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趙樸初會長

「等你歸來」趙樸初會長《第四十封信》

二O一七年九月十三日

趙樸初會長:

放眼望去,山嶺的線條優美至極,柔和之中帶有雅韻,山嵐遍佈其中,又是一番新韻味。轉眼剎那間,是一幅小橋、流水、人家,溪流清澈可見魚兒水中游,涓涓細流滑過石面,水草微微的擺動身軀,打聲招呼—阿彌陀佛,流水回應阿彌陀佛,接著水中的小石子、魚兒們溫和的唱頌彌陀聖號,水流流經的每一處,皆是法音宣流,繚繞於山谷間。眨眼間,五光十色,大放異彩,所有的花草樹木放光動地,彌陀聖號不絕於耳,如此奇景震撼我心。接著,再度回到雨天曼陀羅華,皎潔淨白,又有玄、黃、朱、紫襯其形色,美不勝收。我坐在蘭亭閣中,揮灑自如,筆墨自在運出所有的景色,提上一句經典名言「知恩報恩」,報彌陀恩,報蘇佛恩,報眾生恩。

樸初何德何能來到西方,這裡的一切樸初珍惜萬分,目不轉睛的欣賞每一分景色,日日於彌陀座下聽經聞法,殊勝莊嚴無比,樸初從未有過如此享受,心想事成的極樂淨界,絕無僅有,彌陀佛的大心大量令樸初大讚佛德。如此般的寂靜與享樂,樸初不捨一人獨有,遙遠的彼端,是火海中的苦眾,痛苦與哀嚎淒聲滿坑滿谷,不停歇的送入一批又一批,眾生們的去路怎會在地獄合而為一,地獄的苦刑不值大家都親自去嚐一嚐,還有西方聖地等大家歸來。

世間的人們,你現在所享受的一切,美景也好,美食也罷,都沒有西方的一分殊勝;你所穿戴的金銀珠寶,都比不上西方一粒金沙;你感受到的快樂,絕不比西方的無我極樂。世間的所有,都不及西方,西方的美好,值得大家歸來,放下你手上緊握不放的執著,在彌陀的教化下,重新調整,西方的一隅在世間,澳洲香光大佛寺彌陀鎮住,諸佛菩薩擁護,樸初懇切邀請諸位大德親臨,你的人生將得到殊勝莊嚴的新氣象,我於西方等你歸來。

訊息內容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卸下盔甲,止惡行善」趙樸初會長《第三十九封信》

主筆:釋法菁

二O一七年九月十二日

趙樸初會長:

學校的教育教我們競爭、鬥爭,社會的教育,更教我們踩在別人的頭上往上爬,層出不窮的爭鬥都是為了奪取第一,成為王者,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當你贏過他人,就代表你不是一個弱者,只要拼過一個人,就形容你「贏」過一個人,這「贏」字自然讓人產生愉悅、暢快、暗爽的感受。這樣的行為,在現實社會中被視為正常且應當,如此多的創新發明,都是競爭而來,為了奪冠而絞盡腦汁的,研發許許多多的新產品,社會迅速被汰換,進入一個「戰鬥世界」,所有人穿著盔甲武裝自己,成為一名勇猛的戰士,手持一把刀劍,英勇的對敵方進攻。令我悲痛的是,這戰鬥的世界,不只存在於世俗間,就連佛寺門中,亦是明爭暗鬥,宛如宮中生活再現,彼此間心底暗地出擊,難道這是一種「偽慈悲的法門」?不是這樣吧!佛法的殊勝不應當被毀滅,修行的真諦不該被污辱,這世界需要有人大力的站出,扭轉乾坤,但娑婆世界的苦海,似乎看不見岸礁,沈淪的速度更加快速。

世間的朋友,如果你看到自己未來的歸宿,你真的不敢再恣意妄為,可悲的是大家還認為自己會有好的來生,好得去處,愚痴啊各位!你不可能再有人身,更不用說成仙、成佛了。一切的惡行被合理化,似乎大家都是如此作為,就不是一種罪過,這種可怕的觀念與風氣不知何時,早已侵襲每位世人的腦波。如今,唯有正統的佛法,能夠改變這毀滅性的時刻,這是個關鍵、緊迫的時局,為了娑婆世界的靈靈眾生,需要有正法來轉變這一切,去惡就善,讓所有世人尋回內在純潔的善心,讓佛法的法音撼動人心,感化內在細胞。

如今,我看見的就只有澳洲香光大佛寺,可以成為這位大力者,當你看見這句話,千萬別再心中起反彈聲浪,這是靈界都認同的大佛寺,默默行善救度眾生,是世人無知不明事理。如果你願意為這世間盡一份力,懇請你先放下猜疑之心,瞭解這間佛寺的修行,它值得你一同加入,成為救世的一員,為世人卸下盔甲,止惡行善。

 

趙樸初

 

「死,不死」趙樸初會長《第三十八封信》

 

《第三十八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死,不死」

 

 

 

2017/9/10 AM.3:27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會長:

  悲歡離合,幾時憂愁,幾時喜,皆為曾經,淡然過,青春年華,年少青狂,理想目標,中年成就,人生高峰,年華老去,體弱氣虛,雖留芳名,獨自歸去。

生、老、病、死是被認為合理的人生階段,有些人或許只經歷了「生、病、死」,有些人則只有「生、死」,不論如何都逃不過這個「死」。然而這個死字,對世間人而言,卻是避而不談,因為它是一切不吉祥的代表。

