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我的自在

無我的自在

 

2017/09/17 AM 04:39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瞋意怒生,非無人知,面為表顏,早已表態,無所可演,必如實現,心無點藏,才真上智。

      修學法宗,非是自是不說而可學成,修學淨脈,非是自心染雜而能明力。非也、非也,一分誠敬乃歸得一分利益,實實如是,誠行無礙,我盼望修行仁德,瞭白實義,我再尋講,哪日他方,望齊聚日,能終大法,大體一家,無見異分,既無之際,何心需癢?
   淨態大法,汝可有聞?如今大向,汝可有知?如來正妙,當今說法,眾等護持,情理相當,為世一樁,汝可否瞭?
   香光大佛寺殊勝之處,為能與空間通達無礙,這為其一,上達西方極樂世界,十萬億國土以外,而下通地獄惡鬼及一切萬物空間,情與無情,通行無礙,原因淨化,本能心應,我亦為如此方式而得以傳達訊息,再現世間,其實靈界的世界之中,有許多事情並無法干預人道生活,但我們都清楚明瞭一切的變化,現在如此機緣,雖然還是幫不上忙,但我們能夠將想要說出來的話語,誠實的傳給世人,我們非常感恩,也讓許多珍貴的法語得以再次現世,法寶的殊勝,大眾若可以明瞭,若能珍惜,法益難喻。

地獄明案

地獄明案

 

 

 

 

2017/09/16 AM 04:42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片點含光,也是珍惜,這便是為,佛心慈悲。
   經教道理,有多少人真正涉入深心?能誦、能背、能講都只是皮毛表面,是否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你有沒有勇氣面對?如果講了你就不高興,你就憤怒心,你都有滿滿的理由,那你沒救了,你不是往上走的人,你開始往下走,而且頭也不回的直直墮下去,陰間路正有你的一份資料,日日在為你準備,你要去住的定所,是在哪一殿?哪一個刑場?
   你非聖賢,你為什麼不會走陰間路?更何況生生世世我們造下多少難還的罪業?會到陰間去受審,有什麼不合理?敢做就要敢面對,這是真實的事情,我在虛空看,我也見多不怪,但我形容給你們知道,如果你有覺知,應該要稍稍起慚愧之心,因為你不可能沒有在其中,你肯定在,我都看見你了,你怎麼會沒有去呢?我所看見的是所有的眾靈有如流沙般,傾洩倒入地獄之中,這密密麻麻的程度,一個個人體已經多到看似流沙,太多太多了,大家夜半進入,晨曦回體,但聽好了,晨曦回來的就沒有這麼多了,我聽說有些是扣留在地獄中,不可回體了,有些則在途中被冤親債主押走了,陰間也如同世間一般,沒有什麼秩序的,世間流氓猖獗,陰間當然也有,要綁架你也很平常,而你其實不見得知道,你自己還在不在?

「海洋世界」

 

 

 

Steve Jobs 賈伯斯

「海洋世界」

2017/09/16 AM4:46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虛空中撒下了很多的亮點,這些亮點慢慢的擴散開來,帶著滿滿的祝福,到了六道十法界的每個眾生身上,飄進心上,照亮自己的心光,這些亮點是無量光的南無阿彌陀佛。原本心中的善惡混雜,調正了。在看文章的你,也是一切從善如流了,因為亮點也到了你身上。這是最近阿嬤積極在做的事,我本事不大,只能默默的在旁邊祝福。

