些距離,兄弟姊妹們都不肯相信,原來自己離開到回來不過過了一刻鐘,短短的時間自己怎麼會感覺遇上這麼多事情呢?
   自己急著看看從城上帶回的書籍還存不存在,害怕被兄弟姊妹發現自己的行為,連忙躲到房中翻開衣袖,書籍是真的存在,上頭的書名自己不是很明白,只見寫著「西方」,大大的兩個字眼,但自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小心翼翼翻開書籍,一頁一頁之中,自己猜測著其中的意思,就這本薄薄的書籍自己就看上好幾個月,裡頭的意思起初並不明白,且能認識的字體也不多,大約明白其中第一個意思也已經過了三個多月,那是告訴著我要求往生西方,原來世間以外還有一個這麼好的世界,逐漸自己看懂更多篇幅,也看見了原來可以帶這些曾經被殺、所殺的動物眾靈往生西方,向他們懺悔的道理也從書中學習到。
   是什麼樣的書可以教會自己這麼多?在一日的午後自己忽然這麼想起,翻開書本之中的每一頁,想要找尋書中是否留下任何訊息,但卻什麼也沒有察覺到,連同數個月前的那場奇遇,想要再回頭去找尋更多的書籍,卻怎麼也探詢不到任何消息,自己雖然有些失望,但也相當感恩這場特殊的奇遇,也為自己的人生開了相當明亮的光明,自己始終非常珍惜這一份文卷,在自己剛滿志學之年,自己隻身赴往京城應考,希望考取功名,考個官位可以造福鄉梓,或許因為此一念善,自己一路行前都相當順利,順利考取了普通官名,回到家鄉統領縣令。
   上任起初,自己第一道命令便是希望縣內大小人口,設立放生日,尤其海內魚蝦等類在於當日必須全數放回河或海中,每月一日感恩放生,亦需挨家挨戶設齋宴請所傷害過之眾生,實施了好幾個月,縣裡似乎比往前更加平順。
   在自己當上縣令以後也請求父母放棄漁業的生活,同自己搬住府裡享清福,為了讓父母安心,自己也簡單成了親,生了一對娃兒讓父母歡心,兄弟姊妹各自有自己的命運,有些業力纏身早早往生,有幾位過的日子也不是太好,自己能夠幫上的也就盡力幫忙,從自己得到那卷救命的恩書以後,自己發願長年茹素,分享給兄弟姊妹,願意的人幾乎沒有,只有一雙父母,在年老後因身受病苦折磨,身為兒女為盡孝道,與父母親溝通以後,希望父母接受長年茹素,還有懺悔今生所造殺業。
   自己一路為官多行為善,勸人放生茹素,發行善典說法因果業事,自己也將自己所學所知編輯成冊,發送給貧困學子,當時自己得年五十初歲,夜半夢中聞到上任音訊,隨著光束前往,自己也還不知自己已經離開人世,來到陰間地府,殿上的閻王歡喜地告訴我,說我人間功德圓滿,升任來到陰間當任判官,自己當下也不知是該歡喜,還是擔憂,眼前只憂心家眷不知是否見到自己突然過世會不會擔憂,當下向閻王請了三天假期,希望再回陽世處理後事,閻王爽朗的笑聲中,我回到了陽世,見到老邁的雙親,自己不由得哭紅了雙眼,其實自己塵世一點也都還沒有放下,不知道應該如何訴說自己心底深處的話語,就是淺淺的說了一聲,爹、娘孩兒要走了,自己也不敢多交代些什麼,但臨走前自己回頭再對父母露出燦爛的微笑,至於妻兒我並沒有再去看他們,就是簡單收拾好自己身邊最後的物品,還有未完成的事務,結了以後,躺上床位,閉上雙眼,自然地又回到了陰間,上任判官的職位。
   不知判過多少位男男女女,在陰間,每一日都好熱鬧,來來往往的亡靈,還有罪犯,都是進進出出,從來未曾停歇,亡靈是世間所明白的亡者死後入陰間的靈體,而罪犯指的是夜裡滿滿從陽世被扣回問審的其中一魂罷了,有些判完案會再送回陽間,有些判完案會行刑,到了天亮才送回陽間,另外一種則是判完案,決定扣押,這些罪刑當然有其輕重分別,掌管生死簿的管理也與判案過程有相關聯,多數在判案之際總是看得微細,連一個小小微細的念頭也能令一個案件成立或者撤銷,所以說人的念頭一定要守緊,好的善的可以多施,但是惡的壞的念頭絕對不可啊!夜夜夢裡地獄上前抓魂抓得厲害,好多好多都不知道自己已經犯下地獄中的罪業,還存活在陽世間的軀殼也已經漸漸歪斜走樣,原來地獄中的業罪已經難以撤銷。曾還看過累劫累世都還在問審的例子,那是因為惡念頭的牽引,再度讓冥界的冤親提起控告,冤者有宣,我們判官沒有不審的道理,所以在地獄怎麼會有清閒的日子?
   忙忙碌碌的陰間生活,陽世間都不知過了多久!近來一陣熱鬧的喜訊,便是十殿閻王全數往生西方!這道消息傳遍四處,大家心中也都好歡喜,這則喜訊更令陰暗陰冷的地獄與陰間帶來了溫暖的喜音,十殿閻王往生西方,所留下的空缺,自然由後位者遞補上任,自己欣然接下新任官職,心中也相當感恩蘇佛慈悲對待冥界眾生,自己上任第九殿,平等王的位階,很感恩,也會繼續盡責,努力維持冥界與陽世間的真正和平公正,感恩阿彌陀佛慈悲不捨,拉拔救度,南無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全新 訪問第一殿閻王–秦廣王

 

★全新訪問第一殿閻王–秦廣王

 


 

