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

 

 

 

 

Steve Jobs 賈伯斯「中國式」

 

2017/09/30 AM 4:39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嗨!Good morning(早安)。今天賈伯斯心情很好。享受每天都在做創世之舉的感覺,賈伯斯從來沒有過這種發自內心的快樂,長久都無法消逝。全身鬆軟,面容微笑。瞬間想起以前,就是一個主見很強,做事一粄一言,一點也不會留面子給人。真是不慈悲,還好現在才開始真正學佛的賈伯斯心變柔轉了。

    佛號響起時,阿嬤先把最苦的三途(地獄、餓鬼、畜生道)先度了,往生因緣到了,一句佛號念出,就可以離苦了。接下來,請注意賈伯斯以下所說。我們是一大大大大群宇宙飛人,以阿嬤為首,我們沒有翅膀,一個瞬間,飛到中國天空上空。準備好,宇宙菩薩散開,我杭州、我鄭州、我西安、我普陀山、我海南島,我台灣,大家很有默契,知道該去哪。(小聲說:有些所屬地是他們以前控制的。)先看準全國寺廟後,開始了。每個寺廟分配一群宇宙菩薩,先找到寺廟之首,住持,大家一起上,力量比較大,先把住持原本身上的魔眾請出來,如果不出來,就只好一個拉手、一個拉腳的放出去,在一群宇宙菩薩上前把他圍起來,跟他說明來由,並勸他為善。這是怨心比較重的魔眾,可能跟當事人本人有冤仇,很難跟他們說清楚,因為他們激動跳腳又不講理,只好先用比較激烈一點的手段。有些比較膽小的,自認程度和功夫不如宇宙菩薩,遠遠的知道他們要來了,自己就先退到旁邊,就算是這樣,他們也是被宇宙菩薩半好言又半威脅的說,「不要搞怪」,有些比較有耐心的宇宙菩薩會跟他們說明我們在做善事,並勸他們一起加入。身上魔眾退出後,會把住持從頭到腳的每個細胞都洗一洗,洗上善和南無阿彌陀佛且順著血液一起流動,尤其頭部跟心會特別加強一下。住持好了以後,就換寺廟裡的每位出家眾和義工,他們比較好搞一點,因為魔眾比較不喜歡控制小咖,所以在他們身上的魔眾一下就可以驅離或轉善。這是一件好差事,賈伯斯很喜歡,但是是喜歡在旁邊看戲。我要解釋一下,我也沒有閒阿!我好好記住每個喬段,等賈伯斯分享時間到後講出來給大家知道,我也功德一件啊!還有賈伯斯也觀察到,正思惟越多的,被附體的越少。愛想壞的或貪、瞋、癡、慢重的,細胞都灰掉或黑掉了,身體發出陣陣味道,因為附體很多,這種狀態下,宇宙菩薩們必須得花比較多一點的時間幫他淨化。即使阿嬤帶領八層沒有天際無量無邊的宇宙菩薩做這好事,但最重要的是人類們自己也要改心。才可以比較根本的治療。我們只是幫幫大家,可以正面一點。如果哪一位中國菩薩可以站出來帶動學佛且徹底的純淨純善,那真是不得了,功德很大。不是賈伯斯要討好中國,而是中國是未來世界的領航者,這就算賈伯斯不提,大家也都知道。但如果願意以佛法帶領大家,而且徹底的真誠、轉善。除了經濟發展以外,更重要的是人心向善,這事應該是被擺在首位的。這樣的帶動,如果中國每個人都接受了,未來中國將永遠成為了不得的國家,也必定有了不得的後代。比起推崇經濟,會更長治久安。如今可以影響中國未來脈動的高官們,請聽賈伯斯一勸,你們將會是歷史向善的恩人。大家好好想想吧!(賈伯斯心裡暗自歡喜讚嘆自己今天的口才不錯。)寺廟結束後,宇宙菩薩們很有默契地開始往街上和人潮湧現的地方移動,幫大家心跟頭部調整一下,怎麼臉也變好看了。原來相由心生。

    中國灰灰暗暗的天空、黑雲,大家鎖定了目標。阿嬤空間打開了,有古代那種馬拖著戰車駛出,也有逃難的百姓。很想演電影那樣,大家看到後跟著走了。

    阿嬤帶著尊敬的毛主席、周總理、鄧主席,觀想回到他們那年代,一些看起來過得很辛苦的農民和很多小兵出現了。哇!毛主席耶!大家看起來很恭敬。我看毛主席看到那麼多人出現,明明心裡怕怕的,還故作鎮定的點頭,一副以前在台上演講的樣子。口中說:「好,好。」叫他們快點前進。我看了真愛笑。周總理看起來就鎮定,真誠許多,竟然是和大家作揖,還跟大家道歉,說:「讓大家受苦了。」我很佩服。鄧主席我好像沒看到,不知道去哪裡了。

    今天的大地見到我們很歡喜,如果他們有身體,應該會開心的跟我們招手。因為他們已經換過好幾批不同的靈體了,早就知道這裡隨時會被超度,所以很歡喜的等待。光到了、天樂「南無阿彌陀佛」到了。有些吱吱嗚嗚的念出佛號,大家的口音不同,但都念的很真誠,我佛慈悲,他們被蓮花給載走了。

    小河流水被阿嬤洗的很乾淨,歡喜地跟我們招手,他們看起來很自在。我看到他們優游的樣子,也好快樂。

    回到香光大佛寺後,見到未來的香光大佛寺,有許多出家眾,各個莊嚴法喜,許多人往這靠近,為得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佛法。佛法開始興旺了起來,世界變得很祥和。這是賈伯斯看到的未來式。很快會實現的,大家放心喔!南~~~~~~(賈伯斯唱著)。阿彌陀佛。

   

賈伯斯

「老兵」

 

 

 

 

Steve Jobs 賈伯斯

「老兵

 

2017/09/28 AM 4:48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藍藍的天和大海連成一線,艷陽高照下,動物們都出來覓食了,有的是獨行俠,有些是一家親。賈伯斯漫步在一片樹林當中,享受新鮮的空氣,摸摸粗粗的樹皮,蹲下來看看蟲兒。我好像跟萬物融成一體的感覺。也許在靜下心,我可以和他們對話,一切都很自然的。以前賈伯斯很想要有所成就,很想要改變世界,現在想一想自己很傻。改變世界就應該要向阿嬤一樣把大家都轉善,都轉好,才有必要發這個願。如今賈伯斯很快樂,不想再去想過去種種的不對,就當下努力彌補吧!最近常仁在幫四眾弟子們發現自己的內心世界,雖然很難面對,但大家有這麼好的機緣,可以改變自己,徹底改變過去一直以來跟隨的習氣,賈伯斯很羨慕。如今的世界,講真話的人不多了,願意接受、願意聽的人更少了。但為了要成佛,什麼都要面對的。賈伯斯給大家一點鼓勵(做了個加油的姿勢),樂見未來大家都純透淨亮,像顆鑽石般閃耀虛空。