今天我們到了深海的海底,應該是說天天都會去,現在去不需要穿淺水保暖衣、不需要揹重重的氧氣筒,就是這麼的自在。海底五顏六色的,有五彩繽紛半透明的魚兒、也有螢光藍的還有有紅色的水草,水草順著水流的方向擺動。轉眼間看到的是身體扁扁,顏色灰暗的魚、當然也有海中之王的鯊魚。我想賈伯斯該是訓練一下膽量。於是我鼓起勇氣,深深吸了一口氣,試著游在鯊魚旁邊,但先在鯊魚看不到我的死角。游了一下子後,發現一切的狀況應該是還可以,開始在牠的眼前晃來晃去的,想來挑戰一下。可是不管我怎麼游,好像鯊魚都沒反應。有點鬆一口氣,但又覺得有些無聊。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們所屬的是不同層次的空間當中。鯊魚還有這個體,我則是靈界的生活,所以牠當然看不到我。突然啪的一聲,南無阿彌陀佛佛號響起,海水開始移動、所有的海底生物、水分子、魚類、貝殼類、海草、微生飄浮物、甚至連生物的糞便都被這道柔和的光給往上帶,大家都脫掉了原本的身,變回了人類,我張著嘴看,看到大家都穿著不同的衣服,鯊魚是個高壯的男子,看起來很有錢,我猜想著為何他會變成鯊魚。突然一個畫面自然地浮現,他生前愛吃魚翅,還為了表現自己有錢,到處遍請友人,請他們吃魚翅,只為了抬高自己在這社會上和友人間的地位。天理昭昭,因果不爽,自己變成鯊魚了,他已經不只一世當鯊魚。每一次的死,都是自己的魚鰭被切掉,被丟回大海,失血而死,這一次他本來也是要這樣死的,就在不久後的將來。我又看了另一隻老烏龜,這次讓我看到的畫面是,老烏龜以前是個木材商,專門安排木材從山下運下來的工作,那時還沒有太多的交通可以運輸,大木材都已經靠河流自行沖刷下來,較短的木材不得不自己揹,不然放到河裡就會找不到了。於是請了一些工人來,但卻缺少了一些慈悲和同情心,總是命人搬的很重,沒有太多的休息時間,也沒有比較多的薪水。工人們痛恨老闆的一毛不拔。也很多揹到背都挺不直了,為了家計還是免強撐下去。這樣的苦日子,有些人真的無法繼續了,提出了辭職,希望老闆補貼他們一點費用,讓他們可以有些錢撐過找下一份工作的空檔。老闆卻無情地將他們給攆走,並說了要走就走吧!工人我再請就有了。老闆的無情,讓我們痛心,只能靠著彼此間互相幫忙,來熬過沒工作時的空巢期。就如此,老闆死後去當隻烏龜,已經好幾百年了,他背上的殼比別的烏龜重,紋路也比別人醜,在海洋中時常遭到歧視,可以說牠是一隻非常衰的烏龜。不過這一切都沒有什麼好怪的,都是自己前世今生的果報。如果今天沒有阿嬤去超度,大家依舊走在自己所造作的因果上,無法脫身,這就是真理的準則。如果你問我該如何打破準則,可能只有學佛這條路了。學佛是指學佛的大慈大悲,看一切事物都是正向,替大眾服務把自己忘掉,只有把自己忘了,才能真正脫離原本的命運,因為你已經忘了你,所以你已經不是原本的你,是一尊未來佛,所以足以擺脫命運的安排。賈伯斯懂得不多,就是平常聽經聽懂的來和大家分享而已,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飛一飛後我躺在雲朵上,挑了一朵外表看起來沉穩,內心活潑的雲朵,躺下後聽到嘰嘰喳喳的說話聲。好像是上面的跟下面的說,上去一點啦!壓到我們了,很擠耶!上面的則說,上面有人躺啦!你叫他走,我就不會壓你們了。我嚇了一跳,連忙起身,上下左右的觀察這雲朵,是誰在講話啊!心中打了個波動。那雲朵說,是我們啦!你幹嘛沒事壓我們啦!重得要命,也沒想自己有多胖。我說了抱歉後趕緊走人。雖然那雲朵剛剛兇我,我還是慈悲的幫他們觀想佛光注造,讓它們脫胎換骨往生西方。我不知到我的觀想有沒有用,於是回到那雲朵附近,觀察他們還在不在,結果是,還在。正式宣布,賈伯斯觀想失敗。我不理解為什麼?於是有個聲音跟我說,你沒有人身,觀想是不起作用,我不知到是哪傳來的音聲,但我不太懂,阿嬤可以告訴我嗎?

    今天的澳洲香光大佛寺特別的熱鬧,因為明天又是一個禮拜中最重要的盛會了,三時繫念法會,阿彌陀佛主法,每週佛光大放光明,各路人馬紛紛地往此地移動,準備明天要脫離這個娑婆世界。上至天人,穿著輕飄飄的衣服,有點類似中國的古裝,但每個看起來蠻清涼的。下至鬼道,鬼道大家都穿各自時代的衣服,所以五花八門的,韋馱菩薩則是把大家的秩序都管理得很好。挖!人間的Party(中文:派對)也沒這麼熱鬧過。

    眨眼後,我們到了岩漿,一股強烈的熱氣讓人受不了。阿嬤牽起常仁,知道這是常仁曾經心中的痛。我看見阿嬤好慈悲的面容,像阿彌陀佛般的溫暖。別看岩漿冒著黑煙,滾滾的流動著,裡面受苦的眾靈無量無邊。所謂的眾靈,其實就是人沒了身體就稱為眾靈。因為自己的壞脾氣,自己的極端個性,到了岩漿去受苦。實在不值得。阿嬤佛光注照後,用佛水把他們灌溉,使他們的傷恢復,再送大家往西方去。賈伯斯看到這世間的萬事萬物無不是隨順我們個性去變得,如果大家要把自己抓得很緊的話,那就必須當眾靈之一,等著阿嬤去超度,但必須把握自己所積的福報夠,可以被超度,否則我們這條靈飄趟下去該是何去何從。如果要當個有智慧的人,就必須抓緊南無阿彌陀佛這句佛號,這佛號就像大海中的浮片,救了我們的慧命。賈伯斯說這些並不誇張,且句句屬實。信與不信也是福報,不可強求,這就佛法中隨緣的自在。賈伯斯已經不是賈伯斯了,這只是我這一世得到人身所用的一個名字而已。我想表達的是,大家應該要回西方了,別再當一條累人的靈,游盪娑婆了,這裡所擁有的和留下的,只有這色身曾經造過的業,和曾經做下的一切善事。說了真的令人害怕,這業為累劫累世。奉勸大家放下一切,否則這身體細胞的一點一滴都存在著過去。我們環也還不了。什麼也別想了,就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吧!如今已在西方極樂世界的賈伯斯,給大家的一點忠告。阿彌陀佛。