    訪問地獄十殿第一殿秦廣王               

    2018/04/25  PM 02:39 / 主筆:釋法慈

法慈法師:禮請秦廣王分享自身經歷以及如何成為閻羅王,與大眾分享,阿彌陀佛。

秦廣王:阿彌陀佛,此生的積累與因緣才能在上任往生之後輪到我來接任,就從我自身開始說起吧!
在一個古樸的小村當中有一男孩,名為王滿西,天生傻裡傻氣,從小父母不知去向,留下男孩獨自在村中生長,受到村裏面的喜愛,常常提供物資資助男孩,邀請男孩自家裡吃飯,曾經有過好心的村民想要收留他,但他不願意,獨自居住在村中的一個角落,簡單的搭著茅草遮風避雨,除了下雨天之外,每天都奔跑在山野之間,與動物為伍,嬉戲於河水之中,好像無憂無慮,直到男孩十八那年,村中來了一群強盜,趁著午睡時分,衝入村中搶奪金錢、牲畜,四處放火、將女人、女孩、男孩綑綁,老人、男人被任意殺戮,一時之間村中火光耀天,寧靜的小村瞬間變成人間煉獄,哭喊、尖叫、悲傷、生氣、無助、無力充斥於空間,盜匪們肆意狂笑,男孩從山林看見黑煙從村落的方向傳來,心中帶著焦急狂奔,一切為時都已經晚了,只見仍在燃燒的房子,躺在地上屍體,凌亂的馬蹄印,已經乾枯紫黑色的土地,阿西跪於上抱頭哭泣,不明白寧靜的村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倒塌的房子下突然傳出聲音,伸出一隻瘦弱的小手不斷的推開房屋殘骸,聲音驚動阿西,回頭一望,快速跑至倒塌的位置,用雙手不斷將土石撥開,一隻拉住瘦弱的手,不斷的呼喊撐下去、撐下去,片刻露出滿臉烏黑全身受到擦傷的小女孩,面漏驚恐之樣,阿西雙手將女孩抱在懷中,想要用自己的體溫溫暖平復受到驚恐的心,阿西牽著女孩離開殘破的村落,在離開之前回頭看著曾經生長的地方,有太多記憶在腦海之盤旋,心中立下誓言,一定會幫所有的村民復仇,一定會找到那些迫害村民的強盜,將他們帶回這片傷心之地,以他們的鮮血祭拜那些被殺害的人,頭也不回帶著女孩離開了生長的山中,幾年之後阿西成為了一名征戰沙場,率兵領將的將軍,而女孩則成為阿西背後的影子與支撐,阿西憑藉著心中那一股信念,在戰場上不斷奮勇殺敵,一個原本單純的男孩,為了村落、為了復仇,雙手不斷染上猩
紅的鮮血,每當心疲力盡之時,回到家中看見女孩是他心中唯一的慰藉,也在征戰沙場的同時,不斷收集當年強盜的訊息,並不斷積蓄自己的隊伍,十幾年過去了,阿西從年輕變為成熟中年人與當初的女孩結婚,但心中仍放不下當初的仇恨,直到有一天一位傳令兵來報,找到當初那些強盜的線索,阿西領兵前往線索的所在,來到城外的一座村落當中,消息指出當初強盜後來退隱後都隱居於此,率兵前往部落,阿西騎著馬進入部落,放眼望去一片平和安穩,像是世外桃源一般,內心帶著懷疑與疑問,村落當中一位長者走出:「這位大人所來為何?」阿西:「來此查案!多年前有一村遭強盜滅口,線索指出當初的強盜退隱在此,任何人有消息舉報,皆有賞。」村民四處互相看來看去,只有長者雙手緊握露出緊張,微微張口,開口說道:「大人請跟我來。」語畢緩緩向後山走去,原來後山另有天地,走過山林之後一片廣大墓園出現在眼前,看的出來常有人來此祭拜。有一處墓碑前的香還正在燃燒,長者緩緩走向一處,這處的墓碑特別集中,大約有二三十座,長者對阿西說:「這是當年強盜劫掠村落後,將剩餘村民帶回於此,卻沒有想到強盜之中突然爆發出疫病,所有當初參與搶劫的人都受到感染,奇怪的事除了強盜之外,所有人都沒有受到傳染,也曾經請了有名望的醫生前來醫治,卻沒有任何改善的效果,對此醫生都束手無策,疫情不斷的加劇,全部強盜都七孔流血而亡,沒有任何一位躲過。」而被劫掠而來的村民不知可以往何去,就決定運用強盜所剩下的金銀在此建立起這做小村莊,而前面這些墓碑就是當初強盜們死亡後所留下的,雖然村民們是被強迫而來,但能夠有錢財建立起村落也是來自於強盜所留下,大家集體討論決定以德報怨幫他們安碑立墓,阿西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後,瞬間心中有一股失落感,一直支撐他的信念化成烏有,混混噩噩離開村落後,率兵回到家中,看見當初的女孩,現在的妻子阿妻,將狀況對她說明白,阿妻:「過去的一切都讓他過去吧!就算能夠幫小村報仇,但也不能夠讓村民重生,只是讓更多的鮮血沾滿雙手,為了復仇你已經染上太多血腥,多年的疲倦與緊繃現在也正是應該放下的時刻,他們也算是罪有應得,不必再將這些事情背負在心上了,我們有更多的能力去幫助還存活的人,現在將這樣的信念放入你的心中,讓他成為你未來努力的方向,我也會伴隨在你左右。」阿西聽見了此語整個人如崩潰一般瞬間倒在床上,頭靠在阿妻的腿上,沈沈睡去,多年來的堅持與征戰,在復仇信念消失之時,整個人如解脫一般,昏睡了三天三夜,再度起床之時,整個人如同脫胎換骨,沒有了沈重的壓力,剩下一股幫助他人的願心。阿西辭去將軍之位,帶著阿妻回到當初的小村,重新在這裏開始種植、開墾荒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也許是善心善念,三年過去了,每年都豐收糧食,將多餘的糧食收入糧倉,或是贈於收穫不好之人,更在每年冬令之時,開倉放糧,慢慢阿西的地越來越廣,成為一方大地主,但仍不改親力親為的個性,不論是種植、翻土、施肥、除草、收割,都可以看到阿西的身影,跟著工人一同工作,將工人如同家人一般的對待,工人有任何的需求或是困難,都會無條件的幫忙。
兩年後突然爆發乾旱,這一場乾旱持續的時間長達半年,大多數的農地因為日曬時間太多,土地都乾枯,崩裂,糧食沒有足夠的水分都無法生長,大多數的地主都沒有足夠的存糧,甚至為了糧食爆發了暴動,阿西聽聞這樣的消息,趕忙叫工人將家親眷屬都接到此處,避免產生意外,半夜阿妻對阿西說道,想要開倉贈糧,阿西沒有多想直接點頭,隔日便對工人說道「我與阿妻決定開倉發放糧食,需要你們去發佈這樣的消息,並維持秩序,並且從明日開始一日三餐改為兩餐,多餘的糧食用於幫助更多需要的人。」工人接到命令後,往人潮的地方開始大聲通告,「阿西地主決定開倉放糧,有需要人的皆可前往,請將這樣的消息轉告更多的人。」次日阿西與阿妻站於糧倉之外,發放糧食,剛開始來得人並不多,隨著時間每日都開始大牌長龍,一放便是一個月,可乾旱的情況仍不見得改善,阿西憂心忡忡擔心糧食撐不到乾旱結束,將擔心與阿妻說道,阿妻:「盡力吧!能夠放多久,就放多久,家中還有些錢財,你去隔壁或是其他地方購買一些糧食回來,不論價錢有多少買多少。」阿西帶著家中的細軟匆匆出門,四處尋找糧食商人,想要購買多一些糧食好能多發放給災民,卻四處碰壁,沒有人願意賣,在外面奔撥了一兩個月,所購買到的糧食還不夠發放一日,帶著沮喪的心情回到家中,將情況報給阿妻知道,阿妻:「別沮喪,天無絕人之路,我們只要盡力便是。」話說也奇怪一個禮拜之後,開始降雨,大家淋著雨高聲的歡呼,而阿西在這次購買糧食的路上染上疾病,只為了看到乾旱結束的那一天留著一口氣,看見下雨,放下緊繃的心,對著阿妻說道:「感謝你一生陪伴,在我最重要的時刻都在我身旁陪伴,也讓我找到後半輩子應該要走的路,我沒辦法陪伴你走完後面的路,真是對不起,我先走一步,期待與你能夠有再見之日。」緊握著阿妻的手緩緩避上雙眼,結束了平凡的一生。
一陣黑暗後,阿西張開雙眼,看到匾額上寫者第一殿,不明白這是什麼地方,走入殿內看見一位相貌威嚴中年人站立殿中,向前詢問這裏是什麼地方?中年人:「這裏是第一殿。」阿西:「第一殿是什麼地方?」中年人:「專門審問世間罪惡之地,吾乃秦廣王,吾在此等待你很久了,從你開始到結束,你的點點滴滴我都觀察許久,你心性純良,為了保家衛國雙手曾經染上鮮血,後放下仇恨,解甲歸田,乾旱之時,發放米糧拯救災民,足以見得你有一顆悲憫之心,能夠在最後仍心懷眾生,吾相信將這個位置交給你能夠公平公正,吾將要求西而去,你願不願意接替吾這個位置,代替吾審判罪犯?」阿西:「我願盡力一試。」語畢後秦廣王脫下身上的衣裝交與阿西,瀟灑大笑而去。

