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五穀雜糧

麵粉

 

麵粉                      

2017/10/07 AM 10:49 / 主筆:釋法璽

 

法璽法師:請問你們是從哪裡來眾生?

麵粉:終於換上我們說幾句話了,我們一直以來都在等待著被訪問的機會,原本想說可能要過上樸實的日子,不可能會被注意到,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機會,太感恩了,早些日子你們還會有閒暇之餘,做做饅頭,現在會接觸我們的只剩下大寮的一些師姐,尤其像是阿桃師姐,最常接觸我們,把我們調一調,沾粉油炸,你放心我們並不會疼痛,我們反而很歡喜可以供養大眾。

法璽法師:請問你們怎麼會去當麵粉?

麵粉:說來話長,我過去是一位麵包師父,我相當的熱愛於製作糕點,還有麵包,我的功夫很特別,口感吃起來特別綿密,所以大家很愛來買我的麵包,常常都是買不到嘆氣的離開店裡,但我也無能為力,因為我實在沒有辦法做出再多的數量了,也為了管控品質,我只有量力而為,我不在乎錢賺的多寡,我只知道口碑和名聲是不容易建立的。
   我一直以來都相當樂觀,而且做事認真,與大家相處融洽,我有培育幾個學徒,但都還不至於可以獨當一面,每日工作的時數總是會來到十多個小時以上,而離開店裡還需要接洽一些生意上的問題,或者訂購原料,其實做生意很辛苦的,但因為興趣,我熱愛於這份工作之中,所以我一點也不會累,但我不知道何時開始,似乎工作以外的時間特別累,我好像沒有辦法集中精神,而自己常常聞到麵粉的味道,我並沒有警覺之心,我只覺得這些只是經常與麵粉相處的緣故。
   在我五十歲那年,店裡出了場意外,電線走火,我為了搶救出一些陪伴我多年的器具,我來不及脫困,嗆死在工作檯旁,大火熄滅,我也已經焦黑,家人感到哭得好傷心,大家再也不去碰觸糕點業,因為太容易想起他們的父親,我死後似乎活在滿滿的麵粉香之中,原來我成了麵粉,在我第一次聞到麵粉味道那時,我就已經成為了麵粉,成為麵粉後,深深的感受到一位當廚者,不管是糕點師傅或者是中式、西式,經由麵粉做成的料理,如果要好吃,就是要用心,一顆真誠又熱血的心,這些麵粉中的驚魂自然也會展現最好的面貌,這個糕點自然會有他的靈魂,所以溝通與真誠非常重要。

法璽法師:請問你們約有多少數量?如何寫下牌位呢?

麵粉:我們有四十五大數,我是代表吳寶川,感恩大家,我們很高興自己能夠往生西方。

※牌位:麵粉中之靈魂四十五大數,代表:吳寶川(恢復、淨化)

(入香光大佛寺 西方法性土)

 米

2017/10/06 PM 08:00 / 主筆:釋法璽

米:哼哈!一包又一包,總算是知道我們的存在,還有麵粉他們說也要。

法璽法師:抱歉!抱歉!我們會努力地訪問。

米:好啦!其實也不嚇大家,我們其實供養真修行者有功,我們於場場的法會之中,我佛慈心皆有照耀我們這群默默的供養者,這一次法會我也排了對,本來五十二號,但我讓了幾位長者優先,現在五十八號。我以前啊!是扛米的,一直辛苦的勞作,為了一家大小的生活,扛到背都彎了,大炎夏日還是汗流浹背,但毫無怨言。當時是大約民國初年,我住在滬尾港,幫忙搬運進、出口米糧。進、出口船隻上上下下,一次的空襲,大量日軍強盜米糧,我不慎被亂槍打死,縱使我費力地趕回家中,還是跑不過性命的消熄,我死在回家的半路中,我永遠回不了家。只有在空間中徘迴,我似乎看見了日頭再次升起,我走進了米商行,想再扛起米糧,但我居然碰不到米糧,雙手穿透米袋,我好難過。我蹲在牆角,哭得厲害,忽然隨手讓我摸到了一粒米,我摸著這熟悉著觸感,我進到了米之中,成為米魂,我始終無人祭祀,人生就是這麼無常。唉!不過我當了米之後,也好久沒想起這些,好不容易來到這裡,好大的福報,我很知足,很感恩這一切。我過去家中供奉一幅阿彌陀佛聖像,是一位和尚化緣時贈我的,或許這是因緣。好吧!也請位我們寫上戰亂的這群有緣。

※牌位:

  • 米糧中之眾靈,百大數。代表:吳前尊。
  • 民國初年滬尾港傷亡十八大數。代表:林良。

 

(入香光大佛寺 西方法性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