 

賈伯斯

「修行之路,修心之路」諦閑老和尚《第十一封信》

《第十一封信》

 

諦閑老和尚

「修行之路,修心之路」

 

2017/09/15 PM 4:58    主筆-釋法心

 

諦閑老和尚:

       修行之路,修心之路。從古至今,修行無不是了了分明此事,但幾人真能做到只見自己的心,不看別人的行。真正的修行,心中澄清透徹的舒適,那種自在,為何大家不追隨。反而追隨些世俗的習氣和情感。修行之後所產生的般若智慧,從不用心思惟,不去計較心思。富貴出生,卻選擇最樸實的修行路,所得到的是最清涼的心,不需任何的夾雜。度眾之路在將自身修調後如火如荼的進行。欣賞祖師大德的行腳,諦閑不敢自稱行腳,但何地獲邀,只要時間上允許,不管要去講多久的經,諦閑都樂雌不疲。真正幫助眾生是一種發自深心的法喜。了了分明的世界,不可有半點分別。否則修行之路會極度彎曲。分別有何用,只是徒增自己沒必要的煩惱,這也屬無名,也屬業障,業障現前必當真實禮懺。禮懺後的自己,回到了修行的原點,南無阿彌陀佛,一句聖號掛於心。心中毫無他想,就算想,也成空,也是空,本是空。

         青花台上,你是個高貴的修行人,是一個沒有成就的修行人,只因修行比別人早,比別人久,名聲比別人響,就成了個頭往上抬、眼神往下看的剃頭師父。這時出家眾和修行人已經不適合套用於身了。漸漸身體的敗壞,中藥薰喉,剃頭師父成了在床上的病貓。當初修行的願,怎麼就這麼消逝了,已經被這色身給拖垮殆盡,臉色的變化,看得出最後的去處,這個人身白來了,白得到了。走上這條路的人很可憐,也真的不夠慈悲。如果說不懂自己為何會如此。那就更沒理由說話了,因為連檢視自己的行為舉止都沒有,那更不說檢視心了。諦閑講話一向是緩和,但如今的末法現象,似乎不是緩和可以幫助的上的,過去的修行者一點就通。現在的修行人點好幾點,都還不一定通,該如何是好。諦閑在西方,希望迷途的孩子要回頭。如今香光大佛寺幫助許多魔界回頭,他們現在已經被稱為菩薩。因為轉回了善心善念。如果我們還沒有善心善念,那我們不是比魔更魔。其實修行本是克服心中的魔性,這不就是《楞嚴經》的總體大綱。孩子們,該回頭檢視自己了,千萬不要自己騙自已在修行。諦閑透過香光大佛寺傳話,或許話語較為激動了些,但總是為大家好的,只要是教人向善的,都不該有所批評,否則自身又要落入魔性了,不值得的。阿彌陀佛。

諦閑自西方寫下

 

自在

 

       如來傳世,說微妙法,汝微妙心,是否有聽?
   靈明自性含葬染塵,無量罪海浮上勁魂。
   魂未得出,無論西下,或何處來,
   染上欲塵,如火上燒,燒去慧性,所剩殘魂。
   傷生世輪,若有意醒,願能助甦,甦醒際無。
   戲場生活,何苦陪魂?若靈明覺,來此找魂。

 

 

 

2017/09/15 AM 04:30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如來傳世,說微妙法,汝微妙心,是否有聽?
   靈明自性含葬染塵,無量罪海浮上勁魂。
   魂未得出,無論西下,或何處來,
   染上欲塵,如火上燒,燒去慧性,所剩殘魂。
   傷生世輪,若有意醒,願能助甦,甦醒際無。
   戲場生活,何苦陪魂?若靈明覺,來此找魂。

   不求任何回饋、代價,就是想要告訴大家,你所知道的事太少,你所不知道的事情還是太多,你所看的經典再多,你沒有做到,還是沒有看過,你還是等於什麼也不知道。光說不練,或者說你修行再多年,你還是會起心動念,你根本還是法外人,從未進入法域。

「外星世界」

 

「外星世界」

 

2017/09/15  AM 4:35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大家早安,阿彌陀佛。我邊飛沿路邊喊著南無阿彌陀佛。我希望自己可以養成隨時念南無阿彌陀佛的習慣。畢竟我現在是西方人了,跟阿嬤學習也一段時間了,應該要為阿彌陀佛盡點推廣的心力。這應該也是一種慈悲。因為平常看到無量無邊的超度,有時候會目瞪口呆,把佛號給忘記了,現在自己要加強一下了。