秦廣王:此乃我的經歷與接替之因緣,想要請蘇佛幫忙我的妻子「張月妻」,她在我死後沒多久跟著走了,現在仍在鬼道當中發放糧食,阿彌陀佛。

法慈法師:感謝秦廣王今日的分享,阿彌陀佛。

第三殿宋帝王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 星期二 下午一點訪問閻羅王 第三殿宋帝王  

蘇師姐:我們禮請第三殿宋帝王,阿彌陀佛。

宋帝王:蘇居士,阿彌陀佛。

蘇師姐:宋帝王,好久不見,今天是訪問第三殿。請問是哪裡人?

宋帝王:我乃太原。

蘇師姐:是大陸哪一省?

宋帝王:山西。

蘇師姐:請問以前是做什麼工作?

宋帝王:看我的相貌就知道,我以前是一個,唉!這個樣子,不瞞您說,現在我是一個屠夫。

蘇師姐:屠夫是殺豬嗎?你在山西太原是做殺豬行業嗎?

宋帝王:是啊!但是有那麼一日,有一位出家眾經過了我家門前,在我家門前停了下來,我其實是屠夫,講白了,殺業很重,但是我其實有一顆善良的心。

蘇師姐:人生在世所造之業,總是善惡夾雜,出世都不能作主,都是業力牽引啦!

宋帝王:我也不知為何會屠宰業,但是我對母親至孝。我一看到出家人就向前,向前給他舉個禮。因為這出家人說:「滿手你這殺業太重,雙手血腥,不適宜再從事這個行業。」而是我的相貌就是一副很難看的樣子,人看了會退卻三步啊!

蘇師姐:不會啊!我覺得滿好的,鬍子多一點啦!哈哈哈!

宋帝王:啊!看起來就是,臉很蠻橫肉的,眼睛又突。

蘇師姐:那個樣子,豬看到你都害怕,這是真的。

宋帝王:也因為如此,也並未娶妻。心善面惡,面部表情總是一副不好看。要看到這出家人,怎麼這麼所謂的慈悲相,看起來就是不一樣。他問我幾歲,當時我亦聽出家人之勸告,而放下屠刀,別再從事屠宰行業。

蘇師姐:那是幾歲的時候?

宋帝王:那時因為父親剛亡,亡了兩年,所以我接了父親的工作。當時在現在來講,二十一歲左右。

蘇師姐:那還年輕,二十一歲。

宋帝王:所以我總共殺了兩年的豬。

蘇師姐:對了,你就是接你父親的事業,接手就對了。

宋帝王:是啊!後來出家師父我也常到山上去找他,出家師父給我開導,就叫我做了別的行業。我改做了一個行業,還跟之前的行業滿特別的,我做的行業是遊走於山下至山上寺廟當中,寺廟山上至山下當中幫忙,有些要幫忙抬轎。

蘇師姐:喔!這個好,流汗錢,不造業,這個好!身體也會健康,就像運動。

宋帝王:幫忙抬轎,幫忙介紹寺廟。

蘇師姐:這個好事,好事。那你每天一定非常快樂吧!

宋帝王:過程當中我的母親本來身體不太好,變好。我幫忙抬轎,尤其是大戶人家也有他們的母親,抬轎之時還會跟他講,我們當時的抬轎亦可在後面坐著來抬,而不是這樣抬,有這種抬法。遇到老人家我有時會免費,有時會輕輕的,有時還會扶著。

蘇師姐:像在背小孩子一樣小心,這就是你的愛心,慈悲喔!

宋帝王:不要讓他顛簸太大力。

蘇師姐:你這個人心好,很細心、很有愛心,顧客一定很多吧!

宋帝王:可是其實您說不累嗎?背還滿累的,背部會痛。有時有一些所謂的有錢的公子們或是口氣比較不好,可是剛好都適合磨我的個性,當他們凶的時候,我一轉頭,臉一橫肉,他們就不敢對我凶了。這長相總算用得到了。

蘇師姐及同修們:對對對,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帝王:所以其實看用在什麼地方,像這樣用也好用。

蘇師姐:是啦!公子哥兒傲慢,給他一點教訓。

宋帝王:所以也就特別出名了,大家知道了,有時候就會特別點我了,上山來讓我背的也不少。

蘇師姐:你有固定客戶就對了,坐你的轎,人家說你比較穩是嗎?

宋帝王:有些人大概是有時候一個月上一次山,有些人一個月兩次,陸陸續續也很多的人會找我,他們傳說就是那個臉很……嗯,說臉很好看那一位。

蘇師姐及同修們: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帝王:臉慢慢其實有變好一點。可是說也怪,那也奇,年紀慢慢地也大了,我一直也是沒有娶妻。

蘇師姐:都沒有娶妻,是人家不喜歡你吧?是看那個臉吧!

宋帝王:有啊!相過親,看到我,女人就跑了,一看我就覺得我似乎是一個脾氣不好的人。其實我乃是嫉惡如仇,看到人家做壞事,我就會滿急地要去改變;但是我的心很善,我對人只要被我背過的人都知道,我對他們也很有愛心。對我的母親也是孝順,所以母親也跟著我,一直相依為命。家中就只我一個,就只有生我一個兒子,也沒有其他的所謂的兄長姐妹。

蘇師姐:你的臉是像老爸還是像老媽?

宋帝王:說也怪,兩個都不像。

蘇師姐:這也有原因吧!我有訪問二十八層天,都有原因下來的。你有沒有看到以前的原因?

宋帝王:原因,我只知道……要看嗎?我好像我是來報恩就對了。我的臉,不過現在好很多了。應該什麼時候用的表情,稍微不一樣就不同。

蘇師姐:後來你就在抬轎。幾歲的時候往生?

宋帝王:我四十七歲往生。

蘇師姐:四十七,也很早喔!怎麼那麼早就往生?你二十一歲殺豬,改行,四十七歲往生。

宋帝王:四十七歲往生,說也奇怪,不知為何,我其實身體還滿硬朗的,看起來是應該是可以活歲命很長的。

蘇師姐:那是怎麼走的?身體開始有什麼變化?還是要走的時候有什麼預兆?