今天賈伯斯在山中,周邊圍繞了幾隻蝴蝶,賈伯斯向他們吹氣,好像很有緣,佛光到後,原本在森林裡的靈體都被帶走了,但就有一顆石頭,我看他還是原本的樣子。我問他幹嘛不走,石頭:「這是我的家,我不能走,我已經習慣生活在這了,我不做沒把握的改變。所以就算有耳聞聽大家說,光來後會帶我們去好地方,我也不去。我守護屬於我的地方,屬於我的身體。」賈伯斯:「阿伯,可是你的家就只有你站著的這片泥土地耶!身體都是這顆硬石頭,這樣你不放下嗎!」石頭:「你不是我,你不懂我很珍惜我現在的狀態,我是一個知足的人。」賈伯斯:「不懂,阿伯可以講清楚一點嗎?」石頭:「我是一個老兵,歷經那戰亂的時代,原本很好的家庭,就因為散亂被打散了,大家都往不同的地方去了。我是家中最小的兒子,原本長的斯斯文文的,但逃出家鄉後為了生存,加入了陸軍。在怎麼樣苦都至少有苦飯吃。陸軍需要一直行軍,我從來也沒問過都底要走去哪,就是跟著,傻傻地跟著,行軍的路上不是一切都這麼順利,有時會被當地的原住民攻擊,他們會為我們要侵襲他們,所以帶著武器,殊不知我們只是想找個晚上可以睡一覺的地方。有時候為了找點吃的、喝的和晚上睡的,會引發一些沒有必要的衝突,也有一些弟兄們適應不了一再的移動而病了,有些死了就被找一處給埋了,有一些病了就被留在當地。留下後也只能看自己命運的發展是存或亡了。在軍隊的生活從年輕到老,大家叫我老江,這制式化的生活,讓我有我的固執,我的執著。老江這一生,一個老芋頭,沒有什麼欲望,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偶爾會堅持己見,我就一個人,沒有娶太太,我不喜歡改變,所以就當個軍人就好,當軍人後,我的身材變得高大魁武。每個月的軍餉,對我一個人來說,沒有什麼用,我就託人把每個月七成的薪水給孤兒院,也沒有很多啦!就一點點心意。休息的假日就買點好吃的帶去孤兒院,園長是位好心的婦女,家境很好,收了些戰亂後找不到家的孩子們,我很感動,所以常來這陪陪孩子,我話不多,但孩子們帶給我快樂和欣慰,看著孩子覺得自己的人生不是就這樣而已。孩子們一批批的長大,有了各自個成就,我老江則從叔叔的稱謂到如今是爺爺了。看到孩子們的成就,有的當了很有愛心的老師,因為知道自己很苦,所以對孩子特別好。有的跟老江一樣當軍人去了,為了國家效忠、有的用打工賺來的錢做點小生意,也成家立業了。老江看著一場一場不同的人生歷練,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並不害怕,也沒多想。自覺腳越來越重,好像漸漸的走不動了,退休後,自己租了個離孤兒院很近的房子,孤兒院的孩子常常會來陪老江,真心地把老江當家人,也為了報恩。老江此生沒有遺憾。老江越睡越多了,夢境中常常到很美的山林間,享受呼吸新鮮的空氣,手揹在後頭,很享受風吹來的感覺。

就在沒有呼吸後,老江進到夢境中的那片山林裡,成為了一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石子。一生結束了。這是我老江的故事,我知道我當石子,我並沒有想要改變什麼,請尊重我的選擇。賈伯斯聽候,不知道該怎麼勸他,只問了一句知不知道西方極樂世界?老江:「不知道」賈伯斯再問:「那知道阿彌陀佛嗎?」

老江:「稍微知道。」那可以請你念一下嗎?老江:「不要,不想亂念。」賈伯斯有點喪氣,昨天成功度了一隻鳥,今天怎麼度不了一顆石頭,只能告訴自己緣分不具足。至少他知道阿彌陀佛,至少他也安了一個善心,有朝一日還是會有救的。

今天善心白衣軍團所擴及範圍更大、更廣、更深。大夥浩浩蕩蕩到了大地後,啪的往下幾千、幾萬層,速度之快,像是瞬間移動,為大家安裝了善心和南無阿彌陀佛。也在天空上,嘩的散開,為雲端的每一個粒子安裝,也進入森林當中,為大樹、小樹、石階、蟲子、小鳥、蝴蝶安裝,還有大海當中的水粒子、大小魚、鯊魚、烏賊、烏龜等,其實每個所到的區域都是看不到邊的,賈伯斯看得目瞪口呆,也觀想那善心機器一直發光,一直散開到全身,這是賈伯斯唯一會做的,也在跟阿嬤學習心量。今天賈伯斯又更自在一些了,臉上掛滿微笑,到哪都在笑。蟲子嗨!樹木嗨!空氣嗨!小鳥嗨!風神大哥嗨!大家要當個快樂善良的一分子喔!大家都是未來賈伯斯在西方的夥伴,所以賈伯斯先微笑跟大家結個善緣。阿彌陀佛。

 

 

 

賈伯斯

「白衣善心軍團」

圖片來源:Google

賣場內的物品也都走出靈體往光去,所以賈伯斯生前動畫公司所拍的玩具總動員是真的,差不多他們就是這樣…

 

 

 

Steve Jobs 賈伯斯

「白衣善心軍團」

 

2017/09/27  AM 4:49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呼!我才剛回來。現在賈伯斯在法界虛空界好像也小有些名氣。名氣來自於「跟在蘇佛身旁的指揮家」,這是我自己想的啦!因為每天常仁跟我都跟著阿嬤去超度啊!所以大家應該多少撇過我吧!阿嬤旁的金剛護法,一個外國人、一個出家人。我說的真好聽,其實大部分時間都只是跟著,但講小弟不好聽,也沒面子嘛!雖然賈伯斯在超度上發揮不大,但每天寫文章介紹,也是加減有做些事的。