今天為大家介紹我所看見的星辰,星辰當中一樣是密密麻麻的有機體。灑滿外太空的星辰粒子,星球和星球間有一定得軌道存在,看上去一片平和。阿嬤到時,開始用佛號所組成的天樂南無阿彌陀佛幫大家皈依。遠方站了一大光源,有三位師父和尚,臉像莊嚴、慈悲,阿嬤將所超度的眾生菩薩交給了他們後繼續前進。我也看到有一些人類派去探勘的飛行船碎片,飄揚著,佛光的注造下,一切都恢復了原狀,原來他是一個探勘家變的,回覆後他往光源去了。我到了一個星球去看一下,那兒靠近太陽的黑洞。那裏的人都穿著透明衣,應該是因為靠近太陽核心,再穿黑色,吸收熱源,肯定會被熱死。但很特別是,那星球裡的東西幾乎都是透明的,東西都不大,看起來都很自在,透明小草自己擺動著,城市的建築在半空中,屋頂為圓弧狀的,每個透明人後面都背了一個正方形的東西,有點類似日本和服後面的那塊。但外星人揹的不是那種娘娘腔的圖案,是和他們融於一體的透明色。我觀察了一下,原來,那是神奇背包,可以變出很多東西,例如我有看到人把它變成一個遮陽工具、也有人把它變成一個冷冷包,因為天氣實在太熱了。至於我為什麼知道他把它變得冷冷包,因為那個外星人整體的顏色變得更透明了,我很好奇,於是小心地飛到他旁邊,伸出一根手指摸了一下,他整個人很冰,好像很舒服。他沒發現被我摸了。我有點調皮得飛到星球的最高點,高喊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喊第一次,沒人聽到,我觀想了一個大喇叭,再喊一次。大家瞬間定住,往天空看,我有點害羞地揮揮手,再喊一次,念南無阿彌陀不用死。我收到大家心中有個疑惑的波動。我其實不太勇敢,但鼓起了勇氣,心中先想了一句佛以一因而說法,眾生各個隨類解。再次拿起我的大喇叭跟大家介紹有個西方極樂世界,比這裡能量更好,希望大家可以注意,也可以去那。說完後回頭看了一下阿嬤跟常仁,已經飛好遠了,我趕緊跟上去。走前希望自己今天介紹西方的一點點發心,有一天能夠發芽。

阿嬤也觀想人類原本那顆貪婪的心,都變得透明潔白,其實也不只人類,應該是說全宇宙的每一條靈。如此觀想後,好像大家都回到本位,都恢復自己該有的樣子。乾裂的大地和枯樹,變綠了,綠得生機蓬勃,原本濁黑發臭的河水,變得清澈見底,原本河裡該有的魚兒、蝦兒、微生物們也都再次活過來了。沙漠雖然還是這麼熱,但豔陽柔和多了。上游的水源,開始再流出,原本乾到燒起來的山林,也回復本貌,一切的生態又再次回歸。原本傷心的山神、地神、河神開心的跟著阿嬤走了,回歸彌陀的懷抱。雨神、雷神是阿嬤特別去拜訪過的,希望可以慈悲降甘露。雖是蟲鳴鳥叫聲,但似乎也都在念著南無阿彌陀佛。阿嬤把一切都換得跟西方極樂世界一樣美好。

  到手機大廠後,原本產線上的螺絲等小原件,像金蟬脫殼一樣變回人類,有一些是年輕小夥子,有些是厲害的中年技術師,也有些是年邁的機台監工者。我所指的是一顆螺絲所變得喔!那你的倉庫有多少顆螺絲呢?千萬別嚇死,這就是情與無情同圓種智的意思,如今萬物是靈所變現的這句話,你應該要相信了吧!千萬要小心自己的執著。所愛的狗、所喜歡吃的東西、所慣性做的一件事,都讓自己陷入危險當中。觀察一下,就可以知道自己下一世可能是成什麼。千萬不要自己騙自己,以為不可能是我,如果這樣想,那最大機率變現的就會是你。這個話題比較嚴肅一點,但賈伯斯不得不告訴大家,賈伯斯如今所明瞭的真相。