宋帝王:不知為何,說預兆,似乎有那麼一個晚上,距離整個大概半年吧!

蘇師姐:四十七歲的半年的時候。

宋帝王:晚上睡覺總是怪!

蘇師姐:怎麼怪?

宋帝王:有豬的聲音。

蘇師姐:殺豬的聲音,我以前有聽過聲音啦!是不好聽。

宋帝王:不是殺豬的聲音,而是豬(發出豬叫聲)這種聲音,好像吃東西很好吃,好像需要我去餵豬。

蘇師姐:有沒有夢到豬?還是只有聽到豬的聲音?

宋帝王:這聲音傳來是說他們肚子很餓。其實剛剛有說,我殺了兩年的豬。從那天晚上開始,要睡之前,這耳朵總是有豬的聲音,就是如此。我自然而然地就想說大概要餵豬了,大概要餵豬了。很特別的就是有這個念頭起,要我去餵豬,趕快!豬肚子餓了。然後我就睡著了。

    這樣的日子,大概延長整個時間下來,大概有半個月。我就覺得身體好像愈來愈差,容易累也容易餓,又累又餓,吃東西想吃,但又似乎味覺又不同。很怪的是,母親有時候煮來的東西,當下不想吃,可是放了隔餐或隔夜反而覺得好吃,吃下去又會吐。就這樣的,連續,慢慢的,不知為何,就這樣。

蘇師姐:你比你母親早走嗎?

宋帝王:我比我母親早走。

蘇師姐:哎喲!你母親不就哭死了。

宋帝王:這我對不起我母親,這也是無可奈何。

蘇師姐:黃泉路上有直接去見閻王嗎?

宋帝王:我是哭著去見閻王的,我的母親啊!我為什麼在這裡?一邊哭一邊又是豬的聲音,——————我的母親還活著,我為什麼還在這裡?

蘇師姐:閻王怎麼說?你是見第幾殿的閻王?

宋帝王:當時也是第三殿。

蘇師姐:也是宋帝王就是了,你跟他緣真好!三殿是孝順!王生性仁孝,心地純淨。

宋帝王:他看著我,對我印象似乎……看了一下,從上看下。

蘇師姐:你們兩個好像很像吔!

宋帝王:是啊!好像看到了所謂的孿生兄弟一樣,從頭給我看到尾。我也看他一眼,想不到也有人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相還不好看!他跟我說:「不用擔心你母親,其實你母親也陽壽將近。」就在他的意思跟我說不用擔心,我就更擔心,陽壽將近,我怎麼會不擔心,更擔心!他說:「現在讓你回去也已來不及了,不如這樣好了!」他就跟我說:「我們啊,你可聽過十殿閻羅王?」這在人世間,我母親帶我去過城隍廟,城隍廟好像有講到所謂的地府,我現在又在此,我講話也很小心,我怕講錯話。他就說:「我再一些日子,我們決定都要去所謂的香光大佛寺。」他們要到香光大佛寺。

蘇師姐:你那時候才認識我們香光大佛寺地。現在問題是陽間我都不曉得你叫什麼名字?寫一下名字。

宋帝王:三殿閻王說:「香光大佛寺蘇居士在講經,介紹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十殿閻王聽你講經,聽很多,想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他說:「你跟我長得很像,這些話就到裡面來說吧!」就有一位帶我進去另外一間。他說:「我們十殿閻王都決定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因為我做事想說要先找個,看你其實雖然你在人世間兩年的殺業,但是事實上你也是身不由己啊!那最後再看你兩年以後的轉變,確實也對人仁慈,對母親也非常地孝順。你又跟我一樣嫉惡如仇,長像又這麼相像,那你坐這個位置,再好不過。而且我也觀察你很多的時間,也都在觀察著你,可以,你可以。我其實也都有稟報,我要去西方,你就來接這個位置。接這個位置之後,當然你的母親在你死亡的兩天,他其實也死亡,但是你母親心地善良,所以你不用擔心。」

蘇師姐:有生天嗎?

宋帝王:非生天,他在人道作人,沒有犯什麼大錯,所以也就自然會投胎為人,所以您就這樣吧!我一看就惶恐。要先寫我俗家之名(寫下:徐家亨)

蘇師姐:徐家亨。你名字很好聽。我再請問你一下,閻王可以這樣隨便作嗎?是誰命令下來的?一定要有上面命令下來,是玉皇大帝嗎?

宋帝王:他們拿出來的是這樣啊!

蘇師姐:聖旨?

宋帝王:這不叫聖旨,叫玉旨。

蘇師姐:給他寫一下。

宋帝王:(寫下:玉旨)

蘇師姐:玉旨是玉皇大帝啦!這樣就對了。

宋帝王:我書念得不多,也不懂,就這兩個字。

蘇師姐:玉皇大帝啦!命令下來才能作閻王,你在世條件夠、積德夠才能夠作閻王。

宋帝王:這玉旨一下來,我當然就坐在這個位置上了。第一次辦案就來了一對很不孝順的,逼著他的父親把家產交出來,還想要陷害他的父親,一對夫妻,就是非常沒良心。

蘇師姐:頭一次辦案就一個不孝子就對了。

宋帝王:對!我氣了,我真的很生氣了。

蘇師姐:有把他爸爸帶來嗎?

宋帝王:有啊!老人家也在。在我面前,當然我的相難看,他兒子有害怕,所以我就說,他們就乖乖認罪,我自己也不覺得,從來不知道我有這個能力。結果他們就:「閻王,我們知錯了,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們夫妻知錯了。」「好,獄卒,既然知錯那就下去吧!拖下去,拖下去。」其實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我自己掌管,原來判官還會教,還會在我旁邊,給我……原來我要管那麼多的事,我怎麼懂啊!

蘇師姐:你閻王簽字就好了,他們在管。

宋帝王:是啊!我只要相貌眉毛稍微一揚,下巴稍微一橫,怎麼能不怕!每個乖乖認罪。

蘇師姐:你的眼睛給人家看了就怕,而且嘴巴也翹這樣,一模一樣。(與《因果圖鑑》書內的閻羅王畫像一樣)哈哈哈!

宋帝王:不得不聽,原來宋帝王過去也是這樣。判官下來還跟我說:「閻王,你真的跟我門之前的閻王一模一樣!」我說:「一模一樣是長得像吧!」「你口氣也很像。」我說:「我口氣像嗎?」「像啊!」「當然像啊!因為我嫉惡如仇,我看到那個不孝順的,我幾乎就一把火;可是又不能太囂張,所以相當然橫臉出來,讓他們都嚇到。」

蘇師姐:孝子是很重要的。

宋帝王:百善孝為先。孝順乃第一重要。

蘇師姐:對,你這出來(指《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十殿閻王》)可以救很多人,沒有孝順就要往第三殿宋帝王那裡去,還得了!不孝順就要受苦難喔!

