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香光大佛寺牽往西方之『商業人士』

張榮發《祖先》

   

  張榮發《祖先》

  

       

 

二○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

張榮發:

    刻苦耐勞是張榮發人生的宗旨。從前我看到天際與海的交接,我敬畏天與海的大量,沒有天與海也無法組成地球。張榮發到了極樂世界後才知道更不同於地球的景緻,西方的景緻柔和,可以沒有變化,也可以變化萬千。沒有危險、只有安心。以前張榮發用自己的生命跟大海配合,曾經好幾次的大風大浪,船身搖晃嚴重,張榮發以為自己的壽命就到此,心中跟母親還有家人道別。沒想到次次的化險為夷。生命的賭注,自己沒有多少籌碼,就一條命而已。曾經夢境中出現一片曠野,曠野之中的牛羊豬雞滿載,有些部位少了肉,四肢不完全。張榮發看了心生不忍,從那天夢境起就改吃素了,那時也已經信一貫道了。現在才知道那些都是張榮發曾經吃進的肉品。肉品至張榮發有人身後就跟隨至今,在加上金生所吃的,全分布在身體的各部位來阻塞。現在張榮發看到吃葷食的人也都是如此。大家沒看到真相才不知道害怕。張榮發引以為傲的一生成就,跟隨蘇佛於虛空超度後才知道自己的微不足道,一生所幫助人的好事,只有暫時的解離,最終他們還是都在受苦。張榮發天天見證虛空之中被蘇佛超度的眾靈,光地球來說就不計其數。講講跟大家切身最有關的祖先。萬姓祖先在牌位中被帶出,身穿素衣或是綾羅綢緞,書包頭或是插髮杈,過世十年、二十年、六十年的都還存在其中,或是守著自己墳墓等家人一年一次的清明日來探望他們,於鬼道的祖先看到子孫滿堂都來墳前看他,笑的合不攏嘴,更是走不開了。六字洪名的響起,穿越時空,同時放射佛光,在同一具佛號中,就被千百億化身的蘇佛給拉起,有些掉了牙齒、手拿佛珠的老祖宗,孰悉的念出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終於證得自己的蓮花,無量計的蓮花接引著眾靈回到西方極樂世界,張榮發看這一幕幕,直愣愣的。完全佩服蘇佛的超度。這樣的超度外面找也找不到。張榮發的肺腑之言,分享大眾,大家求佛、求聖、求超度,就只能來到澳洲香光大佛寺,會見到真實的功夫。

由釋法心主筆訪問西方之訊息

訪問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

訪問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

 

二O一七年六月六日

法璽:法璽禮佛十拜,誠心禮請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慈悲示現說法,分享輝煌的一生以及往生西方的經驗,阿彌陀佛。

張榮發:

我的紅度(台語,意指知名度),好像不用太多的介紹跟排場,大家誰不知道我張榮發!但是沒有人來找我,不過香光大佛寺到現在才要開放外界,也是不能怪你們大家,但是現在開始,你們有看到我張榮發的訊息了嗎?如果你看到了,還不想來找我嗎?人真的這麼現實嗎?一斷氣就什麼都不是,我知道我一過世,家裡爭家產,拆破臉(台語,意指翻臉),一個家有像是一個家嗎?全世界人口這麼多,唯一有關係的就是你們幾個,不合,舉磚頭砸腳!我如果不是有這裡的接收訊息,我也沒有要管這些了,我是在西方,涼涼自在,現在剛好讓我想到,你們這些胡作非為,都是有因有果的。我現在要講正經事情了,我張榮發是憑著什麼去到西方?憑我有積德。
  一世人
(台語,意指一輩子)都在拼事業,從行船開始,我就一直不敢鬆懈,戰戰兢兢地打拼,到了對船業有了一定的見解跟門路,我才敢放手去創作事業。我張榮發做事就是這麼小心謹慎,認識我的人應該都了解我的為人。我開始從我的本業,船航,創業,我開創了長榮海運。我觀望很久了,我一開創就要跟別人不一樣,我要有我的獨特性。我也設計過很多種的腹案,要創業要投入這麼多的資源跟資金。我不是在什麼大企業家出身的家庭,只准成功,不許失敗,一直提醒著我,拿出比任何人還要認真的態度,因為我相信你的誠懇都是寫在臉上的,你用多少心,都是看得出來的。一路創業不簡單,現在也是熬過來了,看準商機,就不能手軟,對就是對,不能退縮,要敢嗆,敢衝,我張榮發要成立一個長榮集團,怎麼有這麼容易!但是現在一切都是空,哈哈!真趣味(台語,意指有趣)

以前在拼事業的時候,有機緣讓我賺大錢,是從小漢(台語,意指小時候)就跟阿母(台語,意指母親)最親,阿母教我的道理,種善因才會得善果,從開始拼事業開始,我就開始跟我自己講,不論如何都要回饋社會,今天從社會賺了多少利益,來日社會有需要,都要回報,這樣才不會福報消了了(台語,意指用盡),懂得享福報,也要積福報。所以一路走來我都是有在做公益,甚至常常大場的災難,我都是布施大筆的資金,但是我做了這些都不究竟,我到不了西方。

一世人跟著阿母信仰一貫道,我也成為最虔誠的一貫道道親,是知名的企業家。大家都知道我在一貫道的信仰,我也常常有感社會的動亂,我四處去度化道親,希望可以弘揚一貫道。為了讓阿母高興,我也開始呷菜(台語,意指茹素),其實吃了也習慣,這也是一種非常好的習慣,也慈悲,也衛生,也健康。我非常相信一貫道,也相信一貫道可以帶我成就無極理天,但是我死了以後,也不知道怎麼沒有去無極理天,反而來到你們的香光大佛寺。聽到你們在叫我,我死了以後還在身邊等待,等著要去無極理天的蓮花船來載我,我還沒等到就先被你們的一道,叫做佛光,包圍,帶來這裡,每天聽經,很特別。

全世界都講我張榮發死了,就只有你們這裡說我可以不用死,在你們所化現的蓮花座裡面,很舒服,空間很大,光景(台語,意指風景)很美!我張榮發也是一個很會享受的人,讓我稱讚得到的,都是不簡單的,這裡的光景我很讚歎,我住在裡面很快活,也不用便所(台語,意指如廁),要呷(台語,意指吃)什麼就有什麼。認真一聽你們講經的內容,講得還很不錯,我一世人都有聽道的經驗,第一次聽你們這個講經,很好聽。我也第一次聽到不一樣的西方極樂世界,聽說西方有多美,多殊勝,在這裡的機緣,我才真正相信,放棄了我追求一世人的無極理天。一貫道是我追求一世人的信仰,但是我不但上不去,也只是積了福報而已,在這裡的計算方式,我一點點修行都沒有,很世俗,反倒你們這裡處處很殊勝。

有一天,蘇居士很慈悲,牽引很多名人上去西方,很快的速度,很簡單就到了西方,這是世間找不到的功夫,正港的(台語,意指真正的)修行人,我張榮發正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知恩報恩,是我張榮發的個性,現在要我張榮發來講話,其實我也很清楚你們要我講些什麼,就是真理,你們要我說出真理。我張榮發很開放,我很有心要幫助香光大佛寺成立,從佛開示說要建立大佛寺開始,我就一直想要下來幫忙,但是因緣不具足,就是沒有辦法。好不容易你們叫我下來了,但是可以幫上忙的,也有限,因為我的在世的子孫,早就沒有在信這些了,他們甘願相信老爸就是死人的事實。

我張榮發一世人沒有做什麼壞心的事情,都全做善事,做大布施,所以我福報真的很足,我消去的福報,很快就又會補回來。我在做事情都是真心誠意,做假的事情我沒有辦法,當然商場上基本要有的競爭,沒有算在內。我娶了兩房,外面也是多少有,一個企業家這是難免的。我在外的打拼,希望的就是可以享受人生,一個男人享受人生,怎麼可以沒有女人的相伴!所以我張榮發的女人也是不少,但是這是不能明講的秘密。我的三魂七魄,現在才聽說,在世的時候根本不曾聽說過,現在你叫我看,我才明白,原來我的靈魂被人家抓得空空,原因就是我玩女人。一有錢就搞怪,這是男人的通病,因為這種快感,唉!哪一個企業家沒玩,你給我騙,我也不信。我事業越衝越高,對我阿諛奉承的人越來越多,甚至知道我愛粉味,也會介紹我去,或者安排應酬的好所在(台語,意指地方)。我有我固定的好所在,我愛的粉味不可以很複雜,愛多少錢我都可以付出,但是就是不愛複雜,我也是怕死。

事業穩定,收入穩定,兒子也都開始接觸企業的運作,雖然還很青澀,但是多少我還是有滿意。有時候也是會想要刁一下,畢竟要掌管這麼大的事業,總是希望兒子可以勝任。我有我獨特教兒子的方式,大家對我也是有基本的尊重。

