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諦閑老和尚

諦閑老和尚《生西因緣》

諦閑老和尚《生西因緣》

                   二○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阿彌陀佛,我是諦閑。此世幸蒙蘇佛相送,助吾於天道二十七層天,如願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吾於人間之諸多好友同參、學生、弟子等當以為吾於世緣盡了後已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實情卻是當時念佛起了念頭,先是:應當有諸多已至西方者,同佛前來接引;而後聞得弟子叫聲:師父!於是吾靈回頭一顧,念佛未能夠凝固,偏了岔,便往天道去了!

可怕之極!諦閑在世時知念佛殊勝,除自己精進念佛,亦勸諸多有緣念佛發願往生西方。未料自己卻於生死關頭之際離西遠去,而入天道,將再入六道輪迴,實非吾之願,但遺憾已成,懺悔已晚!幸而當時蘇居士即是如今之蘇佛,淨土修行成就,得以念佛送吾進入西方極樂世界,免去輪迴之苦!實是吾之恩者!

各位可相信,西方極樂世界非遠於十萬億佛國土,而是在眼前。當時吾於天道至香光室,當佛號聲一起,佛光即現,阿彌陀佛與西方極樂世界則現於眼前!此種情境於當時香光室至今香光大佛寺,時時存在,念念為此,只因一般肉眼難見,而確為諦閑當時親眼所見。此事真是殊勝難聞,若非親身經歷實在難以相信!雖言諦閑親身經歷,已無人身,而已離世為靈性之經歷。若是認識諦閑者,當知諦閑少提此些靈性之語,故現在所言,雖是令人難以相信為吾親語,卻是真實之事也!

當時的香光室在蘇居士及諸位的努力至今,得使光中極尊,佛中之王的阿彌陀佛正住,而能得名為香光大佛寺。此時的諦閑,是於西方極樂世界送出此些訊息。收得西方訊息及訪問之事於香光大佛寺,為普遍常常之事,聞者千萬莫毀謗!當知諸佛菩薩緣熟得以應於世間,於此濁惡之世,若非現大毅力,大行大為,如何救度困於苦難惡水之中的六道眾生,諦閑即是其中之一。感恩我佛慈悲應世。世人眼未明,難以相信未見之事,既然如此,若是相信諦閑者,請相信此為諦閑所語。為了救自己,於此時蘇佛尚應存於世間,當跟隨蘇佛學習淨土,為求見性,自度度眾往生西方。

為何諦閑會出此語,除了之前所言,吾之靈乃由蘇佛送往西方極樂世界,尚因為諦閑生前對天台多鑽讀研習,略有心得,亦因為心儀於佛法浩瀚無垠,為尋回本真,顯救世之報負,中年出家,知假身之無常,更是戰戰兢兢,致力於教學,以弘法為己之大志。且知西方為此生唯一去處,以念佛為己將去之處,未料未能如願而升天!吾觀當時之大誤,乃因為業障現前,冤親債主拉扯,吾失之大意,念頭未能凝固,於是被冤親所現之音聲及情境牽引,念佛即使只於一念間未相續,便是散失,西方遠去,實在可惜!亦是令此篇見聞者以為警惕!

蘇佛以三十年之淨土修行經驗,得見性之身靈而不誇於世間,只是默默為救眾往生西方而努力。得知得見念佛者如此眾多,往生西方者卻如此之稀,甚至有許多未能往生西方而至天道之大德,前至香光室求超度。蘇佛以其大智明知得見:念佛人在世雖念佛得力,但若未超度冤親債主,導致臨終離世時,難以抵擋冤親債主現前干擾,而未能至西方,因此而知超度為往生前重要之事!

