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江味農居士

江味農居士 「修行可凍齡」

 

 

 

 

江味農居士   

「修行可凍齡」 

                   

2017/08/05 AM 3:47  主筆:釋法璽

法璽:法璽想請江味農居士慈悲,為我們再詳細說明生病過程的情形,能夠讓修行人當作修行上的借鏡,感恩江味農居士慈悲,阿彌陀佛。

江味農居士:
   (淺淺微笑)能夠如此之問,確實高明,我確實病的不是自然,並不是說我修得有多好,而是修行人本來就不應該生病,雖然我已經在前段說明了,是大量的冤親債主現前,及干擾往生西方,的確其中還有許多真相並沒有人知道,也從未有人探究過,香光大佛寺真的很不一樣。
    我真的如蘇居士所言,我有進入空間,常常是在微細的剎那間,大約在四十多歲左右,我在第一次巨大的失落,那時是我的妻子剛剛去世,我結髮多年的妻子,那時我真的很難過,甚至有種看破紅塵的想法,但依父母所願,我再娶了,可是我與她之間沒有感情,就是名義上的宣章,那一陣子,我的人生跌落谷底,我常常在夢裡遇見我的第一任妻子,她怎麼還是這麼美麗與溫柔,她伸手向我邀約,我投入她的懷抱,哭得好慘,我要她不要走,就這樣我經常在夢裡遇見她,一直有了一年多左右,這心上罣礙的人才慢慢淡化,我才真正放下這段刻骨銘心的感情,恢復正常的生活,但是這些一年間的夢境,已經讓我失去了一魂,一直在我所喜歡的氛圍之中,永遠與我的妻子在一起,但我的身,並不知情,也尚無大礙,這些從我的雙眼可以看出,是滿滿的情意。
   中年過後,我收攝身心,皈依三寶,頓悟佛門真理,金剛般若,我深入經藏之中,樂此無彼,我經常廢寢忘食,自古從未有人真正講演金剛經的奧妙,味農當下發願,要完成修學金剛經的筆記,仔細探究其中的殊勝,但當時味農不過初入佛門,雖有多年持誦金剛經的經驗,但其實還很初階,開始味農參與了許多的佛事活動,還有接受要約,又與大德們修學了一些日子,味農才真正敢發言講說,只是用分享的心態,當時味農接觸金剛經典已經近四十年,時間是很久,但深度還是不夠,透過不斷的與大眾分享交流間,味農又悟觸了不少法理,非常殊勝,味農讓自己再用一年的時間閉關沉澱,並整理講義,這些日子非常充實,並未曾留意疾病悄悄的找上門。
    現在回頭一望,才真正發現原因所在,原來執著,雖然修學金剛經典確實有小的成就,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在修學佛法、參與佛事裡,自己都帶有自己的行為風範,就是執著,而且可以不顧身體,我總是在興起之際,綿綿不斷的數日未眠,甚至可以滴水不沾,就是在那個當下,執意將事情完成,還有自己對講義的要求之心,堅持一定要自己親自不斷校閱,這些執著之心都讓自己漸漸把身子搞糟,尤其在氣虛之際,又意外想起了往事,憶起了過去,在這些時刻我的身體都正在受到入侵,但我同樣並不知情,我只是知道身子虛罷了。
    每到梅雨時節,除了因為潮濕緣故,另外當然是連日陰雨綿綿,這眾靈本來就較多,加上自己氣虛,多種的因素讓自己常常起了無名的不耐,雖然自己很有覺性,總在即時止住,但微細的瞬間已經將眾生找到,我依然不知情,就是看病、臥床、休養,我常常發起念佛與懺悔的佛事活動,但是很少真正超度自己的眾生,也是因為沒有看見這等層面吧,因為不知,所以無知,我常常感受到身體有些陰冷,尤其年歲越來越大,越是明顯,現在才知道原來也是眾生,因為我有嗜好,就如同我的執著,相伴存在,我的執著都不是不好,也不是劣等的習氣,但就是不能有這些,像是我要求經典要如實的完成,要講究一切的完善,確實要做到如此,但我有執著在其中,我的嗜好多半都與深入佛法、探究經藏奧義相關,我因這些事情而感到法喜充滿,我不曾計量過,虛空中有多少與我相同習氣的眾靈存在,當然還是與我有緣,我的這一生能夠有如此的熱忱,想必過去生世也與佛法有著很深的法緣存在。
    我這一生的業力來自於過去生生世世,殺盜淫妄所帶來,這一生精勤修行業病還會現前,因為我在世塵還有沒放的微細,就是這點習性

,修行可以容易成就,但是如果一直看不到自己的這點層面,修行真的很難。味農再與大家分享這些,希望大家都有所助益,修行真的很殊勝,大家應該投入修行,找回自己,人的一身才沒有白來,而且能夠作主,活著才有意義,阿彌陀佛。
   確實修行不能生病,應是永遠的光彩,甚至有凍齡的功效。