常常在夢中,我會夢見脫光光的女人,不是只有一位,常常是一群,我當然是高興。我總是忘記我在夢中,到天亮我還依依不捨,我們總是抱緊緊,難分難捨,但是醒來看見是夢,再看見身邊的夫人,我總是輕輕嘆氣一大聲。每天一到晚上,我就期待再夢見女人,我在夢中總是變得很年輕,很有力,我很滿意;但是我並沒有注意到我身體的變化,我的臉變得浮腫,原來這些夢中來找我的女人,都是我過去拋棄的女人。

我張榮發這輩子會這麼成功,也是過去有積德。我過去是樂善布施的唐高祖,李淵,所以我有功也有過。我張榮發這世人,事業非常成功,家庭也不是太壞,但是沒有很合。我一生所積的都只是福報,因為我有心,一個企業家最器重的就是有心、有為,所以我並不了解要如何無心而作。雖然我張榮發在布施,都不計代價,但是我有太多都是在於心的衡量計較上。我目頭(台語,意指聰慧靈敏很聰明的,看事情很準,在你們來說,就是過去有修。

看我過去,建立唐代皇朝,哈哈!也是不簡單,可能算算跟我這世人都是一樣,有功有過,都到不了西方,繼續輪迴。這世人如果沒有遇到蘇居士以及香光大佛寺,我可能也是繼續輪迴。一貫道的修行,我也不便說什麼意見,畢竟我信了一世人,但是趁這個機緣,我想要說,不究竟,沒成就,大家希望可以三思。我現在有通,知道大不了就是天道,跟真正的解脫世界還很遠。好了,我不便再做評論,在西方極樂世界,聽彌陀佛慈悲地講經說法,我了解了修行人要改個性,沒有改個性,根本談不上是修行人。我是一貫道的修行人,我沒有改個性,我如果有改個性,我就不會生病死掉,再有錢也是要投錢去醫身體,也是要痛苦。

我的後半輩子,渺渺茫茫,因為我的靈被踢在旁邊,我像幽魂一樣,所以我差不多過六十歲就開始神智昏眩,腦袋也越來越不精光(台語,意指靈光),跟以前比起來差距很大,我開女人(台語,意指玩女人),三十幾歲就開始抓魂,都在夢中抓走。剛開始的反應就是容易累,但是那時候正在拼事業,哪有時間管這些,但是我對粉味真的很有興趣。抓靈的速度很快,我開始沒有力氣,這對男人來說是多麼沒有面子!我有看中醫,我有偷偷補身體,算了,現在講這些好像也有些歹勢(台語,不好意思、對不起),總之,我開始一直被抓魂魄。我面容開始走樣,我被人家附體,就是我身體被人佔走了,是在五十幾歲。但是我有時候精神比較好的時候我還可以主意(台語,意指作主),如果身體比較虛的時候就會讓外靈主意,操作,控制,一樣都是在我喜歡的那一味,粉味。我後期都跟我的太太沒有什麼感情,我比較喜歡自由跟刺激,常常以打拼事業、應酬為由,現在想想,一個企業家想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也是很困難。大家如果再沾上所謂爭奪資產的問題,這家庭要完整實在不可能。每一房之間的鬥爭就像古代皇宮奪皇位一樣,沒好面相看,大家都怕呷虧(台語,意指吃虧),真可怕!

但是,我張榮發要跟大家呼籲,呼籲一個事實,靈如果被人家抓走,就什麼價值都沒有了,就像我這樣,我是六十五歲開始,我就空了,我完全被踢出身體外面,我也進不去我的身體。後來的這些事情我都不知覺,我的臉一直改變,眼神也不對神,醫療診定是失智症,其實是我張榮發已經不在這世界上了,早就在地獄受報,償還我今世及過去生的債。我這一生都在打拼事業,雖然信仰一貫道,但是對業與冤親債主這部分還是有所忽略,所以一樣生老病死。而且脾氣個性也令兒子們反感,有時候我並不想這麼做,但是就是有力量想令我們父子之間鬧翻。我是個不忘本的人,我當然也對我的兒子情感深厚,只是不懂得表現,在後期都不是我了的時候,我其實很害怕。我在很恐慌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陰暗之中,我呼喊前人的尊名,以及活佛的聖名,只有更加黑暗。我在黑暗之中度過了好幾十年,到了我死的那一刻,這片黑暗才散開。黑暗原來是所有我過去害死的百姓及官軍,我真正死的那一刻,他們走了,報完仇了,我才會待在身體旁邊,想要等待到達無極理天,但是最後是被送到了香光大佛寺。這一刻是我一生中最有福報的時刻,來到這裡我才到達了西方,真正了脫生死。

我最大的福報,還能夠再出來與我的子孫對話,看了這篇,不管孩子們信不信,後來阿爸病了,就開始不是自己,有些話阿爸不是這樣的意思,但是因為受到控制,阿爸活了快三十年不是自己的生活。現在有機會,希望大家可以再來聽聽我所想要說的話,我在香光大佛寺,還有記者媒體,我張榮發平時對待大家應該也是不錯,出手也是很大方,記者會常常在開,請((台語,意指請客)大家記者朋友都算是澎湃(台語,意指豐盛)。我知道各行各途都有很辛苦的地方。

所以我最後想要用張榮發的身分跟大家說,西方真好,我在生(台語,意指在世)就喜歡跟大家分享修行,現在死了,有往生西方的經驗,更加想要分享給大家知道,西方不用死。這只有媒體幫得上忙,希望大家再幫我一次,萬事拜託!我對我兒子的了解,可能媒體記者你們直接來採訪我,會比我這幾個兒子來找我還要快,希望相信我一回,我是張榮發,現在就在這等你們,阿彌陀佛。

 

海澤法師:

  請問張榮發先生,之前的訪問中,您有提到在世時三魂七魄不在體內,身體是由冤親債主作主,請問三魂七魄如何被抓走?主控身體的靈是誰?和您是什麼關係?您的魂被鎖在哪裡?幾歲的時候魂被鎖住?當您過世了之後,主控的靈去了哪裡?

張榮發先生:

確實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問題!阿發在世時接受記者採訪,被問過很多的問題,都沒有這個問題來得引人注目,要叫阿發說自己活著的時候,有關三魂七魄的事。這一件事,以前訪問時有提到一些,但是不是說得很清楚,現在阿發比較了解三魂七魄,也看得比較清楚,再補充一些吧!

社會上事業有成的人,大多都是會需要交際應酬,阿發也是這樣。所以說人生就是這樣一天一天過,看起來真沒價值!雖然打拼用腦用體力,但也有吃吃喝喝玩玩,過了就沒了。少年正在打拼的時候,反而對男女的事比較不在意,等上了中年以後,漸漸有些自己的時間了,家人也習慣自己需要把時間用在人際交往上,以擴展事業的需要,所以也就不會多問。
  夢境是讓阿發失魂落魄的時候。夢中夢到女人的招引,各個水噹噹
(台語,意指標緻),身材很好,難免就進去夢中,只要一進去就被抓,一次抓一魄,看你能耐多少次!那些都是過去世我認識的女人,是被我拋棄,就是辜負的女人,說白了,就是我的冤親債主,用這樣的方式來討債。有幾個男人可以禁得起這樣的夢境。所以說不能欠女人債,女人是這樣討報的!醒來的時候因為精氣消耗,有時候會覺得比較累,有時候記得夢裡的情形,有時候不記得。如果醒來發現有夢中留下的痕跡,那就是春夢,八九不離十。男人如果常常這樣,就要小心!有時候是自己心有所想,夜裡就會夢到。其實那都是冤親債主,他們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夢裡現境,要引你的魂魄入夢,當然就要現你喜歡的境,不然你的魂魄怎麼會入境來。所得的後果,將會昏沉無力,提不起勁。
  大概是從三十幾歲開始,之後陸陸續續幾次的夢裡被女人抓走了一魂六魄。有一魂在大約六十五歲出去旅遊時,和陪伴的女眾共度夜晚時,一魂被抓走,卻被冤親帶回來,鎖在身體裡。有一魂被叫入地獄受罪。實在很淒慘!身體被附體,腰及兩腳無力,精神會忽然失神,這一些外人看不出來,因為自己還是會把腰桿挺直,可是清楚身體日漸走下坡。也有體力好的時候,如果開會出席重要會議,常常也是需要提神,精神才會起得來。

竟然阿發本人的魂魄不在身上,而一樣能夠吃飯、睡覺、講話,甚至和大家開會!發表意見,寫文章出書的又是誰?原來是冤親債主用阿發的身體過日子。而阿發的其中一魂在六十五歲左右,被鎖在又黑又暗的地方,那不是在外面,是在阿發的身上,是在心中一個黑暗的角落,不論你如何喊叫、生氣都沒有人會知道,沒有人會理你。到後來就是無力地蹲在那個黑暗的角落,直到要死的時候,那些冤親債主一個一個或一批一批的,包括主控者眾生,離開我的身體時,我的主魂才解脫,離開那個黑暗的角落,離開我的身體,但是我也已經無法作主,我的身體完全沒有知覺,這就叫做死了!我這一世就這樣結束了。

