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在家居士

吳運堂《談三魂七魄》

    吳運堂《談三魂七魄》

 

 

 

 

                                                                     於0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

 

    我是吳運堂,我現在在西方極樂世界。在世時我是個平凡的人,卻有著不平凡的一生。
    說我是酒鬼,或是精神分裂症我都不會反駁,因為事實上就是如此。當我的就酒癮發作時,會生氣、打人、罵人、咆踍,好的時候很好,壞的時候很壞;不定時的發作,每每傷害最深的是我的家人,因為他們隨時都在我的身邊。孩子就是以家為主,所以在他們的心靈中,烙印了不可磨滅的記憶,有許多還深深的成為個性性情中的一部分。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心中的害怕、不滿、沒安全感又不能離開家庭的無力感,幸虧這個家有他們的媽媽支撐下來,才能走到今天。女性總能為兒女做任何的犧牲。

    畢竟日子就這樣的一天一天過去了,女兒兒子曾經想離家出走,我知道,他們不要再繼續生在這樣不快樂、隨時可能被打被罵的家庭裏,但是畢竟還是回家了;曾經想把爸爸帶去精神病院,應該被關起來,不應該一直這樣傷害家人,但最後妻子還是不忍心讓先生受這樣的屈辱,忍氣吞聲的讓我留在家中,這我也知道。我只能深深的對孩子們說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尤其是妻子,我感謝他,更對不起他,他夾在我和孩子們的中間,眼淚往肚子裏吞,受很多苦!

    現在我才發現,原來在過去家人曾經一起做過傷害別人的事,如今因緣成熟,人家來討報,這就是家裏的共業。我發作時就是家人共同面對的時候。所以我們所受的傷害原來是過去世,我們共同造成別人的傷害,如今果報現前,這些傷害又返回來加在我們的身上;雖然時間背景、角色關係不同,但那只是改頭換面,靈識依然是要接受過去自己所發出去的負面的能量。

    三魂七魄的事情,在現在醫療的角度上,是屬於醫生們不會去談到的事、他們認為是屬於傳統民俗甚至是宗教的說法,不會用在治療上。這也是醫療的盲點,無法找到原因,無法解釋的一些現象或症狀,就用不明原因或藥物的副作用帶過去。其實現在我看起來,精神狀況和業力、冤親債主、附體分不了關係,如果醫學不承認不接受這個部分,將不會讓這個疾病的治療效果有所進展;也因此使得許多病人轉而尋找其他方法,希望能幫助病人恢復正常的生活,花了許多錢,許多時間,用了很多的精神及體力,卻得到無關痛癢或暫時改善之後還是一樣復發的結果,治標不治本。這一些是我當時為病人時的親身體驗及感觸。

    其實我在年輕時就可以從一些事情看出情緒不穩定的徵兆:我的個性好勝,追求完美,許多事如果經過我這裡,沒有達到我的要求,將不會放手。所以有時候自己會給自己設定的目標給壓倒。那時候就會出現生氣、不想講話、生悶氣或者大聲自言自語,直話直說。那時候其他人會說我是土個性、直來直往。當時就已經有一魄敲著桌子,責怪自己怎麼事情老是做不好。

    娶妻生子之後家庭的負擔增加,工作常常要加時,又賺不了什麼錢,還好我們夫妻的生活很省,奶粉尿片這些生活支出勉強過得去,但是他們的出世,改變了我們的腳步,原本的喜悅很快的被孩子的哭聲給取代。我才發現原來孩子的哭聲會讓我覺得煩躁不安。有一次孩子哭一直哄不停,我大聲吼了一句:「不要哭了,煩死了」。孩子真的不哭了,雖然暫時停了下來,卻換來之後哭得更大聲,把我氣得掉頭就走。那時已經有一魄,正在對著哭泣中的小孩生氣。一魄還跪在妻子身邊跟他懺悔。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好好的事,怎麼到了我的手上卻變了,我對自己愈來愈沒信心,因為這樣,所以不太想跟其他家人來往。孩子一個一個的出生,妻子要養身體,我有時候收入不穩定,自己捱餓沒關係不能讓老婆孩子餓著,所以有時候會氣自己怎麼把家搞成這個樣子。我只要情緒一上來就沒有什麼好臉色。明明是對大家感到愧疚就,怎麼表現出來的卻是生氣、不耐煩。到後來太太也知道我的情形,當我講話聲音變的時候,就會帶著孩子離我遠遠的,免得孩子遭殃。我愈是生悶氣,愈想罵人。所以有