宋帝王:嘿!我不知如何回答。

蘇師姐:我們再請問宋帝王,現在你也知道輪迴非常可怕。當徐家亨的時候你的過去世的過去世到底有沒有造地獄罪?我們都一樣要訪問,像昨天在訪問你都有聽到嘛!

宋帝王:有啊!我其實昨天聽到:大家都要把自己過去世都要看一看。我也知道,但是也等到現在蘇居士叫了我,我才看。

蘇師姐:我要先叫你看,為什麼你臉長那麼難看呢?前一世看看,長得臉這麼難看,那看前一世,為什麼長得變成臉難看?

宋帝王:其實我前一世長得好看。

蘇師姐:那為什麼這一世做徐家亨的時候,臉不好看?

宋帝王:瞧不起人。

蘇師姐:喔!傲慢、瞧不起人。

宋帝王:特別有一次瞧不起一個乞丐,除了嫌他身上骯髒之外,還嫌他的相貌。他的相貌是這樣(做出智弱的樣子)

蘇師姐:喔!已經有一點低能的樣子。你那時候是有錢人?

宋帝王:我當時是一個公子,我穿的衣服也是綢緞,文質彬彬的,其實這也是當時突然的一個因緣際會而有此念頭起。當時是一個公子哥,所以走起路來也要有一個文人的氣度,走在大街也是看看市集。這突然你就看到一群孩子在追人:「不要跑,不要跑。」這乞丐拿著拐杖又一跛一跛地撞過來。原本我是想要把他牽起來。一牽起來,我自己都嚇到了,因為他的長相,我第一次看到這麼難看的長相,其實當時他有受傷,嘴又歪一邊,我看到是從心裡面害怕跟厭惡,覺得把我的衣服也給弄髒了。

蘇師姐:哎喲!你不慈悲。

宋帝王:我原本是想牽他,不知為何一看到他的相,突然無明之火上來,就把他給推了,「滾開!」我也不知怎麼會如此,從未這麼討厭。看到小孩圍過來,還丟石頭,丟他。我也沒有幫忙,只是斜眼多看他一眼:「長得這麼難看,哼!」就這麼一個因。

蘇師姐:這一次出世就長得這麼醜。出世就變成醜是嗎?

宋帝王:就這麼一個因。出世是因為在我是這一世的同時,在最後一念浮現的相又是這一幕。

蘇師姐:喔!就進了你的阿賴耶就對了。

宋帝王:如同就在好像所說的一幕一幕的影像一直出現了,有我在看書的相也出現了,有我在街頭行走的風度翩翩的相也出現了,但最後一相就是這一相,這一幕是我最後所現的,而且更是那一幕所謂:牽起,看到,厭惡,怎麼這麼難看!

蘇師姐:你看看因果嚇死人,所以你要知道傲慢、嫉妒,還是看人家不起,下場都不好,要知道,慈悲不夠。佛法的大綱就是教我們養慈悲心啦!那時候你也是富貴,可是生出來變成殺豬的孩子,警惕世人,這一世出去給人家抬轎,你看降級太多,一點一滴因果太可怕了!好,我們言歸正傳,請問宋帝王,在四十七歲往生,徐家亨的時候,在幾世的時候有下過地獄?

宋帝王:十世下過地獄。

蘇師姐:十世怎麼情形下地獄?

宋帝王:在家居士,但住於寺廟當中,當所謂的義工。

蘇師姐:義工是在作積功累德,在積德。

宋帝王:幫忙做事,幫忙洗洗菜(做出吹火的樣子)。

蘇師姐:燒火,要起火。你是女眾還男眾?

宋帝王:男眾義工。

蘇師姐:義工怎樣下地獄?

宋帝王:擾亂道場。

蘇師姐:這罪很重。道場作義工也是修福、修慧,你變成造業,這事嚴重啊!

宋帝王:我挑撥是非。

蘇師姐:女眾會,男眾也會喔?

宋帝王:男眾挑撥是非,話不用多,一兩句就夠了。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喔!你為什麼要這樣?造罪業啊!

宋帝王:女眾還要講很多,還要延續,我們只要講一兩句重點就夠了。如何講?譬如:「大師兄,二師兄好像沒有把你放在眼裡。」這就夠了吧!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喔!挑撥。

宋帝王:再者,「師父好像比較疼他,不疼你。」

蘇師姐:你又不出家,還想挑撥,不好。

宋帝王:我也不知這叫挑撥。

蘇師姐:就這兩句話你就下地獄喔?

宋帝王:當時我也不知這叫挑撥。當然不只這兩句話,當時也不知為何會如此。有時香客來上香,我所呈現出來的也是傲慢的臉,雖然是義工,我還滿傲慢的。「你要見師父啊?師父今天好像沒空。嗯,先去拜拜佛吧!我去問問看,我去問一下大師兄。」

蘇師姐:信徒來,還要經過你喔?

宋帝王:這就自然而然累積,而且我也讓他們這師兄弟裡面心防,有些比較沒有修行的,都被我給影響啊!所謂沒有修行的,就是得失心,嫉妒障礙,都被我傷到。

蘇師姐:你不是要去修行嗎?怎要去搞亂道場?你不曉得修行。

宋帝王:我有修行,我也不知那叫沒修行。

蘇師姐:以前你在大陸什麼廟,記不記得?

宋帝王:那是一家小寺。

蘇師姐:叢林裡面嗎?

宋帝王:在深山的小寺。

蘇師姐:叫什麼寺?給他寫一下。

宋帝王:(寫下:仁化寺)

蘇師姐:仁化寺,以前是在哪裡?大陸哪裡?

宋帝王:深山,也不算深山,人煙比較稀少,但是又那個村莊又常常有人來。

蘇師姐:你在仁化寺好像滿不錯。

宋帝王:不多,出家眾不很多啦!

蘇師姐:你沒有娶太太,在那邊服務嗎?

宋帝王:單身漢啦!

蘇師姐:哎喲!單身漢搞了這地獄,真嚇死人了!

宋帝王:我也不知會是如此。你可知我最後下什麼地獄啊?

蘇師姐:什麼地獄?拔舌地獄?

宋帝王:人家是女眾話多,這道場這樣亂搞,當然這,我講得更細,其實後來我造的業是經典所講的:「能動千江水,不動道人心」。我造業給修行人每天心在動,罪很重!

蘇師姐:你們師父沒有教你們嗎?師父應該有修行都知道啊!

宋帝王:其實有時我聽師父開示也少,因為我都忙著做事;但是他們必須到大寮來的師父,所謂的出家修行的,這五觀堂這吃飯的地方,我總要收收這碗盤吧!這總是會看到。其實我死的也不好死。

    附註:齋堂裡面都掛著「五觀」,所謂五觀堂,食存五觀,這就是生感恩心。五觀,第一、計功多少,量彼來處;第二、忖己德行,全缺應供;第三、防心離過,貪等為宗;第四、正事良藥,為療形枯;第五、為成道故,方受此食。

蘇師姐:不過你這三殿的地獄是滿淒慘的,也有吸血地獄,也有蛀蟲地獄,這滿淒慘的,可是沒有你這拔舌地獄。

宋帝王:不知,我就是下拔舌地獄就是了。

蘇師姐:你就下一個地獄嗎?