噼噼啵啵是賈伯斯形容空間打開的聲音。大家都知道空間,但不知道真實意義是什麼,我看到阿嬤打開了中國天空的空間,那空間很像蜂巢般一個一個的,每一個空間都含著一條靈體,說靈魂可能比較懂吧!簡單說就是人死後的這條靈。空間中大家各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或者意識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猶如時間暫停般,他們就是一直停在那個當下,卻是不知人間已經過了多久了。我看到自殺的人還在自殺,有人說過,自殺你就會一直在重複那個動作,這是真的。等待愛人的人還在等、畫家還在畫、石頭還在被沖刷、獅子還在等獵物,原來不是只有人類會進入空間,動植物也會進入間。賈伯斯看了非常的訝異,再看清楚一點告訴大家,因為這消息太勁爆了。隨後看到小女孩、小男孩圍著一圈,它們存在在一個細小的空間當中,我上前看,是大家圍著一台i pad在看卡通,我嚇了一跳,怎麼這麼小的孩子,也會進入空間。我心跳加速。在不遠的空間,一個青少年,在玩電腦的槍戰遊戲,眼神空洞,不過殺氣騰騰的。我嘆氣,鞠了一個躬。退到阿嬤身邊。看著阿嬤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佛光照亮層層空間,大家就像大夢初醒般,還不懂發生什麼事。蓮花接著大家,往光明去。在光明處大家又好像分岔路一樣,有的九十度角往上、有的四十五度角往上、有的持平。宇宙的準則下,因他們的福報去了自己該往的地方。如此已經算是很幸運了,因為如果沒有阿嬤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把空間打開,大家千千萬萬年,都要在空間裡面。就連億萬年的恐龍也都因此受益從空間中出來。佛法的殊勝絕妙,令人無法想像。要不是賈伯斯親眼所見,拿槍對準我,我也不會相信。更不會篤信一定要念這句彌陀聖號。以前的我甚至還會喬不起這種迷信,現在的我該是在彌陀座下學功夫。但因為現在跟阿嬤在超度,我有跟阿彌陀佛說好了,讓我先跟阿嬤學,彌陀慈悲當然同意。宇宙間遨遊的自在,讓賈伯斯每天法喜充滿,謝謝阿彌陀佛。謝謝阿嬤。                                         

                                         賈伯斯

發揮功夫,救度世間

 

發揮功夫,救度世間

 