一魄在家裏沒人理我,自己在床上翻來翻去睡不著。那時候大概

三十多歲吧!
    我現在知道了,原來我的聲音開始變的時候,就不是我在說話,是另一個眾生在說話,在我的喉嚨,有的時候很大聲或者是用吼的,就是一批眾生一起在我的喉嚨,把以前他們受我的悶氣,一起吐出來。
    一次在夢中,夢到自己被吊起來,鞭子不斷的抽打,打的我渾身是傷,鞭打的地方還不斷的流著血。我從夢中驚醒,因為在夢裏哭喊著,醒來還流著淚。這個夢我以前做過,那時候驚醒過來還可以感覺到身上被抽打的痛,那一次有一魂被眾生抓走,如今再作相同的夢,一魄又被抓走。
    是誰那麼痛恨我,要對我如此殘忍?原來之前我做官,是個貪官,好的東西留給自己家人用,不好的東西,留給家裏長工俾女用;脾氣又不好,動不動罵人,動不動處罰做錯事的屬下。唉!他們對我又氣又恨,而且我有吃錢,走後路。這一些事我都做過,給家裡的孩子老婆吃好的,用好的,還誤判了好幾個冤獄,酷刑,讓他們難看的樣子,病死在牢裡,這一世他們一起來討債。而過去的妻子兒女,一樣是這一世的妻子兒女,重男輕女,因為寵愛兒子,兒子不成材,但是父母親尤其是母親還是寵。結果兒子娶了老婆之後,不但不孝順父母,還聽了媳婦的話,搬出家門自己獨立一戶。這一段過去,這一世再上演,輪迴的戲碼,就是這樣。這是我們家的共業。所以當時大家吃好穿好,報應到這一世

雖然還是有的吃穿,但是並沒有多餘的錢,買零食或衣服給孩子們,使得他們沒有歡樂的童年;當我對家人發脾氣的時候,家人對我又氣又恨,就是當時長工俾女及屬下對我敢怒不敢言又氣又恨的情形;而就是當時我吃錢、走後路、判成冤獄,酷刑死在牢裡的眾生們一起來討債,他們的憤怒、不平,一起加在我的身上,使得我精神異常。
    另外還有一件案件,我收了人家的賄絡金,判一位窮書生偷錢,吃牢飯,關了幾年之後出來,那位窮書生落魄,日日飲酒,之後飲酒過量而死。死了以後當酒鬼,所以這一世也是來討報,附在我的身上,就讓我當酒鬼,讓我嚐嚐酒精發作不能自主,拿家人出氣,全身酒氣沖天,人人討厭,離他遠遠的滋味。我的一魂兩魄就在喝酒,泡在酒堆裏。這也是我們家那一世的共業。所以大家因為我發酒瘋也受了不少苦。

    這些種種的情形,醫療醫學如何能夠檢查的出來?如何能治療的好!如今在兒女的身上,他們有和我一樣的情緒,只是強度不同,一樣容易生氣、打抱不平、生悶氣、沒安全感、要求完美、怕人家看不起、怕人家背地裡指指點點、說壞話,哭泣、無力感、

胸悶,這些也是共業啊!是當初受害受氣的眾生在大家的身上干擾,使得生活不快樂。要改善這修些情形,只有一條路,讓他們聽經願意化解,超度!超度!要把他們超度到西方極樂世界,離開鬼道當討債鬼。但是即使是超度他們,大家的功德都不足以讓他們化解,因為他們可以討債的時間還沒有結束,也就是說,大家還會受這些情緒干擾,直到他們所受的業苦報盡。吳運堂誠懇請求阿彌陀佛及蘇佛幫忙化解!