宋帝王:還有被下到挖眼地獄。

蘇師姐:挖眼地獄這裡有。(指︽因果圖鑑︾書裡第三殿有挖眼地獄)

宋帝王:我自己下多少地獄?我有我上了拔舌地獄,下了挖眼地獄。可知為何叫說挖眼地獄?眼睛看的是佛像,還敢說這樣擾亂的話,而且還敢去破壞,而且是目無法紀。

蘇師姐:你這講出來可以救很多人,才知道場殊勝喔!

宋帝王:這樣也可以救人啊!

蘇師姐:這樣可以救很多人啊!現在道場很多像這樣看了佛像做事都生氣,想法自私,怎麼是來修福的!都不懂,還得了!

宋帝王:是啊!自私,裡外不一,現在道場修行為什麼會生病?鬼神看不起你,心壞了,聽經白聽,唉!

蘇師姐:沒把佛菩薩教育放在眼裡,你啊!

宋帝王:就是這個意思。自己想自己對啊!

蘇師姐:沒有人教嗎?師父沒有教嗎?

宋帝王:我其實也不是,我當時也不是故意要這樣,可是就是會不由自主講幾句、講幾句、講幾句。這也許,蘇居士,就像你所說的,是不是我被干擾、附體啊?

蘇師姐:是不是真的有眾生附體給你干擾?

宋帝王:所以我才覺得,現在看起來覺得納悶。

蘇師姐:那你現在可以看看過去世是不是有眾生?現在趕快看一下,回去過去,你在道場作義工時,是不是有人干擾你,附體?誰附你的體?

宋帝王:看到是小鬼。

蘇師姐:小鬼。我告訴你,那小鬼下場不好,有沒有道理?他用你的身體來造業,他也有罪。

宋帝王:所以現在才知。蘇居士這可要清楚地說,道場不是這麼好待的!心要純淨,要善良;否則當自己有了自私,你說不會附體嗎?

蘇師姐:對。我看到很多道場信眾明知故犯,個性難改。

宋帝王:當自己有了私心,你說,會把誰看在眼裡?沒有。看的都是別人的不好,所以講起話來,自自然然就說人是非。

蘇師姐:這真是很可怕,這都是來擾亂道場,能動千江水,不動道人心。可怕!

宋帝王:所以我被吊舌又被挖眼,罪有應得。

蘇師姐:地獄多久出來?

宋帝王:我在地獄,說多久我也無法算計。

蘇師姐:沒有懺悔,就沒有出來就是了?

宋帝王:沒有人教,不曉得懺悔。

蘇師姐:現在聽,要知道,道場很重要,不能看人不起。那你地獄起來有沒有作過畜生道?

宋帝王:眼瞎還繼續,瞎眼還繼續,變成在畜生道我還瞎眼,眼睛只有一縫。

蘇師姐:那是什麼蟲?

宋帝王:不是蟲。我長得變成牠是一隻漂亮的,羽毛是漂亮的,可是我眼睛變成一眼是瞎的,眼睛是這樣的,但是我是變成一條線。

蘇師姐:貓頭鷹嗎?貓頭鷹眼睛是瞎的,貓頭鷹是這樣。

宋帝王:為什麼我變成貓頭鷹,羽毛漂亮?我在寺裡作義工修來的。

蘇師姐:貓頭鷹羽毛很漂亮。是你沒有結婚,作義工修來的喔那你作貓頭鷹作多久?

宋帝王:貓頭鷹大概作了,我現在一看,貓頭鷹作了兩世。第一世的貓頭鷹很快就死了,第二世的貓頭鷹似乎在等待。

蘇師姐:等待什麼?

宋帝王:不知為何,就是在等待,等待所謂的貴人出現。

蘇師姐:給你皈依嗎?是不是?誰給你皈依的?我們裡面有沒有人給你皈依?

宋帝王:有!他也不是故意要給我皈依,剛好我在大樹上,他到樹下那裡哭,剛好看到我。

蘇師姐:是哪一位?他為什麼去哭?來,寫一下名字。

宋帝王:委屈。(寫下名字)這一位卓師姐。

蘇師姐:卓淑鈴。他委什麼曲?他都是感情不好,那時候也是感情嗎?他老公也有外遇嗎?

宋帝王:(點頭)感情害了他啦!不過我的因緣好,他給我皈依。

蘇師姐:他在大樹下哭,看到你,就給你皈依喔?

宋帝王:他剛好那時有學佛,常跑寺廟。其實我看到人,我也會怕,我就在那邊看。哭得很淒慘,他就一直哭、哭、哭,我也傻住了。

蘇師姐:他都為感情,幾世都這樣。

宋帝王:後來他就擦乾眼淚,抬頭一看,他自己也嚇一跳,退了一步,後來看到我,好像他善心也發起了,就給我這樣,他還給我用他手絹,手絹這樣(手持手巾,手向上稍微揮動)

蘇師姐:哈哈哈!後來你死掉就作人了?

宋帝王:皈依當時還沒死,當天還沒死,隔一個禮拜才死。

蘇師姐:就投胎回復人道喔!

宋帝王:是啊!你看皈依不可思議,我又到人道來了。

蘇師姐:宇宙人生的真相,沒有佛法解開,無量劫裡我們無有出期。

宋帝王:說來也妙,今日可遇到我的貴人,貴人哪!我今天講的故事,貴人哪,你可要聽啊!哈哈!因為貴人當時都在護持寺廟,所以今日有大福報在香光大佛寺。

蘇師姐:他很會布施,大福報,現在布施香光大佛寺這個道場還得了!

宋帝王:貴人哪!蘇居士,我可以勸他幾句?

蘇師姐:可以,可以。

宋帝王:我看當時你為了你的夫婿哭得很慘,現在可否亦是有夫婿?

蘇師姐:老公不學佛,他就比較累啦!

宋帝王:我看不要哭啦!反正這都假的,都是冤家,你不放會很苦,情要放。

蘇師姐:淑鈴為香光大佛寺,他都犧牲自己,都在淨化自己的身心。

宋帝王:蘇居士,這道場可真的不是普通人可待的!如果沒有心求道,或者是來擾亂,罪過,罪過!

蘇師姐:他本來的個性,沒有平等,有在擾亂,我是把他改過來的。現在有慈悲,不過還不夠啦!

宋帝王:我的貴人擾亂過?

蘇師姐:沒有六和敬就是擾亂道場。

宋帝王:那可要改,六和敬重要啊!,要把自己念頭顧好,心不瞋怒,要見別人的好處啊!

蘇師姐:他還很傲慢,有時候事理和利益,他不懂,不曉得救世要有誠敬心,傲慢一起來,誰也沒辦法啦!