今日,我想為大家大聲說出,不用再忌諱、害怕談論這死字了。死,意即離別的到來,帶著傷感與悲痛,多少負面情緒含藏在這個死字裡頭,對世間人而言,死代表結束,生命的結束,人們因為害怕結束,害怕分離,而不敢談論這死字,未知死後的去處,更讓世人恐慌與無助,因此生活中,多數都是避免談論「死」。不談就不用死嗎?終究得面對生命盡頭的到來,肉體總是有用到極限的時刻,
但你可知除了肉體腐敗外,還有個不生不滅的靈性存在,正是世人所稱的靈魂。這個靈體才是真真實實的你,沒有任何造假或複製,而這個肉身軀殼在斷氣的剎那,就和你的靈體脫離了一切的關係,還給你的,是他為你造下的總總罪業,你必須扛起一切的果報。

現在,你還活在這世上,有著色身存在,還有機會為你死後的去處做一點努力,如果你不想下地獄,不想作孤魂野鬼,不想作畜生,從今天開始你得好好認真修,目標鎖定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如今的修行者,都已沈淪失去方向,沒有人知道如何往生西方,按著既有的觀念苦修,有些人千聲佛,萬聲佛,日日念,夜夜念,仍舊敵不過斷氣剎那間的閃失,去不了西方。有些人又是拜懺,又是超度法會,做不完的法事,換來的是沒有半點法喜的出家工作,甚至讓自己的身體被重重無盡的幽靈佔滿,又是無味,又是疲憊,學佛的殊勝與法喜,似乎在這乏味的事務中被狠狠的斷送。那麼,究竟該如何修行?如何學習佛法?如何讓自己臨命終時能往生西方?在回答問題前,你必須相信一件事,我趙樸初沒有往生西方,世界上有人真正有能力,運用法身帶著靈體往生西方,這事確實令人難以置信,畢竟從未遇過,但我趙樸初真實的遇見,並且受益其中。如果你願意相信這一切,你是大福報者,因為你的未來有救了,親臨一趟澳洲香光大佛寺,諸佛菩薩等候各位已久,盼望著孩子能夠尋回回家的路,來到此地,放下你過往所學的一切,佛菩薩將帶著你用最簡單、最純淨的方法,修習佛法,掌握往生西方的修行精要。

當你明白靈體與肉體間的關係,以及肉體腐敗後,靈體該何去何從時,就不需要再忌諱談論死亡,甚至你必須勇敢的告訴身邊的所有人,靈可以不死,只要大家都能往生西方,就能再度團圓,人世間只是個中繼站,香光大佛寺是讓你回到西方的跳板,先前那段小助跑,在你遇到香光大佛寺時,就得加速前進,再來奮力一跳,大力的跨越西方門檻!

如果你不敢面對死亡,我告訴你一個好機會,你可以不用死了!人們總是因為未知而恐懼,如果你能知道自己斷氣以後的去處,將會大大降低自己恐慌的程度。往生西方是否曾聽聞? 西方極樂世界,是我現在的居住的地方,這裡不會有你現在身上的任何感受,他完全是一片祥和

趙樸初

 

「真實醫者」趙樸初會長《第三十七封信》

 

《第三十七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真實醫者」

 

 

 

2017/9/8 AM.3:43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會長:

  怦怦,怦怦,怦怦,心臟收縮,血液受擠壓開始運送到全身,流經身體每個器官,每個角落,原本他是暢通的流動著,突然開始某處出現突變,血液流經速度減緩,原來是細胞產生了變化,醫生診斷是腫瘤在形成,身體的主人得知消息,先是震驚,最後落寞,不得不面對醫學治療,處理身上的惡細胞,腫瘤。

  你是否關心過醫學報導,隨著社會文明的發展,似乎人類得到疾病越來越頻繁,這是以俗間醫學的角度來解說,但佛法告訴我們,真正事情的真相,人心的貪婪與自私,甚至各種惡習,強化惡細胞的增長,身體自然產生病變。一般大眾稱此為受報、因果業報,確實如此。

澳洲香光大佛寺解開身體的奧秘,原來身上所有的細胞皆是眾靈居住的空間,我們的冤親債主密密麻麻的布滿著全身,沒有一個縫隙不是眾靈,他們可以說話,可以相互交流,在你生氣的當下,他們拍手叫好「等你這一刻等很久了」,接著開始在你的細胞中發動攻擊,一步一步暗中進行著。

你可知你的身體有多大的容量,多生多世以來的眾生,都還在你的體內,等待你一念之差,開始發動攻擊,或許輕微,或許嚴重,就看你內在的波動狀態。

香光大佛寺解開身體的奧秘,透過與你的冤親化解,請出體內眾生,冤親逐漸被請出,疾病自然逐漸療癒,這是真實不可思議的疾病療法,不靠任何坊間的藥物,更無須躺於病床上,日日與天花板乾瞪眼,需要是你對佛的信心,及對眾生的懺悔。

這項醫病的功夫,人人皆可學,彌陀慈悲無有分別,只要願意聽從佛的教誨,真修、真放、真改,見性是屬於每一個人的。這功夫需要大家一同來承傳,學佛不該生病,學佛是年輕、燦爛、能量無有窮盡。趙老一生走來,沒有這等福份學習這樣的功夫,盼望現今還在這世上的每一位朋友,能把握機會到香光大佛寺一趟,將所有功夫帶回家,讓佛法的威力震撼全世界

 

趙樸初

 

「教學相長」趙樸初會長《第三十五封信》

 

 

 

 

《第三十五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教學相長」

 

2017/9/6  AM.3:27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會長:

  過往所造的罪業,所犯下的錯誤,難以彌補,生世輪迴,過去早已忘卻,深深鎖在耶識中,被我傷害過的,或許曾經是友人、親人、愛人、信眾或者仇人,他們依然在苦海之中,還在過去的生活中受苦,樸初看見心痛萬分,他們的苦誰人知,曾經遭受我的傷害,如今我卻已在西方,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苦難,卻無法帶他們出離。