    而兒女們法會超度共業冤親債主的功德金不論做幾場,一定要自己出,眾生才會願意化解,大家症狀才有改善的機會。即使蘇佛慈悲要幫大家做,也不能這樣對蘇佛,這樣眾生不但不會化解,還會看不起大家,不會願意離開大家的身體,情緒不快樂等等的問題還是存在啊!在這裡發心超度,發心護持道場、積功累德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如過這一世不超度,不解決這些問題,還有眾生在等著,來世再遇到還是要受苦啊!
    兒子啊,婆媳之間的問題,是過去世你們幾個的共業,解鈴還需繫鈴人。只有你能解開他們之間的縫隙心結,要真心孝順母親,如此一來,你和你的兒子,妻子和媽媽之間的關係才有改善的機會,這也是因緣果報啊!不懂得地方,可以請教蘇佛,請蘇佛幫忙,蘇佛的功德力及慈悲心可以感化你們彼此之間的冤親債主,使得事情進行能夠順利!

    我的主魂雖然沒有被困住,但是一樣不能做主,被酒氣薰的爛醉,有時候酒氣退去,恢復清醒,還能對老婆小孩說幾句好話及懺悔懇求他們原諒的話。
    因為我的壞脾氣,連在死前都還在生氣,想著這一世怎麼這麼窩囊!在世的種種情景充滿怒氣無奈,使得斷氣之後,這個氣息和蛇道相應,所以一股力量把我吸引進入了蛇身。我的靈魂被吸進去母蛇的腹中蛋,我感到自己縮在蛋中,沒有任何念頭,知道自己在呼吸,之後在一陣暖暖的氣息中,我破殼而出,成為蛇穴中的一隻小蛇。我的肚子在地上爬,我很敏銳,不希望被別的蛇侵犯,在世的時候個性不好,連當蛇的時候,個性也是不好,個性真的是可怕!漸漸的我成為一隻大蛇。我的爬行速度又快又穩,曾經遇到過人類,想要用棒子打我,我的眼睛一看,舌頭一伸,馬上鑽到草叢中,當他找到棒子時,我早已經不見蛇影。
    就這樣,人身之後的蛇身,能夠遇到蘇佛是我前世修來的福報,也是託我兒女的福,他們認識了蘇佛,蒙蘇佛救眾生往生西方的功夫,把我從蛇身救出來,脫離蛇身,送到香光大佛寺的西方法性土,讓我聽經知道六道輪迴的苦,把我送到西方極樂世界。如今我在西方,這麼好的地方,好感恩!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感恩兒女!
    當初我為官,就算百姓受苦,卻是讓家人吃好穿好用好,這一世同樣是一家人,卻是一同受到報應,一起吃苦,當時所造的惡業發生在這一世我的身上,卻是讓家人一起承受痛苦。這就是共業,也就是因果。一世那麼長,現在在這裡卻是幾行字把它帶過。作人如果還是在六道之中,不值得啊!真的就像演一齣戲。作一場夢。要學習怎麼演這一場戲,才不會造業。