宋帝王:我也不知過去這麼淒慘。那要不是蘇居士叫我看過去,其實雖然在當閻羅王,雖然看到這麼多來被審案的,來被審判的,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過去,每一個人在當為人的這一世所犯的罪都不同。所以有時心會覺得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總是不知道地獄的罪?怎麼還是繼續造地獄的罪?所以我們在地獄受報。其實在判這些罪犯,我們都希望他能夠改邪歸正,能夠真正從心去懺悔,重新地去往善的路上去走。明明知道此路不通,為何還是要走這條路,這就是有時世間人愚痴的一面。

蘇師姐:是啊!宋帝王,佛慈悲,阿彌陀佛非常慈悲,來訪問的人都可以救你的家親眷屬,你的父親、母親在哪裡?都可以救,只有人道不可以救,畜生道、餓鬼道都可以救。有沒有人要救?

宋帝王:我母親去當人,父親在鬼道,還在賣豬肉。

蘇師姐:哎喲鬼道還有在賣豬肉,人的習性很可怕。

宋帝王:就像世間人愈執著愈受苦。

蘇師姐:你父親他怎麼能得解脫啊?

宋帝王:可是他不用殺豬

蘇師姐:那豬從哪邊來?

宋帝王:很怪!就這樣掛著,永遠都賣不完。

蘇師姐:哎喲這個就是在他的空間裡,只有南無阿彌陀佛能給他打開。

宋帝王:就這樣掛著,這裡擺著,擺著,還有荷葉。這葉子要包的,還有這繩子、這草。

蘇師姐:那是習性,以前我也有看賣豬肉都用荷葉包著。

宋帝王:(寫下父親的名字:徐世慶)

蘇師姐:好,我們現在禮請賣豬肉的爸爸叫徐世慶。

    (對同修說)你寫一下,禮拜天要給他超度。

家嫻師姐:徐世慶到。

蘇師姐:徐世慶,現在是你的兒子徐家亨,有沒有看到?

徐世慶:我在賣豬肉,生意正好!誰在叫我徐世慶啊?

蘇師姐:你兒子在叫你,孝順的兒子,徐家亨在那邊,有沒有看到?已經作了三殿的閻王。

宋帝王:父親啊!父親!

徐世慶:哎呀,我賣豬肉正忙啦!

宋帝王:哎呀!父親,不要再賣豬肉了!

徐世慶:不行,生意正好!

蘇師姐:你賺給誰?你兒子在叫你,你那邊也沒小孩。

徐世慶:沒娶,只我一人。

蘇師姐:一人幹嘛還要賣豬肉?

徐世慶:有錢多好!

蘇師姐:所以貪才在鬼道,徐世慶,錢在哪裡?現在真的兒子在那邊,你要錢幹嘛!

徐世慶:我兒啊!你今天怎麼穿得跟以前不一樣,很好看哪!

蘇師姐:你兒子是閻羅王,已經是第三殿閻王。

徐世慶:怎麼會去當閻羅王?

蘇師姐:他孝順,孝順你們啊!

徐世慶:是啊!我兒子是真孝順。

蘇師姐:現在是這樣,徐世慶,你們在鬼道有沒有聽香光大佛寺講經啊?

徐世慶:聽那個幹嘛!

蘇師姐:你幹嘛不聽?你有沒有聽阿彌陀佛?

徐世慶:有聽過,很多人都會去聽,可是我賣肉生意很好。

蘇師姐:你這業很重喔!現在你兒子要救你去西方極樂世界,你假如說不去的話,你就沒辦法和你兒子在一起。

徐世慶:西方極樂世界?

蘇師姐:給你看看西方極樂世界,看前面!一片黃金明亮,你們下面黑暗。

徐世慶:哇!我從來沒有看過,亮晶晶,那是什麼?

蘇師姐:明現照耀,黃金鋪地。念阿彌陀佛就能去。

徐世慶:阿彌陀佛我是有聽過。

蘇師姐:就是念這個南無阿彌陀佛,你就能跟你兒子在一起。

徐世慶:去那邊金子都有?

蘇師姐:有,要金子都有,要什麼有什麼,只要會念阿彌陀佛就能去。

徐世慶:南無阿彌陀佛,我是會念。

蘇師姐:對。要有真誠恭敬念南無阿彌陀佛。

徐世慶:那我現在念念看,可以去嗎?南無阿彌陀佛(大聲念),夠大聲了,怎麼沒去呢?

蘇師姐:兒子,兒子跟他講一下。

宋帝王:父親大人,要對蘇居士有禮貌。

蘇師姐:不用客氣啦!

宋帝王:蘇居士教你的,你要聽他的話,恭敬念阿彌陀佛就有救了。

徐世慶:聽他的話,能跟你在一起嗎?能有黃金?

宋帝王:是啊!父親大人哪,這西方極樂世界,念這南無阿彌陀佛,父親大人你要的錢財,那裡可多了!

徐世慶:我有看到都是黃金哪!

宋帝王:是啊,是啊!所以一定要念,但是一定要先聽蘇居士講經,了解人間能脫苦離六道輪迴,沒有聽經沒辦法去。

徐世慶:那我那些豬肉攤怎麼辦?

宋帝王:擱著,擱著,先擱在旁邊。

蘇師姐:你不要回去了。

宋帝王:你之前也會這樣做。你就在香光大佛寺這裡聽經,蘇居士會幫助你的。

蘇師姐:現在不要顧那個攤,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徐世慶上蓮花座。

    (對著宋帝王說)那還有沒有要再超度的?

宋帝王:想要作一些懺悔。

蘇師姐:那個乞丐是嗎?

宋帝王:想要救那一位乞丐。

蘇師姐:那個乞丐現在在作什麼?

宋帝王:乞丐他現在在畜生道。

蘇師姐:哎喲!叫什麼名字?寫一下。

宋帝王:(寫下:張阿西)

蘇師姐:張阿西。你以前的名字是什麼?要叫他啊!

宋帝王:徐家亨。

蘇師姐:不是,你不是徐家亨,你過去世那時候有錢人,你前一世,那時候你穿的衣服很漂亮。

宋帝王:對對,我是公子(寫下:陳民偉)

蘇師姐:我們來禮請張阿西,陳民偉要叫他。

家嫻師姐:畜生道在作什麼?

宋帝王:鼠輩,老鼠在吃吃吃。

蘇師姐:他怎麼這麼淒慘在作老鼠?

宋帝王:嘴巴尖尖的,他也是自怨自艾。

蘇師姐:陳民偉要叫張阿西。

張阿西:(老鼠覓食狀)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佛水沖一下,來,來,佛水給他喝,念南無阿彌陀佛解開空間,恢復原狀。來,張阿西。張阿西啊!你以前是乞丐,怎麼又去當老鼠,怎麼這麼淒慘,到底造什麼業?講來給大家聽聽看。

張阿西:我當乞丐的時候,又髒又沒得吃,有時候看到老鼠還比我幸福,所以死了最後一念就跑去當老鼠了。

蘇師姐:你覺得老鼠還比你幸福喔!阿彌陀佛啊!

張阿西:嗯。還有得吃,我又長得髒兮兮,所以死的時候剛好看到老鼠,所以我就去當老鼠。

蘇師姐:哎喲!現在問題是你上輩子是作什麼,變成去作乞丐?