而主控我的身體是一個強悍的眾生,又高又壯。是我以前得罪,讓他被朝廷受死,滿門抄斬的官員。能文能武,跟了我七世,對我非常地了解,在我氣衰,失神無力,魂魄不在的時候,把我的主魂抓住,鎖在我的心中,而後控制我的身體。我的事業剛好能夠讓他發揮。他的個性剛硬,判斷力準,講話有魄力,就像我的個性一樣,但是讓我的家無法和睦,雖然善用兒子的長才,使事業穩定,但是相處卻會有摩擦。就像眾生的家庭被滿門抄斬,也不會讓我的家庭圓滿,讓我的身體一步一步地老化、無力、吃藥打針,受苦。

等到我快沒氣了,該死了,這個主控者眾生一走了之,離開了我的身體。他在我的身體控制我是討報,而在我身上所做的事,等於他做的事,也是要審問的,是非善惡他要負因果。不過那一段日子,他用了我的身體對一貫道及社會公益做了不少好事。我看他是在當鬼。

外表看來張榮發海運、航空空運賺了上億上億的錢,那也是過去的福報及不斷累積做好事帶來的善果。到了晚年的頭腦漸漸不記得許多重要的事,其實那時候已經不是阿發作主。個性變了,是過去的冤親債主的個性,家人會以為人老了,固執,所以順著你的意思,照顧你的生活起居。身體有些晃,走不穩,家人可以照顧你的安全。這就是晚年八九十歲的生活。   

雖然活到九十歲,過世的消息一出來,因為你為國家社會及在世的功績,讓大家為你感到可惜,世界少了一個大家認識的人!留了大筆的財產給後代,自己一樣也帶不走,帶走的是一點一滴的業報。雖然在世也做慈善事業,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但功是功,過是過。有功是你做的,別人搶不走;有過,是你造的罪,也是要自己去還。這就是人生。

一死了不久,就被蘇佛叫了我的名字,在香光大佛寺法性土安我的靈,聽經,之後蘇佛救我到西方極樂世界,讓我的靈展開另一段新生命到現在。這是人間比不上的世界。阿發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海澤法師:

請問張榮發先生,眾生可以把你的主魂困住鎖起來,讓你都不能作主,這樣控制你是被允許的嗎?

張榮發先生:

我也是受害者。只知道我現在告訴你的這些。是否被允許?我並不清楚。不過知道他是當鬼。這一些可能牽涉到陰間的律法。要問閻羅王會比較清楚。因為死後要到哪裡去,討報之後又會去哪裡,都是由閻羅王管理裁判的。

海澤法師:

請問張榮發的冤親債主,你在哪裡?

眾生:

我是張榮發的冤親債主,他活著的時候,把他的主魂困在心中,那一位被他陷害滿門抄斬的官員。我現在在地獄受報。當他死後,我回到鬼道,很快被抓去地獄審問。因為當初是可以對他討報,但是沒有說可以把他的主魂困住,讓他都不能作主。這是違反真理。我太恨他了,滅門之恨,不想讓他好過。雖然我在他身上,也趁機做些好事,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但是和當初把他主魂困在心中,這是兩件事。好事有好報,不過那是地獄受報之後的事。目前我在挖心地獄中,讓我嘗受到比將他的魂困在心中還痛的心痛之苦。唉!即使是合法的討報,但是要如理如法,不能為所欲為;否則反而是自己受到報應。我現在在講的時候,心還是很痛,因果好可怕!可以救救我的家人嗎?我的妻子也是會上香拜佛,可是也因為我的關係,被斬了。不知道現在怎麼了?我叫劉萬誠,他叫做鍾美琴。南無阿彌陀佛。

 

 

附註:蘇佛超度:

      張榮發所害滿門抄斬的官員劉萬誠在挖心地獄。

      妻子鍾美琴當公雞及被抄斬的有緣眾生           

      (入香光大佛寺 西方法性土)

由釋海澤主筆訪問

 

張榮發《培養人才》

   

 張榮發《培養人才》

   

 

      

 

張榮發:

    大大小小的漁村是阿發細漢(台語:小)的時候最有印象的。大家都是苦過來的。隔壁門的黑狗伯就是漁夫。每天身上都有很重的魚腥味。細漢(台語:小)的時候阿爸常常不在家,黑狗伯就成為幫助我們家加菜最好的人。尤其過年的時候,總是兩條大尾魚讓我們家的小孩分。我們家都對黑狗伯很感恩。黑狗嬸都會在阿母不在家的時候替我們做便當。我們家跟他們家就好像一家人一樣。阿母有一段時間以洗衣服來養我們。我們看到阿母的辛苦,就會幫忙採再大大的桶子內一起洗衣服。冬天最受不了,水冰到快要結凍。那時代的日子,大家都是這樣過的。就是這樣的辛苦,阿發很早就決定長大要好好賺錢孝順母親。阿發的毅力在這樣的成長過程當中訓練的相當堅強。幾乎沒有一樣是難不倒阿發的。知恩、感恩的心,人家對阿發一點點的提拔,阿發都記在心裡,等到適合的時間阿發絕對加倍奉還。

    提拔年輕人的心,阿發很敢花,只要敢拚的年輕人,阿發都欣賞。現在找到一個比阿發心量更大的人。就是救我張榮發這條靈的蘇佛。澳洲香光大佛寺現在所培育的是救人的人才、救世的人才、成佛的人才。蘇佛用無心來帶這些孩子。他們一個個在精進找回自己,阿發很欣賞。希望社會大企業家可以來了解並支持,支持這裡等於支持自己成佛。這裡要蓋的彌陀村,也是值得了解的退休規劃,大家應該來了解一下。張榮發邀請大家。張榮發已經在西方。來這裡等於來西方。阿彌陀佛。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八日由主筆釋法心訪問西方之訊息

張榮發《安心》

    張榮發《安心》

 

 

 

 

         

張榮發:

    相貌莊嚴好看和今生的財富都是過去所修。過去的阿發就是一個樂善布施的大員外,老婆也是很多個,甲拍謝。以前阿發不是最有錢,但是最慷慨,大家都叫我大善人。以前,就是指過去世。我們隔壁村固定都會鬧水災,我這個大善人,帶著幾個太太和嬰仔,全家人去發放米糧,維持一個月到他們的家園可以修復。沒錢修復的家園的人,我也會幫忙湊一腳。看著幫助的人可以恢復笑容,阿發也很高興。就是這款的布施,阿發家裡的生意,從來都是賺錢沒有賠錢的。那一世所積的陰德沿用到了這一世。這一世只要是阿發決定要打拼的事業,即便有過程,最後的結果也都會是成功的。當然也不是只有德帶來這一世,阿發的脾氣也帶來了這一世,有時候對的事情,阿發就會堅持到底。這樣的堅持到底有時候也傷了別人。我的兒子,這一世阿爸留下富貴,也因為很多時候阿爸的堅持和脾氣傷害了你們。阿爸現在受澳洲香光大佛寺的恩情到了西方。聽經以後才知道自己也有錯的地方。人應該讓自己更單純一點。憨人比聰明人很多時候好很多。今生的緣分你們成為阿爸的孩子,阿爸就有義務要教你們到最好。這也是我做事情的完美哲學。社會和事業的疲憊已經壓的你們喘不過去了。現在阿爸才知道停下腳步的好,停下來不是不要工作,是讓你們的心休息一下。心的灌溉比賺錢更加重要。澳洲香光大佛寺,阿爸了解以後,他們都是在調心,也讓心找到安心,是一個很好的地方。你們應該要來探一下,阿爸也希望你們知道這裡好了以後,可以回饋社會,社會現在有太多人需要了。這款的好事是比布施還重要,阿爸的眼光一項很準你們也是知道的。你們要聽阿爸一次。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七日由主筆釋法心訪問西方之訊息

 

尊者:第八百二十三位,李泉尊者​​​​​​​(一千六百二十年前)

   

        飛天鑽地,救世大願  

   李泉尊者分享法身超度

 

為了擁有飛天鑽地的能力來救人,我不能自私的藏有自己的習氣,障礙自己發揮能力救度眾生。

 

 

 

 

 

                                  