    妻子兒子女兒啊!你們還在人間,不要再搞六道輪迴的戲了,要好好的跟蘇佛學,不論做什麼事,如果只是為情為愛為家庭,只有再造業,那些都是假象,到頭來都是要分開,有因緣再相逢,無因緣不相見。應該要醒醒啊!應該要盡心盡力的去護持道場,才能救自己!不是要你拚了命賺錢,沒了命,錢也用不到,帶不走,妻子子女也不一定領情。而是要很清楚知道,接下來的生命是為了什麼而活?是為了佛法淨土的承傳;財富是為了護法,為佛寺的建蓋;學習淨土蘇佛的功夫,為了救自己、救眾生往生西方。錢財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要用的有意義啊!千萬不要因為情感的牽絆,而失去了佈施、積功累德的機會,失去了幫助救度眾生的機會。
    姐弟要互相成就,成就是為了要留在人世間服務大家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在香光大佛寺這裡有限的空間裏,其實是包含無限的未來。兒子啊!還活在世間,要好好活著哦!如果只有為自己活,為家人活那樣就太可惜了!如果沒有遇到蘇佛沒話說,也沒有爸爸現在說這些話的機會。既然有大福報遇到蘇佛,要盡全力的幫助佛寺成長,也不枉費爸爸在世時對你的疼愛,也算是為爸爸感恩蘇佛,爸爸這一條命是蘇佛救的,你的這條命也是蘇佛救的!千萬不要忘記!要知道感恩啊!此時如果沒有蘇佛在世,你已經不在人間,不知道去哪一道投胎了!爸爸在西方看得很清楚。
    造好因才會有好果,一定要勇敢的踏出這一步才對!能遇到蘇佛來到人間,你們又能夠碰面,要好好的跟緊蘇佛,這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事。拿出魄力,幫忙蘇佛做蘇佛想做的事!就是幫自己,幫眾生,幫家人。蘇佛的心量、度量、慈悲、智慧是兒女們要學習的。不能夠用世俗的眼光來看蘇佛所做的事。也不能夠用世俗的做事方法及心態來和蘇佛做交易,這樣吃虧就大了!
    現在世上能救大家的法身慧命沒有幾個,能有真實功夫將眾生送到西方極樂世界的唯獨蘇佛一人。眼光要放遠,目標在西方極樂世界。

                                                                  由主筆釋海澤訪問吳運堂先生

 

訪問在香光大佛寺 西方法性土的關祐行

 

 訪問在香光大佛寺 西方法性土的關祐行

 

 

 

    

                                                                       於二0一八年八月十四日

    我是關祐行,住在香港,幾年前死於非命,一次突然的心痛昏迷而亡,死了到地獄受苦。因為在世時在道觀裡面幫忙做事還出錢,也擔任要職,以為做好事,沒想到主事者,背地裡做了違背良心的事,自己沒有明察,所以死後也要背負因果地獄還罪。
    是太太遇到蘇佛,才把我從地獄救上來。現在我是在香光大佛寺的西方法性土裡面,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前一站,要在這裡聽經明白西方,發願往生西方,在法會或超度的時候,就能被送上西方極樂世界。這麼殊勝的事情,真是百千萬劫難遭遇,這才是真正的超度。否則生者花錢超度,亡者卻得不到真實利益,不值得!
    關祐行生前一直在找尋真正的救世救人的方法,找錯了方向,喪失了寶貴的生命,沒想到死後才遇上學佛淨土的念佛人,蘇佛及香光大佛寺。關祐行非常珍惜這份因緣,如今兩個孩子也跟著淨化修行,希望能找到自性,見到生命的價值,發揮本能,救自己也能救有緣的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否則在人世間,空手來也空手去,什麼也帶不走,只有帶走滿滿的業果,很可怕!
    等到香光大佛寺的彌陀村蓋起來,一定可以幫助很多無助不知去向的人進來居住,日子就不是白白的一天過一天,而是有明確的方向,為著移民西方極樂世界而準備。真希望媽媽、太太、家人及有福報的人,能夠加入彌陀村的一員,這樣往生西方能有保障,生命就不會空過!

 

0一八年九月 訪問關祐行居士有關三魂七魄之事

海澤法師:請問關祐行居士,您在世的時候,有沒有什麼時候身體開始不舒服,有病痛的情形或精神狀況不集中,昏沉進入空間的情形?