2017/09/14 AM 04:49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我所行說,天邊海涯皆能知曉,空間恆常,本自常在,能穿越過,自如所在,何不穿過?自在大方,何葬心中,搞心上事?
   科技所不能夠達到的,不見得人體不能夠達到,思惟、意念、波動、真偽,含藏在內心世界的所有,還有你所看不見的空間世界,你所無法知曉的過去、未來,科技發展的空間還是有很大的受限,但於人體,已經可以開發,要看自己本身願不願意這麼做,因為這本來就是你的本能,但這個本能只能用來救世,其他什麼也不能越線,這是唯一的條件,也是最重要的準則,這叫做真理。
    這個世上有好幾位,確實都真實證得本能的功夫,初時顯現之際,確實大大振奮了人心,許多信徒的倍增,還有各方僧眾的求見,參禮,因為在當時,大家真的都相信有這麼一回事,但是後來這麼些少數的能者,卻誤了準則,偏離真理的規範,他錯誤的意念起初或許微細,但至末後,這份錯誤明顯易見,從此大家對於這樣的能力反感,甚至認為是邪法,確實偏了心的功夫,已經成就邪魔之道,因為當與正法不共,非佛即魔,他是魔法沒有錯,但是他原本的功夫確實真正證得,後來自毀前程是為何?原因在於沒有真理。
   真理的準則不偏不倚,必須完全的中道兩邊不存,只有你做到了這點,你才能保你一生都不造業,但還是需要戰戰兢兢,畢竟你隨時還是可能汙染,所以並沒有所謂的能者,或者是厲害的本事,真實的作為一個主宰者,如此才是踏實,人的一生最為可惜的地方就是不懂的清醒,幸福快樂的難分難捨,痛苦難挨的也不懂的放下,而位高權重的也愛戀其中,這其中也包括在隱喻許多在位的或過去的出家僧眾,不管講是何人,都要先看看自己有沒有過失,先檢視自己的深心,是否你還是你?而沒有受報,如果直接就以個性的自白,認為這不過是一篇教訓的篇幅,那你永遠都活在原地,你很難前進,也不可能成就,這是絕對的事實,因為真理就是這麼回事,誰也不能改變真理準則,只有這樣宇宙才能保有該有的紀律,否則早已大亂,還能有誰來制裁一切。
   今天我要告訴大家,你所難以想像的真理,如果你還能怡然自得的繼續生存下去,你真的很厲害,不過我要告訴你,普遍都已經沒有這種本事,因為所有制裁的力量都不是你所能夠敵的過的,他們可以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你這一生摧毀,他們當然有罪,但也合理,因為多半你們本來熟識,不過是你忘了你當初所欠他的債,他現在只是來討債的,所以合理,討過多了他就不合理了。
   若是大家都還記得起這些過往的塵事,大家肯定會產生恐慌的,而且應該會自責到活不下去,所以宇宙真理的慈悲,讓大家在來投生之前,喝下孟婆湯藥,忘記前世今生,從頭開始好好生活,這些過去世確實都無法銷毀,因果同樣都在,只是暫時性讓你這一生淡忘所有過去,讓你好好重新開始,因果不空,該還的、該討的業報,時間到了,還是會上門,因果的真實性,不容猜疑。
   業障的疾病、業障的障礙、業障的衰運、劫數,相信大家普遍都還相信這些,除非你是屬於比較西方的國家,可能還沒有辦法明瞭清楚,若於亞洲地區,幾乎這是大家承認的事實,注重這些事的人,甚至會盡力去突破這些過去造下的業力,尋找管道,而去解決宿世因果,有些真慈悲人,是真心想要償還這一切,也有些人不是不慈悲,只是其主要目的是希望自己可以好過一些,可以轉變命運中的定數,這樣的人在當今世上還是佔了不少的數目。而能夠遇上真實的解決之道,可以說是幾乎沒有,因為多半遇上的都是不真實的靈通者,以高額的收款,卻沒有同等的功力,這些不真實的能力,最後都會反噬自己的,若是惡取不義之財,因果都是揹的很沈重,尤其若於關連幽冥之時,後果更難設想。
   我清楚,這些有能力的通靈者,或者宣稱足以可以改變命運的能者,能夠與冤親債主溝通,或是酌收牌位款項的大型超度法會,通常價格都不便宜,但因為大家真心想要解決自己所遇上的問題,求助無門,只好花錢消災,看見大眾都這麼做,也就因此安心相信這一切會有功效,經常是人生遇上了大瓶頸,大災難、重大疾病、或是靈異的干擾,讓這些人不得不尋找解決的方法,為的是要讓自己再次回到原初安然的模樣,也是求生,害怕死亡的恐慌。
   好多這樣的技能在世俗間悄悄的開張營業,但這些都還不是真功夫,而且偏離真理太遙遠了,或許這些能者知情或者不知情,都應該明瞭,自己正在造業,所收下的這些錢財雖是自己工作親手賺來的,但是涉及的層面太過廣大,而且微細,這些錢是不能使用的,要了這些你也會病,因著這些錢來了多少空間?有求助者的空間,還有冥界的空間,你的身體怎麼可能會清爽,你原本或許真的有這樣的特殊能力,也足以幫助他人,但最後因為不當的使用,你除了已經走偏了,沒有所謂的真理,而你也正在越來越商業化這些能力,你在銷售你的能力,你並非是真實的救世之心。
    異於常人的能力,是你與身俱來,也是你的福報,過去生所修來的,或者是你後天得到,都有可能,但要記得這些都不能成為你營利的工具,如果你還正在這麼做,你已經走偏了,這條路上很微細的,抓的是正心,當你有了這等能力,虛空都正看準你的心,是真、是偽、是實、是虛、是正、是偏,諸如等等,虛空看的微細,當你有那麼的微細異念冒出了頭,你已經不真實了,你就被抓到了,你就有業力麻煩了,抓你的人就是你自己的冤親債主,他們合理的用著真理的準則,仔細的秤量你的真心,為什麼學佛要教導我們「無心」,道理就在這裡,因為只有無心才不會造業,所有的行為才會是真的。