我是李泉,這是我過去生的名字。我是個在鄉下長大的孩子,我從小就有個夢想,希望能飛天鑽地,這樣才能讓我用最快的速度,救到我要救的人。

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看見好多鄰居突然死亡,他們好著急,好著急,當時我只是個五歲的孩子,我站在一旁沒有辦法幫上忙,但是我心裡想著,這時候如果我能飛天鑽地,我就能用最快的速度帶他去找醫生,絕對可以救起他這條生命。當時我真的很想實現這個夢想,我將我的夢想畫在圖上,給我的父親看,我告訴我的父親「這張圖是我的夢想,我希望我可以用我的能力來救人」,這張圖畫得有些四不像的,父親一下拿正的看,一下又倒過來看,一臉疑惑的問我「你的夢想是想當一隻天上的鳥,又想當一條土裡的蟲?」,我趕緊告訴父親「這不是鳥,也不是蟲,是我飛天鑽地救人的樣子」,父親終於看懂了,他看著我的圖哈哈大笑「孩子的想法就是這麼天真可愛」,我明白父親把我當小孩子看待,這是個小孩子在作夢的夢想。

我不死心的要尋找飛天鑽地的方法,走上街頭四處詢問人家,卻沒有人可以給我答案,有些人直接對著我搖搖頭,他們把我看成精神有問題的孩子,我還是不死心的尋找,最後還是沒有得到答案,這個夢想就這個肉體而言,確實是難以做到的。我並沒有因此而放棄我的夢想,我等待因緣為我解答。我想救人的願力,隨著我的年紀一年一年增長,這個願力越來越加深、加廣、加強,我越來越確定自己的將來就是要救人,因為當我年紀越大,看懂的事情就越多,我越來越能知道做人的苦,我不再只是要救他們去看醫生,我要救的是一條不死的靈魂。

在我七歲這年,我生了一場大病,連續躺在床上十天十夜無法起身,不管父母為我請了多少醫生,還是無法診斷出我到底得了什麼病?我不是靜靜的昏迷在床上,我的全身不停的動著,手腳不停的揮舞著,就像在經歷一場什麼大事一樣。原來我在夢境裡正在和死神搏鬥,我不斷被打敗又站起來,用著我堅強的意志力在和死神對戰,當我被擊倒在地時,我看見站在我背後的,是無量無邊的人群,他們正在等待我戰勝這場決鬥來拯救他們,我不能輕易的舉起白旗,因為這些人還在等待我救拔他們,這場決鬥撐了十天的時間,我終於戰勝了。我重新恢復意識,父母在身邊看見我睜開雙眼,他們高興的又是摟抱,又是擦淚水,這個生死交關,我終於取得勝利了。

當時解救我這條命的,並不是用我的蠻力,而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句佛號是在我生病的前一日,一位和尚教導我的。那一日,我走在路上和這位和尚相遇,我問了他「要怎麼救人?」,和尚告訴我「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是無上大醫王,世間沒有病是他不能醫的,沒有苦是他不能救的,這條不生不滅的靈魂,受盡了生生世世的輪迴,這條靈魂雖然沒有生滅,卻受盡了輪迴帶來的悲痛,只要懂得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條靈就可以不用再輪迴受苦,在西方得到永遠的解脫。和尚這麼一說,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我一直想要尋找飛天鑽地的救人方法,並不是真的要讓身體飛天鑽地,而是救人的速度與智慧,我要在最快速的時間內救起這些正在受苦的人,我終於明白了,當危急的時候,只要真誠的念這句佛號就能得到幫助,人生的苦也只有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才可以解決。

我默默的跟在和尚身後,看著他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在救人,真實不可思議,一位身上生了濃瘡的婦人,已經受苦十來天的時間,他請求和尚醫治他的疾病,和尚請婦人誠心的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接著和尚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的能量,為這婦人療癒他的傷口,在這個當下,阿彌陀佛的能量無比強大,就連站在一旁的我,也能感受到阿彌陀佛正在灌注能量,不一會兒的時間,這婦人的傷口就不痛了,這真的就是我想要的功夫。我緊緊跟隨在和尚的後方,進到寺院裡,立刻跪在佛前發願,這一生李泉決定要跟隨阿彌陀佛救世,這句佛號的力量真實不可思議,若是所有的百姓都能知曉這句佛號的慈悲,真誠的信佛念佛,相信會有很多人可以被解救。沒想到當我立下誓願後回到家,就立刻倒地不起,原來我這條命原本就已注定在這個時候離開世間,為了救人,我努力的在死神面前念佛,我求阿彌陀佛幫助我,讓我再多活幾年,我希望用這條生命來救人。阿彌陀佛真的聽見了我的聲音,一道金光照耀我的全身,我又重新醒過來了,這一次我帶著全新的生命來救人,我要發揮更大的力量,解救所有苦難中的眾生。

父母著急的問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認真的告訴父母「我要開始救人了,這條生命是阿彌陀佛讓我重生的,我的生命早該斷絕,這些多來的歲數,不再是屬於李泉的,而是要貢獻給所有的眾生」。從這日起,我道別了父母,開始到寺廟裡修行,為了要成就自己,讓自己有能力幫助眾生,我必須比別人更努力,為了調伏生世以來的習氣,我時時刻刻觀照自心「是不是還有救人的願力?」,為了擁有飛天鑽地的能力來救人,我不能自私的藏有自己的習氣,障礙自己發揮能力救度眾生。二十年的清淨修行,李泉開悟見性了,為了救人,我離開寺院四處為人解說經法,我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為人醫病,也帶著人們看見世間的苦,只有念佛才能真正解脫一切。

當我得到法身之時,我才更深刻的明白什麼是飛天鑽地的救人,法身不受空間、時間的限制,快速的到達任一地點救度眾生,甚至不只是飛天鑽地的能力,蘇佛更是運用法身飛上宇宙,下到地獄,法身變化萬千,只為了救起所有正在受苦的眾靈。這一生,李泉終於達成了夢想,兒時的夢終於實現,那張兒時的圖畫還貼在家裡的牆壁上,我的父親在西方為我讚嘆,他終於見到兒子飛天鑽地在救度靈魂,真正的救起不死的靈魂,救起靈靈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蘇佛在世間精進修行,運用法身在世間救度萬靈,更在宇宙大力發揮救度,蘇佛悲智雙運,如何運用法身在最快速的時間內救起最多的眾靈,這確實是需要智慧,李泉在西方看見蘇佛救世的功夫,真的嘆為觀止。這次,李泉進到蘇佛的腿中,一同加入救世的行列,希望能盡自己的力量幫助蘇佛一同度眾。當李泉來到宇宙之中,眼前滿滿無邊的眾靈確實令人悲痛,他們在這空間已經存留無量劫的時間,今日他們終於見到佛光照耀,是蘇佛帶來的慈悲,救起這些從未被人發現的他們。

蘇佛也將李泉送回自己的時間空間,超度與自己有緣的眾靈,這些在等待李泉救度的,是李泉過去曾經踏過的星球,這些熟悉的面孔依然不變,他們還在空間中存活著,這次李泉帶著佛光來超度他們,將他們一一送往西方,感恩阿彌陀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讓這些長久以來受苦的眾靈終於得到解脫,阿彌陀佛。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七日由主筆釋法菁所收訊息

李光耀《超度的重要》

李光耀《超度的重要》                  

 

 

 

 

 

 

今日適逢三時繫念法會,蘇佛慈悲接引光耀有緣眾生,光耀看到自己累劫以來,數量難以計量的冤親,著實令人害怕,如非今日遇到佛地,光耀難以想像如何償還,何時償還,太可怕了。

當我們有幸為人之時,許多事情站在一己的立場看待事情,從來不會發現有何不妥,總認為大家不了解,才會有這麼多不同的音聲,就如同光耀此生位居高位,中央集權統治方式,從來不覺得自己所決定的政策有不妥之處,事實上要面面俱到,處事周圓,確有難處,許多的不滿或結怨隱隱產生而不自知,更何況累劫累世所結下的因緣,這也是為什麼超度這麼重要,最重要的是遇到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蘇佛,真正有超度功夫送眾往西。

三時繫念法會當中看得更是清楚,排山倒海的眾靈不斷的湧入,如非韋馱菩薩的幫忙維持秩序,難以想像。當今世人福報不足,不知在地球的一個角落,有著稀世珍寶,唯一僅有,默默耕耘,默默行善,默默累積能量,更默默栽培後代,傳承接棒。

這麼好的事情,新加坡實在不該落人於後。軍事上,光耀都知道要安排軍旅來澳洲訓練;這麼絕世無有的救世功夫,如果光耀在世肯定全神投入可運用的資源,毫不遲疑。

我兒顯龍,如果你能看到一絲一毫有關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訊息,爸爸真的希望你能好好研究一下。年輕時,風光打拼,老來上醫院打針吃藥是一般世俗所難以避免的路子,顯龍,你比爸爸幸運,你可以有另外一種選擇。我們的人生,並非肉身倒下就畫下句點,事實上,這可能是另外一種苦痛的開端,如果沒有積公累德,爸爸很難想像在沒有蘇佛的幫忙下後果如何。