關祐行居士:其實我的身體,有時也會有一些酸痛、昏沉的情形。因為自己的生活,和這些靈眾會有接觸,以為是這樣引起的。比較明顯的是四十五歲時,一次夢境之中,自己的妻子、兩個小孩竟然在過河時,忽然被洪水沖走,我要去救他們,結果連自己也被大水沖走。我被驚醒了!發現自己全身冒冷汗。從那一次之後,常常不由自主的全身發冷,心中會有不安的情形,可能外人看不出來,自己可以感覺得到。原來當時進入夢中的是自己的一魂一魄,跟著被洪水沖走。身上的三魂七魄,少了一魂一魄,還是一樣的生活,只是身體開始起了這些變化。

 

                                                                由主筆釋海澤訪問關祐行先生 

 

趙樸初會長開示「解鎖」 《第四十三封信》

 

《第四十三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解鎖」

 

 

 

2017/9/16 AM.3:27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會長: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人類的面目變得貪婪?是什麼原因,讓人類的色身變得如此珍貴,絲毫不能被佔點便宜。在我的年代中,為了大眾,為了國家而奮不顧身的勇士不在少數,如今卻是寥寥無幾。「為自己多想一點」的心態,將自己綑綁起來,想越多,就綁得越緊密,如果你常覺得喘不過氣來,是否觀看自己,是不是為自己想了太多?

你有多少,給多少,能盡幾分力,就盡幾分力,計功多少不在於你拿出來的量,而在於心的「誠」。在世的歲月中,我真心的為國家,為佛教盡心付出,我能做的絕對盡全力的做,不去計量對自己的利益有多少,或者損失有多少,只要對大眾有幫助的,我都是不加思索的衝著做。這股衝勁無形之中自然帶給我力量,是百分之百的衝力,做起事來充滿幹勁與活力,但過程中若為了自己多思惟一分,能量自然少去一分,有時甚至十分,因為自私的念頭,牽引全身的眾靈騷動,自然耗損你的能量。你對「自私」認識有多少,今日我想說說自私,是因為這自私改變了娑婆世界。為何人類越來越自私,就連學佛的人也自私,原來根底仍就是沒有安全感,信佛不夠,為了不讓自己受到傷害,多為自己考量一些,思慮一些,保留一些,但無知的人們不曉得越是保護自己,越是傷害自己,讓自己全身緊得無法放鬆,走的道路越來越狹窄,越來越模糊,光亮不屬於你,倒是黑暗籠罩你全身,沒有一點毛孔可以見光明,你是否感覺到疲累?

 貪婪的習性,讓你不只為自己想一分,一分之後還有二分、三分,腦子不斷盤旋著計畫、利益分配,或者付出與獲得的利益是否成比例,如此多的思惟與枷鎖,怎麼不讓自己疲累?如果你想讓自己多一點活力,那麼請你試著放下自己,別為自己想太多,明明身體沒有那麼寒冷,你卻幫自己加一件又一件的厚外套,最後卻是動不了,也走不了。人們往往以為,為自己多保留一點才有安全感,其實並不然,當你全盤托出,迎接而來的是光明的大道,既然是大道,就有無限生機,無限的發展,無限的可能,何愁有半點損失呢?但如果你為了自己暗藏,這黑暗的一面會發酵,甚至在你體內發臭,而所擁有的就僅只你保護的這些,不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甚至在黑暗中迷失了自己。綑綁自己的兇手就是自己,能為自己解開繩索的也只有自己,為何不放自己一條生路?

佛法是大愛,大心,大量,大慈悲。大乘經上說「一切男人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們是否能真正做到?學佛學慈悲,學無私,如果你是一位學佛人,還有為自己著想的私心,先別大聲說出你在學佛,佛陀的大心量沒有教半點自私給我們,人道眾生的自私,才讓娑婆業海無法洗清,越來越污濁。

我們都可以學習「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你的無私與慈悲,可以串連全世界,解開你全身緊綁的繩索,開啟你心胸的大門,迎接更廣大的眾生。
                                                          趙樸初

 

「僧」趙樸初會長《第四十二封信》

 

《第四十二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僧」

 

 

 

