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 主席《第二封信》

 

《第二封信》

 

鄧小平 主席     

 

 

 

 

 

 

2017/06/17  PM 05:33      主筆:釋法璽

 

 

鄧小平 主席:
    尊敬的中國同胞們,大家阿彌陀佛,我是鄧小平沒錯,如今在史上我還是罪惡深重,我並不奢求任何的原諒,我真的只有深深的抱歉,我也對受害的家庭深深抱歉,我現在是西方極樂世界的一分子,我修行了佛法,我看見了自己短短幾年造下的滔天大罪,這麼多的冤魂,如今仰賴香光大佛寺的超度,有好多好多當年的犧牲者、亡魂,都受到牽引往生西方,有好多好多都已經離苦得樂,我真的感到很欣慰,我鄧小平,向大家保證,這裡真的是很殊勝的地方,真的是極樂世界,這裡是真修行者,我們都是真實本人講出這些話語,我是鄧小平,我在西方改了很多的個性,就像是現在大家所看見的佛語,只要仔細閱讀這些佛親口開示的語句,心靈真的能受到淨化,而且每次都能有不同的領悟,就像我在西方聽阿彌陀佛講經一樣,我受到許多的淨化,清淨了我汙濁的心,我鄧小平能有今天這些,我並不會獨享,也不會獨樂,所以我會盡全力的介紹大家,西方真的很好,是一大淨土,我現在在香光大佛寺能與大家說話,希望大家還願意信我這些,我能與大家在這裡見面,偉大的毛主席與周總理也在此,希望大家能夠離開歷史帶來的陰影,願佛加持所有的中國同胞,阿彌陀佛。

鄧小平淚筆

 

外星球-古坦基荷亞星球

外星球-古坦基荷亞星球

2017/05/02 PM12:30    主筆:釋海澤法師

海澤:(佛前三拜)阿彌陀佛,昨天晚上於家嫻師姐右眼、頭部、後腦勺請出外星球及飛碟、外星人求超度有二大數。代表:爾巴察理。蘇師姐說要訪問他們星球的種種情形。

阿彌陀佛:請吧!孩子!眾等已等候。

海澤:是的。謝謝阿彌陀佛。

 

  • 訪問外星球及飛碟、外星人求超度有二大數 代表:爾巴察理。

海澤:阿彌陀佛。歡迎來到香光大佛寺,如今已被請上西方法性土的蓮座上了吧!

爾巴察理:是的。這裡真是個好地方,好寧靜。人家說地球是一個紛紛擾擾的世界,這樣看起來要重新評估了。當初我們本不是預定來此地巡訪的,可是一出我們星球外圍環的保護層,就直接看到此地一道道光芒射出,所以好奇到此一遊,果然不虛此行。

海澤:爾巴察理您好。請問你們來自何方?為何會出訪?你們的星球名字呢?可否略為介紹你們的星球狀況?

爾巴察理:您好!海澤僧尼。我們是從你們的外型去搜尋如何稱呼。我們有很快速的搜尋系統,在極快數的時間內回答我們未知的問題。這也是我們維護安全組織運作的方法之一。一般這些訊息不對外透露的,但是我們選擇誠實回答以表示我們投誠的誠意。我們的星球距離此地八十二億萬年,叫古坦基荷亞星球,那是一個平和沒有征戰、打擊的地方,我們的星球如果出了保護層,看過去是呈現淡紫色的球體,透露出微光。但於不久前星球上出現了變異體,好爭、好鬥、而且可以形成組織體系,吸收強壯、反應快的能量。使得我們星球蒙上了一層陰影。這是一直以來我們被教誡不可以犯的戒條。自從他們出現之後,在這片領域中,原本人人都是真心誠意地和每一位相處,不可以假意。但他們的唯斷斷無情的生存方法,也就是他們沒有任何的情感,斷除所有的友善,傷了許多人民的身心安寧。所以我們決定另覓他處。我們的身形不大,比地球上的人類還矮小,講話是用心念,不用出聲音以節省能量。一個個體生下來,就帶著天生的能量出來,能量資源用完了也就是與大家緣盡壽終的時候了。所以壽命對我們來講是一個最大的問題。這也就是我們要在心中時常保持平順調柔的原因,因為生氣、強烈、好勝、好鬥是很消耗能量的,所以他們虛情假意,欺騙許多人的感情,狠心斷一切關係之後,沒有溫馴的光能,沒有容光煥發,應該會消失一陣子。這段日子可能會有很熱的自滅體出現,如果影響範圍大會造成星球生存危機或爆炸。所以我們每隔一段日子便會出巡尋找適合我們生存的星球。我們很重視環境保護及能源。因為兩者是互相依存的、正面的關聯。

訪問「蟬」

 

訪問「蟬」

 

2016/10/04 AM 2:23      主筆:李家嫻居士

 

一個小女孩,體弱多病

咬緊牙根活下去,常逗父母開心

喜歡演講、唱歌,希望順利長大後可以當歌星

病卻愈來愈嚴重

媽媽怕我傷心,帶故事說給我看

看到蟬寶寶生命的短暫

我也想跟牠一樣在最後我的人生結束前唱出美妙聲音

最後病危時唱出平時最喜愛的歌

我進入一個黑暗空間

不久我成為蟬…..