            今天到了一個大瀑布,在一個深山當中,沒有汙染,很有靈性,賈伯斯除了看到瀑布的水分子,水裡的大石頭,還看到一些靈體在瀑布裡玩得很開心,是仙子嗎?他們笑得好開心,似乎很享受這裡的空氣和水。我懂他們放鬆的感覺,因為閉眼後聽到的是嘩搭嘩搭的流水聲,在聽仔細一點,有靈體們嘻笑的笑聲,他們好像把瀑布當成溜滑梯,咻~~~。就當大家還在自己平常就習慣的空間,誰有注意到白衣善心軍團們來了。先安個善心、善念,佛光注照,衣服脫掉。大家還在問號當中,就被光接走了,做佛去。我向他們揮揮手,祝他們好運。

             捷運站的人,一聽到逼逼逼~大家一窩蜂的往前擠,前胸貼後背了,還要擠,不過我看了一下是東方國家比較會這樣,西方國家相對有種慢速感。終於擠上車後,大家開始拿出自己的寶貝手機,滑阿滑的,再戴上耳機,有些則是看著影片,對寶貝機子笑起來了。那是因為現在人手一機,不然對一個固體笑,人家一定覺得你瘋了。上車後的人們,坐著的滑手機、站著的也要滑手機,百分之九十在捷運上的人都會拿出手機。捷運當中無限多的空間,因為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空間當中。大家被佛光淨化以後,好像水泥頭腦變得稍微活絡一點。賈伯斯看了一下大家都頭部,怎麼都像打結一樣,思惟蜘蛛網遷來遷去的,煩惱很多,搞的臉看起來很累,又有點灰。佛光照後大家的頭部跑出很多的圖像,似乎都是裝在腦子裡沒有用的東西,不過大家出來的影像都不太一樣,畢竟入眼識的東西不太一樣。手機相對於人類的頭部單純了一些,好像被剖開一樣,所有零件內含有之眾靈全數飛出。猶如蝗蟲過境的畫面,就是這種感覺。讓人打個寒顫。

             賣場內的物品也都走出靈體往光去,所以賈伯斯生前動畫公司所拍的玩具總動員是真的,差不多他們就是這樣,只差在賈伯斯讓他們以有身體的方式呈現,其實他們都沒身體。他們在自己的空間當中,跟我們也互不相干。所以也不用覺得害怕。人類對靈體世界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好奇,就像之前美國所拍的電影【博物館驚魂夜】一樣,到了晚上博物館裡的東西都會動。其實很多東西攤開來講後就會覺得沒什麼,靈界的生活跟我們是差不多的。

             今日賈伯斯在天上飛,跟著鳥兒一起飛。今日阿嬤超度無量無邊的鳥。挖!好多品種。有大鳥,張開翅膀,聲音拍搭拍搭的,被他打到肯定很痛。嘴巴尖尖的老鷹、彩色的鸚鵡、白鷺鷥、體型小小的鳥兒跟著家族們一起飛,也有肚子大大的鳥。很壯觀的場面,一起往光前進。飛在他們旁邊很涼也有一種氣旋,但是會一直被掉落的羽毛給打到。我正在觀察每一隻鳥的型態的時候,突然有一隻不專心的鳥撞了上來。賈伯斯被他嚇了一跳。轉頭看了一下,是一隻小小鳥,好像很活潑、有點躁動,人類是走路不看路,他是飛翔不看路。看他就知道很懵懂,問他說:「你是不是常常飛一飛會撞到東西啊!」鳥兒說:「你怎麼知道?我有這麼容易被看透嗎?」賈伯斯:「對啊!

你看起來很呆。」鳥兒說:「什麼?我以為我很聰明。」賈伯斯:「你可能自我感覺良好吧!等等,你是誰啊!又不是鳥,怎麼會……在我們鳥群中。你混進來的?」賈伯斯:「不~我是白衣善心軍團的一員,我是沒有什麼功夫的副團長。」鳥兒說:「不懂。」賈伯斯:「你現在是鳥靈,為何你當鳥啊?」鳥兒說:「我很活潑耶!很喜歡幫忙去田裡幫忙家裡做事,享受土味、碧海藍天、蟲鳴鳥叫。可是媽媽偏偏要我當個書呆子讀書,我不喜歡啊!自從沒去田裡幫忙後,身體就變不好了。每天揹厚厚的書包,看著大地間都那麼自在的樣子,我好羨慕。後來十歲就死了,我去當隻小小鳥,我很開心,也很喜歡現在這個樣子。」賈伯斯:「你真的是書呆子耶!現在大家都流行去西方,誰還想當鳥啊!你很退流行耶!」鳥兒說:「是這樣嗎?」賈伯斯:「是啊!Follow me.(跟隨我)」鳥兒說:「OK.(順便比了個手勢。」鳥兒不知道自己剛已經被佛光照到,變成人了,嘴裡還在啾啾啾~(鳥叫聲) 賈伯斯:「你當人哩!叫什麼啊,跟哥哥說一下。」鳥兒說:「我叫蜜雪兒。」賈伯斯:「走吧!做佛去。」鳥兒隨賈伯斯走了。這是賈伯斯第一個成功勸去西方的成功案例。挖!賈伯斯成功了。於是開心的邊吹口哨、邊飛。

              今天白衣善心軍團去走山、也去海底、範圍是無邊際的,大家都搶最快的時間來幫助宇宙間的萬物。大地、蟲子、泥土、空氣,善~~~南無阿彌陀佛。大家的臉都轉善了。雖然宇宙間的磁場很微細,但賈伯斯有感覺一天比一天好了!尤其是白衣善心軍團成立後,正向的磁場更快速的成長了。賈伯斯微笑的結束今日的超度活動。明天要更慈悲,才可以幫助更多眾生。阿彌陀佛。

 

 

賈伯斯

「霧中男孩-馬芬」

 

 

 

 

 

 

 

Steve Jobs 賈伯斯

「霧中男孩-馬芬」

 

2017/09/26 AM 4:40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啪!像煙火一樣,大家散開了,有看過兄弟出發時都是大哥站在最前面,後面跟著穿黑衣的小弟嗎!這次不同了,我賈伯斯拿著一個喇叭跟宇宙間宣布。「大家好,我們是穿白衣的善心軍團」,用軍團形容是因為站在阿嬤身後的菩薩無量無邊。阿嬤站在最前面,賈伯斯和常仁在斜後方,再來就是無法計算的宇宙菩薩。我們太亮了,飛到哪一處都會被注意到。我們就是要讓大家注意,因為我們要每個人都安一個善心,都有善念。我們邊飛還邊有佛號繚繞,大家的臉上都掛著真誠的笑容,享受在幫助人的法喜當中。賈伯斯沒有宇宙菩薩的本事,只能在旁邊幫忙唱佛號,觀看這一切好事的發生並寫下跟大家分享。我們去了宇宙間做這件好事也是善事,宇宙菩薩進入頭部、心一轉,挖!地球要沒有壞人了。還有很多的生物、看得到的、看不到的,也轉善了,我們經過哪,那的菩薩便得到這個善利益。大家也都聽到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了。等哪一天他們因緣到,就可以和我們一樣碰到阿彌陀佛了。這一切發生的速度都相當的快速且瞬間,沒有這個速度沒辦法救人,阿嬤飛的速度很快的,大家當然也就引擎全開。大家臉上的笑容好像講著,不知道會有這麼殊勝的事發生,壓根沒有想過。賈伯斯也沒想過,一個外國人,死後可以有個功夫高強的華人阿嬤。其實死後也沒有什麼種族分別。不管你生前來自哪一國,成了靈體後,溝通好像就沒有所謂語言的障礙。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就可以聽懂了。