2017/9/15 AM.3:27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會長:

如何打破世人對佛教的迷思,需要所有佛教界的人一同來努力,不僅只於中國,是遍及全世界都該如此。這份努力需要對既往的修行有些改變,對佛法有更進一步的認知,這是所有的佛教團體及人士都應該負有的責任,整個佛法的衰敗,我們都應當扛起一些,盡自己一分力量拯救佛法,永續正法。

或許你會有些疑惑,為何自己修持的佛法需要有些改變? 因為地獄前掛牌的,不就是各位居多嗎?學佛卻又淪為三塗,佛門的招牌如何掛的住?佛法傳至今日末法時期,早已不見古來的高僧大德,高僧的德行與風範,似乎只能在流傳的書本中得見,現今僧人的態相有多種,不論何種,他們都有些共通點,尚還保留一分染雜的習氣,有些明顯可從外向中看出,有些則潛藏於內在,只要你有法眼都能見出其端倪,嚴重些的,甚至一般普羅大眾都能明眼看出,三寶中的僧寶,如何莊嚴釋迦佛法呢?

如今僧人出書已不在少數,書籍的類型也相當廣泛,不論是心靈啟蒙、修持方法的分享,還是心理學等等,絕對是投於讀者愛好的推行專書,但這些書籍仔細一瞧瞧,都僅是流傳於世間人的讀本,或許當下舒緩讀者的情緒,或許讀者因此成為你的信眾,對你迷得如癡如醉,但你可知,他們依然無法出離六道?我建議每位推行書籍的僧眾們,是否多加一章節,教導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重要性及方法,這本書將會對世人產生極大的影響力,當然前提是,你也必須能夠往生西方,才有絕對的資格刊行此本大法。

僧眾不需要成為萬人迷,但是必須對娑婆世界有些貢獻,才不枉今生成為出家人,這項貢獻是你必須度眾往生西方,不是只有法會上法器敲敲打打,或者經文的唱誦,就能輕易的度眾往生,而是你必須擁有法身、報身的度眾功夫,如此是否修行還有一大段路要努力?如果各位願意為佛法盡一分力,荷擔如來家業,那麼我真心的鼓勵各方大德,到澳洲香光大佛寺一趟,見證真實的法身度眾,三寶的清淨莊嚴可在此見證,盡汝之所能,同佛度無邊,阿彌陀佛。                        
                                          
趙樸初

 

「自信」趙樸初會長《第四十一封信》

 

《第四十一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自信」

 

 

 

2017/9/14 PM.1:23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會長:

沒有身體的我,還能在大眾面前說話,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姑且不論別人是否相信,我始終相信一句「我做我認為對的事情」,只要是對社會、對國家有幫助的,我絕對是盡心盡力去做,不論別人如何打擊我,我終究是屹立不搖的往前邁進,很多時候,事情就讓我成功了。

在我的生命中,遭遇了許許多多大小事件,很多都是觀乎國家的大事件,一般百姓或許還不見得親身經歷,我有幸能參與,也讓我從中學習到很多。人類有很特別的習性,不容易輕易的採納新事物、新想法,除非有十足的把握,以及周遭人給予他滿滿的信心,原因在於對於未知的不信任與恐懼。害怕傷害、害怕吃虧、害怕改變,這是人類的習性,很自然的會為自己加上一層防護膜,一旦碰觸到這層防護膜,就會啟動防衛機制,用各種的方式保護自己,以避免讓自己受到傷害,這是人類很自然的本能,也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自私。