 

李光耀總理 給兒子李顯龍總理《第二封信》

《第二封信》

李光耀總理

   給兒子李顯龍總理的一封信

 

 

2017/06/11 PM6:54              主筆:釋法璽

 

 

李光耀 總理:
人間真實猶如戲一場,醒來何處不成空?父親的往生,根本帶不走任何東西,就是只是一個靈魂的概念,什麼也都是假的,什麼也都帶不走,那又何必認真?認真是可以,但是執著不可,此地之特別,唯有親自來驗證一番才能明白,這等殊勝的大事,我的孩子們啊,信不信父親的話語?信不信有西方?如果信,孩子們不用懷疑,我就是李光耀,這裡是香光大佛寺,這是西方的訊息,字句之間都能發亮,眾鬼神面對此地都還是會尊敬幾分,來這裡,私人飛機的方式不是可以很私密嗎?顯龍啊!父親背後的用意是想幫你,你看得出父親的用心嗎?來見父親一面吧!這裡是真實修行的宗教團體,很安全的,如果可以,這裡希望你能夠幫忙輔助,不容易能夠現前的西方極樂世界,如今已經如實的呈現在世間,顯龍啊,要好好考慮這份訊息,你的母親也在西方,也能跟你對話,如果你心裏還有我們,你就來吧!這是真實的訊息,你好好考慮吧!你會想要驗證事情真實性,這些都很正確,如果你毫無猶豫就相信,父親也才是要擔心了,顯龍啊,人生是否有另一翻的突破,在這裡,能發現,身體能醫,好好想想,我李光耀,你的父親,在這裡等你來。

  父 李光耀

 

上淨下天法師

 

天法師 

 

「淨天法師」的圖片搜尋結果

 

 

2017/06/16 PM 03:20    

主筆:李家嫻居士 / 電腦資料整理:賴柏雅居士

 

 

 

李家嫻居士:家嫻禮佛十拜,禮請淨天法師,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創造西方極樂世界,蘇居士慈悲將淨天法師超度至西方極樂世界,請說明來香光大佛寺之因緣及往生經過,阿彌陀佛。

天法師:我是淨天法師,生於文革時代,動亂當時生活環境困苦,看到文化大革命把所有一些古物、寺廟、儒家書籍被焚毀,心裡惋惜及心痛這麼好的歷史文物被焚毀,心裡感嘆萬分,看到生命無常國土為脆,發心出家,弘揚佛法,不想再這五濁惡世輪迴,出家後精進修行,常幫助這些被文化革命傷害的百姓,勤儉、刻苦耐勞及精進以身作則,自己精進苦行以做為弟子們的榜樣,自身的修為,來帶動弟子修行,這些情與無情、蜎飛蠕動如螞蟻都有牠們的生命,只因牠們的一念不真,而去投為螞蟻身,勸弟子不該傷害這些小動物,為牠皈依,讓牠脫去蜎飛蠕動之身,能再去投胎。淨天一生勤儉以身做則帶頭,弟子惜福修福,福慧雙修,不畏冒著被抓的命運,堅持弘揚佛法,到處講經說法把一生奉塵剎,續佛慧命,佛法永續留傳,雖然修行境界有多高,也得到宿命通,也能看到過去世,有時信眾有困難來找我,幫他解決難關,常勸弟子與信眾多修福修慧才有福報,迴向給累劫的冤親。淨天自認為往生預知時至而臨命終時,最後一念業障現前,冤親干擾,動了念頭,而未往生西方,冤親干擾動了瞋恚的念頭,而下了挖腸地獄受報,痛苦難挨,突然聽見有人在呼喚釋淨天你在哪裡?隨著一道光而到香光佛地,看見一位全身發光的在家居士被稱為蘇居士,問我,你是釋淨天嗎?