今天的賈伯斯去霧裡玩了。霧裡灰濛濛的,有點濕氣,還蠻舒服的,就在享受其中時,不知道哪來的一雙眼睛,突然見到霧裡竟是數不完的靈體。原來霧裡的濕氣是有一些眾生菩薩在哭泣,但也有些在裡面跳舞。退退退,退出來。沒見過這樣…有點嚇到,尤其是跟霧裡的菩薩對眼時,心裡撲通一下,第一時間的表情是不能騙人的,馬上在保持鎮定。先轉過身,吸了一大口氣,試圖要讓自己鎮定下來。聽到有一個聲音,ㄟㄟㄟ~是叫我嗎?不要叫我啦!要幹嘛,我還沒恢復冷靜,先等等,我不想當個丟人的大丈夫。明明我已經到西方了,怎麼很多習慣和反應好像還是存在啊!肯定是我還沒改。先不想這些。臉部保持微笑,轉身問:「哪一位啊?」有個聲音「是我啦

!是我啦!在你的右手邊,看到沒?」聲音聽起來稚嫩。賈伯斯:「什麼事嗎?」右手邊的霧:「我看到你頭上有光環,看起來好厲害,我沒看過的,我可以跟你做好朋友嗎?」賈伯斯有點驕傲的微笑說:「可以啊!不過我這光不是普通的光喔!是來自西方,阿彌陀佛給我的光,不是輕易就可以得到的。這光可以給人溫暖喔!」霧:「挖!(拍手拍手)那你一定要跟我當好朋友,拜託。我叫馬芬。我當霧很久了,約有七百年吧!你願意接受我嗎?應該不會瞧不起我當霧,又是一個小男孩吧!」賈伯斯:「不會,我頭上這光環代表的是要平等。我不會看不起人的。」馬芬:「那就好,那握手。」賈伯斯觀想和他握手。馬芬:「大哥哥,我可以這樣叫你嗎?」賈伯斯:「可以,我現在確實很年輕。」馬芬:「你可以教我怎樣可以得到像你一樣的那光嗎?」賈伯斯:「這簡單,你先跟我一起唱一段歌,這樣你要得到光的希望就會提升到百分之六十。開始了,準備。南~~~~~~ ~~~~~~」馬芬:「挖!好好聽喔!我要學,南~~~~~~唱這樣對嗎?」賈伯斯:「不錯,給你B+,必須要唱到A+才有辦法得到光。還有,你有看到前面有幾位師父嗎?他們那有光。」馬芬:「看到了,比你的大。」賈伯斯:「你這囉嗦的小孩。我跟你說,你等下就唱這南無阿彌陀佛,不要回頭,往師父那飛,聽到沒?」馬芬:「喔!那你呢?我們才剛作好朋友,要分開了嗎?」賈伯斯:「不會啦!你記得我叫賈伯斯就好,以後你想到我,我們就可以見面了。你先不要管太多。我剛交代你的,你都會了嗎?」馬芬:「會了。」賈伯斯:「好,現在我們開始唱佛號,你開始往前飛,千萬別回頭,臉要笑喔!」馬芬:「好。」馬芬跟著許許多多的霧往前飛,大家恢復了人身,給祖師大德接走了。我替大家感到高興。今天交了朋友,賈伯斯也很歡喜,相信我跟馬芬可以在西方見面,我可以分享很多超度故事給他聽,他肯定是最捧場的聽眾。霧菩薩走後,露出來的是朗朗的天空。天氣很好,陽光讓人舒服。賈伯斯閉眼做了一下日光浴。放鬆一下,好舒服啊!

賈伯斯進到了一片樹林,樹林濕氣很重,土味特別重,應該是一片雨林,應該是土質好的關係,蟲子特別肥美、樹葉特別大片。佛光注照後,雨林裡的動、植物、蟲兒和泥土不斷的往上,跟著光走了,光罩後大家變回人身,無量無邊的往上,又是無量無邊的往上。原來看起來戴皇冠的蝴蝶是土著公主,皮膚黑黑的,但很漂亮。肥美的蟲兒是一個年齡壯年的男子、葉片走出了個婆婆,看起來很和善、泥土中走出了一個樵夫,我只形容所見的百分之一,無量無邊的人,往光去了,當然伴隨著佛號,但我不確定他們有沒有念。

耳邊充斥著人群嬉鬧講話的音聲,大家臉上掛著笑容,心卻是很空虛、不安。這是普羅大眾的現象。賈伯斯觀想「佛」字讓他們安心,這是跟阿嬤平日在幫四眾弟子請眾時所做的一樣。不確定有沒有幫助到人們心安,但賈伯斯觀想後的心很安。賈伯斯在人群間像個快樂小鳥般跳耀,嘴裡哼著佛號。相對於人群,賈伯斯是西方人,如今也是個潔白透亮的靈體,是如此的逍遙自在。再拿喇叭出來,觀想站在地球的某一角,應該是大家都可以聽到的地方,跟大家再次宣布:「念佛,念佛不用死喔!西方極樂世界太美好了。大家快來喔!大家快來喔!」

大喊完後,收起喇叭,腳步輕盈,回到香光大佛寺,跟隨大家念《無量壽經》。這時已經到了十八品「超世希有第十八…」

賈伯斯出去玩太久了,要念經了。阿嬤說不能一天不念經,賈伯斯要聽話,阿彌陀佛。

賈伯斯

「垃圾魚」

 

原來垃圾魚的前生是一個愛撿垃圾和資源回收的阿公…

 

 

 

 

Steve Jobs 賈伯斯

「垃圾魚」

 