爸爸深切呼籲,也為新加坡子民真正福祉著想,你該來,也一定要來澳洲香光大佛寺一趟,認識什麼才是真正的佛法,真的太重要了。爸爸現在每天在彌陀佛面前聽經,也可收到蘇佛講經的傳音,爸爸要送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與你結緣,心有恐慌或不安時,念念看「南無阿彌陀佛」,要誠心喔,你會有意想步道的收穫

爸爸說了這麼多,總歸一句等你來佛寺一趟,你會不虛此行的。

爸爸光耀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六日由主筆海品訪問

張榮發《富貴的貧窮人》

    張榮發《富貴的貧窮人》

 

 

 

        

張榮發:

    一個人的價值在死之後可以看出來。是不是有人會想到你,有也好,沒有也好,多數的消息都是令人感到傷感。有錢人的家庭煩惱也是很多。要自己的小孩聽話,也要從小帶到大,阿發自年輕打拼到老,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陪嬰仔,這些家內代誌都交給太太跟管家。管家對我們很忠心,所以阿發很放心。孩子要什麼太太都處理得很好。即便我後期對太太疏忽,但那也不是我的本意,我早就被控制了。控制我的人抓緊我愛女人的嗜好,把我和家人的關係搞得很混亂,自己的身體用高壓來壓制一切。我的事業成功沒有錯,但家庭的缺口有時也讓自己煩心,我躲避心中的感覺和遺憾。直到死後家庭所有的問題都浮了上來,我死去的靈雖然在香光大佛寺聽經,但家裡為了財產爭得面紅耳赤,公司員工俗稱的老臣也選邊站,這我都知道,也讓我傷心。

    成就的芥定也在這時候畫上了問號。兒子們,阿爸不希望你們是富貴的貧窮人,阿爸所支持的一貫道,你們沒有參予,阿爸並不免強,但阿爸死以後在澳洲香光大佛寺被救起,這裡不同於外界的道理,可以讓你們的心轉,那些公司和社會甚至家庭的代誌,都可以有個疏通的管道。來一趟這裡,心裡沉重,可以消去。不然積越久你們的身體都會出問題。阿爸沒有特別疼誰,一切都是緣分。好緣、壞緣,阿爸今生這肉身也用的夠久了,好加家阿爸遇到貴人,蘇佛,把阿爸牽到西方,不然阿爸這條靈也是去流浪。你們的日子在怎麼多,也有面對死的一天。阿爸不希望你們害怕或恐慌。阿爸是澳洲香光大佛寺救的,你們多麼忙,坐自己家裡的飛機來一趟也不是多困難的代誌,幫人家解決「死」的真本事就是這裡的功夫。阿爸希望你們除了幫助自己以外,也可以把這麼好的東西,回饋社會,這樣阿爸留給你們的事業也沒有白留了。你們一定樣聽阿爸這次。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三日由主筆釋法心訪問西方之訊息

李光耀《 科技難以比擬》

   李光耀《 科技難以比擬

                

 

 

 

光耀從來沒有想過高掛天際的群星,現在是垂手可得,而且是身歷其境。蘇佛慈悲,每日晨間超度遍虛空法界的星際也是重要的一環。現代社會號稱的尖端科技,高倍望遠鏡以及快速抵達星球的火箭、太空人,不但耗費巨資,還不是人人可為呢!阿彌陀佛所創造的佛法,無遠弗界,每個人只要認真修行,修正自己錯誤的見解與行為,放下阻擋往西的一切娑婆紅塵煩務俗世,尋得法器,明心見性,什麼儀器也不需要,需要的是一顆真誠無染無有妄念的純心。

這樣的功夫,想要學習的人,並沒有嚴苛條件的限制,唯一要求要信佛,信自己有朝一日也可成佛。

我兒顯龍啊!這樣殊勝的大法,應該鼓勵國內的孩子們組團參加體驗營。蘇佛愛才惜才,尤其年輕的學子對法脈的傳承有直接的幫助,聰明的你,先來佛堂一趟,你會清楚知道該如何著手起始會讓佛寺一炮而紅。

澳洲香光大佛寺送爸爸去西方的恩德,無法報答。

爸爸希望你能來一趟,走走看看,佛堂有什麼需要,要雪中送炭,爸爸與媽媽重生的機會,是難以報答的。

還望我兒顯龍代表父親,真正做到知恩報恩。

兒子啊!記得每天要聽蘇佛講經,網路上你很容易可以找到的,自己會有一個不同的人生體驗。更重要的是學會唱誦「南無阿彌陀佛!」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二日由主筆海品訪問

李光耀《以佛法治國》

   李光耀《以佛法治國》 

        

 

 

顯龍,說起來也許你會覺得爸爸在說無稽之談,但一切卻是那麼的真實,且每日在發生。父親跟著蘇佛每日晨間超度,所經路線下至地獄各種大、小奇奇怪怪的獄所,上至宇宙星球之外的遍虛空法界都能得度。這麼說好像聽不懂,因為你和爸爸相同接受西洋教育的同時,對佛法的接觸與相信相對薄弱。

澳洲香光大佛寺的網站有太多、太多相關的訪稿與書籍,這也是認識這個佛堂大好的機會,你不妨撥空個幾十分鐘,好好地看看、了解一下,你才會明瞭認識這間舉世絕無僅有佛地的重要。你會發現怎麼好多世界名人、甚而古人,都曾經透過此地,脫拔離苦,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西方極樂世界是一個永脫輪迴六道受苦的不病、不死、禪悅為食之所、心想事成之地,太太殊勝了。

世間人、世間事,不外乎爭權奪利,財色名食睡,貪瞋癡慢疑,佛法浩瀚早在幾千年前,看透一切,告誡後代,如欲擺脫娑婆六道,非斷這些貪欲不能成佛。

顯龍,爸爸以往也同你現在身歷其境一樣,責任心使然,總希望盡一己之力,謀人民最大的福利。爸爸現在才覺悟,真正帶給人民福利的是浩瀚的佛法與讓人們永脫六道輪迴。如果重新來過、重新選擇,爸爸會想要以佛法治國,如此才能帶給人民真正永遠的不病、不死的生活。爸爸這樣說,你也許會覺得爸爸是不是太迷了,當你真正了解了阿彌陀佛的偉大與佛法的浩瀚,相信你會與爸爸有相同的看法,一點也不誇張。

兒子,放下手邊的雜事,好好地看看網站在說什麼,真正用心了解以後,相信你就會放下手邊一切,來跟爸爸說說話,在澳洲香光大佛寺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爸爸相信你對事物的判斷力,等你喔!

父親 李光耀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一日由主筆海品訪問

 

張榮發《附體》

    張榮發《附體》

         

 

 

 

張榮發:

    人有什麼去處可言,人死要去哪?這身體的真相真的很嚇人。路上的行人沒有一個沒附體。一個發脾氣的人,臉上不斷的被不同的眾生給轉換,一下凶狠的眾靈現前,一下冷靜的眾靈現前。一番、兩翻、三番不斷的人從身體冒出來,看了真的是嚇人。身體只感覺生氣消不下來,不知道已經多少人操作自己的身體。常常說死就死的人,其實最怕死。多數人死之前就已經不是自己了。街上的漂亮姑娘,不一定是漂亮姑娘,可能是一個很會打扮的老太太。沒有透視眼的自己,看的只是外表。身體裡面的真相是你知道連碰都不會想去碰的。愛扮大人的小孩,已經被大人的靈附了了,不然怎麼會表演的這麼相像。說這些大家也不用怕。這些問題說起來也是可以解決的。來到澳洲香光大佛寺淨化一下,把自己給找回來。說這些我張榮發不是在推銷,有憑有據的,這些人體真相也是這裡開發和找出來的。這裡的人都是老實且有真實力的。不是外面說的口沫橫飛。張榮發每天的訪問也不是捏照的,是真真實實張榮發在西方所說的話。這裡可以替你大家解決最重要「死」的問題,看自己有沒有福報,要不要相信。隨緣不攀緣是佛法。放下自己心裏的成見跟主觀是幫自己,不是別人。人生的轉變也是看自己。如果願意放下,大家可以一起來共修,找回自己。人生不是只有自己,還可以發揮很大。

張榮發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一日由主筆釋法心訪問西方之訊息

李光耀《出生眾善根》

   李光耀《出生眾善根》

 

 

                  

 

我兒顯龍,自從父親被澳洲香光大佛寺蘇佛從地獄救拔脫苦並送至西方後,父親不斷地發送訊息希望你能來和父親說說話,卻音訊全無。

政治之途,總是沒有想像中的單純,人心複雜,要面面俱到, 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就是人們說的政治手腕。縱然如此,父親在佛堂聽課的這些日子以來,要跟顯龍分享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出生眾善根,凡是想好的,就會有良善的結論浮現。

父親知道你很辛苦,你只要想現在所做的一切是為新加坡廣大的人民謀福,並非私利,為人也就心安理得。

父親不會放棄等待你的到來,前面已經說得非常多了,你的母親現在也在西方,如果你來澳洲香光大佛寺,我們倆都可以跟你聊聊,你對現在頭痛無法解決的事情,父親的經驗,也許可以讓你有更好的選擇與決定。父親等你來,別讓雙親等的太久喔!