我明白,從我成為靈體後所說的每一句話,多數人都是不相信的,畢竟在他的生命中從未發生過如此奇妙之事,所以寧可選擇不相信,加上人類與生俱來的自私,若沒有對他有絕對的利益,難以使他做出更進一步的改變。我所說的每一句話,無非是想要大家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偏偏這樣的誘因不足以讓大家心動,為何如此,因為眼前的利益勝過一切,西方極樂世界對大眾而言,彷彿是天邊海角之事了,難道末法眾生真的這麼沒有福報嗎?大德們,學佛的人不信因果,還稱是學佛人嗎?如果你信因果,你可知道自己下一世會在哪裡嗎?真有把握自己是無惡不作嗎?一個惡念頭就足以讓你受報,更何況善惡並行的我們,不知道過去、今生就造了多少業,這些都是要還的,如果有個地方可以讓我們帶業往生,那真是不眠不休,趕路都要趕到的好地方。彌陀就在眼前了,難道還要使性子掉頭離開?太可惜了,曇花一現的機會,大家千萬要把握,否則真的只能萬劫輪迴再相見了。

人道眾生需要藉由人道來度化,如今救世主已出現,無怨無悔的為眾生付出,蘇佛的悲心與魄力,我相當讚賞與感動,如果當初我早些認識蘇佛,今天大陸絕對會有不一樣的新格局,整個佛教界也不會是今日的模樣,如今我只能在背後大力相挺,在有限的力量下創造無限的可能,多一人信,就多成就一尊佛。

我趙樸初一直以來都相信,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即使開路的過程中,有大小石子的阻礙,即使只有給我一支搥子,我日日敲敲,夜夜敲,再大的巨石,也有我讓我敲碎的一天,路絕對會有開通的一天。我永遠抱持著正念,人生九十餘年的歲月,就是正念助長我的成就,我也希望每一位發心救世的大菩薩,都能擁有不氣餒的自信,往前勇敢邁進!

 

趙樸初

 

「等你歸來」趙樸初會長開示《第四十封信》

 

《第四十封信》

 

樸初會長開示「等你歸來」

 

 

 

2017/9/13 AM.3:22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會長:

放眼望去,山嶺的線條優美至極,柔和之中帶有雅韻,山嵐遍佈其中,又是一番新韻味。轉眼剎那間,是一幅小橋、流水、人家,溪流清澈可見魚兒水中游,涓涓細流滑過石面,水草微微的擺動身軀,打聲招呼—阿彌陀佛,流水回應阿彌陀佛,接著水中的小石子、魚兒們溫和的唱頌彌陀聖號,水流流經的每一處,皆是法音宣流,繚繞於山谷間。眨眼間,五光十色,大放異彩,所有的花草樹木放光動地,彌陀聖號不絕於耳,如此奇景震撼我心。接著,再度回到雨天曼陀羅華,皎潔淨白,又有玄、黃、朱、紫襯其形色,美不勝收。我坐在蘭亭閣中,揮灑自如,筆墨自在運出所有的景色,提上一句經典名言「知恩報恩」,報彌陀恩,報蘇佛恩,報眾生恩。

樸初何德何能來到西方,這裡的一切樸初珍惜萬分,目不轉睛的欣賞每一分景色,日日於彌陀座下聽經聞法,殊勝莊嚴無比,樸初從未有過如此享受,心想事成的極樂淨界,絕無僅有,彌陀佛的大心大量令樸初大讚佛德。如此般的寂靜與享樂,樸初不捨一人獨有,遙遠的彼端,是火海中的苦眾,痛苦與哀嚎淒聲滿坑滿谷,不停歇的送入一批又一批,眾生們的去路怎會在地獄合而為一,地獄的苦刑不值大家都親自去嚐一嚐,還有西方聖地等大家歸來。

世間的人們,你現在所享受的一切,美景也好,美食也罷,都沒有西方的一分殊勝;你所穿戴的金銀珠寶,都比不上西方一粒金沙;你感受到的快樂,絕不比西方的無我極樂。世間的所有,都不及西方,西方的美好,值得大家歸來,放下你手上緊握不放的執著,在彌陀的教化下,重新調整,西方的一隅在世間,澳洲香光大佛寺彌陀鎮住,諸佛菩薩擁護,樸初懇切邀請諸位大德親臨,你的人生將得到殊勝莊嚴的新氣象,我於西方等你歸來。

趙樸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