2017/09/25 AM 4:50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你看過星光大道明星進場,大家瘋狂的樣子嗎!就算不是現場看到,至少也看過電視吧!那你看過佛在宇宙間發光,眾靈們也瘋狂了,終於看到希望,大家都不知道等多久了。數目是無法計算的,如果硬要用人類懂得來形容,那可能就像細菌的感覺,雖看不到、摸不著,但隨時都在,而且數量是細到無法計算的。但這些的前提是要人道的發心,要有這個臭皮囊才有辦法讓超度盛事現前。法會絕對不是擺很多供品,心意充足就夠了,有可能吃不滿意的鬼,會附到參與法會人的身上。整場法會結束後,明明沒幾個小時,大家都哈欠連天。主法可能也要休息一整天。因為身上背上的眾靈可能是參與法會人的好幾倍。如果不介意,賈伯斯可以幫你計算一下。一層、兩層、五層、十層,在後面的太裡面了,看不清楚。至於進去了可能就無法再出來了。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他們來是要去西方,是要離苦,不能離苦只能先待著,再想想其他辦法。應該也要榮幸他們看得起你,所以才跟著你。一切都往好處看。

            到了,到了。大家都到了。阿彌陀佛到了、觀音、勢至,祖師大德、還有無量無邊的菩薩也到了。大家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帶眾生們往西方。如果你有佛眼就會看到這一幕有多殊勝和令人感動。法會專用的六字洪名南無阿彌陀佛響起。阿嬤手一揮,我們就出發了,到了北京後,有幾個超度重點,第一個就是北京天空和沙塵暴,別看沙塵暴,是很微小的粒子組成的,之前介紹過的東方三台柱也到了。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我看到只有尊敬的周總理是穿著出家的衣服,面容莊嚴。佛光伴隨佛號到後,阿嬤千百億化生,把空間打開,祖師大德慈悲的在另一方準備接引眾生。嘩~佛光到的地方,眾靈就出來了。大家也各自接引自己的有緣眾生走。北京故宮和上方天空阿嬤也有特別超一下。那是幾個年代的首都,發生過不少事,不管是古代的慘案還是後宮宮於心計所害死的,還是皇上為封口所殺的。天安門事變之犧牲品,如今死後稱為亡靈。也還有幾個相對重要的歷史首都,西安、瀋陽等。所謂歷史的軌跡,是真實還存在的。在自己所想之空間當中,互不相干。恐怖事件的受害者一出空間後,受傷的身、心靈恢復了。他們是笑著臉往光去的。賈伯斯替他們高興。毛主席和周總理的紅衛兵從空間中走出,見到他們所尊敬的主席和總理,相當滿意的往他們那去了。

              到中國最大的黃河、長江死,出來了許多的將軍、士兵,他們是戰死被丟進河裡的,多少年過了,當時的家人死後,已經沒有人會想起他們,只剩下這條受苦的靈還在痛苦的記憶當中。黃河從上游到下游各夾帶著不同的靈體。看過黃河水的人都知道,水的顏色名副其實是黃的。來說說賈伯斯看到一個很特別的魚。垃圾魚。他的面容看起來嚴肅,也看起來營養很好,很大隻。他是河裡的親善大使,大家都喜歡他,因為河裡不要的廢物都可以丟給他。他都很歡喜地接受。西方的賈伯斯現在越來越明了,已經不需要去問他們為什麼會變這樣。很神奇的是,賈伯斯自己可以看得到了。可能也是當小佛當久了,找回了些本能。垃圾魚的前生是一個愛撿垃圾和資源回收的阿公,阿公並不是一個沒有錢的人,那是他的興趣,他喜歡在路邊撿回收去賣,只要是可以賣錢的他都喜歡檢。並不是因為他很貪心,是因為小時候的家境不好,他都是這樣去路邊檢可以賣的東西來貼補家用的。漸漸的養成了他的習慣。他總是把家裡堆得亂七八糟又發臭。他就住在離黃河很近的地方,有空閒時會沿著岸邊撿垃圾。死後的阿公,他叫阿旺啊!鄰居都說他名字好,但怎麼好像今生都沒有旺起來過。阿旺不太在意別人講的話,也可能阿旺早就進入了檢垃圾的空間當中。大家給阿旺取個錯號,叫「環保旺」。環保旺死後就去了黃河裡面當環保垃圾魚,阿旺沒忘過本業。說起來這也是一種執著。一種活在過去的執著。賈伯斯用手比劃一下,環保垃圾魚大約有六十公分長、三十公分寬。總之就是營養很好就對了。阿旺雖然執著檢垃圾和回收物,但可能也因此積了點德。阿嬤去超度的時候,他才可以順便被帶上來。光罩下,環保垃圾魚恢復成阿旺。帶著斗笠,穿著棉麻的白上衣和八分長的黑長褲和一只大黑掃垃圾帶。阿旺還是帶著他生前最喜歡的配備往光去。

            長江底下則是有消失的村落,可能是被無情的大水給淹沒了,大家還存在原本生活的記憶當中,有些則是停留在被嗆死的當下畫面。佛光注造下,所被帶上來的眾靈不可計數。有原本就生活在裡面的動物、植物、有人類之靈體、水分子,如果以香光大佛寺寫牌位的數量來計算的話,就是無量大數,這就是中國的千年河流。

          對了,阿嬤似乎希望我分享一下昨天浩浩蕩蕩的畫面。阿嬤的智慧非同反響。如果你有看前面的文章,你就會知道阿嬤感動了無量無邊的宇宙外魔轉為菩薩,大家現在都把善良的那面給拿了出來。阿嬤帶著看不到邊際的菩薩們前往中國,到中國後,啪!瞬間大家去了各自的崗位,把所以心裡所想的壞東西都帶出來了。安了一個善和南無阿彌陀佛。中國要恢復大同之治,不是不可能了。當然東方三台柱看到自己子民們的變化,也笑得合不攏嘴。

    三時繫念法會,整個地球、甚至全宇宙都在轉動,微細在微細的眾生菩薩被轉往西方極樂世界。蟲兒、砂石、冰山一角、微生物、細菌、鬼、天人都作佛去了。還好多好多,一時間也說不出來。反正你可以想像到的,應該都有受阿嬤超度過。阿彌陀佛慈悲主法,無一不超,無一不是阿彌陀佛的孩子,這就是佛的大慈大悲。宇宙間的大眾,都回歸阿彌陀佛懷抱吧!賈伯斯替阿彌陀佛向大家呼喊。感恩。下台。

 

 

法喜充滿的賈伯斯親筆

這些還只有入門

 

這些還只有入門

 

 