還在世間的朋友們,你們可知道,累劫累世以來,我們所造下的皆是無量無邊的罪業,有多少眾靈等著我們救度,色身的外表不用注重,但可以將內在發揮到最大,所謂內在即是靈性與靈性間的交流,是自性中本具的功夫,如今少有人能夠找回自性。僧俗間的差距越來越小,即使落髮成僧,過著也是相近世俗的生活,集體共同生活在一屋簷下,每日早晚課,定期舉辦法會,看見信眾絡繹不絕,便滿心歡喜,認為自己修行得力,性情卻依然如同未出家前的自己,有誰敢聲稱自己已經沒有任何習氣?有誰可以不被世俗的潮流動心?人人一支新穎的智慧型手機,每天看的都是的世間事,學佛不應該如此,我樸初真的感慨萬千。樸初真心的盼望每一位佛弟子,都能夠有真功夫超度眾靈,至少先救救自己身上的冤親。我明白大家相當疑惑,難道我們的法會就不是在超度眾靈?我可以回答你,是超度,稱為形式上的超度,但實際上眾靈並未得度,大家的儀軌、排場是絕頂殊勝,但是眾靈們卻依然在周遭徘徊,或者進到你的體內,或者盤旋在上空,這是個不能不知、不能不面對的事情真相,我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你還有悲心,還想救度眾生,或者你不想繼續背這因果,奉勸你放下你所注重的自尊,放下你的猜疑和不信任,來一趟澳洲香光大佛寺參訪一趟,這裡可以讓大家有一番新的見聞與學習。這間佛寺是彌陀住世的道場,既是如此,必定有它值得學習的修行方式,佛門間沒有對立,沒有比較,更沒有高低,永遠只有互助,互相成長,一同為救度眾生而努力,才是真正大慈大悲的修行人。

 

 

趙樸初

 

「拔河賽」趙樸初《第三十四封信》

 

 

 

 

《第三十四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拔河賽」

 

2017/9/5  AM.3:30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會長:

   「一、二、三!一、二、三!」,拔河你可否經驗過?兩批人馬在繩子的兩方就位,大家同時微蹲,重心放於底盤,氣氛相當緊張,此時哨聲「嗶—」,「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團隊開始大聲吶喊著口令,加強團體的凝聚力與勢氣,使勁的將繩子往後拉,對方當然不甘示弱,兩方或許僵持不下,此時哪一方的堅持力強,就哪一方獲勝。

人總是有善、惡兩面,但修行的路上,不允許有惡性的自己,必須將這一面連根拔除,就如同拔河賽一般,善、惡兩方相互較勁,但這場人類心性的拔河賽,似乎有些特別,兩方人馬數量不均,有些人,善的一方佔多數,有些人則是惡的一方較多,此時就是考驗你的決心與衝勁,善的一方雖然人數少,但是各各皆是雄猛威武,一個抵三個,自然這場賽事要獲勝的機率就很大。好好的餵養我們善良的細胞,他可以發揮很大的效用,修行的路上,絕對善心、善行、善念,他必定要戰勝惡性奪取冠軍!

人人都是帶著一顆慈悲、善良的心,下凡到世間,但是累劫累世以來,換過不同的父母、不同的環境、不同的教育,各種不同的因緣和合,養成如今複雜的心性,善惡交雜,同時共存在我們的耶識中,善念激發善細胞增長,惡念則強化惡細胞的韌性,但根底不生不滅的,絕對是善良的一面。

修行的功夫就是強化自己的善念,而非讓惡因子主宰你的思惟,所見所為、所思所想一切皆善,修行路上自然少了很多障礙與關卡,即使逆境也能輕易的轉為修行的助力,就因為善念從中推波助瀾,讓你迅速成長,一切善,一切好,一切無所染,如此自然、清淨、法喜、慈悲,是每位修行人都應該努力的面向,時時覺醒自己的善根善念,惡性自然削弱,人性的良善提升,世界和平喜樂。佛法可以帶動、激發人們的善念,真修、善行、不夾雜世塵間的染雜,你可以念一句彌陀往生西方,這是多麼殊勝的修行功夫,人生的盡頭不是終止,而是朝著西方無限延伸。

趙樸初

 

趙樸初會長「敬邀」《第三十三封信》

 

 

 

 

《第三十三封信》

 

趙樸初會長「敬邀」

 

 

2017/9/1  AM 3:25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會長:

各位佛教界的長老,及所有優秀伙伴們,以及一直以來對佛法貢獻努力的同胞們,我是趙樸初。樸初的離開是協會全新的開始,不論是協會管理運作、活動辦理或政壇間的合作等等,協會都是盡心盡力的努力著,我確實有看到,感恩每一位發心大德。

然而,當初的所有規劃與統合,看似相當的完善圓滿,卻沒有一個人真正從佛法中得到法益,在此所說得法益是真實得到往生西方的究竟解脫,這是我當時所有理念當中所欠缺的,人間的佛教更是沒有這樣的思惟在裡頭,樸初慚愧懺悔,晚年的病痛並非自然,實是罪報所生,我該當受罪。而臨終時沒有往生西方,亦是理所當然,因我從未清楚明白,往生西方的重要與利害關係,少有人真正探討往生西方的修持精要,大家一貫遵從教理並無錯誤,但其中無法往生西方卻也是事實存然,一旦沒有往生西方的機會,所有在世間一生奉行的,皆僅是虛幻上的修為,眾生未能離苦,自己亦是隨業而去,或在三塗,或在空間,所有的情與無情,都有我們的去處。