張阿西:上輩子愛講人家壞話,什麼事情捨不得布施,什麼都自己用,什麼都自己對,死後輪迴出世以後又沒得吃,又長得很醜。前世的時候最愛批評人家,家裡的小孩都最漂亮,別人的都是最醜,嘴巴也得理不饒人啦!

蘇師姐:所以因果通三世,出世人不能自私,自私,惡道的苦報很難解脫。

張阿西:沒人教,一世一世都淒慘。

蘇師姐:哎喲!因結果,果生因,要警惕自己,不然循環無有了期啊!

張阿西:我也不想這樣,很苦。我自私害了,受自己的業力所感(哭泣)。

蘇師姐:還好你去碰到陳民偉,他雖然把你推掉,他現在已經作閻羅王了,他來救你。所以你現在先聽經,禮拜日三時繫念法會我佛慈悲可牽到西方極樂世界。

張阿西:可是我這麼醜怎麼辦?人家看到我,都不喜歡我。

宋帝王:對不起!

蘇師姐:我給你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

    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臉改變了,南無阿彌陀佛。現在先上蓮花座。

張阿西:嗯,嗯,變漂亮了,感恩啊!

蘇師姐:先上蓮花座聽經。今天才禮拜二,至少要聽幾天的經,了解西方極樂世界,才知道西方的好。要看你的過去喔!張阿西,上蓮花座,罩住!

    (對著宋帝王說)三殿閻王,現在還有沒有人要超?

宋帝王:還有,就是所說的仁化寺有一位我覺得對不起他,我在當義工的時候。(寫下當時名字:陳大明)

蘇師姐:你是害誰?出家人嗎?

宋帝王:我說了挑撥的話,當時他是一個出家眾,我害了他(寫下名字:釋永益)

蘇師姐:害了這個出家人,他現在在作什麼?

蘇師姐:修得不好就對了,鬥來鬥去,亂七八糟。

宋帝王:他現在在鬼道也是在當出家眾。

蘇師姐:有多少年了?像你現在是十世,也很久了。

宋帝王:他一直覺得他是對的,認為他修得很好。

蘇師姐:他在鬼道,他都沒懺悔嗎?

宋帝王:嗯,就是他還在鬼道。

蘇師姐:叫一下。陳大明在家居士叫出家人釋永益。

釋永益:阿彌陀佛。

蘇師姐:釋永益,以前你認識這個陳大明嗎?

釋永益:認識啊!

蘇師姐:他給你挑撥說害你,你知道嗎?以前你在仁化寺。你怎麼在鬼道這麼久,多久的時間啊?

釋永益:已經有六百多年了。

蘇師姐:現在陳大明已經作了三殿的閻羅王,他現在知懺悔要來救你,要你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你要不要出離?在鬼道有沒有聽香光大佛寺講經?

釋永益:有聽講經。

蘇師姐:現在要不要去西方極樂世界?先看西方一下。要感謝宋帝王來救你。

釋永益:可是我覺得我是對的。

蘇師姐:你現在還講你對嗎?你作鬼不夠苦喔!閻羅王,他還覺得他對,他還不夠苦啦

宋帝王:這,師父啊!

釋永益:你講得沒錯,字字沒錯。

宋帝王:都是我講錯話,我懺悔,我下了兩個地獄啊!

蘇師姐:陳大明他兩舌無知,運用綺語手段離間破壞,他懺悔,今在香光大佛寺因緣好,想把你送上西方極樂世界。

宋帝王:對不起啊!我給你懺悔。我當時說你在走路,行誼非常地好,非常地莊嚴,這是有修。念起佛來,總是這麼有定。你一直都這樣,可是我還把你跟二師兄做比較,罪過,罪過!請您原諒。

釋永益:你講的是事實,本來就是這樣。

蘇師姐:現在你還要當鬼嗎?在問你,有沒有聽到?釋永益有沒有聽到?現在要你聽經,陳大明要救你,不然你在鬼道已經六百多年了,仁化寺你看看大家都要成佛,你不要成佛嗎?要不要懺悔?經有沒有聽?現在先聽經,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上蓮花座。蓋住他的靈,給他聽經。

蘇師姐:好了,我們三殿的宋帝王,今天講得非常精采。有沒有什麼話給我們世人開示一下?

宋帝王:若世間人能親近道場乃是福報;而道場最重要是清修之地,可不能擾亂道心!尤其於道場服務的義工要少話,多做事才是真正的修大福報,或是在道場修行之出家人,都要特別地留意,自己的言行舉止都影響甚大,故應要注意自己,尤其是這口業更是重要,莫再犯與我同樣的錯誤。不要以為小小的兩舌、挑撥無傷大雅,其實這罪可大了!尤其又是真正修行的道場,罪更大。其實真正修行都是積功累德要來幫助眾生離苦得樂啊!

蘇師姐:是,這是真話。能樂善好施,多修福慧,才是真正道場好義工。

宋帝王:這是真的。如是業因,如是果報,絲毫不爽啊!

蘇師姐:習氣太重,難於教化降伏,驕慢習氣不改,不能見性啦!

宋帝王:是啊!這可是要特別地注意!再者,在世間人眼睛很重要,眼睛所見所看都要看人家的好,也不能瞧不起別人,也不能分高分低,分上分下,這都不好,最好都以慈悲、平等的心來對待一切,一切的人事物。不要以自己的眼睛所見而去看不起人,這都是有因果啊!

蘇師姐:就像你的身上有報應,講出來給人家聽,誰在講就知道場莊嚴,尤其是我們香光佛大寺是清淨地,一點都不能動念。像四眾弟子一動念就馬上受報,很可怕啊!

宋帝王:而且也不知道人家道場的情況如何,或是道場的文化如何,講的都是分化,分化這都罪很重,小心口業。也要注意的是看人好、看人的善,莫要看人的是是非非。

蘇師姐:對,一面念佛,一面念頭作惡,怎樣修決定不能往生。好,我們也感謝宋帝王今天給我們訪問。

宋帝王:感謝蘇居士給我們有機會來述說、來懺悔,感恩我佛慈悲。

蘇師姐:感恩大家合力來救度有緣眾生。等我們大功告成,我們就一起往西方極樂世界實報莊嚴土。

宋帝王:是啊!能夠跟蘇居士救度有緣眾生,更多的苦難眾生,我們十殿閻王一定協助。

蘇師姐:感恩十殿閻王的協助,阿彌陀佛。

宋帝王:我們十殿閻王也希望能夠快快回到實報莊嚴土,也能夠跟著阿彌陀佛法界藏身,救度盡虛空遍法界苦難的眾生,再來救人。

蘇師姐:現在香光大佛寺在救人,你們都要協助幫忙喔!

宋帝王:當然啦,當然啦!主要自己也要努力精進,求心所願,往生淨土。

蘇師姐:感謝宋帝王,我們念十聲送宋帝王。

    (蘇師姐帶領在座同修們念十聲阿彌陀佛佛號,送第三殿閻羅王宋帝王。)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by Fragrant Light Buddhaland 
香光佛地 西方之路 The Way to Western Pure Land of Ultimate Bliss 
瀏覽解析度 1280 x 768 (含)以上 ; Chrome / IE / Firefox
南無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