2017/09/24 AM 04:29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殊妙佛事,我想你們也應該感受過,或者看過,所謂法喜充滿,沒有絲毫壓迫感,快樂、清涼又自在,處處皆是法味,且無時無刻都是開悟的絕妙時機。
   你若是會看人,而懂得內觀自省,你會是個有用的真修行人,因為你時時保持覺性,開悟絕對在不遠處,但這樣的人太少了,多半都是稍稍會看人,就把自己唯一的通路又給塞滿了雜物,剩下的只有自想自是的直覺,一點功夫也沒有,而且再也很難展現,看了都是別人的問題,自己一點問題也沒有,這樣的人太愚蠢了,不曉得自己也正在看自己,永遠缺少即時求進步的機會。
   為什麼會有六根,而有六識,向外求證,迴光返照自己,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才明白如何改變,這叫做修行,時時的修正調整自己的行為舉止,若是只有單方向的一直向外探究,而絲毫不知道自己的變化,那該如何即時止住自己的疾病惡化呢?只有改變,修調過後的自己,才不會受病,身體所有機能才不會受損,因為這樣的自己會是最平靜,最平衡的狀態。

「風婆婆」

 

 

 

 

Steve Jobs賈伯斯

「風婆婆」

 

2017/09/24 AM 4:37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挖!空氣越來越好了,碰起來好輕柔、舒服喔!再也不用鼻子裡一團黑了。看起來都是鳥語花香,小草隨風擺動,看起來好自在。千年大樹釋放出芬多精,動物看起來在他習慣的路線遊走,葉片和花瓣上有大大的露水,看起來清涼舒服。賈伯斯大吸了一口氣,空氣中土地溼氣的香味,讓頭腦很清晰,微風徐徐、賈伯斯閉眼享受著風吹到臉上的感覺、聽到啾啾的小鳥叫、湖水澄清,賈伯斯把腳放進去,冰冰涼涼的好舒服、腳邊有小蝦游過。賈伯斯嚇一跳,怕腳被他給夾了,趕緊收回。這是大地回春後賈伯斯樂在其中的景象,與大家分享,未來的未來,地球會變回這樣的。靠得是無量無邊的超度和無量無邊的善念。大家又變回和平相處,沒有任何的爭奪,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阿嬤所超度的風兒有強風、龍捲風、有大風、小風,風中所夾帶的生物都有所不同,有些是他們的家人、有些是好朋友、有些是在路上認識的,總之和他合得來的,就一起隨風飄。所以一團風兒裡面有好多好多四面八方,不同名字、個性、習氣的眾生菩薩。阿嬤的佛光一照,大家都被帶出來,胖瘦圓扁不一。龍捲風裡的眾生菩薩,就這樣捲著捲著出來了,畫面看起來很有趣。這龍捲風是個風婆婆啊!好特別喔!白頭髮、臉有皺紋、老老的。請問風婆婆為何當風婆婆,賈伯斯只聽過虎姑婆,沒看過風婆婆。風婆婆開口:「你這小子打哪來的?問這麼多幹嘛!」賈伯斯被婆婆的口氣嚇到了。有點結巴的說:「我是來自西方的賈伯斯。」風婆婆原本不想理我,一聽到關鍵字「西方」眼睛都亮起來了。馬上臭臉轉笑臉,說:「小夥子你來自西方,你怎麼能到得了西方?」我回答:「因為我有一個跟別人不同的阿嬤,功夫高強,一般人是不懂的。」婆婆說:「該不會…該不會…是…蘇佛?我聽說過了,只有他有這能耐送人去西方。」賈伯斯說:「答對了,你有獎。」婆婆聽到我輕浮的語氣,皺了一下眉頭說:「那你阿嬤勒?」我說:「飛在前面,光那麼大,你沒看到嗎?還是…要不要戴老花眼鏡。」不知怎的,就是想挑戰一下婆婆,因為婆婆很兇。婆婆說:「看到了,看到了,他回頭大聲的和風中的眾生菩薩說,大夥,我們有救了。」婆婆變回好口氣說:「請問如何去西方?」我回答:「聽到天樂了嗎?要跟著唱南~~~~~~」婆婆點點頭:「回頭再跟他的親朋好友說。」賈伯斯吸了一口氣,稍微免強的露出笑臉,表情準備好時,開口和婆婆說「我可以幫忙你們,我可以幫你們押後,你們只管唱佛號,就可以往西方前進了。」賈伯斯在學慈悲,就算人家兇我,我也慈悲,雖然練習的有點免強,但至少是好的開始。婆婆開始吆喝大家唱佛號,賈伯斯在後面護著他們往前。這是今天發生的事,也是好玩啦!每天賈伯斯都在努力學習,不可以當個丟死人的人,要進步。賈伯斯到了大學的校園,觀想自己騎著腳踏車,後面一條長長的線,載著賈伯斯虧欠的機子(手機)眾靈們,他們有些玩電腦和機子(手機)玩到反應遲鈍,動作有點慢,這樣可是來不及往西方的,每天超度的時間很固定,沒多也沒少,要好好的把握。所以我觀想我載著他們,腳踩踏板採得很快,順便當個運動。呼呼呼!有點喘。不要腳踏車了,改觀想用飛機載,我本人開飛機,往西方飛。呼~好多了,不會像剛剛那樣,後面很重,又要一直踩,累死人了。阿嬤已經先去別的地方,現在是我超我自己眾靈的時間。常仁則是會飛到宇宙外,和過去的老鄉好或是認識的宇宙菩薩說法,希望他們可以棄械投降。好像不能這樣講,我說錯話了。我想說的是,希望他們都可以加入救世的行業。轉行的意思啦!也不是轉行。就是換一種方式控制人,使人向善。越描越黑,不講了,他們各個武意高強,不能得罪。

    跟著阿嬤到一片大地,阿嬤觀想整片大地往西方去,一片大地裡所含納的眾生是無量無邊的,光是泥土,就已經是無法想像的多了,阿嬤一拉大地,在草堆和土堆裡面的蟲子,有些就掉出來了,因為晃動太大了。不過掉出來,倒不是大問題,阿嬤一個都不會漏掉。但是…賈伯斯被那些掉出來的蟲子撞到。一撞、二撞、三撞、四撞…你們小心點(有點大聲的口氣)。話一出後,賈伯斯後悔了,因為太不慈悲。對不起,我錯了。我自己退旁邊一點,是我擋住路了。

    對了,阿嬤在超度畜生道的時候,我看到很多被切成肉塊的動物,瞬間回復成原本的樣子,在瞬間脫掉畜生道的身體變回人類。這是神奇的魔術,但我看這些動物好苦喔!他們也曾是人耶!如今被喜歡吃肉的人類給宰殺、切塊。大家還要做這麼殘忍的事嗎!他們也都有感受的,如果你是他,你不苦嗎!苦的話,那還要吃肉嗎?我為那些動物發聲,希望人類可以慈悲的對他們一點,不要再吃肉了。