樸初真切發自內心的,不希望看見大家繼續輪迴受苦,我已看見大家的歸處,於心不忍,我盡我所能的告訴大家事實的真相,感慨大家卻不當一回事,似乎都認為無關緊要,或者不關自己的事,即使邀約大家到澳洲香光大佛寺一趟,也不認為自己有親訪的必要,真得很可惜。中國的同胞們,我們可以一起攜手努力,為自己也好,為家人也好,為社會、為國家更好,我們的國家有機會翻轉,只要大家願意放下自己的想法,來一趟澳洲香光大佛寺,觀摩佛法的修行方式,就當作增廣見聞也可以,只要一趟就可以同霑法益,千萬別再猶豫了,樸初真心懇切邀約每一位同胞,阿彌陀佛。

趙樸初

 

趙樸初會長開示「寶地」《第三十二封信》

 

 

 

 

 

 

《第三十二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寶地」

 

2017/8/30    AM.3:30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人間的樂子,帶給你色身的歡樂。飲酒,麻痺你的神精,享受短暫的人間天堂,我是酒中之王,我是老大;情愛的依戀,享受肉體上的刺激,心靈上的相依相惜,建造人間家庭;隨心所欲,追隨興趣與嗜好,滿足生活上的乏味與空虛……不論何種身心上的歡愉,他們都可看出共同點,終究是短暫片刻,樂的底層是一片苦寂,空虛與空假,沒有這點虛幻的快樂,熬不過人生的疾苦,原來是樂也是苦,惟有信佛才是真正了脫苦,這是佛的大慈大悲。

但佛法演變至今早已趨於衰敗,不能見性,不能真正脫俗往生西方,就不能稱說是佛法,這是學佛的終極目標。我當時也不懂,只覺得我的一生,對國家及佛法上都有所貢獻,死後就應當會有好的處所,但事實並不然。和我一樣想法的人比比皆是,這也是一般大眾的想法,他們會認為,我這一生沒有做什麼壞事,我就是一個單純父親、一個顧家的母親,至少死後還可以投胎到好的人家去,或許全家人來生還可以團聚在一起,這樣的想法在社會上來說很正常,如果沒有佛法解開宇宙真相,大家都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裡,沒有人真正瞭解西方,沒有人可以脫離六道輪迴的果報。

這些話是嚴肅的,它關乎你死後的去處,還沒斷氣之前,對這類議題或許不痛不癢,總覺得離自己還很遙遠;但當一個無常到來,這可就不是隔靴搔癢的事了,既然如此,你是否從現在開始,就應當幫自己準備往生的糧草。

不論你是出家人,還是在家人,都應當為你的人生重新檢視一番,人可以不病,學佛更不應該生病,一旦你的身體亮起了紅燈,你應當立刻發出求救訊號,不是對著手術台上的醫護人員發訊號求救,他們不會跟你站在同一條陣線聯盟上,反而只是被操作,用來控制你的一支棋子罷了,一旦上了手術台,就自入虎穴之中了。彌陀的慈悲,看見人道的悲苦,如今來到世間,想救拔每一位人道眾生,如果你願意相信,將你的身體交給佛,我鼓勵你一定要來一趟澳洲香光大佛寺,我從不認識這塊寶地,但卻是這塊寶地送我到西方,很多事情不是用你那個顆人類的腦袋瓜,就能想像的到,因為你從未見識過,如果你想要有健康的身體,往生有好的歸宿,來一趟此地,你會彷彿來到世外桃源一般,你也會穿越時空,看見自己的過去,洞察自己的未來,真實不可思議,佛法的奧秘就是如此,等你來探究,為自己的人生找出活路來。

                                                                                                                                                                                                                                                                                                                                                                                                                                                                                                                                                                                                                                                                                                                                                                                                                                                                                                                        

 

趙樸初

 

《第三十一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搭上航班」

 

 

 

 

 

 

 

《第三十一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搭上航班」

 

2017/8/28 AM.3:32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狂風從西方吹來,我往東邊倒;風從北方來,我往南邊倒;滂沱大雨猛力的下來,我抵擋不了,躺平在地面上。我的個性很剛強,可以從柏油路的縫隙中生長出來,當時我奮力的往上攀爬,好不容易抬起頭來,看見久違的日光。車子呼嘯而過,我就被一陣強風吹得東倒西歪,雖然我很有毅力,沒有人為我灌溉,沒有泥土讓我好好生長,我依舊在縫隙中生存,但是我的生命就是如此,不能動,任憑風吹、日曬、雨淋。我,是一株小草。」

小草確實能說話,你相信嗎?天地萬物沒有一樣不是靈去變現的,這個真相你知道嗎?別再疑惑為何你辦公桌上的剪刀,總是讓你剪到自己的手指,他或許曾經跟你有冤仇;這雙鞋子怎麼看都好看,因為他跟你有緣,還是善緣。你一點都不寂寞,因為你身邊的所有東西,都可以陪你聊天說話,真實不可思議,但是,這個真相是不是也該讓你清醒了!他們曾經也是人,今日卻成為一株小草、一把剪刀、一雙鞋子,你也是娑婆世界中的一份子,難道這些物品就沒有你的份嗎?或許你喜愛化妝包裡的梳子,臨命終時就成為這把梳子,或許你總繫念著家中那隻小狗,來世你也可能是一隻討主人喜愛的狗兒,你願意嗎?如果你願意,就繼續維持現在的生活和習氣,如果你不想成為萬物之一,那你就得趕緊做些改變。