江味農親筆

著作《金剛經》江味農居士

 

 

 

 

著作《金剛經》江味農居士                       

2017/08/03 PM 2:13    主筆:釋法璽

法璽:法璽禮佛十拜,誠心禮請江味農居士,訪問關於身平年譜、修行過程等,請江味農居士慈悲開示及指導,阿彌陀佛。

江味農居士:
   我佛的慈悲,香光大佛寺,以及蘇居士,以及諸位慈悲四眾,阿彌陀佛,我是江味農,我過去的往生紀錄,不過是場誤會,我只是在二十八層天的層度,我到不了西方,因為我有錯誤,我的修行經驗可以當作你得借鏡,你要不要聽一聽?
    往生真的很重要,大家都聽說我見佛往生,我是見佛,但我沒有往生,差了一念,錯誤的一念,但因為我一生講經,專精於金剛經的內容,深入金剛般若,說法給大家明白道理,我的修行其實也很平凡,能夠到達第二十八層天,相當感恩我佛的慈悲加持。
     從小,我們家在當地小有名望,祖父與父親都是為官,也常常因為受到朝廷指派管轄區,全家跟著管轄區域而遷移,祖父是虔誠的學佛人,一生專讀金剛經,所以從小與祖父學習時,也接觸了金剛經,因為祖父與父親都從學儒學,任職官位,所以我從小也薰陶在書香之中,耳濡目染,我也考科舉,是上了榜,但我無意從官,這樣的舉動自然違背了家人的盼望,因為父親也是當官,我只有跟著父親,做著一些文件處理的事務,我無意自己從官。
   我有妻子,但中年時,因為疾患而早早離開了我,我與妻子感情很好,這頓時讓我失去了生命的重心,我沒有意思再度娶妻,但是家人強烈希望我再娶,以及安排了所有一切,我不得不服從這些指令,但其實從那時開始,我的心就已經冷淡了,我對人生深感世事無常,讓我更加堅定一心向佛的信念。
    自幼,我與祖父的接觸,我就認識了金剛經,雖然那時我還不懂經典的意義,而這其中的因緣就是這麼漸漸加深,我的祖父一生從未間斷過持誦金剛經典的日課,一天一部,我也跟著這麼效法,我相當敬重我的祖父,他是個很有德行的修行人,堅信佛法,他也是個令百姓愛戴的老官員,因此我相信金剛經典絕對是部好經,因為祖父,讓我深深的緣分,在金剛經。
    我的一生其實真的很單純,經過這些人生的歷練,我心中燃起了想要出家的念頭,但是我沒有辦法這麼做,因為我的雙親都還健在,我只有潛心學佛,我以居士的方式深入佛門,我正式參與了皈依的法事,師父也為我取了個法號,雖然我是在家居士,但是我潛心學佛,我深入經藏,我開始專研金剛經的奧秘,我的一生開始轉向弘傳金剛般若,成為我的願。
   金剛經的深奧,真實妙難言喻,我聽過諦閑老和尚講經,也有些日子了,我經常往老和尚那兒去,我向老和尚請學了不少益處,老和尚教會了我許多的道理,皆是相當受用,我本來就是學文的,從小的儒學教育,如今學習這些講經內容,還算是容易,我也在課堂之中整理出了一本本的要聞,這是我與老和尚的因緣,非常感恩於老和尚的指導,因為自己在佛教活動中開始有了一些參與,像是邀請法師講經,或者是賑災活動,或者是宣揚佛事等等,我經常聽老和尚講經,我都是謄寫成筆記,自己也受益,別人也能受益。
    人的一生還有一個無常,就是身邊的人會一個一個離開,我的家人也是如此,我的祖父樂群公早早便已離世,而父親訒吾公的離開,讓母親郭太夫人相當悲慟,因為母親長年信奉觀音大士,藉此因緣,我也希望母親好好念佛,學佛,還有長年茹素,我希望母親可以投入佛法的修學之中,母親同意這樣的建議,而且相當精進,每日念佛,還有讀誦經典,直到有一日,母親自覺身體起了微恙,告知大家,當時由味農親自為母親助念,母親一直都相當歡喜,絲毫不見畏懼之心,反而還要求兒子為她講演彌陀經典,我們大家輪流為母親念佛,母親食量越來越小,但精神一直不錯,但有一日中午,母親告訴身旁的人,似乎意味時間到了,不久的時間,母親仰望天上,雙眼一閉,笑著離去,母親離開的這一幕,如此的莊嚴,而且面容年輕,宛如五十多歲的面相,雙臉紅潤,四肢溫暖,這樣的經歷,深深的加深了我學佛的動力,與信心。