父親 李光耀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日由主筆海品訪問

李光耀《三善道》

   李光耀《三善道》     

 

 

 

            

 

光耀看到自己不斷地往前趕路,馬不停蹄,這樣習慣的養成是打從年輕的時候,做任何事情,光耀都講求效率與成果。

一個新的政令佈達下去,需要所有的政務官員都很滿意是件很困難的事情,光耀從來做事都無有畏懼,遇到事情,面對處理便是。唯獨面對生病與死亡,讓人無奈又無法自主,醫生交代什麼時候要吃藥、打針,自己只得像個小學生乖乖的服從,只為了要尋回失去的健康。

從太太生病到自己親身遇到身體無法自主的情況下,光耀這才驚覺西方醫學也他的死角與無奈,藥物不斷劑量加重,讓自己簡直就像個做動物實驗的白老鼠。

光耀過去肉體死了,現在靈識獲得重生,重生於西方極樂世界,得力於「澳洲香光大佛寺」蘇佛的救拔。

光耀的宗教信仰僅止於皮毛,並未深入任何宗教。當光耀的靈識從地獄被救拔上「香光法性土」,光耀驚訝何人有此等功夫能夠說服地獄閻王高抬貴手,讓光耀得以脫苦。

在澳洲香光大佛寺,一切看似這麼自然與簡單,對一般人而言可是不簡單之舉,講經說法數十載,都還不見得上的了西方。

光耀在西方傳音,無非想要告訴我兒顯龍,阿彌陀佛了不可得,上度等覺、下度地獄,無有高低與貧富貴賤之別。阿彌陀佛現已降臨人間,來到澳洲香光大佛寺,蘇居士三十餘年的修行深刻,超度無量的無量,冥靈於法會中,一一受益,得生三善道。

我兒顯龍對佛法不懂沒有關係,讓蘇居士來給你介紹一下,

來澳洲佛堂一趟,爸爸好久沒有跟你講講話。我知道你很辛苦,爸爸可以跟你經驗分享。在澳洲佛堂,有些師姐都很有功夫,可以幫人療病喔!爸爸太晚認識蘇居士了,替爸爸弘揚佛法,積功累得。好啦!爸爸話不說太多,就等你自己來探討一下。

父親   李光耀

於二○一八年九月九日由主筆海品訪問   

張榮發先生關於三魂七魄

         

        張榮發先生關於三魂七魄

        2018/9/6 PM 3:05 主筆:海澤法師

 

 

 

 

 

張榮發先生:

    這一次要叫阿發說自己活著的時候,有關三魂七魄的事。這一件事,以前有提到一些,但是不是說的很清楚,現在阿發比較了解三魂七魄,也看得比較清楚,再補充一些吧!
    社會上事業有成的人,大多都是會需要交際應酬。阿發也是這樣。所以說人生就是這樣一天一天過,看起來真沒價值!雖然打拼用腦用體力,但也有吃吃喝喝玩玩,過了就沒了。少年正在打拼的時候,反而對男女的事比較不在意。等上了中年以後,漸漸有些自己的時間了,家人也習慣自己需要把時間用在人際交往上,以擴展事業的需要,所以也就不會多問。夢境是讓阿發失魂落魄的時候。
    夢中夢到女人的招引,各個水噹噹,身材很好,難免就進去夢中,只要一進去就被抓,一次抓一魄,看你能耐多少次!那些都是過去世我認識的女人,是被我拋棄就是辜負的女人。說白了就是我的冤親債主,用這樣的方式來討債。有幾個男人可以禁得起這樣的夢境。所以說不能欠女人債,女人是這樣討報的!醒來的時候因為精氣消耗,有時候會覺得比較累。有時候記得夢裡的情形,有時候不記得,如果醒來發現有夢中留下的痕跡,那就是春夢,八九不離十。男人如果常常這樣就要小心!有時候是自己心有所想,夜裡就會夢到。其實那都是冤親債主,他們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夢裡現境,要引你的魂魄入夢,當然就要現你喜歡的境,不然你的魂魄怎麼會入境來。所的的後果,將會昏沉無力、提不起勁。
    大概是三十幾歲開始,陸陸續續幾次的夢裡被女人抓走了一魂六魄,有一魂在大約六十五歲出去旅遊時,和陪伴的女眾共度夜晚時,留在那裏。有一魂在晚年時,被叫入地獄受罪。實在很淒慘。身體被附體、腰及兩腳無力、精神會忽然失神,這一些外人看不出來,因為自己還是會把腰桿挺直,可是清楚身體日漸走下坡。也有體力好的時候,如果開會出席重要會議,常常也是需要提神精神才會起得來。
    外表看來張榮發海運、航空空運賺了上億上億的錢,那也是過去的福報及不斷累積做好事帶來的善果。到了晚年的頭腦漸漸不記得許多重要的事,其實那時候已經不是阿發做主,個性變了,是過去的冤親債主的個性,家人會以為人老了,固執、所以順著你的意思,照顧你的生活起居。身體有些晃,走不穩,家人可以照顧你的安全。這就是晚年八九十歲的生活。雖然活到九十歲,過世的消息一出來,因為你為國家社會及在世的功蹟,讓大家為你感到可惜!世界少了一個大家認識的人,留了大筆的財產給後代,自己一樣也帶不走,帶走的是一點一滴的業報。雖然在世也做慈善事業,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但功是功,過是過。有功是你做的,別人搶不走;有過,是你造的罪,也是要自己去還。這就是人生。

    還好有蘇佛救我到西方極樂世界,是我生命的另一個開始。這是人間比不上的世界。阿發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張榮發《開悟的傻人》

   

  張榮發《開悟的傻人》

  2018/9/6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人之所以為人,可以做什麼。所有人家說的好事都應該要相信。不要出了社會,把疑當成自己最的毛病,如果這樣信任要往哪擺。退一步是向前,疑是原地踏步,吃虧又怎麼樣。一句話來來去去,說的都是自己的立場,誰都不聽誰的,那所說的事情不如不要說。人要明,讓人牽著走,貪的後果是一場空。做人跟做事業道理是相通的。拍謝啦!我阿發身為很多成功企業的老闆,霸氣是在所難免的。輪迴的因,阿發有可能成為一隻很有霸氣的老鷹。自己主導一切。這靈魂的不生不滅,死是一定要去投胎的。善處還是惡處就看自己。心不要壞,心壞一定是壞地方。一顆直直的心到底,就會有直直的路。人生短短,看到蘇佛超度的空間,有時候阿發會不自主地掉下淚,因為他們真的都苦了好久。自己一身又算什麼,不如貢獻出來,現在阿發就只能靠著貢獻自己的條靈,每天苦口婆心,好像在發表演講一樣來勸勸大家。不要做聰明的傻人,要做一個開悟的傻人。生活才會快樂,不快樂的人生也是白過的。如果今生可以重新選擇,阿發會選擇做個平凡的念佛人,說不定會出家。佛法的浩瀚不是只有經典上說的那些,西方的清淨也是無法用想像的,真正得到的人,就會知道可以過的多麼自在。我張榮發今生沒有好好地陪兒子成長,最後只是希望兒子可以學佛、念佛、成佛,可以支持佛法的開展,這是比我們長榮的事業更重要的事情。看到我這訊息的人,如果願意相信佛法,你們也可以來澳洲香光大佛寺一探究竟。西方的清涼可以在這裡找到。一生所追求的也可以在這裡找到。西方仙境、人間桃花源,這樣講大家就會明白了。

張榮發

 

張榮發《西方寫的信》

 

 張榮發《西方寫的信》

 2018/9/5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一顆心上上下下,跟他說要定下來,他就是定不下來。指著自己的心問他在搞什麼。心跟自己說他在怕,阿發堂堂正正的過一生,不想跟人計較,有什麼可以給員工的,阿發也是願意。為什麼有時候這個怕還是會跑出來。不想面對、也不想聽他的聲音。這個怕在阿發參加喪禮時會特別的明顯,有時候去燒香的人比阿發更年輕,有的病很久、有的突然就走了。面對這樣的無常,阿發以為自己世面見多了,可以不動心。沒想到這個心底的怕,竟然這麼的深。我是一個平常人,來自平常的家庭,靠著自己的努力拚起來的,到最後還是跟大家要走一樣的路。我相信因果,也相信命運,也在找真諦。希望可以把怕給克服。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從來不曾說。不管我多努力,這個怕還是蔓延到自己生病了。沒有人可以在這個時候幫得上我。最後阿發還是不能克服這個怕,死還是注定的找來了。說起來一生也是夠了。相片被拿來拜拜後有幾個人還會記得張榮發。還會延續阿發事業作風的人應該也沒有了。人死就已經不值錢了,想要在做什麼也都不可能了。很悲哀。阿發已經寫了很多信,還在等有智慧的人去開發。真正相信張榮發從西方寫的信,由澳洲香光大佛寺轉發出來,不是在搞什麼,是只有這個地方才能夠接到西方的訊息。西方解決阿發的帕,解決死。人已經無路可走了,這條西方路阿發走的很快活。大家花一趟機票錢來到這裡,人生會有不同的改變。看好,就是社會的大家應該學習的。