西方極樂世界你可曾聽聞過?這裡應當被你列為往生的首選,不只首選,還是唯一的選擇,來到這裡你就可以不用當鞋子,不用當剪刀,還可以成佛,你曾經夢寐以求的夢想,來到這裡都可以幫你一一實現,你不喜歡老樣的自己,來到這裡可以讓你換回年輕, 這裡就是極樂淨土。我趙樸初生前,還不懂得往生西方的重要,慶幸還有那麼點福份,在香光大佛寺被牽往西方,我真心的感恩這地方,他們沒有任何要求,只是真心為眾生默默的付出,如今,佛寺如火如荼進行的,是要將西方的航班推展開來,他們可以輕易的收到西方傳送過來的訊息,用大家理解的文字表達出來,這應該是你從未經歷過的事情。佛不捨一人,身為佛子,他們正積極的代佛救拔每一位眾生,難度的人道眾生啊!別讓自己的堅固執著,毀掉自己往生西方的光明前途,你或許覺得這間佛寺與眾不同,一點也沒錯,他確實與眾不同,因為至今沒有一間佛寺,可以像他們這樣很西方通航,純淨潔白是他們的標誌,人心的染濁應當被重新漂洗、淨化,這麼大批的眾生要度,著實不易,但是他們抱持著正念、善念、堅定的信念,蒙佛力加持,能度一個眾生,就多一尊佛,就少一個靈在世間受苦,這樣的悲心在這世上早已見不著了,大家應該也心知肚明,所以更無法相信這裡的純善與淨念。各位,讓自己留有一點福份相信這裡吧!來這裡一趟,澳洲一點也不遠,今生若沒來此地一趟,西方才是真正離你遙遠,搭上澳洲航班,香光大佛寺帶你航向西方。                                                                                                                                                                                                                                                                                                                                                                                                                                                                                                                                                                                                                                                                                                                                                                                                                                                                                                                                    

 

趙樸初

 

趙樸初會長開示「集體錯誤」《第三十封信》

 

 

 

 

 

《第三十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集體錯誤」

 

2017/8/26   AM.3:31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白棋堆中出現了一支紅棋,大部分它都是被排擠的那一方,但它可能才是「唯一正確」的一方。

跟隨大眾總是比較安全,不會有孤行的時候,但是,所有的「從眾」都是正確的嗎?「從眾」是一個很常見的心理學現象,跟隨大眾的信念與價值觀,沒有人勇敢跳脫出來,往往容易落入「集體錯誤」當中。群眾效應非常強大,大多數人的心理多半是如此,跟隨大眾,沒有想法,不用負責,跟著大家一樣就好,但如果方向錯誤,可見著的是,一大批一大批的群眾,一個接著一個往深谷中跳入,大家不斷跟隨往前走,看不見遠方,眼前只見一大群人,自己在人群中安全的跟隨,然而,越往前走,前面的人卻越來越少,直到沒有半個人時,才發現眼前是一大片黑暗深谷,前方的大批群眾早已一個個掉入其中,換到自己時,才發現跟隨錯誤,沒有後路只好也跟著跳下。後方還是大批的人潮跟隨著,眼見就是一個接著一個,掉入萬丈深淵中。

誰願意大聲的說出「我們錯了!請往回走!」,這個人必須具備充足的勇氣與大力,勇敢的大聲說出,讓所有人瞬間清醒,他的聲音又必須夠堅定,在所有反對聲浪中,脫穎而出。正因為如此,少有人獲救。你可知,現今社會就是如此現象,大家所追隨的,是一條死路。清醒啊!大家請醒啊!香光大佛寺就是這支紅棋,他所告訴大家的,一字一句都是真實從西方傳來的真相,大家趕回頭,走回西方的路吧!你的眼前現在是一大批人,再過沒多久,就是一片黑暗、一片火海了,在還沒走到盡頭前,現在還有機會,大家趕緊告訴大家,不要再往錯誤的方向走了!

 

趙樸初

 

趙樸初會長開示 「超越理想,真實究竟」《第二十九封信》

 

圖片來源:GOOGLE

 

 

 

 

《第二十九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

 

「超越理想,真實究竟」  

                  

2017/8/24  AM.3:41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現今少有人明白往生西方的重要性,尤其佛學院的孩子們,佛法的傳承在於成績的考究上,暗地裡的競爭普遍存在,學佛的意義與人生的歸宿,少有人清楚明白。

一本本精緻的筆記本,裡頭認真的抄下過濾後的佛學重點,五顏六色,密密麻麻,再貼張幾張便利貼,加註重要性,強調這一主題是考試的重點,大家埋頭苦讀,絲毫不敢鬆懈,為了學習佛學,為了承傳佛法而努力,成績決定一切,成績告訴所有人,你學佛究竟學到多少。這樣的模式似乎一點都不陌生,現今的社會教育就是如此進行著,原來佛學裡頭的各位,只是不同管理模式下的世間人,距離所謂出世間,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競爭、鬥爭、好勝、嫉妒、傲慢就和世間人牽上密不可分的關係,六道中自然還有名字存在,這樣的學佛和世俗的差異,如果只是課本上的不同而已,那就太過可惜了。

出離的意念與動力需要被激發,世間的苦轉需要被看見,人們高度又堅韌的適應力,苦痛似乎可以迅速麻痺,你說世間有多苦?大家頭皮搔一搔,好像沒有太強烈的感受,似乎就是這麼安逸著,要出離,有必要嗎?這裡過得也挺好的。西方永遠是遙遠的幻境,永遠是可有可無的理想世界,六道中沒有短缺的時候,等著排隊的依舊大排長龍。學佛的每一份子,難得的人身,難聞的佛法,大家是不是應當看見他的珍貴,讓佛法教育我們的肉身,提升我們的靈性,監護我們的未來,在往生之際是真實不虛幻的西方極樂世界,六道中的花樣太多了,貪瞋痴慢、五欲六塵就讓你忙得不可開交,不如單純些的往西方走吧!