    多少人求之不得的能力,而你卻利用這樣的功夫,在大街小巷開張生意,除了不應該,你也正把自己推向可怕的懸崖邊,隨時可能墜落萬丈深淵,現代的人業力普遍深重,而且個性強烈,你能從他身上賺取的錢財能有多少?但你卻挑戰了他的業力,你的功夫,或者是你背後的力量再強大,先不論是正還是邪,你都還只是凡夫之身,這樣的因果代價你肯定受不了的,我只是好心希望大家可以不要辜負了這樣的能力,應該拿來救助真正需要的地方,好的功夫應該用在對的地方,那樣才是真功夫,而同時也讓自己也可以做點善事,積點功德。
    人的一生,真正探究起來很不值得的,為了短短幾年的歲命,汲汲營營,最後還是只留下遺憾和痛苦,因為有多少人,一生過去了,只有為了生活而努力,但卻忘了自己來到世上是為了什麼?賦有救世任務的人,或許早早就會令冥冥之中的力量牽引,讓他早早看見這一點,然後可能會選擇修行,或者願力大的人會選擇出家,如果此時他選對了方向,他會是可以有大成就的人,而且經由好好的修行與淨化,他的力量能夠足以拯救整個虛空法界,這麼一個成就的人,會是救世的主,大家應該一同護持,各自發揮自己的長才,並不是分別高低的時候,大家有一個明確領導的主,共同有一個目標,那是救世,還有齊同前往西方的力量,不帶有分別之心,就是大家在一起,一家人的真實之心。
    救世的團隊,現代的社會沒有人想要做這些,因為大家很少願意付出這些,或者找不到正確的方法,多半還是先以自我為主,但大家應該要看到一個真實,如果這個世界各個都不能往生,都還在六道輪迴,都還在業海沉淪,自己能逃的過嗎?自己一定也會是其中的一名,苦海的眾生。
   只有站出來利益人群,才會真實的也利益自己,大家所迷障在這色身軀體之中,生活一生,誤假為真,到最後什麼也帶不走,很可惜的,人的一身可以發揮到最大,為何大家不要這麼做?偏偏要抓緊自己的感覺、感受,明明痛苦,還是捨不得、放不下,放不下世俗的一切,我今天想要告訴大家,你唯有捨下所有的一切,加入救世,你才可能遇見真理,還有找回自在的法身,過著靈性的生活,每天就是救人,還有幫助人、行善,那是無限的快樂,是極樂的世界。
   每個人的力量若是能夠齊聚,好好發揮,大家都找回真功夫,要救世,度眾生,輕而易舉,各自在各個崗位上,都有不可或缺的功能性,大家共同護持,救世才能真實運行,大家同等重要,連是提拿掃把的義工都很重要,大家負責的位置都有其意義,因為負責站前鋒的人,怎麼會有時間回頭來掃地上的塵埃,而這一切的瑣碎之事,都是需要有人負責,共同護持正法,如此才可以成就一個沒有缺角的圓,這就是救世的樣子,共同努力的正向力量,世界還怕會有末法浩劫嗎?不但不需要害怕,大家還可以滿心歡喜地迎接回到西方的那一日,現在就只缺少一個帶領的力量,還有宣揚的真實教育,絕對還可以有機會轉回正法,與正相。
   世界上難得的能力者,如果可以不再為了自己的利益,將自己一身的功夫完全貢獻出來護持正法運行,不再為了自己個人的生活而自私的活著,好好修行再找回更多的自性,淨化自己的本能,運用在救世之上,大家都是可貴的人才,救世的心是平等的,大家的力量同等重要,這麼好的未來,大家應該要共同努力才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可能許多人都曾聽說過這句話,人的一生是酬業而來,如果如今可以轉為願力而來,你累劫累世的業力,可以因為你慢慢的積功累德,將功贖罪,而慢慢會有償還完畢的那一天,每個人都有真實的功夫存在,或許你知道或不知道,但這叫做本能,是每個人本身就具有的能力,唯有修行功夫得以證得,或許你不能夠明白這些,但《華嚴經》中有一句話:「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而不能証得。」這是本來具有的功夫,唯一可以拿掉外在染塵的方式,是修行,還有真實的淨化。
   古時候的道場,真實清淨,許多高僧大德也真實放下,五欲六塵、貪瞋癡慢疑,許許多多的塵間劣習,除淨之時,找回功夫是自然,而運用於救世,度眾生之上則是大力,過去的社會單純,純淨,少有如今的汙染,以及人心的異變,現在的社會問題不小,救世之行,勢在必行。
    我今奉勸世人,應當與彌陀同行,彌陀真實已經來到世間,我曾為魔界魔王,也已經回頭,成為護法的義工,大家一起努力,很快就能成就彌陀盛世,大家難道不想求得極樂的生活嗎?大家一起成就極樂的彌陀村吧!只需要大家貢獻出微薄之力,佈施自己所擁有的,或許是財力、物力,或者是能力,不計量有多少,就是盡力的共同努力,真正的自在之心,我們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最後的終點記得我們都要回到西方,這樣也沒有負擔,也不會捨不得、放不下,因為你早已慢慢的全然佈施,護持正法,主持的是阿彌陀佛,我們一起盡力當個義工吧,我也迎接大家的加入,我也盡力護持,阿彌陀佛。