訪問「張國榮」

訪問「張國榮」

 

 

 

 

2017/06/11  AM3:21    

主筆:李家嫻/電腦資料整理:賴柏雅  

 

 

李家嫻:家嫻禮佛十拜,禮請張國榮先生,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創造西方極樂世界,蘇居士慈悲將張國榮先生超度至西方極樂世界,請說明來香光大佛寺之因緣及往生之經過,阿彌陀佛。

張國榮:首先,感恩蘇居士把我的靈從出事現場救到香光佛寺,把我的靈安置法性土聽經,聽經之後才瞭解一切名利,及在歌壇舞台上那一種五光十色都是虛幻的人生,雖然我的歌路暢銷遍及東南亞、韓國,當時被稱為三王一后的歌王之一,想突破各種不一樣的嚐試,我選擇演電影,阿飛正傳再度讓我走紅,我成為影帝,陸續接了很多電影,演出霸王別姬,再度聲名遠播,在歌壇唱片暢銷,受到廣大聽眾的歡迎及愛載,演出的電影再度讓我創下演藝的高峰,演出霸王別姬詮釋我想當個女人的心境,演出霸王別姬讓我感受到我成為女兒身,在這個角色中我扮演劇中女主角,把劇中女角想像成我,嚐試做女人的滋味,完全融入在裡面,外界也知道我是同性戀者,我愛男人,想完完全全當個百分之百的女人,有一個男兒身卻有一顆女人心,做為一個知名的歌手,有時外界的批評兩極化,常常受到報章媒體不良的報導,導致心情盪到谷底,外界如何的批評,心底內心深處受到無比的創傷,徹夜難眠,常靠安眠藥才能入睡,雖然在事業上走紅一路順遂,演藝事業也讓我再度紅極一時,內心深處希望有個呵護及保護我的人。成為藝人,處處被媒體監視,自己的私生活要處處小心謹慎,免的曝光,讓媒體又大做文章,這就是藝人悲哀之處,有時很想退出演藝圈好好做個平凡人,又捨不得自己的歌唱生涯,想放下又捨不得,內心交錯複雜。與男友交往深怕曝光,怕這些媒體及狗仔隊緊緊的跟隨,大做文章,甚至加油添醋,深怕得來不易的感情被曝光後而分離,心裡忐忑不安,為了維護這一段感情小心翼翼不讓媒體抓到絲毫的把柄,出門總是偽裝或是聲東擊西,自己覺得好累。翌日,因睡眠不好,多服一顆安眠藥而導致神志有點不清,而後走上頂樓本想吹吹風散散心,當時頭暈腦脹、神志不清,看似平坦的圍牆,就這樣走過去,沒想到我這樣就墜樓而亡,當時,媒體各種不同的報導,有的報導是說我因感情受到創傷想不開而自殺,現在回顧當時的現狀才知道,是累劫冤親找上讓我迷迷濛濛,看似平坦的圍牆牽引我走過去而墜樓身亡。在這裡澄清,當時我只是上樓想吹吹風,根本沒有想要自殺的意思,因我的墜樓才讓我的男友受到外界很多不好的猜測及指責,蒙受不白之冤,在這裡向媒體澄清看到這一篇報導,證明我的男友是清白的,也還他清白,阿彌陀佛。

給新加坡總理

主旨:彌陀親臨救世,敬請緣信,非誑妄語,文中見真。

尊敬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先生您好:

我們是一群純樸的修行者,我們雖然不是一間大廟,但是我們都是真修者,長期閉關淨修,不對外開放。您的父親李光耀先生,已由香光大佛寺牽往西方極樂世界,今日您的父親寫信想與您對話,我們才會想辦法與您聯繫。每週日我們道場有舉辦三時繫念法會,敬邀您前來參加,又能與您的父親談話,相當殊勝。您的父母都在等著與您見面,請您撥空前來,阿彌陀佛。另外,香光大佛寺之出家弟子,已突破空間與時間,能與西方通航、對話,已經有訪問淨土宗十三代祖師實錄,此為事實。請您慈鑒。

香光大佛寺 敬上

給中台禪寺

主旨:彌陀親臨救世,敬請緣信,非誑妄語,文中見真。           

尊敬的中台出家人、在家居士:

我們是香光大佛寺,道場因長期閉關淨修而不對外開放,今日我們會與您們聯繫,乃因您們的師父覺老和尚想與您們說話,您們的師父殷切盼望能有弟子前來與之見面。修行人學佛第一孝養父母,奉侍師長,今日西方已通航,覺老和尚隨時可與您們對話,請您們前來與之見面,阿彌陀佛。另外,香光大佛寺之出家弟子,已突破空間與時間,能與西方通航、對話,已經有訪問淨土宗十三代祖師實錄,此為事實。我們修行純淨無染猶如白紙,若是對我們有所懷疑,可請密探探查,勿任意毀謗,我們若是任意搞此局,可是地獄之罪,學佛深信因果,您的師父急切想和中台弟子見面,請您儘速前來,阿彌陀佛。