    我在上海一帶相當活耀,受到邀請,我將自己向諦閑老和尚所學的,與大家簡略分享,原以為講完便矣,卻又另受推崇當上了蓮社的社長,大家提議希望我分享多年來金剛經的筆記,這我倒真的可以試著努力看看,每一次開講,蓮社的居士總是會將筆記謄寫清楚,參與的多半為居士為主,大家都精進修學於其中,絲毫不敢懈怠,就是努力的學習,平常也會有念佛懺悔的法事,我總是把我所知道的道理,與諸位分享,大略的完成一次的講演後,這筆記也大約有了一定的份量,但在謄寫的過程中,總有疏漏之處,為了要完整、完全的將這些講稿編訂成書,我向大家表明,要閉關修訂,這些內容是我對金剛經的學習,也是佛力加持下的結果,我努力在一年之間,潛心的修學,以及編撰這本《金剛經講義》,這是我修學金剛經四十多年來的成果,金剛中的般若,真實殊勝,奧義難妙,我於這其中學習了我一生中精華的所有,這些一切的宗旨,離不開般若,而最終必須要往生西方極樂,念彌陀、成彌陀。
   我的身子一直不佳,尤其每逢梅雨季節就犯患,總會拖個數月才能回復,我深知這也是業障的顯現,我相當平和地看待這件事情,看待生死,每當疾患現前之際,痛苦難挨,我就是念佛,心平氣和的念佛,我可以將每一次都當作人生的最後一刻,我接受一切可能的變化,但我還是如此病了好幾年,《金剛經講義》的完稿、出書,讓我覺得我的人生值得了,畢竟這是我認為學佛最深的緣分,在於金剛經給我的啟發,我相當感恩與珍惜,這段殊勝的因緣。
    六十七歲那年,疾病漸漸增加,已經幾乎臥病在床,但我似乎因為修學金剛經典的加護,我的神識非常清楚,而且絲毫沒有失真,我很清楚周遭的一切變化,就只是身體,這個肉身,正在敗壞,我的身邊一直有陪伴照顧的人,他們甚至擔心我會消極失志,要我一心念佛,求往生,其實我非常明白,我會求往生,而且不帶有一絲毫的眷戀,我精勤的念佛,我內心觀想佛光遍照,佛來接引,有那麼一刻,若有似無,似乎真的看見了佛,我就這麼往生了,結束這一生。
     我在一片光芒的世界中,一度以為,我到了西方,原來不是,這裡是第二十八層天,是天道,為什麼佛沒有接引我往生西方?不禁心中由然生起這樣的疑問,在我靜下來之後,我看了這一切臨終的瞬間,原來我還有滿滿的冤親債主,在拉扯,我的信佛度也沒有到滿百,在那微細的剎那,我的境被冤親債主轉走了,還好我還有在第二十八層天,我這時才明白,我的一切病兆纏身都是冤親債主沒有超度的緣故,我也無力改變什麼,反而念頭越想,心情好像就低落了起來,我看見身上本來有光,卻開始漸漸消淡,我不敢想了,我就是念佛,安然於佛號中,其實這裡也相當殊勝漂亮,風景絕等。
    不曉得多久的日子,我聽見了這裡呼喊著我的音聲,江味農居士,江味農居士,禮請江味農居士,我嚇到了,怎麼有人有這等的能力,可以在人道,直穿天道給予我訊息,還將我帶到了當時的香光室中,我一開始還有些難以置信,因為我是在二十八層天,我的靈還是很淨化的,我在這個地方,看見了真實的西方,就在眼前,我聽了蘇居士的開示,很殊勝的修為,我在念佛之中,一聲佛號就上了西方,很快的速度,很感恩有這樣的道場,還有這樣的能仁幫助了我,我在天道的話,除了再來投胎,不然是不可能往生西方,而蘇居士慈悲,當時也幫忙我超度了我的冤親債主,往生真的還是需要實修才是,那是找回本能,看見自性。
    我的一生經驗,還有往生經過,不可思議,現今很榮幸能夠再度來到香光大佛寺,除了接受訪問外,也很開心看見這樣的正法正在弘揚,這裡的四眾弟子真的是全天下修行人中,最有福報的一群,而且真實修行,我江味農,想要分享這一切,但願江味農這個名字,還有人知道我,可以看了我的這些分享,對往生產生希望,我原本以為我的家人,已經往生,卻都沒有在西方,人間的佛法,究竟是出了什麼樣的問題,無從得知,但是確實的事就是,出現了香光大佛寺,這個救世的大佛寺,真的有阿彌陀佛,真的西方就在眼前,直航西方是這裡的功夫,是真實,不是大話,我是江味農,來自西方,真實的訊息,在這裡被接收,而寫下,請大家來這裡應證一切,不管是找我,還是找其他聖賢大德都好,一定要來一趟,你的修行才有保障,阿彌陀佛。

江味農親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