澳洲 香光大佛寺
聯絡人:海量法師/曹師姐
電話:+61-456-793-638
Blog:http://purelandstone07.pixnet.net/blog
E-mail:pureland.stone@outlook.com
地址:120 Gordon Smiths Road,Goombungee,
QLD 4354,Australia

       

 

「非洲的男孩」

 

 

 

 

 

「非洲的男孩」  

 

2017/09/14   AM 4:51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咻咻咻!我們飛的速度不是用光年可以計算出來的。你就可以想像有多麼的快速,幾乎是和起一個念頭的速度一樣快。昨天我看了地獄,其實說看,也不趕完全睜開眼看得清楚,每次到地獄去超度,其實都是稍微瞇瞇眼的,膽小是昨天就發現的,但因為阿嬤也說壞的東西不要入意識,所以我就選擇不要看得清楚,讓自己保持清涼。今天我選擇觀察螞蟻窩,那螞蟻窩是在非洲的,阿嬤的慈悲當然不會只有超度澳洲的。螞蟻窩爬出來的是一個個的黑人,幾乎都是瘦瘦乾扁的,生在非洲的日子本來就不是好過的,我看到一個年紀不大的孩子,肚子大大的,很有我的緣,於是我走向前將他扶起,請問他為何會成為螞蟻。他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是想說,我是螞蟻?我想他可能不知道自己當螞蟻,於是我就問了一下他的日子過得如何?他說,日子不好過,他生活的村落缺水,大地是裂開的,他們平日都是吃根莖類的,但要走到下一個較有水的村落,在那才可以種的出食物,男孩約莫十五歲左右,需要背個自己編的竹簍子,到那村落去買回食物,三天需要去一次,每次都要一早就要出發,雖是隔壁村,但沒有任何交通工具,靠著步行,買到回來時都已經是下午了。竹簍子不算太大,買的食物也不算太多,因為也沒有太多的錢可以買,但儘管如此,對一個男孩來說,肩上的負擔還是太重了,許多見到男孩的人,都會上前問候一番,小男孩說他從來沒覺得重,只要家裡的人可以好好地吃上一餐,就沒有所謂的辛苦可言。家中本來有五個兄弟姊妹,但因為食物和醫療的不充足,有些餓死、有些病死了。他自己算是幸運可以存活下來的,雖然肚子大大的,曾有人說裡面是一些寄生蟲,因為衛生環境差的關係,食物、水源都不太乾淨,很多人都是如此的。曾經有國外來援助的人,幫著家鄉人醫病,也試圖教大家種植或改善環境,但那效果並不大,因為資源太不充足了,應該是說幾乎沒有。那時他們也教著孩子們學習認字,男孩說他很認真地學會認幾個字,那段時間他很開心,不過很快就忘了那種感覺,因為現實每天都在上演,最現實的就是三餐都無法溫飽了。別說三餐,一天能夠飽食一餐,一整天都會很滿足了。男孩說他長到快十七歲時,一場全村感染病的來襲,許多人都無法抵擋,他因為長於外面走動,也受到了感染,他自己知道自己生病了,深怕回家後會把病帶給家人,於是選擇自己躲到一個山洞裡,他託人跟家人說,日子太苦了,他要離家找工作,就這樣男孩沒有再回家過,在山洞裡過完自己剩下的日子,可是心中還總是擔心著,不知自已離開了,家裡有沒有人可以幫忙揹食物回家,他希望自己的弟弟可以頂上他的位置,就這樣,意識漸漸模糊,生命消逝了。原來後來自己成了一隻螞蟻,只因為希望可以幫家裡揹點食物回家。賈伯斯聽到這裡哭了,知道人生很苦,但沒有想過有這麼苦。拍拍男孩的肩膀,祝福他往光明去。賈伯斯在西方應該是要沒有情緒的,但好像很感概。賈伯斯沒有可以幫他的,就試著幫男孩觀想他的村落,大地水分充足,田裡一片綠意盎然,不只有根莖類,還有玉米、和白米、水果,雖然不知道非洲氣候適不適合種植這些,但就是賈伯斯的一點心意。還觀想大家都很健康也很快樂,這樣的觀想後,賈伯斯感覺好多了,氣氛不再那麼的悲傷。為了恢復心中的持平,開始跟著阿嬤唱南無阿彌陀佛,露出靦腆的笑臉,跟所看到的萬物打招呼,有善根的人,就會回我一句阿彌陀佛。很神奇的是,當他們自己念阿彌陀佛的時候,原本的身體脫胎換骨換為人身了,我看到很多的小花、小草、小蟲都是這樣的。足以證明這句彌陀聖號很殊勝。

許多宇宙的菩薩早上都被獲邀來澳洲香光大佛寺,這時常仁就要上前忙著招呼,因為他們都是來自各方的大哥,以前大家是在搞控制的,現在竟是在討論怎麼搞向善,這是阿嬤給大家彌補的一個機會,大家都是各方的老大,自己有自己的一片天,臉上都寫著義氣,也都有種爽快的個性。大家給足常仁面子,都力挺一切。於是各奔東西南北上下還有異方去做好事,也就是使人向善,我不太懂什麼是異方,但應該是比較難搞的地方吧!我自己這樣想的,沒有特別去問常仁。於是魔不不是魔,都是佛了。我看到他們各自射到他們所屬的位置開始進行世紀救世活動。我可以感覺到未來的世界沒有壞人了,只有和平存在。

阿嬤也會去超度沼澤、岩漿、冰山底、峭壁、深谷、海底,裡面也壓了很多正在受報的魔界菩薩,我知道這是阿嬤的慈悲,把別人眼中的壞小孩,都用愛心去感化,這如同阿彌陀佛的大慈大悲,總給迷途的孩子們回頭的機會。就如同賈伯斯,曾經也是迷途的孩子,也有著傲慢和自作聰明的習氣,但佛從不計較,還是欣然地接受回頭的孩子,佛是如此做的,阿嬤也是。大家以為魔界有多可怕,其實不是的,他們是彌陀坐下不小心做錯事的孩子,只要佛慈悲的原諒和接納,大家就會再做聽話的乖孩子的。

大地降甘露,每一粒分子都柔順善良,鳥語花香,大家各就其位,各司其職,未來宇宙間就是如此的美好。

 如今在娑婆世界的西方人,大家共襄盛舉大佛寺的起建,未來的大佛寺所接引的是全世界來自四面八方的人類、眾靈、情與無情同圓種智。規模遍及法界虛空,最終的目的是為了帶無量無邊的眾生往西方極樂世界去,也就是如今賈伯斯的所在之地。不病、不死是如今的主打標語。卻是真實做到,沒有半點虛偽和利益的參雜。

    如果要以生意人的角度來觀察的話,也是可以,但很可惜,就論生意的角度,花上全家的家產都還不可能不病、不死,更何況此地不用花上半毛錢,只想要得到一顆慈悲的佛心,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世上多一個人念就多一個成佛的可能。賈伯斯希望大家都可以去推廣這句佛號。其中的不可思議,難以言喻。

還有我勸大家都要想好做好的,否則你怎麼知道哪天你可能也成為和那男孩一樣的命運,非洲的螞蟻。南無阿彌陀佛如今在全宇宙間弘揚開來,沒有一樣壞的事物,阿嬤的願力正在如火如荼的實現。感恩彌陀慈悲正住於世。

                                        賈伯斯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