香光大佛寺 敬上

給法鼓山

主旨:彌陀親臨救世,敬請緣信,非誑妄語,文中見真。 

尊敬的法鼓山出家人、在家居士:

我們是香光大佛寺,道場因長期閉關淨修而不對外開放,今日我們會與您們聯繫,乃因您們的師父嚴法師想與您們說話,您們的師父殷切盼望能有法鼓弟子前來與之見面,修行人學佛第一孝養父母,奉侍師長。今日西方已通航,嚴法師隨時可與您們對話,請您們前來與之見面,阿彌陀佛。香光大佛寺之出家弟子,已突破空間與時間,能與西方通航、對話,已經有訪問淨土宗十三代祖師實錄,此為事實。我們修行純淨無染猶如白紙,若是對我們有所懷疑,可請密探探查,勿任意毀謗,我們若是任意搞此局,可是地獄之罪,學佛深信因果,您的師父急切想和法鼓弟子見面,請您儘速前來,阿彌陀佛。

香光大佛寺 敬上

李光耀總理 給兒子李顯龍的一封信《第三封信》

《第三封信》

前總理李光耀

          給兒子李顯龍總理的一封信

 

 

 

2017/06/14 PM 2:35            主筆:釋法璽

 

李光耀 總理:
    一個人的人生,如果沒有真理的依循,最終會是如何的結局?很難講是天堂還是地獄。
    顯龍啊,我一生的驕傲,父親最終是上了西方,你的一切,至今父親還是關注著,父親與你之間的默契,與你之間的親情,至今應該還沒有淡平,我李光耀的一生真實榮耀,如果如今最後的一項請求還能圓滿,那父親這李光耀的名,真正圓滿落幕,父親希望你來找我,是不是父親,這些話語裡能分明,在澳洲,這塊廣闊的領土上,有這麼一個光明,等待你航奔,癌病的苦痛,父親不希望你繼續上演,雙眼上的朦朧,希望你明白,只有父親能為你解開,信此一次並不傷大雅,也無有損失,學佛團體,是純淨純善,何況這些來自於西方之訊,我是李顯龍的父親,李光耀,希望能與兒子搭上一線訊息,回家的路,該怎麼走?

父親 李光耀

 

 

鄧小平 主席《第一封信》

《第一封信》

 

來自西方的鄧小平

 

 

2017/06/14 AM10:30      主筆:釋法璽

 

 

鄧小平 主席:
    多少年的過去,鄧小平還是在中國留下好與壞兩極的影響,我實在不是可以上西方的人,我是鄧小平,我今天想告訴全國的同胞,我回來了,我這次從遙遠的國度回來了,我去了西方,那是一個極樂的國土,如果我早知道有這樣的世界,我也不會造下這樣的業,我想當時我肯定瘋了!
    我死的時候也不好死,也下了好幾個地獄去受報,不用說我死的時候不好死,我快死的時候就不好活了,造業太深,我鄧小平的高姿態,到了地獄還是不服輸,直到遇上佛法,我才真正屈服,但這些過程,我已經在地獄行刑了好幾個年頭,肯定有許多人在拍手叫好,是啊!我鄧小平就是個罪人,現在要我來介紹佛法,介紹西方,願意信的人有多少?我鄧小平的影響,如今可能只剩下歷史上的臭名,我……,真的很抱歉。
    在香光大佛寺,是我非常感恩的地方,第一次我被從無間地獄帶上來的時候,我還很傲慢,我在地獄受罪、受刑,還是很傲慢,嘴巴還是很伶俐,我常常與地獄裡工作的獄卒吵嘴,我在無間裡頭是被分肢,還有化成血池,等等,很苦的每一天,在我聽見有人叫我鄧小平時,我來到此地,香光大佛寺,滿滿佛光的地方,瞬間減輕了我許多的苦痛,因為我還是一副老樣子,我又被打回地獄,磨個性,隔著空間,我能夠聽見香光大佛寺的講經說法,也常常聽見他們在說關於我的話,每一次我都很認真地聆聽,過了一陣子我才終於懺悔,我又再次來到香光大佛寺,這次我的態度就改變了許多,大家口中的蘇居士,是真佛,他接受了我的改變,我鄧小平不再下地獄,我開始改調心性,我被送上所謂的法性土聽經,一日的三時繫念法會中,受佛光接引上了西方極樂世界,但是是下品,而且我帶著滿滿的業力,我知道有一天我必須回到世間償還這些造下的債,沒想到今日這樣的方式,能讓我說出這些真話。
    我很懺悔,但可能已經很難扭轉大家心目中的鄧小平,我上了西方,西方是塊極樂寶地,很殊勝,很法喜,我在這裡很認真的修行,常常看見中國的現況,我會哭,雖然是在極樂世界,但只要動了情感,我還是會哭,我很抱歉這個世界,我在世的晚年,渾身都是業力,一個人活著,為什麼要把自己搞成這德性,我也不懂我的愚痴,我沒有其他的辯解之詞,我承認,虔誠懺悔,我遇見了毛主席以及周總理,很殊勝,大家在這裡很莊嚴,今日齊聚來到世間發聲,沒有此地也很難成就,真實來自西方的訊息,我鄧小平真心的懺悔,請大家明白,西方真實的美好,希望大家願意聽我們幾位說幾句真話,我們在這裡等待,如果可以,請來見我們,我是鄧小平……。