 

趙樸初

 

趙樸初會長開示「成為救世主」《第二十八封信》

 

 

 

《第二十八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成為救世主」

 

2017/8/21   AM.3:31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一場盛宴、一個開幕典禮、一場演講,不論任何的大小活動,只要恭請一位大角色人物,即使再無趣的活動內容,都會有大批的人潮湧入,這是現今社會常見的現象,但人們崇拜偶像,卻障礙自己的清明。

一個大人物,或許是在他的領域上有所成就的人,或許是一位擁有財富地位的人,不論如何,他就是當今受到認可、歡迎與崇拜的人,只要有他出現的場合,一個小型活動都可能升級為大型盛宴的等級,就因為有這號人物的出現。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一間原本沒沒無名的餐館,突然出現一號大人物來用餐,麻雀瞬間變鳳凰,餐館的餐點不見得美味,但客人就是絡繹不絕,盲目的追隨。挑選美食可以追隨偶像,但關乎你往生的大事,是否還要需要偶像來為你印證?在這世間,似乎珍寶都是最不被人注意的,因為大家不懂得寶,每個人寧可相信他所相信的人,也不願意多用點智慧判斷,究竟手上握著的,是否是貨真價實的珍寶?

趙老是否還可以讓你再相信一次?澳洲香光大佛寺,是真真實實可以帶人往生西方的淨土,這個珍寶至今還沒有多少人願意相信,大家寧可追隨他所信任的偶像,但事實是一個個都不能往生西方。我看到大家崇拜偶像卻不能往生的事實,沒有人可以揭開這個黑色漩渦的真相,有福份的你看見這封信,知道事情的真面目,勇敢的告訴你身邊還在迷惑的大家,救救他們,你會是大家的救世主,這個世界需要你的幫助。

 

趙樸初

 

趙樸初會長開示「歸還」《第二十七封信》

 

 

 

 

 

 

《第二十七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歸還」

 

2017/8/19    AM.10:03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你相信你來過西方極樂世界嗎?別懷疑,你絕對有,這裡曾經是你家,離家這麼久,在外頭搞迷糊了,暈頭轉向回不了家。究竟這娑婆世界有多麼大的魅力,讓人迷得回不了家?繞來繞去,我發現,原來大家都很想家,很想趕快回家,但是忘記自己有家。急切、痛苦、寂寞、不安與空虛,是否這些感受你都有?他們都存在你的心裡,只是你不知道他存在的真正原因,是你想回家,又回不了家,忘記還有個家。我們曾經是一家,你也是我的家人,我也曾經在世間迷茫,現在我看清楚了,原來這回不了家的情緒,在大家心裡頭不斷起作用,越空虛不安的人,其實在他的耶識中是越想回家的人。為了伏住這些情緒波動,為了填補心中的空虛,只好借用娑婆世界的東西暫時彌補,豈料這麼一借用,就讓自己陷入其中,無法自拔。讓我舉例來說,當你空虛至極,選擇出家,離回家的路似乎近了一些,所以剛出家的你法喜充滿,人生重心燃起希望,這是因為出家修行確實離回西方家更近一些,你已經走在回家的道路上,但是,出家一段日子,心中的空虛又開始起作用,為了再次填補這份空虛,你再度借用世間的物質來填補,選擇名利、選擇財物,你借用了世間的「貪」來填補你的空虛,原本筆直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下子就彎進了交岔路,家不見了?心中起了更大的不安、焦急,只好再借用更多的世間物來填補,彷彿吸食毒品一般的模樣,需求越強烈,就用了更大的劑量來滿足。世俗間未出家的人,還在塵世間徘徊,大家內心深處同樣的不安,這時,當有一個人,或一個團體發起了一股潮流,大家一窩風的追隨,這畫面就好比飛蛾撲火般的殷切與急迫,空虛許久的大家,見到一點誘惑,就會緊緊抓住不放。這其中最可怕的,就是借用「情愛」來填補空虛,兩個同樣空虛的人相吸,所有的不安、焦慮、寂寞瞬間被情愛填滿,越空虛就用情越深,迷得越深,這樣還回的了家嗎?

現在,我告訴大家,空虛的你,可以不用再跟娑婆世界借東西填補,有個地方叫香光大佛寺,它能真正醫治你的空虛,斬除心中的不安,讓你重新看見回家的曙光,真正究竟的了脫,家的大門在此方,來一趟香光大佛寺,歸還你所有跟世間借來得東西,你會再次找回回家的路。

趙樸初

 

趙樸初會長開示「遊戲人間」《第二十六封信》

 

 

 

 

《第二十六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遊戲人間」

 

2017/8/18      AM.3:36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人生大講堂,不是說樸老的一生過得多精彩,也不是樸老多麼會過人生,都不是,是因為樸老現在只剩下靈體,沒有肉身的障礙,讓我將人生百態看得更清楚。娑婆世界的遊戲一點都不好玩,往往沒有好結局,一局玩完又緊接著下一局,機會、命運影響你的遊戲轉盤,轉到哪就必須玩到哪,身邊所有出現的人事物,都是你這場遊戲的玩伴。你是遊戲的主人翁,主人翁是否能夠主導整場遊戲的開始與結束,或者過程的刺激與精彩,就看你如何玩他。隨便玩,自然遊戲主導權就不會在於你,你容易迷失在整場遊戲中,你只是遊戲中的木偶或魁儡,任遊戲轉盤擺弄,無法發揮自己的能力,當遊戲宣布你出局,就得聽命出局,沒有轉圜的餘地,至於出局之後,你又再度進入下一局,如此般不停的轉換遊戲,最後一局究竟在何時?無人能知。倘若你好好的玩這一場,就這麼最後一場,每一個環節,每一個挑戰,都是戰戰兢兢,絲毫不馬虎,你不會輕易掉入這場遊戲中的陷阱,你還可能扭轉整場遊戲的情境。遊戲終究是遊戲,蘇居士的經典名言「只要使用權,不要所有權」,套用在這場遊戲中,是再適合不過了,你如果想擁有這場遊戲中的任何一景、一物,那你就會輸得一塌糊塗,因為你把自己困入遊戲的幻境之中,大家都結束遊戲,你卻還在遊戲之中,千萬別貪著遊戲中設下的任一幻象。