 

張榮發《退休鋪路》

 

   張榮發《退休鋪路》

 2018/9/1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退休這兩個字。有很多複雜的感覺,有的人高興、有的人鬆一口氣、有的人無聊。退休的生活到底要幹嘛,我看多數人去走公園、在公園裡面揮手比來比去做運動。跟人家聊天,所說都是我過去怎麼樣,我家裡怎麼樣,我小孩怎麼樣。說直白一點就是吐苦水,炫耀輝煌,差不多就這樣。守著家,存著一生的積蓄就是為了要給孩子,給孩子買房子、開個店鋪。所有的心都放在孩子身上,自己換來什麼。一個字「老」。接著很短的時間內,大概不出五年,病痛就找來了,過十年菲傭就帶在身邊。白天的時間就是菲傭陪你,你陪菲傭。一根拐杖兔來兔去(台語:拿拐杖走路的意思)兔到最後變成坐輪椅。這個腳就是不聽使喚,「氣死人」變成身體越來越差的口頭纏。說起來人就是這麼悲哀,而且每一個人都逃不過。人生短短,到底在拚什麼,說起來也是很累。最後什麼都空空的,這個心跳來跳去,就是沒個安住,因為死就已經在眼前了。第一次沒自主的把尿撒在褲子上後,為人父母的尊嚴已經不再,心中害怕到了極點。怪自己「沒有用。」這面子不知道要擺在哪裡。人的現實就是這樣,阿發希望大家可以不要遇上,只有念佛才不會失精英。現在大家應該給自己退休一個新的規劃。來到阿彌陀佛的彌陀村,做一個真正跟隨阿彌陀佛的清醒人。上面這些事情就可以避免,來到澳洲這塊清修之地,真正走出人生的尾巴。死不是死,是真正念佛移民西方。自己的帶動,也讓小孩有個學佛的機會,讓小孩不會生活的這麼辛苦。布施佛法等於布施自己,佛法給孩子的教育,才讓孩子不會偏激,一個人平穩,也是幫助社會平穩。大家應該相信阿發所看的,學佛不能等,因為人是很無常的。阿發希望大家可以來一趟澳洲清淨地來靜一下,這也是替自己轉人生,替孩子鋪路。阿彌陀佛。

張榮發

 

張榮發《退休計畫》

   

  張榮發《退休計畫》

   2018/8/31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說到這人生好玩也不好玩。好玩是什麼代誌都看得開、放得下。人生短短,不要管人家太多。現在阿發在西方的日子比以前快活很多,可以說是沒有擔憂,就算看世間也只能搖搖頭,什麼也管不了。剛開始到西方,看到家族的代誌還會動搖,現在知道那是沒有必要的。進一步、退一步,說來說去人最後都會是一個人。一個人死、一個人去投胎。算盤揹在前面也無法抵擋冤親債主的來襲,還是衰老、還是這痛那不舒服。去到醫院,眼睛看不到的鬼走來走去,身體被人附的東倒西歪。一個身體被人割來割去,已經沒有做人的尊嚴。換尿布、翻身,全身動彈不得。冤親債主在旁邊偷笑,看著自己的身體受報,是應當要還的。有幾個進了醫院是可以健康的走出來。看清這些事實,就應該對晚年轉老時好好打算。自己是要做一個替人服務的人,還是被人服務的人。從還可以活動時就應該要走出來,去做義工,不要在守著錢、守著家,守到最後就會呆掉。現在阿發所在地是西方,是澳洲香光大佛寺把阿發推上去的。為了徹底解決人的病死,這裡要成立彌陀村,教大家念佛、拜佛、成佛。去醫院的時間轉來這裡念佛,還可以感動自己的眾生,也要發心替佛服務大家,轉轉轉的頭腦才不會失精英。沒憂沒慮的移民西方是對自己最好的退休規劃。這麼好的條件已經找不到了,大家要把握。      張榮發

張榮發《給家人的一封信》

 

張榮發《給家人的一封信》

2018/1/31 PM 1:20 主筆:釋法心

 

 

 

大家好,我是張榮發:

    以前我也寫過幾封信,有給兒子看的,也有給老婆看的,帶是送出去之後都沒有下文。所以這一次就看誰能收到,能看得到,看了之後,再把這消息帶給厝內的人,讓他們可以看得的。我這封信就沒有白寫了。

    張榮發的一生,打下的這一大片事業,死了之後,最值得欣慰的就是讓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蘇居士、法師及居士們在今年的一月份有五天的時間辦了一場三時繫念法會。這是我最大的光榮,遺憾的是沒有辦法全場贊助,張榮發對蘇居士感謝也感到道歉。

    當初如果不是蘇居士幫忙,我阿發啊,也不能一死了就被請

到香光大佛寺的西方法性土,之後又被蘇居士念佛送我到西方極

樂世界。現在的我,就是在西方寫下這封信,由我傳心念給香光大佛寺的法師,現在你們才能得到我的消息。這件事情真的令人難以相信,不過是千真萬確!

    一貫道的母親,原本在天道的第十八層天,也蒙蘇居士慈悲,牽到西方極樂世界。這份恩情,長榮集團還是親人門,有誰可以幫我回報?之前寄望家人的結果讓我太失望了,現在我這樣的呼籲,希望這封信可以被他們收到。
本來張榮發國際會議中心是用來做公司對內對外各種大小會議用的,也會作為慈善機構及活動使用。做人就是要知道能取於社會,回饋社會,這樣事業才能永續經營。基於這樣的理念,每年我都會要公司撥出一些款項做為社會福利非營利的使用,希望現在還是有繼續做下去。做人不能忘本。不論經濟如何發展,公司盈虧如何,這一部分都要持續進行。
    這一次,澳洲香光大佛寺回台灣第一次辦的這一場三時繫念法會,就選在張榮發國際會議中心的十一樓,梁小姐和他們接洽處理的很順利,法會可以圓滿結束,我很滿意。可惜的是我張榮發沒辦法幫上一點忙。如果要算這份恩請,一年四場台灣場的講經及三時繫念法會,還有會中所有的支出包括花、香、齋飯全由張榮發家人、會下的基金會或集團全力贊助都不為過。本來,香光大佛寺要蓋佛寺,我還盼望著我們的人可以全力支持這件事,這是阿彌陀佛的佛寺,蓋這間佛寺,可以救很多人脫苦,帶大家去西方,這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事。這裡還可以幫人家醫病,家裡的人如果要調理身體、醫病來這裡就對了。
    我現在在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在澳洲香光大佛寺就可以找到我,誰要來找我,我都可以下來和他對話。
                                            張榮發親言

張榮發《百分百》

  

  張榮發《百分百》

 2018/8/28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人生的勝利球。平平而上、平平而下。觀前、觀後說好聽是為了大局設想,說難聽是計畫。哪一個成功的人沒有事業的藍圖。目標就在前方直直往前衝。不到目的不干修,不用怕得罪人,因為人生的輸贏就是最堅持的人獲得。獲得後的成就感就忘記過程中的辛苦。人一生短短幾年,應該要追求什麼。很多人都會說家庭、房子、車子。這些在阿發成功後一樣都不缺。有這些後的心好像還是不夠踏實。阿發不管做生意、做人一向都很實在,所以心底這種不實在感在一個人的時候顯得很強烈。才會開始往一貫道服務道清這裡投入心意。因為這些服務,阿發得到了表面的安心。一個心萬丈深淵,到最後阿發選擇相信人,而且真心的對待。一生來來去去的人很多, 世間阿發也是看盡了。從一顆心忐忑不安,到成為老江湖,說起來習氣被汙染的很重。要不是一顆幫助社會的心,今天也沒辦法遇到佛。自己也不知道要出世到哪一個地方去。現在聽經才知道做什麼都不好,做什麼都有輪迴的風險,應該是說百分百輪迴。陰間路過去阿發也走過,是陰陰冷冷很恐怖。阿發不希望自己認識的人,或是認識阿發的人走這條路,念一句佛號就放光,念一句佛號就有機會做佛。心誠是很重要。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是很可惜。正路、正走、真心念佛。佛都會保佑我們,自己也要保佑自己。感恩蘇佛把我送到西方,阿發才能每天分享一點自己的學習心得。阿發站直直說,認識蘇佛的人都可以免死。阿彌陀佛。