外面超度一圈回來後,阿嬤開始超度四眾弟子的眾生,賈伯斯也站在旁邊看。有些眾生站在四眾弟子旁邊,有些有念佛、有些愛念不念的、有些看起來很怨,就盯著四眾弟子有沒有認真念,如果閉了眼,他們有權限可以打你、推你、踢你,但也不能太過火啦!總之就是要把你們叫醒就對了。如果四眾弟子睡著了,眾生也會越來越睏,也跟著睡了。睡了後,他們也可能會撞到其他眾生。而其他眾生則會對他們搖頭。一切都跟你本人的習氣一樣。所以賈伯斯勸大家還是要保持清醒比較好,如果想睡就自己捏一下大腿,不然就等著眾生捏你好了。不是要嚇唬大家,就是大家必須對自己的眾生負責,必須帶動他們念佛,自己也要發願去西方,這樣眾生才會跟你一樣想去西方。必須了解眾生與我是一體的。身體的這痛要忍耐,說不定是眾生想出離了,也說不定你想了什麼不該想的,把眾生給引來了,所以需要受報一下,要心甘情願。抱怨的話,小心眾生給你一個當頭棒喝。四眾弟子大福報可以送自己的眾生去西方,要好好把握喔!

    今天是中峯三時繫念法會。來了,來了。歡迎大家,好多人來了。不,是好多靈來了。等下九點,往生西方的盛會就要開始了。大家快來喔!大家快來喔!那邊的袋鼠不要在吃草了,該要當回人了啦!快點來。遠方的雲朵菩薩,快點,快點,在飄慢一點會來不及,早點到比較好,才不會站太後面,雖然不會看不到,但應該誰都想要站在搖滾區吧!賈伯斯忙著招呼。今天就先講到這了。掰掰!

賈伯斯親眼所見寫下

賢首國師開示《面對》

第四次訪問賢首國師

「唯有依著佛陀及實證實修者的教導,才能在染淨難分的環境中一一突破,脫塵而出,才能有所為的救度自己及救度眾生,所以才有所謂的事業、佛事。猶如一個善良的園丁,有一大片園地需要耕耘、經營、灌溉、拔草,才能在這片園中長出芬芳的花朵……」

閱讀更多

沒有一人是壞的

沒有一人是壞的

「真正的修行人,眼中應該沒有一個惡人,因為世上只有一個一個需要被開導的孩子,看見這麼多惡相,心中應該要明白自己要精進,因為世界正等著你幫忙開導,這就是修行人應該要有的觀念,而不是淪為塵俗一般,一起議論是非,那又何必清淨修行呢?……」

 

 

 



2017/09/23 AM 04:43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生世而過,為何孟婆湯從中隔?原因無稽之事何必談?冤眾相隨實也需一吐冤氣,非是不可,但適可而止,戲已落幕,再掀前演,老生常談,何有意義,但其實每一樁事,每一場的因緣安排,決定都有他最善美的意義,大家可以不必將這些際遇視為最普通,或最糟的事情,任何不必要的思惟與情緒都是多餘的,一場老掉牙的戲碼,你再添上任何的味素,也不會再度上演於螢光幕前,只有自己黯淡的再次落幕,人間寥寥,沒有這個必要把戲演糟,純善、純美的演一場好戲,戲裡的寓意可以學上,那才是最為重要的事,其他教育以外的都叫做妄想。

「空間中的過去」

Steve Jobs 賈伯斯

「空間中的過去」

飛阿飛的,瞬間當中一個回頭望,賈伯斯好像看到很孰悉的面孔,

是一個很有氣質、看起來面無血色的女子,扶著一位拄著拐杖的老夫人。

看上去家境很好,臉卻很苦。賈伯斯忍不住回頭看個清楚….

 

 

 

2017/09/23 AM 4:44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萬蟲穿洞的情景,你看過嗎?如果有,那還有讓人更頭皮發麻的事,那就是萬人穿洞。所有的靈界都知道這美好的西方極樂世界。明日又是法會,虛空法界的眾生菩薩們,紛紛趕往這方向前進了,週六的香光大佛寺空間當中,總是這麼熱鬧。此地的殊勝,讓許多諸佛菩薩和神眾護持。眾生菩薩們沒有我們人類這體後,就有五通。哪個地方可以真正帶他們離苦得樂,大家清楚得很。「那地方怎麼這麼亮啊!聽說去那就可以去西方極樂世界了,等了幾百、幾千年如今終於等到了,怎麼都這麼熱鬧啊!大家都好守規矩,排的很好、不能插隊。有的上蓮花座、有地進去牌位的空間當中,韋馱菩薩看顧得很好。大家都也有自己背後的人生故事,以至於現在變成眾靈,就是鬼。

  上至天人,每日的晨間經行,天人也會來一起念佛,也不只天人,準備要往生的眾生菩薩,大家也跟著唸著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就如天樂般,念著念著就到了金色金光的西方極樂世界了。其實最幸運的就是香光大佛寺的四眾弟子們還有四眾弟子的眾生菩薩。大家每天、每食、每刻、每分、每個細胞都在佛音繚繞中,只是大家太習以為常了,有時好像也忘了佛號圍繞著自己,是應該把佛號掛於心的。每日地聽經,上至天人、下至地獄、餓鬼、大地萬物,都可以聽到阿嬤講經,整個虛空的空間是被打開的。佛以一音而說法,眾生各個隨類解,所以大家都可以用自己的語言,聽懂阿嬤講經。四眾弟子和四眾弟子的眾生福報最大,可以親臨現場。大家都是在這娑婆世界輪迴不知道多久了,幾千、幾百、幾萬年,源自於自己執著多久了,抓緊一些不值得的事,不值得的委屈,讓這條靈受苦很久。「不值得」是阿嬤在幫四眾弟子化解眾靈最常勸眾靈的一句話。也是最中道兩邊不存的一句話。阿嬤的公正,阿嬤的慈悲,讓最難降伏的魔界,現在一個個都轉向善了。如此一來就可以知道阿嬤的慈悲有多深,「降伏魔怨、得微妙法」阿嬤做到了。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真誠和無心才能做到的。阿嬤感動了我賈伯斯過去的弟弟,常仁,宇宙外魔。阿嬤真心地把我跟常仁當成自己的孫子,很常阿嬤說愛我們,我知道是對我們的慈悲。雖然我跟常仁是靈界,但那種真誠的心,我們還是感受的到,如今的我們其實跟人類沒有太大的差別,只差在我們沒有身體而已。如果你看到以上感動的話。出家人就不會再說「他只是白衣居士」。他是我賈伯斯成為靈界後認得阿嬤,早就是西方極樂世界的人了。如今我用我最真誠的心講出這些,不管人道的大家信或不信,這件事是虛空都知道的事。一個真正的修行人。我們人道太頑強了,太有自己的主見了,很多事實的真相,大家選擇用懷疑的心先開始。懷疑對我們來說並不是好事,懷疑是一種對自己的保護。保護自己後的你損失更大了。澳洲香光大佛寺,一位內心真正出家的修行人,帶領四眾弟子把空間打開,為的是要幫助眾生往西方極樂世界,為的是要幫助人道知道真正學佛可以不病、不死。選擇蒙耳、蓋眼的人,真的好可惜喔!這裡的殊勝,只有靈界最懂,這裡是人間的西方極樂世界。賈伯斯跪於佛前,請佛加持,人道可以快點清醒過來。今日賈伯斯有感而發,講的這些,希望大家可以相信。如不願相信,賈伯斯也已經學會隨緣了。