或許你會問,如何好好的玩這場遊戲?我樸老可以明確告訴你「不要有我」,不論遊戲出現任何挑戰、高潮迭起,自己都無有任何的感受,一切都是自然的走過,走過之後又是下一情境,不沾不染,不帶自我,當你突破遊戲的所有關卡,就可以成功的進入彌陀的極樂世界,遊戲到此才是真正的結束,在你還沒準備好之前,不會立刻再開通遊戲,你可以在極樂世界中,好好的養足精神,充實自己,有了十足的衝勁與把握,就可以再次挑戰娑婆世界的高難度遊戲。

然而在這場遊戲中,還有個獲勝的金鑰,就是這麼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所有的關卡,都可以用這把金鑰來破除,只要你能緊握住這把金鑰,突破層層的關卡,進到終極的極樂世界絕不成問題。好好的玩這場遊戲吧!最後一局了,這次必定要突破所有困境,直登西方!

趙樸初

 

趙樸初會長開示「團圓」《第二十五封信》

 

 

 

 

《第二十五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團圓」

 

2017/8/17     AM.3:23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最後一輪,再度來到了人世間,帶著不同的面貌,不同的角色,開始人間生活。又是一個全新的開始,這一次我姓趙,名樸初,我用剛正不阿的態度,過著我的人生,用盡我畢生的精力,捍衛我想捍衛的佛法。

回顧我在世的那段日子,有目標、有理想的活著,日日精進在自己的領域上,我滿意我所擁有的一切,尤其在佛教界上的一席地位。如今我在西方,距離曾經留戀的世間,有時萬億國土的距離,這個距離無法用科學實際測量,他可以很遠,也可以很近,人世間的趙樸初,西方對他相當遙遠,是十萬億又十萬億國土,雖然有佛,但沒有西方,確確實實在修持著人間佛法,沒有西方的終極目標,臨終之際沒有歸宿,這一輪又白走一趟了嗎?佛啊,感恩我佛慈悲,感恩人間有香光大佛寺,否則我趙樸初,何德何能能夠到西方?我一生捍衛的佛法,沒有西方,信佛的靈靈眾生,將何去何從?我趙樸初所造下的罪業,何其深重啊!只有靈體,沒有身體的趙樸初,究竟還能做點什麼幫助大家?我享受了西方的美好,彌陀的慈音日日在耳邊繚繞,沒有悲苦,只有極樂,但放眼望去,又是娑婆苦海的靈靈眾生,我不能自私的享受著,一線生機讓我能傳達音訊,但這娑婆世界,早已充斥著懷疑與不信任,即使佛所說之語,也不見得願意相信。別再玩了,就相信我這個過來人一次吧!人生這一遭我也走過一回了,它確實是那麼真實,當我只剩下靈體的時刻,才看清這一切的假象,我一定要提早讓大家清醒,你現在身邊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肉體,全都是假的,在你斷氣的剎那間化為虛有,唯一帶走的真的就是無法償還的罪業。一身光溜來到人間,全新的人生,就是重新的造業,不值得啊各位!真實的究竟在西方,你的歸宿在西方,放下你現在想擁有的一切,一句佛號,一尊彌陀接引你回家,我們都在西方等著你,等著你回來團圓。

 

 

趙樸初會長開示「凱旋歸來」《第二十四封信》

 

 

 

 

 

 

《第二十四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凱旋歸來」

 

2017/8/16     AM.3:34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動蕩不安的時代人心惶惶,百姓子民繃緊著神經戰戰兢兢,深怕一個不小心、不留意,就受到戰火波及,流離失所,家破人亡,苦撐的日子,心上的恐懼與不安,生活的煎熬與緊張,苦不堪言。然而,你可知曉,這些感受一直以來都還存在著,只是你麻木罷了。

戰爭難道還沒結束?非也,過去所經歷的戰事,在現實生活中或許已經完結,還沒結束的,是你心上的戰爭。這些徬徨無助的感受,至今還在你的內心深處,當你來到這世間,戰爭就已經開始,這一戰是相當精采的一戰,戰勝這一場,你就能回西方。這場戰事,用《孫子兵法》的《謀攻篇》是很絕佳的戰術策略,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也就是現今後人所說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當你能清楚掌握我方及敵方的情況,這場戰事你就戰勝一大半了。

習氣與個性是心中的魔性,他是你最大的敵人,這場戰事你必須打贏他,敗給他的下場,除了一點一滴的在摧殘著你的肉身,再者就是你的靈體必須繼續受苦。知己知彼,你必須清楚的瞭解他,然後克服他、感化他,而後戰勝他,戰勝的關鍵武器,不是強硬的兵槍刀械,而是最柔軟的「慈悲」,至今還沒有任何敵軍能戰勝這項武器,它瞬間出擊的柔和力道,任誰都無法招架,大多是乖乖的投降。這項武器人人本具,只看你是否願意使用它。清楚掌握敵方的弱點,以及敵方出沒的時間點,加上這道武器的力量,你絕對百戰百勝,西方的家就等著你凱旋歸來。

在學佛的道路上,有多少學佛人,能清楚知道改個性的重要?就連戒臘最多的法師,都不見得真正做到,若你不戰勝他,即使你千聲、萬聲的佛號,都敵不過他在你心中的威力,若你沒有長期的與他抗衡,面對他、瞭解他、軟化他、化解他,他就一直存在著,而後在最關鍵的臨命終時,來個突發一擊,這瞬間的衝擊力與爆發力,足以把你打入萬丈深淵中,他的威力不是你能輕視或暗藏的。世間的沙場,戰得也累了,讓自己好好休息吧!戰勝最後這一場,凱旋歸來,我趙樸初在西方等你,拜託,這戰你絕對要奪冠!