張榮發《包機》

   

張榮發《包機》

 2018/8/26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阿發一生成功最感謝的就是自己。是敢拚的個性讓自己成功。今天阿發參加一個盛大的盛會。一場大法會。南無阿彌陀佛就站在前方。恩情人蘇佛一揮,大批大批看不到邊的出家師父就一直往前衝,沒看過速度這麼快的。一下子,無量無邊的小光束像流星一樣帶回來很多靈。在海裡,蘇佛比魚游的更快,一下就到海的最底,開始往上捲,再捲。一邊捲、一邊照佛光。這些海裡的生物開始恢復有眼睛、鼻子的人,破碎的東西變的完整。這一幕幕實在是看了很驚訝。蘇佛的敢拚竟然是這麼快,一句佛號就救很多人。阿發沒有法身,只能這邊看看,那邊看看。長榮航海的領域,蘇佛都有幫我們超度到。實在是很感恩,這種超度比買意外險還來的保險。阿發真的有看過船沉船是海底很多人一起把船給拉下去的。那種畫面真的很嚇人,躲也躲不掉。想必這些海裡的眾靈也很苦,希望阿發看到的這些靈已經被蘇佛救起來了。超度這件事真的不是嘴巴說的這麼簡單。真正的大慈悲力才有真正的力量把靈超到西方極樂世界。看到大家離苦的樣子,阿發也真的很歡喜。阿發已經沒有身體的時候才遇到蘇佛。不然這種真正幫助人的代誌。阿發多少錢都願意出。包一台飛機載大家去超度,也是一件好事。希望長榮的人,如果在意我是老老闆,可以替我實現這個願望。阿彌陀佛。                         張榮發

張榮發《彌陀事業》

 

 張榮發《彌陀事業》

 2018/8/25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一個人一個頭腦,我阿發的頭腦最適合用在賺錢跟做公益上面。我有成功哲學,失敗只是成功背後的推手。人命短短,阿發也不是說要大紅大紫,命運的安排讓阿發今生成為有名的人。大家對我的印象算是不錯,也是我堅持我做人的原則。心可以很光,也可以很暗。光跟暗之間的眉角,大家應該比阿發更清楚。這些都是一些世俗的代誌。現在阿發的人已經不在了,靈在西方極樂世界,對成功的解讀也有所不同。成功男人的背後需要女人,這是世間話,西方裡面都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光是這個條件,就已經可以減少很多麻煩事。這情的代誌不用我說,大家也是很了解。愛讓世間很痛苦。求權、求名、求利是大家的毛病,有錢人看起來更是嚴重。就是這樣爭來爭去,人的心就一直變。名跟利越多的人,過的越辛苦。歡喜,人心真正的歡喜要去哪裡找。其實心量跟真心的對待可以涵納一切。阿發用真心的對代員工,照顧每一個人,在社會算起來已經是一個好老闆。不過來到西方才知道自己跟阿彌陀佛的心量實在是沒辦法比。每天阿發都看到佛接引很多的眾生回來。社會人定義的好跟壞,阿彌陀佛都一概接受,只要他願意念佛跟懺悔。回到西方的淨地,大家的臉都是如此的快樂跟善良。西方這個好地方,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說完的。阿發每天跟恩情人蘇佛一起幫助眾生往生西方,這種法喜無法形容。眼睛看不見的世界太廣太大了,阿發跟很多名人都加入這彌陀事業,大家要相信我們的遠光,投資這彌陀事業絕對不會錯,絕對免成功,絕對免死。大家一起喊聲幫助阿彌陀佛。

張榮發

張榮發《轉人生》

  

  張榮發《轉人生》

    2018/8/23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人,簡單兩撇,什麼都做過,善跟惡參在一起都要付出代價。人之間的緣分也是很特殊。沒緣不會在一起。起起落落的人生,人家都覺得很精采。人有時候起就一直起,落就一直落,爬都不爬不起來,變一個失志的人,一生就浪費了。阿發也不是每一個事業的開始都賺錢,也是有跌落得時候,擔心也沒用,就是一直打拼。阿發就秉持著自己是年輕人,在怎麼失敗都爬得起來,就是這樣的心,到八十歲,自己還是很年輕。八十,說人不怕死是騙人的,一直衰、一直老、一直敗的身體,心變得越來越沒有安全感。面對公司跟子孫還是當做什麼也沒事,畢竟有一個做爸爸的權威。爸爸要說自己很少做一個好的爸爸,總是沒有真正體諒你們的心,也許常常用做事業的慣性來跟你們相處。現在爸爸在西方極樂世界,脾氣也有改的比較柔和一點。兒子,我們大家忙忙碌碌一生,多少的風風雨雨在我離開也過了。世間的名利爭來爭去到最後都是一場空。也讓我們的心很不快樂。爸爸從來沒有在意過你們的心。現在在西方這清淨之地,才知道原來靜下來是這麼舒服的事情。兒子,忙了一生,是該讓自己停一下。注意一下這方面的訊息,真的是爸爸從西方傳來的,不是捏照的。希望你們大家可以撥空來澳洲一趟,了解一下,這會是轉你們人生的關鍵。幫助爸爸的恩情人是蘇佛,你們也要記得。

張榮發《支持》

   

 張榮發《支持

   2018/8/22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每天都講嚴肅的代誌很累人。來說比較輕鬆的代誌一下,不然看到現在的社會大家都臉憂憂。現在的人很會計算,都把自己利益擺先前,這款全盤皆輸的事情,大家不要做。人家說雞蛋不要放同一個籃子,阿發就是雞蛋放錯籃子才需要靠恩情人蘇佛把我牽去西方 。如果遇到佛法,說不定阿發可以有機會念佛自己往生。雖然現在評估一下是很難。但有學有希望。說到念佛,現在阿發在西方念的佛很凝固,不過看世間人,念佛還在想股票、還在想孫子、想著等下要煮什麼飯。想到佛號早就散散去了。佛珠轉啊轉,不管轉幾圈,都還是念不成的。阿發在西方看世間,也是看了愛笑。真正在修行的人已經很難找,更何況真修還要被懷疑、被毀謗,這罪都很重喔!如果毀謗的事情做出來,阿發看到冤親債主馬上靠過來。對我們吐口水或拳打腳踢,自己暈了不打緊,靈還下地獄審問,不划算喔!大家講話要小心喔,尤其是修行人。說話和思想都要正。這樣路才會更加寬。說那麼多就是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的恩情人蘇佛,支持他等於支持南無阿彌陀佛,如果這樣自己往生也有希望,人家是真的在幹的人。功夫也不是一朝一日練成的,也是很實在的修行今天才能真正牽人往生西方。大家可以來澳洲一趟,看到這遍淨土,未來是大佛寺,也有彌陀村。建這些受益的都是大家。大家都應該站出來支持。在這的念佛、成佛生活會比在家裡的痴呆生活好太多了。明理的人都應該知道要怎麼做。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大家有這份支持佛的心,才達到成佛的門檻。想太多只會越來越老,應該要相信跟支持。我阿發說的話是很有公信力的。南無阿彌陀佛。

張榮發《布施》

   張榮發《布施》

 2018/8/20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一元的用處,可以很廣。一代表合一。以前的一元可以吃一碗麵、買一把糖。阿發為了幫母親分擔會去幫忙打工、賺取微薄的錢來補貼家用,每次領到的薪水,全數交給母親。因為父親早走,家裡粗重的活,阿發會扛下。做工作之餘還要幫忙帶弟妹,母親會把我打工賺的一半錢給我,給我去買糖果,常常那些錢只可以買的了幾顆糖果,阿發全部分給兄弟姊妹,自己不吃也沒關係。有時做工作到肚子餓,就會去麵攤點一碗熱騰騰的清湯麵,剛好一塊,老闆跟我們都很孰,會免費在送我一顆滷蛋。吃麵攤的時候,看到老闆都會特別招待嬰仔和沒錢人。一個羅漢腳,穿著破舊,阿發看過好多次。他每次來時,明明點清湯麵,老闆都會在他的麵裡加了好多料,麵冒煙的端出來,看到羅漢腳臉上是滿臉的笑容和滿足,那可能是他一整天最豐盛的一餐。每次羅漢腳付錢時從口袋掏出的錢,都不夠一碗麵的錢,他的臉上帶著抱歉和虧欠。老闆接過錢後,連數都沒有數,只是熱情說下次再來,你來我很高興。羅漢腳微笑點頭。阿發在麵攤看到無數滿足的笑容,連老闆自己都好滿足。這小時候的一幕幕都看在阿發的眼裡,從那時起,阿發就知道幫助人的喜悅和對人的慈悲。在阿發有賺錢後就開始布施,賺越多,布施越多。只希望這些錢都可以幫助人而且回饋社會。這布施的快樂,阿發分享出來給大家。也希望大家都可以在布施當中有所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