故蘇佛以身獻法,以佛法重實質,不重形式之理念,除了自身精進不懈,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一部《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而得淨化見性,西方自在來回救眾生西之果;從不中斷與靈活觀機的佛法教學;且帶領香光諸位大德,化解與冤親債主間的因果災障,週週啟建由阿彌陀佛主法之三時繫念法會,超度冤親債主及法界眾靈往生西方。世間諸多法會為佛寺超度亡靈而為,但是能夠有德有能有力,能將眾生超度至西方極樂世界者有誰?有幾?阿彌陀佛與蘇佛者也!

蘇佛能有如今以上之能力,並非一生一世可成,而是深厚之宿世佛緣及功德力,此世積功累德,不居功,謙虛謙卑而得以見性之靈性,實際信願行之佛心佛行為救世之舉。諦閑當時於世,雖重視念佛功夫之養成,但對於超度一事,並未加以重視,而遭受冤親現前,未至西方極樂世界之果報,亦在因果之中。一飲一啄莫非前定。是的!這些點滴,如今道來,彷如昨日眼前。卻是已經過了數年。

但願諦閑此語,能令見聞者明白淨土念佛,化解冤情並超度冤親生西之重要,且能同蘇佛與香光大佛寺起而行,便是生西有望,證入生西成佛之果。真是如此而為,即為眾等之大幸也!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修行之路,修心之路」諦閑老和尚《第十一封信》

《第十一封信》

 

諦閑老和尚

「修行之路,修心之路」

 

2017/09/15 PM 4:58    主筆-釋法心

 

諦閑老和尚:

       修行之路,修心之路。從古至今,修行無不是了了分明此事,但幾人真能做到只見自己的心,不看別人的行。真正的修行,心中澄清透徹的舒適,那種自在,為何大家不追隨。反而追隨些世俗的習氣和情感。修行之後所產生的般若智慧,從不用心思惟,不去計較心思。富貴出生,卻選擇最樸實的修行路,所得到的是最清涼的心,不需任何的夾雜。度眾之路在將自身修調後如火如荼的進行。欣賞祖師大德的行腳,諦閑不敢自稱行腳,但何地獲邀,只要時間上允許,不管要去講多久的經,諦閑都樂雌不疲。真正幫助眾生是一種發自深心的法喜。了了分明的世界,不可有半點分別。否則修行之路會極度彎曲。分別有何用,只是徒增自己沒必要的煩惱,這也屬無名,也屬業障,業障現前必當真實禮懺。禮懺後的自己,回到了修行的原點,南無阿彌陀佛,一句聖號掛於心。心中毫無他想,就算想,也成空,也是空,本是空。

         青花台上,你是個高貴的修行人,是一個沒有成就的修行人,只因修行比別人早,比別人久,名聲比別人響,就成了個頭往上抬、眼神往下看的剃頭師父。這時出家眾和修行人已經不適合套用於身了。漸漸身體的敗壞,中藥薰喉,剃頭師父成了在床上的病貓。當初修行的願,怎麼就這麼消逝了,已經被這色身給拖垮殆盡,臉色的變化,看得出最後的去處,這個人身白來了,白得到了。走上這條路的人很可憐,也真的不夠慈悲。如果說不懂自己為何會如此。那就更沒理由說話了,因為連檢視自己的行為舉止都沒有,那更不說檢視心了。諦閑講話一向是緩和,但如今的末法現象,似乎不是緩和可以幫助的上的,過去的修行者一點就通。現在的修行人點好幾點,都還不一定通,該如何是好。諦閑在西方,希望迷途的孩子要回頭。如今香光大佛寺幫助許多魔界回頭,他們現在已經被稱為菩薩。因為轉回了善心善念。如果我們還沒有善心善念,那我們不是比魔更魔。其實修行本是克服心中的魔性,這不就是《楞嚴經》的總體大綱。孩子們,該回頭檢視自己了,千萬不要自己騙自已在修行。諦閑透過香光大佛寺傳話,或許話語較為激動了些,但總是為大家好的,只要是教人向善的,都不該有所批評,否則自身又要落入魔性了,不值得的。阿彌陀佛。

諦閑自西方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