鄧小平 筆

 

趙樸初會長 開示中國佛教協會《第四封信》

 

《第四封信》

 

趙樸初會長開示中國佛教協會

 

 

 

2017/06/14 PM3:02              主筆:釋法璽

 

趙樸初 會長:
人間的佛教,還是免不了生老病死的召喚,我趙樸初,曾經也是人間佛教的追尋者,創立者,支持者,今日我想徹底的改變這樣的錯誤思想,人間的佛教,人間淨土,只是虛構,只是幫助閻浮提眾生成就法、慧、性、空的過境,不能當作根本,不能以為究竟,這是大大錯誤的想法,我趙樸初慚愧,諸位只需試想,即便人間佛教創建的再好,也無法了脫生死,也違經典本意,那便是非法,經典告訴我們的是要了脫三界,求生淨土,這個意義是叫我們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人間淨土是現代後輩搞出來的思想,包括當時的我,如今我看見了這樣的錯誤,但我已經不在世間,我在真正的淨土,西方極樂世界,傳達訊息回來,但信者有多少?又老又病,又非自在往生,這樣怎麼算的上是修行成就?我趙樸初一定要改變這樣的錯誤思想,讓這個世間的佛法,以為錯誤的是正確,自想自是的錯誤,得到修正,心酸地看著許多人,做再多的努力與虔誠,終究還是到不了西方,甚至以為遙遠的西方是個幻境,西方其實一點也不遠,要到西方也不難,就是手段錯誤了,錯誤的方向,終點還是出不了六道,結局就是輪迴,還是受苦,請佛法的大老,來香光大佛寺找我,這個問題很嚴肅,也是重點,末法不能成為浩劫,佛法一定要續傳,出家法師請慈悲拯救法脈,真實從西方傳下此訊,請來見我,我佛慈悲,浩瀚威德,請佛加持,阿彌陀佛。

趙樸初

 

《第二封信》張榮發先生 給李玉美女士

《第二封信》

 

張榮發先生  給李玉美女士

 

 

2017/06/14 AM.03:34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我是榮發啦,阿美啊!你知道嗎!我現在在一個很漂亮的地方,我走了以後,公司那裏,你都會看前看後,替我顧哩,這我都知道,我也很高興,我死了以後,還可以跟你說話。他們寄出去的信,我知道你沒有看到,我希望,這張指名要給你的信,可以拿到你手上。看我字裡行間說的話,你就會知道這是我,沒有錯。我發這張信的意思是要給你知道,其實人可以沒有死耶!是香光大佛寺的蘇居士在我死以後帶我的靈來他這裡,這裡和西方極樂世界是接著,所以在這裡聽經沒多久,蘇居士就帶我去西方啊!西方有阿彌陀佛在講經,我在這裡頭很清楚,身體也很舒服。我身前是一貫道的,死後怎麼可能是去阿彌陀佛的地方,不過緣分就是這樣。可以去那邊也是我過去和今生都有布施所得到的。我也是希望阿美,你也可以來,來的原因是,你也是一生跟著我,我很感謝。說我在世時常常忙在事業當中,有時候會忽略你的感受。真的是拍謝啦!我希望你可以來這裡一趟,因為這裡可以醫病,也可以免死。雖然大家都很難相信,但是事實的真相就這樣。你也是明理的人,應該是都可以明白我所說這些代誌。就這樣。你要來啦!不然可惜啦!你來以後也可以幫助別人啊!賣考慮太多啦!有時候免考慮你可得到很多的。相信我。

                                                                                                                                                                                                                                                                   榮發