 

 

趙樸初會長開示「放羊的孩子」《第二十三封信》

 

 

 

《第二十三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放羊的孩子」

 

 2017/8/15   AM.3:40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何等的有幸,何等榮耀,是佛祖慈悲,望重於你,是否該當把握,不負佛恩,不負所有等待你救度的靈靈眾生。放下自己,放下所有,度眾唯一,才是真正的大慈悲,才是真正的知恩報恩。

趙樸初一生走來,覺得應當為佛法付出,在佛法的努力上亦是不遺餘力,只要我能做,必當是盡心盡力毫無私心的做,但方向錯了,目標錯了,做得再多也是徒勞無功,沒有人因此得救,只是在佛學的表面上虛晃罷了。人的任性、人的自以為是,還是人的注重面子,往往都將自己綑綁在一個,自己創造的虛幻空間中,這裡頭要什麼有什麼,因為都是你想來的,唯獨可惜的,就是沒有西方,若是你的空間中能有個明確的方向,叫作「西方極樂世界」,那我必定要大大的恭喜你。趙老的空間裡就是沒有西方,沒有西方就沒有出路,我不停的在我的空間中,做著自以為對的事,自以為能幫助到世間人的事,有時亦是對自己相當佩服,現在看來真的錯得離譜。再多的國際會議,再多的研討專精,都不懂得往生西方的重要,這些出家人不斷研究佛學義理,大經大論,遍覽群經的大僧大德們,我當時可是相當敬佩他們,但如今我放眼望去,有哪位可以帶著經典往生西方,在這啃讀經書的過程中,我看見他的靈早已在經典中遊蕩徘徊,甚至還對自己的佛學知識沾沾自喜,這樣的學佛,還能說是學佛嗎?趙老不出髒言,但如今我真的只能這麼形容著,當初趙老的一句話有份量,如今趙老一席話卻如糞尿,這世間的一切你還敢要嗎?全都是虛假虛幻的,何其有幸的是,自己能在香光大佛寺被蘇居士牽往西方,否則我也只能欲哭無淚。世間的名利,可以讓「有身」的你感受到榮耀,也可以讓「無身」的你感受到煉獄的焚燒,「有身」的享受維持數十年,「無身」的苦受卻是千千萬萬年,懂得數學的你,是否看的清楚「苦受>享受」(苦受大於享受),若你願意用千年換取短短的數十年,那我也只能佩服你的勇氣。

今生能學習佛法,與佛有緣,今生能成為法師,更是佛緣甚深,任重而來,帶著當初的慈悲願力,降臨世間,在這迷茫的娑婆中,落髮出家,找回自己當初的宏願,救度這群迷途的羔羊。然而,如今的羊兒不是找到回家的路,而是被一一的送入狼穴中,哪隻羊兒還能活的走出來?一個方向錯誤,大批無辜的羊群跟著遭殃,帶頭、帶頭的法師們,趕緊回頭望望你身後的羊群吧!佛祖慈恩,任重於你,佛的孩兒,別再當放羊的孩子了,別再讓更多的無辜,落入迷障的深淵中,趕緊清醒吧!

趙樸初親筆

 

 

趙樸初會長開示「清粥」《第二十二封信》

 

 

 

 

 

 

《第二十二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清粥」

 

2017/8/ 14  AM.3:34      主筆:釋法菁

 

趙樸初 會長:

每一位法師都值得被尊敬,在他剃度的那一刻,他所發出的心念,救度眾生的宏願,讓遍法界虛空界的靈靈眾生都蒙受功德力。放下俗塵,落髮出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這點確實值得敬佩三分,但如今,我想提醒身為出家人的是,現在的你,是否還是當初的你?

或許現在的你,門下弟子眾多,信眾更是千千萬萬人;或許你只是一個人閉關清修,沒有信眾,也沒有收任何弟子,不論你現今的狀態如何,現在請你放下所有的思惟,好好的收攝自己的六根,觀照自己現在的心念。究竟修行到今日,與剛落髮出家的你,有何不同?如果,你還是保持原味,照著自己當初的弘願,一步一步的邁進,那你絕對是位值得敬佩的法師;但如果你在修行的路上,又添加了許多當初沒有的風味,那你可得好好的看看,究竟多添加了哪一味?是貪味?瞋味?傲慢味?還是情味?任何一點異味都不能有,它們隨時壞了你整鍋粥的清淡,你將不能保持清淨,此時,在修行的道路上,你就不是依照正軌而行。再者,每個人熬煮清粥的方式,或使用的鍋碗瓢盆都可能不盡相同,但必須記住一點的是,不管用何種器具或烹調方式,熬煮出來的粥絕對是原味、清晰與淨白。不同的法門,修行方式自然有些不同,不論哪一宗派,修行永遠是清淨無染之心。

度化眾生往生西方,是出家救眾的終極目標,倘若眾生接受你的度化,卻無法往生西方,這樣的度眾不如法,不是救他,是害他,他必須再輪迴受苦。你是他生命中的一盞明燈,種種的因緣和合,種種的生活苦楚,讓他選擇相信你,作為一個忠實信眾的他,對你所說的一切深信不疑,他完全按照你的指令,在他的生活中如實操作,對他的未來抱持著美好、光明的想像,然而這樣的美好光明,在他臨終之際並未出現,望見的是一大片的漆黑灰暗,徬徨無助的他,想起你對他的指引,他再度跟緊著你,相信你還會救他。身為一位慈悲菩提的法師,你不應該眼睜睜的見到他們落難,他們的悲苦你必須知道,他們的未來你必須扛起,因為在他們進入黑暗之前,你有能力救拔他們,但你卻選擇忽視

他們,這樣的你已經偏離正軌,清粥的原味不應該加雜,倘若你還保有一份度眾之初心,那麼,請你重新熬煮一碗清粥,將修行導回正軌。                         

 

                                                                     趙樸初親筆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