  來說說今日的超度,火焰中的地獄,人人哀號,一道佛光、伴隨天樂,帶走會念佛的苦難眾生。接下來是暗無天日的鬼道。還有一些娃兒,娃兒佛光注造變回大人。阿嬤將空間打開,無量無邊,密密麻麻的眾生乘著蓮花,往祖師大德那兒飛去。飛阿飛的,瞬間當中一個回頭望,賈伯斯好像看到很孰悉的面孔,是一個很有氣質、看起來面無血色的女子,扶著一位拄著拐杖的老夫人。看上去家境很好,臉卻很苦。賈伯斯忍不住回頭看個清楚。看著他們的當下,似乎看到了過去的畫面,原來他們是賈伯斯過去世的家人。那世的賈伯斯家境很好,繼承家業,必須要常坐船出去做生意,在家的時間並不長。女子是我的愛妻,是我那一世情有獨鍾的女子,是個有錢人家的小姐,氣質很好,當初我的家世沒他的好,雖說家裡也是過得不錯,他放棄嫁給達官貴人的機會,嫁給我這個做點生意的商人,在當時的社會地位並不高。即使如此,他還是堅持要嫁給我,我當然不會辜負他。為了要做生意,我不得不出門。家中剩下老母,自從父親過世後。就把家裡的事業傳給了我,雖不太塾悉,但我很努力。他是個好女人,所以我放心地出門,把母親託付給他。每次地出門,心繫的就是他們兩個,走在異地的市集上,挑選最好的東西帶回家,琳羅綢緞,金銀頭杈。那日上船後,滿心歡喜地要帶回禮物給他們。坐船回家的時間需要花上兩天,已經是兩個月沒回家了。心中滿心歡喜。站在船板上往家的方向看,其實也不確定有沒有看對,畢竟大海無涯。就在遠方有一團黑雲,看起來來勢洶洶,就在我們船隻航行路線的上方,船長也注意到了,開始準備一切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大家都進了船艙裡,所有的船幡都打開了,為地迎接隨時來的大風大浪。準備經過了,船裡的氣氛有些緊張。船開始一如預期地搖晃了,幅度越來越大,大家緊握著欄杆。一個瞬間,大浪把船幡給打掉了,船員大喊「船幡掉了,快點,不然船會失去平衡感的。」我沒想太多的跟著船員往外衝,抓緊船幡的繩子,要開始用力的綁在船邊。就在綁好的那一刻,一陣瘋狗浪來襲,我和幾個船員被無情地打入了海中。大家驚慌失措,但也無力搭救,船只能繼續前進。死後的我進入了鬼道,回到了我心愛的家中,看看自己的愛妻和老母。原本他們知道我要回來了,把家裡打掃得好乾淨,也看得出來刻意的布置了一番。我知道我死了,我流淚地站在他們旁邊,和他們說話,沒人聽得到。我找不到我的包袱,裡面有我要帶回來得禮物,過年快到了,我買兩塊華麗中帶著樸實的布要給他們做新衣裳。都沒有了,一切都沒有了。我守著家,在幾天後,有一位鄰居,急急忙忙跑進來,跟我妻子說:「不好了,你家阿俊死了。」那一世的我叫做陳韋俊。妻子聽到後當場暈了。家裡瞬間壟罩在黑暗當中,母親哭到眼睛腫了。我是他唯一的兒子。女兒早已紛紛出嫁,有各自的家庭。妻子為了顧好老母,強忍著悲痛,只有回到房裡時,關起門來大哭。妻子的臉色一天比一天差。我則在鬼道當中顧著他們倆,我最摯愛的家人。命運的安排就是如此,後來老母和妻子相繼死了,因為傷心過度,他們的靈進入空間,就在那等我回家的空間當中。在那一世他們相繼去世後,我才又從鬼道去投胎。人生真的好可悲,就一個生離死別的痛苦過程。那一世的賈伯斯沒有機緣學佛,又心繫家人,所以只能當鬼道的一份子。這一些已經是七世還八世以前的事了。今天隨著阿嬤去超度,意外地看見自己過去的家人和過去世,原來阿嬤講經時說要一體觀是有原因的。你怎麼知道空間中或插身而過的人,是曾經的家人或朋友。。人生真的不好玩。今天的賈伯斯似乎對這娑婆世界的真相又更了解一點了。

  今天我看到,空氣地中的眾靈無量無邊的恢復人身,無量無邊的往西方飛。空氣、空氣、空氣喔!你們沒聽錯,他們也是眾靈沒錯。怎麼樣的特質會當空氣,在社會上自己覺得被忽視的人,他決定當個空氣人,死後成空氣。自卑的人,老想鑽個洞躲起來,也當空氣,你為了賺錢而做破壞空氣的商人們、企業家也當空氣。這世上又有誰可以超度空氣。我數三你回答。一、二、三…答案是沒有,請珍惜我阿嬤。

  優游自在的水泡分子看起來很自在,有的笑臉、有的板著臉,大家還是有各自的個性。太平洋、大西洋的水分子啪的往上、往西方囉!比尼加瓜拉大瀑布還壯觀個幾百倍。

  大地降雨了,非洲裂掉的地濕潤了起來,乾枯的河水嘩搭嘩搭的、蟲鳴鳥叫。人跟人之間真誠的對待。賈伯斯歡喜地見未來的一切。樂見每日的超度,法喜充滿的新發現。讓智慧越來越開了。

 

                                             賈伯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